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最不情愿的互补主义者

Article
2017-10-13

原文标题与链接: A Complementarian Where You Least Expect Her

翻译:厉晓

 

我不记得第一次听到互补主义是什么时候,但我确定是在我初为基督徒的那几年里。在我21岁生日的几个月前,神拯救了我。很多初信的基督徒都渴慕了解自己新得到的信仰,我也一样,对任何给予我的事物全盘接收。读经、聆听主日早上的讲道、读未曾耳闻的作者的书、跟父母和新朋友谈论圣经中所不明白的,大多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个消火栓前面。我要学的很多,现在也是如此。

神拯救我脱离过去的生活模式,这个模式对普通大学生来说并不陌生。而且像我那个年代的很多女性一样,女权主义是我意识形态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然而不是所有的千禧年女性(Millennial women)都被称为女权主义者,有些人甚至拒绝这个标签。你很难在40岁以下的女性中找到一个没有女权主义思想的人,我也不例外。

什么是女权主义?

女权主义有很多定义,最常见的是男人和女人在各个方面被造平等。但这个定义具有误导性,尤其是当你听到视男人为笑话的现代女权主义者之间的对话。我把女权主义定义为“平等等同于相同,”意思是男人和女人不仅在人格上被造平等,在角色和功用上也平等。我们文化里的性别冲突在竞争精神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我们生活的后现代文化中,很多人对女权主义的解读各不相同,而且难以确定。

我成长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里,甚至拥有认同互补主义的父母,但我的独立精神最终胜出,指引我相信我就是那个能对自己生命发号施令的人。大学课堂上,我全盘接收了女权主义理论,深深地相信每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背后都隐藏着女性受压迫的信息。我像夏娃一样质疑任何形式的权威,尤其是神的权威,“神岂是真说?”成了我的人生座右铭。直到那个十二月寒冷的早上,圣灵破碎了我冰冷的心,长久以来我第一次有罪疚感。那时,我知道我无法再回归到过去的生活,我成为了新造的人。

学会走路

在早期与主同行的日子里,我步履蹒跚,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在信仰的新世界里,只有经历严酷的秋天,忍耐到底才能收获果实。很多事情对我而言都是初见,包括在神的国里女性意味着什么。

在过去,我自称为女权主义者,作为女人,我没有任何问题,只想发号施令。然而,作为一名女性基督徒,我明白了唯一能对我们的人生发号施令的是那位照自己形象造我们的神。与主同行的成长过程中,在理性上摒弃女权主义对我来说并不困难。我是第三波女权主义者(a third-wave feminist)中的一名千禧年女性(Millennial woman),我所相信的大部分理念与跟随基督无法相容。我不想在被救赎很久之后女权主义的根仍然流连在我的心中。

现在的我已经脱离公然厌恶男性的日子。但曾经,在室友(或者我)又一次被男性甩了之后,我就在宿舍里抨击他们。我喜欢婚姻和孩子的理念,但却会独自一人在又一个周五晚上偷偷地批判那些得意地秀着订婚戒指的女孩。我打算做点事,投入一个使命或者以写作谋生。那时,我没有认清的是,我对比我早结婚的朋友和姐妹的蔑视其实是在掩饰我的失望。我不承认自己也渴望那样的生活,也不承认自己想象过拖家带口的场景。我嘲笑那些人这么容易就屈服于毫无意义的事,比如被家庭束缚。但是因着神的良善(和幽默),现在的我已经结婚六年而且有了两个孩子(将会有三个)。对付女权主义需要极大的谦卑。

不是一个独特的故事

尽管如此,我想我的故事并不独特。

女权主义给女性带来了选择和机会。当然不是所有的都是坏事,我很高兴自己能投票,能拥有财产,和男性做同一份工作能获得同等的工资。作为一名作家,我很高兴能用自己的名字出版书籍而不需要为了被认可去用一个男性名字。

然而,我在归信前所不明白的和我在归信后挣扎着妥协的是:女权主义并不是女性面临不平等的解决之道。女权主义声称要促进两性之间的平等,但神在起初就是这样设立的。神把一切生活和信仰所需用的赐给我们(彼后1:3),而且在创造时,他用话语建立男人和女人的被造平等,因他们都有神的形象(创1:26-28)。我们不需要一个现代的运动来告诉自己这个从起初就存在的真理。

在伊甸园,自我们在毁灭性的那天堕落后就困扰我们的问题,女权主义无法解答。女权主义承诺女性会有一个新的身份,一个不再被男性和社会所定义,而是被我们全新无拘束的自我所定义的身份。然而,当我不断理解圣经,我开始明白唯一有权定义我们身份的是神和他的道。因此,我们的身份无法在男性和社会中找到,也无法在“自我”中找到。

在后女性运动中成长的女性很难看清这个意识形态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这对我们的影响其实远超过我们所意识到的。或许你相信神创造的男人和女人在尊严和价值上相同,但是角色不同。但当你完全有能力处理某件事时,一个男性却给你提供帮助,你的内心难道不会产生怨恨吗?你虽然看重神对婚姻和孩子的设计,但你难道不觉得这些可以等到事业有成后再考虑吗?你相信谦卑和质朴很重要,但在面对自己的衣柜时难道这些没有化为泡影吗?

神的道是良善的

女权主义并不局限于办公室(corner offices)的女性、厌恶男性者和电视专家。从我们每天早上化妆开始,它就盯住我们。女权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伴随着妇女参政主义者诞生。实际上它是一个古老的理念,当夏娃相信撒旦的谎言时——神的道并不良善,尤其是对她而言,这个理念就崭露头角。

我的互补主义之旅源于神进入我黑暗的灵魂,让我明白我需要他。从那以后,我不断地在神形象的光中了解我自己,并且明白这对我基督徒生活的各个方面意味着什么,包括基督拯救他的新妇即教会的荣耀大工。我希望我能说自己已经认同互补主义,但这是个谎言。从我丈夫领导我如何顺服他以及我如何看待牧师的权威中,我仍旧看到女权主义的陈旧种子在我里面发芽。就像夏娃,我希望成为自己命运的主宰。但是也像夏娃,这个意外的女权主义者仍有盼望。这粒应许的种子,基督,他摧毁了所有我们容易跌入的罪,包括女权主义。直到我见主那一天之前,我无法完全摆脱自己那颗反抗权威的心,但我依旧满怀希望地相信,在那个十二月使光照进我黑暗生命的神将会全程引领我到天家,直到我最终完全成为新造的人。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