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立界限的时间、地点和缘由

Article
2015-07-18

原文链接:When, Why, & Where To Draw Boundaries

翻译:季方

 

 

基督教团体通常有定义自己组织界限的教义声明。如何决定何时在教义声明中加入新的内容呢?在决定订立新界限的时候,可以考虑以下四个问题:

为什么要立界限?

基督教团体为什么要立界限呢?有以下几个理由。

1. 错误的教训危害教会

错误的教训会危害教会,在今天这样充斥多元化与主观意见的时代,错误教导的破坏力应时时被谨记。在新约书信中,纯正的教义被不断重申,错谬被更正(加1:12;徒20:29-30;提前6:4-5)。我们是否和新约时代的使徒一样对错误教导的危害性有清醒的认识?

2. 错误教训会传播

如果错误的教导不被停止,它会四处传播造成更大的破坏。在提摩太后书2章17-18节中,保罗描绘了假教师在不知情的教会成员中悄悄工作的影响力,他们无声无息地传播错误教导,就像不可见的“坏疽”,教会或是基督教组织,一旦允许假教师的鼓吹具备影响力,他们就会蛊惑更多人效法跟随。

3. 假教训引发争议和纷争

如果假教训不被停止,我们将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处理无休无止的争端,从而无法进行有价值的工作。当保罗勉励他的读者,“避免纷争”,他的意思是没有果效、无休止的纷争会妨碍我们进行更有成效的事工。对教会而言,针对某些纷争争闹不休是不明智的,教会需要做出决定,把精力用于神国的事工。

4. 耶稣要我们尽责

耶稣与新约的作者都要求教会的领袖,负起平息教会内错误教导的责任,他们也期望教会领袖不要给假教师教导的权柄(多1:10-11;彼后2:1-3)。耶稣对容忍假教师教会的斥责很值得我们深思,他指责别迦摩的教会容让假教师进行错误的教导(启2:14)。

为什么要订立新的界限?

为什么福音机构要订立新的界限?

当我说“新界限”的时候,我不是说订立与机构成立初设定的截然不同的界限,相反,我意思是,机构成立初期就明确陈述,且被绝大多数成员认信的界限。“新界限”的设立是为了保持团体不偏离设立时的初衷

订立新界限的原则可以归纳为:假教训发生改变,旧界限无法在新问题面前保护教会。

在每个时代,教会都面临着不得不应对的新挑战。最近几年,几个新的错误教义兴起,旧的教义模式无法应对这些新的问题。我确信基督教团体和教派很快将需要订立新的边界,以防止错误教训的渗透。

何时订立新界限?

福音机构应该何时订立新界限?

福音机构应该在某个错误教导已经成为显著问题,但尚未造成重大伤害,也未拥有大规模追随者之前,订立新的界限。

在教义错误出现之前就排除它是不切实际,也是不可能的。问题只有在出现和造成影响后才能被处理。同时,在排除错误教导前,我们也不能等待太长时间,如果这样,错误教导就会获得影响力,从而占据整个教会或组织。

如何分辨是否需要新界限?

教会和福音团体如何分辨,教义和伦理需要新的界限呢?解答这个问题需要智慧、判断力、祷告和教会组织成员与领袖间的讨论。以下问题是每个教会和组织在订立新界限时要思考的。

1. 确定性

我们有多少把握这个教导是错误的?这种教导的主张被公平地听取了吗?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来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在基督徒中是否有更多的普遍共识,认为这个教导是不正确的?我相信当某一教导与圣经不符的时候,上帝会给与他的子民可靠的“属灵本能”来进行甄别。

2. 对其他教义的影响

这种教导是否会对其他教义产生明显的侵蚀?有些教义因为对其他教义具有特别的影响力,所以绝对需要保留。比方说,如果我们放弃了三位一体,或是放弃了基督的人性与神性,或是放弃圣经无误论,或是放弃因信称义,其他的信条也就瓦解了。

3. 对个人和教会生活的影响

这错误教导是否会对基督徒的生活和教会的工作造成伤害?比如,同性恋的宣传对人们的生活造成重大的破坏。再者,包容主义也会迅速摧毁传福音与宣教的动力。

4. 历史先例

这个教导是否与整个历史中绝大多数相信圣经的教会认信相悖?那些否认圣经无误立场的人,就面临一个困境,因为他们的立场意味着教会历史中的绝大部分人是错误的。泛神论者也有同样的尴尬,因为在历史中,大约99.9%的基督徒相信上帝知道所有未来的事件。

5. 上帝子民对此教训重要性的感知

是否有越来越多的共识认为,这个错误教导十分严重,有必要在教义声明中明确抵制?这个考量把神子民的属灵本能也考虑在内,不单只是考虑教义的正确与否,而同样关注它的重要性。通常神的子民会说:“有些利害攸关的根本问题在这里,这个教训描述的上帝根本不是圣经里的神。”

6. 组织的目的

这个教导是否会对基督教组织的本质与目的造成重大威胁?这里我想说,神确实为了不同的目的兴起不同的组织。每个福音机构必须自问,哪些事对维持我们组织的目的、身份至关重要。

7.拥护者的动机

对这个教导的拥护是因为从根本上拒绝服从上帝话语的权威,还是单单因为对公认的解释标准存在理解差异。在与特定教训的主要倡导者接触之后,我们可以问:“他(她)的内心深处,是否以十字架为耻?”或者问:“他(她)的内心深处,是否以基督是唯一救赎的教义为耻?”

另一方面,举个双方动机都是好的例子,在福音派之间针对创世纪1章中一天的长度有不同的看法。我不认为持不同观点的基督徒在心中有任何拒绝圣经的企图,相反,我认为人们只是在考量各种因素,并且针对这个复杂问题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8. 宣传的方式

对这个教导的宣传方式是否常常表现出傲慢、欺骗、不义的愤怒、诽谤和错谬,而不是谦卑、友善、绝对的忠实,并对更正和论证采取开放的态度。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有进一步的把握认为,他们的教导不是雅各书中所说的“从上头来的智慧”(雅3:17-18)。

错误的问题

在我们思考哪些教义问题不需要立界限时,以下问题不应该考虑在内,比如:

“这些竭力主张新教训的人是我的朋友吗?”

“他们是好人吗?”

“如果我们把他们排除在外,我们会损失金钱或人员吗?”

这些问题都是出于对人的害怕,而不是基于对上帝的敬畏与信任。

结论

当我们回顾历史的时候,我们对那些捍卫重要信仰教义的人充满钦佩与感谢,同时也对那些没能坚守正确立场的人感到失望与羞耻。如今,上帝把管理的职分交在我们这代人手中。我们是抵挡错误教导,还是听之任之,这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