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福音机构是邪恶的吗——机构事工的好坏之论

Article
2016-06-19

原文标题与链接:Are Parachurch Ministries Evil? Bad and Good Arguments for the Parachurch

翻译:韩冰

 

 

地方教会与福音机构似乎一直处于冲突之中。前“导航会”行政主管杰瑞•怀特(Jerry White)曾形象地将两者的关系比喻成“不舒服的婚姻”。不舒服是很贴切的。许多牧师都面临着一个潜在问题,即会众会选择将他们的时间和金钱投入到机构事工中,而不是投入在地方教会中。与此同时,机构里的工人也会因他们不是在教会那座建筑里工作而感到亏欠。

机构事工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吗?如果不是,它的圣经基础和实际意义又是什么呢?

在这篇文章里,我会评论机构发展理念中的五个常见错误,接着我会提出四个更合理的理由,旨在指出机构事工的圣经依据和实际用途。

机构发展理念中的五个常见错误

1.基督徒联合

第一个论点似乎很简单:为了基督徒的联合,机构事工应该得到支持。引用以弗所书4:3;腓立比书2:2,

持这一观点的人坚持认为,教会和个人都应该为了奉献给神的缘故而与机构同工。

然而,新约圣经中对基督徒联合的要求仅仅是指在教会中的联合。此外,由于机构成员不同的宗派背景,那些把“促进联合”作为机构工作基础的人很清楚,他们不可能为了此目的而不惜一切。就路德宗和长老会的会众来说,共同事奉耶稣基督是可行的,但是寻求在其他事工上的合作就困难了。

因此,当一个机构事工为了联合而招募一名基督徒时,这一立场本身就让机构事工的存在变得不合理。

2.上帝的丰富供应

机构的拥护者指出,将上帝藏在盒子里是危险的。他们认为上帝喜欢在传统的建筑物之外工作。

这一观点是由《成功的福音机构》这本书的作者提出的。他们坚持,以色列应当抓住神的心意,在列邦中工作。他们引用以赛亚书49:6,申命记7:6和以赛亚书54:2。他们提出,“几个世纪以来,基督徒安稳地认为上帝是透过传统教会和宗派在这个世界上工作的,但是在过去的五十年里,独立的福音机构已经飞速壮大了起来。”

确实,以色列应当看见并欢喜,因为神的计划是要达到地极。但是这点在当今的应用并非是神使用福音机构来完成,而是让每一个教会都有向万民宣教的心志。上帝是丰富的,他完全可以不透过地方教会来完成他的工作,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得出这一结论仅是从神的属性出发,而非有关福音机构的明确教导。

3.使徒的例子

许多人把目光转向使徒的宣教,希望以此来保卫和塑造福音机构的使命。比如拉尔夫•温特(Ralph Winter)提出了上帝救赎计划的“两种结构理论”。第一结构是本地的。地方教会主要是为了门训和传福音。第二结构是流动的。第一世纪的使徒们就预示着今天的这种流动宣教士(福音机构),他们在教会的权柄之外工作。

使徒的宣教事工是个特例。从保罗的一生中我们会学到很多关于宣教的东西。比如,保罗传福音的热情,他对捍卫真理的渴望,以及他对灵命成长的热切,这些都该被每一个信徒所铭记。但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见使徒的工作可以被引用为当今福音机构“宣教士”的许可证或者指导手册。

4.信徒皆祭司

一些福音机构的捍卫者用有关祭司的教导来指明他们存在的合理性。即这一教导指示所有基督徒应单单通过耶稣基督去亲近上帝,不需要一个地方教会的牧师或者其他属灵权柄作为中保。

因此,他们认为,每一个基督徒都有选择是否在教会服事的自由。如同杰瑞•怀特所提出的,“信徒的属灵恩赐是为了建造耶稣整个身体,绝非仅为地方教会。虽然上帝确实在地方会众中使用这些恩赐,但是所有权不属于他们,而是属于整个身体的。”

我相信基督徒有自由在地方教会以外使用这些恩赐。但是我认为有关祭司的教导不是合适的理由。当彼得向他的听众提到“君尊的祭司”这一观念时,他可不是在推崇个人主义。他所说的话怎样在当时的以色列民族中发挥作用,如今也同样适用于教会中:教会是上帝在世界中的调和与代表。其“见证人”的性质在彼得的下一段言论中更加明显:“是圣洁的国度。”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章当中也有相似的强调,即通过管理不同的属灵恩赐来达到地方教会身体的联合。

有关祭司的教导是十分宝贵的,但是不能拿来作在教会之外宣教的圣经根据。

5.显然易见的成功

许多人坚持认为既然福音机构事工如此兴旺,那他们一定是有圣经根据的。这是《成功的福音机构》背后的假设。如果福音机构事工不是在做正确的事,那他们就不会成功:“最终,得出关于福音机构兴旺的结论,即他们满足了所有文化和个人的普遍需求。”

许多机构工人无疑是成功的。他们翻译圣经;分享福音给那些正在咨询堕胎的母亲们;在全世界的大学校园里作见证。甚至做得比这些更多。但是我们却不能假设,如果有一件事情如此成功,它就是符合圣经的。我毫不怀疑,我们会听说许多忠心的教会和机构会将外在的成功归荣耀与神,然而,许多表面上很成功的事工可能却不是忠心的。所以,如果我们想找到福音机构的正确圣经依据,就必须转向其他更合理的因素。

