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互补主义日益增长的社会成本

Article
2020-04-29

我们生活的时代,在坚持某种合乎圣经的认信上越来越需要付上一定的社会成本。教会和整个宗派感受到了来自世俗文化与日俱增的压力,在基本教义和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教导方面让步——尤其是和同志运动相关的教义。一个接一个的教会以文化相关性的名义不断牺牲神学上的忠诚。然而,对神的话语始终如一的坚持才是教会该有的姿态——尤其是在社会文化要教会在神学上让步时。

互补主义是受到密切关注的教义性认信之一。要知道,互补主义神学对基督徒来说是一个次要问题——你可以拒绝互补主义,同时做主耶稣基督的一个忠实跟随者,对于福音和基督的国度在世界范围内的拓展非常委身。尽管是次要问题,但第二层级的问题常常会上升到第一层级。拒绝互补主义神学可能也会拒绝合乎圣经的权柄和神话语的无误性。互补主义的确代表着一种对神话语正确的解读。男女平等地反映神的形象;然而,在各自的角色上互不相同,男人在合乎圣经的男性特质中荣耀神,而女性则通过合乎圣经的女性特质荣耀神。

然而,互补主义者必须面对世俗世界的现实问题,以及第二波女权主义对教会和更广义的文化带来的冲击。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要坚持互补主义神学将会越发困难。针对互补主义神学的社会压力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互补主义被看成是一种带来压迫的意识形态,主张男尊女卑。我们面对的第二种的压力是,被指控互补主义神学纵容了性侵害。

针对第一种压力,教会必须足够清楚地表明立场,互补主义不是建立在男尊女卑这一基础之上的。坚持男尊女卑确实直接与圣经明确的教导相违背,损害了神形象平等地彰显在男性和女性身上的荣耀。如果互补主义未能显明一种喜乐的圣经神学,未能高举神起初创造男女之良善,这是我们的耻辱。如果我们未能明确主张一种互补主义其宣扬创造次序之公正,神按自己形象造男造女、人性荣耀之美善,这是我们的耻辱。被正确阐明和示范的互补主义神学,高举男性和女性的荣耀。

针对第二个压力,我们必须保持同样的诚实和坚定。我们必须诚实地肯定,对互补主义神学的扭曲会、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已经造成了性侵害。罪恶的男人会利用互补主义的论点助长自己自恋的、性方面、肉体上的欲望。任何美好正确的东西都会被扭曲变形,用作卑劣的用途。鉴于这一事实,就会存在一种完全放弃互补主义的压力——但是,真正的互补主义神学,恰当地体现了神的荣耀,赞美女性是按着神荣耀形象的受造者。它并非是压迫人的工具,而是在神恩典之下一项荣耀的教义。

当牧师和教会领袖面对这种来自世俗文化的压力时,没有时间浪费在单纯地捍卫什么“主义”上面。反而,教会有责任去接受、高举、教导、传讲和应用神的话语和其中的真义。我坚持认为,要肯定圣经在最初几章所教导的内容,需要将互补主义定义为神启示的真理,并以此辩护,而非仅仅将其作为互补主义本身。我认为那至关重要。马丁路德恰当地提出,我们必须在神的话语遭到攻击的地方进行防守反击。最终,教会必须明确地坚持圣经真理的全面性,不管要付上什么样的社会代价。

这就意味着牧师们必须做好准备,不论得时不得时都要传讲神的话语。我们必须时刻准备好回答在我们里面存有盼望的缘由。它同样是给每一代基督徒的劝告。我们不能妖魔化平权主义者,但我们必须给出一个强有力的反对依据。我们不能在不断升级的社会压力下放弃神已经启示出的真理。相反,我们要坚持以神的话语作为可靠稳固的锚。诚然,我们必须将圣经中所启示的一切教导人——我们也欢欣、满怀信心地教导,并要以一种与我们个人顺服相吻合的方式去教导。我们的观点如果不能和对神忠心的顺服相匹配,那就什么也不是。尽管互补主义神学所面对的社会压力与日俱增,但我们还是有责任去教导、指教和展现出在神创造的次序中的荣耀。


译:侯淑婧;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The Increasing Social Cost of Complementarian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