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特定救赎是合乎圣经的宣教基础的三个原因

Article
2019-05-07

原文标题与链接:3 Reasons Definite Atonement is Basic to Biblical Missions

翻译:孙雯

 

“年轻人,坐下吧。神要异教徒悔改时,自有他的办法,并不需要你、我的帮忙!。”

这些话是约翰.赖兰对一位热情的、年轻的英国特别浸信会的现代宣教之父的威廉·克里说的。

在他们之后,尽管有不计其数的像克里这样怀着加尔文主义热情和真诚的人存在,将改革宗神学和宣教使命对立起来的试探还依然困扰着更广泛的福音运动。他们的逻辑是,如果你是加尔文主义者,那你一定不会真正相信传福音的责任。

像威廉•克里和安德鲁•富勒这样的人,以及像J. I. 巴刻这样的现代作家在他的著作《传福音与神的主权》中一再宣称,改革宗对特定救赎的强调是努力宣教的亲密伙伴而不是他的对手。但在我们这个时代,对一些观察家来说,依然存在一个棘手的问题,就像“TULIP”(加尔文主义五要点)中讨厌的“L”。怎么可能有人相信基督只为选民而死,仍然还有动力跨越千山万水传福音呢?

提及特定救赎(或有限救赎)的教义时,有一种真实的诱惑,就是在模棱两可的教义的混乱中淹没了自己对该理论的委身。毕竟,没有人喜欢接受这个令人反对的观点,因为这要推翻大多数人接受的观点:“基督为世上所有的人死。”。

但是为了保护像克里这样生机盎然的宣教热情,我们认为特定救赎不仅是真实的,也是必要的,它构成了宣教的圣经基础。为什么?

1. 特定救赎确保了宣教的目的

教会的普世宣教使命就其目的而言是有荣耀的独特性,因为是神所定的方式,为的是将那些基督为他们受死的人吸引过来。

在以赛亚书中,我们读到先知的话语,不仅谈到犹太人被掳之后要被再次招聚,更是期待在新约时代属灵层面的成就:“我要对北方说,交出来!对南方说,不要拘留!将我的众子从远方带来,将我的众儿女从地极领回来,就是凡成为我名下的人,是我为自己荣耀创造的,是我所做成,所造作的。”(赛43:6-7)

当基督差派使者进入世界,他们被差派去执行寻找他人的明确任务。当我们的主人对仆人说:“你出去到路上和篱笆那里,勉强人进来,坐满我的屋子。”(路14:23)因为“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约10:16)

实际上,我们从基督那里得到的前进的命令是:“我从万国中拣选了我的子民,去得着他们。”

如果基督是为了所有人不加甄别地死,那么没有人是特别的,那这几乎不会让我们迫切地要离开我们经文中所说的耶路撒冷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去传福音。但如果基督为了每个国家中的选民死的话,那把福音传给每个族群、国家、讲每一种语言的人和部落就变得非常必要。

2. 特定救赎保证了宣教的模式

有限救赎不仅确保了我们使命的目的,即从许多败坏的人中找回神的选民,同时也高举了宣教的模式—传讲基督自己

基督作为他的子民真实、完美和有效的中保,是所有公开和个别传福音宣教的引力中心和宣教的向心力。当基督被高举时,那引人归向他的能力会产生效果,真正地、确实无疑拯救所有归向他的人。

普遍救赎教义教导的是,基督为全人类死,除非个人凭信心接受救恩,否则基督的救赎对此人而言是无效的。这种假设的问题在于基督不是完全的救主,他使救赎成为可能,但并未实际地完全施行拯救。因此,如果将这种教义不断应用在宣教领域的话,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传讲信心本身(作为一个有功德性的决定)而不是基督自己能够拯救人(信心只是把我们和他联系在一起的行动)。我们要传讲基督本身(林前1:23; 林后4:5)这就意味传讲一位能决定谁得拯救的基督。

如果基督需要你的许可才能救赎你,那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把这样的基督带给全世界的未得之民那里。他也不是保罗的基督,曾击打顽梗悖逆的保罗,使他谦卑下来,并且主权性地拯救了他,“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前1:16)。

在世界40亿未得之民中,我们所传扬的基督是“凡靠着他进到神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为他长久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5)–甚至就神的主权而言,借着圣灵赐给人们本身所缺少的信心。这位完美的救主将每一个尚未听到福音的选民的名字铭刻在他掌上(赛46:16)。

3. 限定拣选保证了宣教的结果

救赎的对象是谁?启示录第五章明确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那里提到了跨文化宣教的极大重要性。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5:9-10)

基督的血永远都不会无效。因此,两章后,约翰告诉我们他在天堂看到:“此后,我观看,见有许多的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启7:9)。大使命完成了。

简单地说,如果不能保证其结果,那大使命就仅只能使人畏缩。但如果基督的死是为了从万国中赎回真实的子民——按着他们的名字——那么我们知道,因为要完成基督在历史中的使命,毫不夸张地说全地的教会不会失败。

如果基督没有差异地为全世界所有的人死的话,没有为特别的一些人死,我们就只能在海里面捕鱼,但是不能保证一定能够捕到。我们作为得人渔夫(太4:19),被呼召没有分别地去捕鱼。我们不知道谁是选民,而且我们也没有被鼓励去猜测谁是选民。但是我们回忆一下基督在渔船上对他的门徒发出的命令,“你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就必得着。”(约21:6)。我们的主派我们去捕鱼。同样,基督为了我们的罪死,这是具有限定的性质和特定的范围,这就意味着普世教会的鱼网都将充充满满,十字架就保证了这样的结果。

思想会产生影响。尽管神也常常使用一些心怀好意的牧师和宣教士,他们依然在他们的神学中成长,虽然神会使用错误的方式达成他完美的旨意,但这不代表我们有权柄可以活在错误中用。特定的救赎这个教义并不受欢迎,但却是充满荣耀的。这一教义是帮助我们完成宣使命务的关键所在。

神并不只是选择了一个救赎的计划,他还拣选了他的子民,耶稣为他们而死,并且圣灵改变了他们的心,拯救他们,所以让我们去传福音给他们。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