发展福音机构事工的四个合理要素

考虑到这一点,我提出四个要素,让机构事工可以更好的基于圣经基础,并且具有实践用处。

1.基督徒的自由

基督徒有自由通过写书、换轮胎、翻译圣经以及其他合法职业来赚钱。当我们诚实努力地,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工作时,祂就喜悦我们。

作为一个牧师,我为我每周可以教导、传福音和建立门徒而感到感恩。但是我相信这些事情不比我的姐妹在家照看孩子更讨神喜悦,也不比我的弟兄执法所做的工作更讨神喜悦。

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在地方教会的权柄之下,因为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成为地方教会的成员。但这不是说每一个基督徒的工作都会被引导、操控或者直接被地方教会监管。圣经中没有禁止福音机构,所以基督徒有自由在机构中事奉。

2.传福音的急迫

圣经经文中所传讲的地狱恐怖图景和传福音的必要性,使我相信,基督徒完全有理由建立福音机构。耶稣宣告说,恶人要往永刑里去,那些义人要往永生里去(马太福音25:46)。保罗曾教导说,得救的信心来自听见福音(罗马书10:14-15)。进一步来说,一个人这一生唯一的希望,就是听见并且回应福音(希伯来书9:27)。这个世界正处在听见福音的急迫中。

基督徒有教导、门训、翻译以及不受教会权柄和监管在外传福音的自由。传福音的迫切性催促着他们去行。因此,我们应该期待看见一些未被呼召作长老和执事的基督徒,为了荣耀的目的而装备自己。此外,我们更应该感恩,在这样急迫的时候,有基督徒愿意做这样的工作。

3.地方教会的失败

有人会说,基督徒在外事工而不受教会监管,已经好几个世纪了。然而,我们知道,地方教会对福音保护和推动的失败,很大程度上使得福音机构兴起并且延续了下去。

美国福音派协会诞生于1942年,当时基督徒团结在一起为合乎圣经的神学发声,因为当时的地方教会已经抛弃传统高举现代主义。当曾经所亲爱的教会被自由主义攻击时,基督徒们团结在福音的根基上。当信仰面临被过分简化时,美国福音派协会的存在变得合理,它也使各宗派的合作成为可能。而宗派间的合作催生了福音机构事工。

我不是反对拥有一个福音派的身份。相反,我观察到,在二十世纪中叶,如果有更多的教会起来反对现代主义的攻击,那么就不需要福音机构如此强烈地推动。

接着,福音机构蓬勃发展了起来,地方教会却沉睡了。教会对保住市场份额越来越有兴趣,他们推动自己的品牌,讨好他们的消费者多过建造门徒。随着时间的流逝,传福音和门徒训练被扔给了那些有经验的事工。教会把注意力放在了布道、修建教堂还有让教会人数快速增长的文化中。

一个危险的循环出现了。福音机构看见教会在运转的时候睡着了,他们就快速走到台前来服事,地方教会看见福音机构的专业技能,就认定耶稣一定把传福音、门训和使命都授权给了他们。接着,福音机构发现地方教会睡得更厉害了……我想你应该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地方教会的失败成就了那些坚定的、以福音为中心并热衷于传福音的机构。

4.在教会中抵制使命转移

我不是说,如果地方教会认真做他们的工作,我们就不需要福音机构了。这样的结论是不承认基督徒拥有在教会权柄之外建立组织的自由,传福音的紧迫性也需要新的行动。这样的结论也没有能认清福音机构之间的差异。有的机构事工的管理运作更接近教会的核心使命,而有些则提供一些其他的服事。

每年,我们教会的一些成员都会积极地参与进亚特兰大的“危险怀孕中心”中。作为一个教会,我们在经济上支持这些中心。我们的帮助出于以下一些原因。首先,我们被上帝呼召,当向众人行善(加拉太书6:10)。我们决定向那些还未出生的生命行善。同样,我们也很感恩,我们所支持的中心会向他们所服事的客户分享福音。

然而,帮助那些还未出生的生命,不是我们教会的核心使命。我们的核心使命是让万民作主的门徒。因此,我感恩上帝兴起基督徒事工,让他们帮助教会可以用以福音为中心的方式,来满足那些最核心的需求。他们所做的这些,让教会可以专注于装备教会成员,去学习、热爱并分享上帝的话语。福音机构有从事各项事工的机会,这比让地方教会以有限的资源做所有事更好。

结论

无可否认,这篇文章的标题有点耸人听闻。福音机构事工可不是邪恶的!但事实是,教会和机构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一种“不舒服的婚姻”。部分原因在于,一些教会成员奉献金钱给机构比支持教会十一奉献更积极,牧师们就感觉他们像在与机构竞争稀缺的资源一样。

我认同牧师应该教导他们的会众:作为一名基督徒,首要的财务责任是奉献给自己的地方教会(哥林多前书9:14)。如果他们不供养这些用神的话语喂养他们和家人的工人们,就是在藐视神的话语(提摩太前书5:17-18)。不过,上帝允许基督徒在教会的掌管之外组织事工,我们也期待上帝祝福他们的工作。

福音机构就在我们中间。他们的兴起是地方教会的一个挑战,挑战我们是否在认真对待教会的使命。他们的存在也是一个提醒,告诉我们上帝依然在拯救失丧的人。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