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与文化

书评:《新约引用旧约》, D.A.卡森与G.K.比尔主编

Review
2015-05-31

原文标题与链接:Book Review: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Use of the Old Testament, by D. A. Carson and G. K. Beale

翻译:陆骋

《新约引用旧约》中文版已由麦种传道会出版。

我们许多人常从教授们那里听到这样的话:“新约的作者可以按他们的意思来解释旧约,但是他们有权这样做,因为他们是被圣灵默示的。但是你却不能按照新约作者的方式来解释旧约,因为你并没有被默示。”

好吧,可能他们对于这个观点有更多细致入微地描述,但是要点简单直白:新约的作者并不是按照旧约在其自身历史处境下的含义来解释其经文。如此,无论新约作者如何处理旧约经文,我们却不能仿效他们的方式来理解旧约。并且那些曾经签过圣经无误之教义告白的福音派教授也这样教导我们。

对于我们中间的一些人来说,这个结论是确定无疑的。我们信任自己的教授,而且他们所说的不无道理。对另一些人来说,始终有一个恼人的问题缠绕在我们心头:如果新约作者没有正确解释旧约,是否意味着他们传讲的信息是无效的?但是我们学业太忙了,而且我们可能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走得太远。可能我们也会被一些圣经研究的教授说服,他们告诉我们传统的基督教神学也许真的只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接着我们中间又有一些人偶然间读到G.K比尔的论文《基督和他的门徒是否从错误的经文得出正确的教义?》,于是我们开始质疑,也许那些教授的观点并不可信。莫伊塞斯·席尔瓦的评论使我们对此更加怀疑。他说:“如果我们拒绝建基于使徒的解经模式,我们实际上在否认他们对于圣经诠释的权威性,这么做会冲击基督教信仰的核心。”

越来越多这样的观点引起我们的关注,而我们开始寻找这样的资源来为主和他的使徒辩护;可以抵御那些对新约作者诽谤性的暗讽;可以证明那些不信的学者才是纸上谈兵,而不是基督教神学家;因为我们爱那些不信的还在黑暗光景中的圣经研究教授,可以使他们转向真理,明白耶稣和使徒并没有把旧约玩弄于鼓掌之间。

而现在我们找到了这样的资源。

在福音派学者中,有谁能够比G.K比尔和D.A 卡森有更高的学术权威呢?这样的资源必须整全,有哪个能比引用每个相关的旧约经文和可能的暗示作为新约的注释来得更全面呢?这样的资源必须小心翼翼地求证,在这点上,很难有其它著作超越《新约引用旧约》。

概览

卡森和比尔邀请了很多著名学者参与撰稿,其中许多人在其被分配的任务中都曾写过相应新约书卷的专著及释经书(克莱格·布隆伯格的马太福音;里克·沃茨的马可福音;鲍维均和爱克哈德·施耐伯的路加福音;考斯滕伯格的约翰福音;塞弗里德的罗马书;希亚姆帕和罗斯纳的哥林多前书;彼得·巴拉的哥林多后书;莫伊塞斯·席尔瓦的加拉太书和腓立比书;弗兰克·迪尔曼的以弗所书;G.K比尔的歌罗西书以及和麦克唐纳合著的启示录;魏玛的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唐书礼的教牧书信;乔治·古特里的希伯来书;卡森的雅各书和犹大书)。

这套学术全明星阵容采用了无可争议的研究方法:(1)留意新约经文的引用及暗示;(2)留意旧约经文的引用及暗示;(3)留意在第二圣殿时期犹太教文献对旧约经文的引用;(4)留意原文因素—新约的经文是引用希伯来文的旧约经文,还是希腊文译本的旧约,亦或是亚兰文,或者新约作者是按自己的记忆来引用?(5)留意引用旧约的意图和作用;(6)留意新约作者引用旧约所要表达的神学意义。要做到以上这些,似乎十分学术,但是这本巨著的作用不只局限于学术界。

对讲道的益处?

你打算传讲新约的某一卷书?对于学习圣经的一卷书,这本《新约引用旧约》是很好的开始,尤其是结合《圣经神学新辞典》里的一些文章。比如,我发现它处理哥林多前书的结构富有洞见。对哥林多后书3章的讨论阐明了保罗如何理解旧约,并促使我们对于基督徒如何阅读圣经有更深的反思。保罗在以弗所书4章对诗篇68篇(以及69篇)的引用表明他很熟悉学术文献,并且使得整个讨论朝更具创意、坦诚、有益的方向发展。你还可以在这本书里找到更多这样的例子。

这本新的注释书将会在众多工具书中奠定其地位,并被每个神学生和教授圣经的老师不断引用。这些参与撰稿的学者和编者所作的贡献是无可比拟的。仔细的圣经读者将会从这本书得到许多帮助并为此感谢神,而且我也期待由于这本书的出现,关于“我们不应当按照耶稣和其使徒示范的解经模式来解释旧约”这样的观点可以被摈弃。

1. G. K 比尔,《基督和他的门徒是否从错误的经文得出正确的教义?》,Themelios14 (1989): 89–96。

2. 莫伊塞斯·席尔瓦,“新约引用旧约:文本形式和权威”,《圣经与真理》,A卡森和约翰·伍德布里奇主编(大急流城:Zondervan, 1983),164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