建立健康教会

神学之“检伤分类”

Article
2015-07-24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ological Triage

翻译:王清彦

在每一个时代,教会都受命“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这并非易事,同时当代针对基督教真道的重重攻击使之更加复杂。对基督教真道的攻击也不再仅仅指向一些单独的教义,那些妄图颠覆基督教神学完整性的人如今开始攻击基督教真道的整个架构。

今天的基督徒面对一项望而却步的任务,即要制定战略定义哪些基督教教义和神学问题,在我们当代的背景下,应当以最高优先级待之。这样的战略既适用于面对世俗的挑战中对基督教的公开捍卫,又适用于处理教义分歧的内部职责。这两项任务都不简单,但神学的严肃和完备要求我们对神学问题要按其相对重要性来处之。神真道的细处点点滴滴诚然都要去捍卫,但尽责的基督徒必须明确哪些问题需要在一个神学危难的关头得到首要的关注。

许多年前,一次当地医院的急救室之旅,让我觉察到有一个聪明的工具能极大地帮助我们完成这个神学职责。近些年来,医疗急救人员一直在实践一项名为检伤分类的学科 — 一个帮助训练有素的人员快速评估相对医疗紧急程度的流程。假定在急救室接诊区域一片混乱,必须有人装备有医学专业知识来对医疗优先级做出快速的判定。哪些病人必须立即上手术台?哪些病人可以再等候低紧急度的检查?医务人员绝不能害怕问这些问题,也不能害怕担起责任在治疗上给予有最危急需求的病患最高的优先级。

这个学科为急诊室紧张的场面带来了秩序,同样的它也能极大地支持基督徒在当今的时代捍卫真道。一个神学检伤分类学科将要求基督徒确认一个神学紧急性范围,它可能对应医学界对待医疗紧急性的框架。谨记于心,我会建议三级不同的神学紧急性,每一级对应一组在当前神学辩论中能够找到的问题及其神学优先级。

第一级的神学问题将包含基督教真道最中心和首要的教义,其中最关键的当属三位一体、耶稣基督的全然神性和人性、因信称义以及圣经的权威。

在基督教运动的最早几个世纪里,异教徒将最危险的攻击指向教会对耶稣是谁,以及在什么意义上耶稣是神的儿子的理解。其它关键的争辩围绕圣子如何与圣父和圣灵相关联的问题。在一些历史转折点,如尼西亚会议、君士坦丁堡公会议和卡尔西顿公会议上,正统得以维护,异端被宣判 — 这些会议处理的是具有毋庸置疑的第一级重要性的教义。基督教的存亡取决于对耶稣基督全然的人和全然的神的承认。

教会很快转而承认耶稣基督的全然神性和全然的人性,这对于基督教信仰是绝对必要的。任何否认已公认作尼西亚-卡尔西顿基督论的,根据定义,都将被判为异端。道成肉身的精要真理包含主耶稣基督的死亡、埋葬和肉体复活。那些否认这些已启示之真理的,根据定义,不是基督徒。

三位一体的教义也是同样真实。早期教会通过承认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全然神性,同时坚持圣经启示的一位神具有三个位格,来宣称对这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的认识,并将其编入信经。

除了基督论和三位一体的教义外,因信称义的教义也必须被包含在第一级的真理中。若没有这条教义,我们就背离了福音本身,并且救赎就变成了某种关于人自我称义的模式。

圣经的真实和权威也必须列于第一级的教义,因为若不承认圣经完全是神的话语,我们便失去正当的权威来辨识真理和错谬。

第一级的教义代表着最基础的基督教信仰真理,对这些教义的否认就等同于否认基督教本身。

第二级组教义与第一级组的区别,在于基督徒可能在第二级的问题上存在分歧,这些分歧会在信徒间产生重大的分界。当基督徒组成教会和宗派时,这些分界就显而易见了。

第二级的问题将包含洗礼的含义和方式。举个例子,浸信会和长老会在基督徒受洗的最基本认识上存在分歧。对于浸信会来说,婴儿洗礼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而长老会却将婴儿洗礼作为他们对圣约的最基本的认识。浸信会和长老会在第一级的教义上站在同一战线上,他们热切地承认彼此为信徒,但是也承认在这一级重要性问题上的分歧阻碍了他们在同一个教会或宗派内的团契。

跨越宽广的宗派范围的基督徒能够在第一级的教义上站在一起,并承认彼此是真信徒,同时也理解第二级分歧的存在阻止了我们原本可以享受到的亲密团契。一个教会要么承认婴儿洗礼,要么不承认。一旦做出选择,就立即产生与选择相反立场的人的第二级上的冲突。

近些年来,姊妹作牧师服侍的问题已经浮现出来,成为又一个第二级的问题。再次地,一个教会或宗派要么任命姊妹作牧师,要么不任命。第二级的问题抵制那些情愿采用“随便哪个”方法的简单解决方式。在严肃的信徒中间,许多炙手可热的分歧发生在第二级,因为这些问题勾勒出了我们按照神的话语对教会及其秩序的理解。

在第三级的问题涉及的教义里,基督徒可能有分歧,但仍然保持亲密的团契,甚至包括在地方教会中。举个例子,在这个分类中,我会将大部分的争辩放在末世论上。承认主耶稣基督肉身的、史实的和得胜的再来的基督徒,可能在耶稣再来的时间表和顺序上存在分歧,但这却不至中断教会中的团契。基督徒可能发现他们自己在一些涉及难懂文字的诠释,或一般分歧事务的理解上有分歧。不管怎样,既然在有最紧急重要性的问题上一致,当第三级的问题发生时,信徒就能够无妥协的接受彼此。

神学检伤分类的结构没有暗示基督徒可以用不甚严肃的态度去看待某个依据圣经的真理。我们负责接受并教导圣经中所启示的关于基督教信仰的全面真实性。在圣经中没有无关紧要的教义,却有个核心的真理基础支撑整个圣经真理的体系。

神学检伤分类法的结构也可有助于解释混淆如何会在教义争辩中发生。假如这些真理的相对紧急性未被考虑,争辩很快就变得无用。自由派明显错在对圣经权威和教会的真理宝库的轻看。真正的自由派的标志是拒绝承认曾经存在的第一级的神学问题。自由派对待第一级的教义仿佛它们只是第三级重要性的,结果不可避免地使教义变得模糊。

而基要派,倾向相反的错误。真正的基要派的错误论断是相信所有的分歧都涉及第一级的教义。因此,第三级的问题升级至第一级的重要性,因此基督徒被错误地、受伤害地分裂。

生活在一个普遍反神学并且神学极其混乱的年代,善于思考的基督徒必须兴起去迎接对于基督教完备性的挑战,哪怕是在神学的危机关头。我们必须以训练有素的头脑和谦卑的心来梳理这些问题,以守住使徒保罗所称的已经交托给我们的“善道”。考虑到这项挑战的紧急性,从急救室学到的功课刚好可以帮上忙。

本文最初发表于2006 年夏季 美南神学院杂志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