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反对“主任牧师”的称谓

Article
2019-08-19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Case Against the Senior Pastor

翻译:季方

 

教会应该把其中的某一位牧师称为“主任牧师”吗?为了尽可能温和地表述我的答案,我会倾向于“尽可能不要”。

当然,在许多方面,我与赞同“主任牧师”称谓的人持相同的观点。使用“主任牧师”这一称谓的教会,应该和我一样,相信主将教会中的真实权柄赐给多位长老(徒14:23; 20:17, 28,腓1:1,雅5:14),长老通过教导和生命来带领教会(提前5:18;希13:7;17,彼前5:1-4)。与支持“主任牧师”称谓的人一样,我也认为,某个人的特别恩赐会令他在会众中比其他长老更具领导力和影响力。

但在这些共识之上,我仍觉犹豫,教会是否真的应该正式任命一位长老为主任牧师呢?我和我所在教会的其他长老对此仍未有定论。我们有许多值得敬重的亲爱朋友和导师是“主任牧师”。事实上,我们中的一小部分对“主任牧师”的称谓泰然处之,我也能预见未来,我们教会会把某位牧师叫做“主任牧师”,我为此祷告,我们不会否认三位一体的认信,和基督代赎的本质。但就目前而言,我们教会选择不对任何牧师采用“主任牧师”的头衔。

我们的教会蒙受神祝福,有多位满有恩赐的弟兄担任带职或全职长老。我们根据长老的职能进行头衔任命,从便识别他们负责的事工范围,并与其他人员做出区别。比如,我们有“讲道牧师”、“门徒造就牧师”和“成员关怀牧师”,但我们没有“主任牧师”。

我将通过四个问题来解释为什么我们对“主任牧师”称谓持犹疑态度。

称谓很关键

首先,将一位长老称为“主任牧师”表示什么?

称谓显示出我们看待一个人有多重要,也显示出我们与之的相对地位。我教导我的孩子,在回应指令时要说:“是的,长官。”我称呼我所在神学院的领袖为“校长”。当我走向法院坐席,把坐在其上的称为“法官大人”。称谓至关重要。

在教会,称谓对会众和本人都很重要。在学校或法院,相应的尊称是合宜的。但在基督的身体里不一定合适。我们希望通过尊敬的称呼反应出我们在基督里同为肢体的现实。在基督里,我们是弟兄姊妹,是圣徒。执事、牧师、长老、监督都是仆人式的领袖,保护和服侍肢体。但我认为新约并没有授予某人特权可以更“高级”,仿佛他的职位凌驾于身体中的其他人以上。

我们的教会毗邻一座神学院,因而备受祝福拥有许多来自神学院的成员,其中一些是教授,包括我。然而每一年,我们的长老都会向教会成员发出一封信件,鼓励他们不要称呼神学院教授“某某博士”,以免在聚会中高抬他们。我们认为学生在教室里称呼“怀特博士”是合适的,但在教会中如此称呼并不合适。在教会,我们期望他们叫“肖恩”或“肖恩牧师”。我们确实会给教会中的特定人员以尊称,比如老年人、寡妇、长老,甚至的软弱的人(提前5:1, 3, 17;林前12:23), 但教会成员的正式地位与所应得的尊重并无差别。

我们认为耶稣在马太福音23章中的言语恰如其分。我们的主告诉门徒:“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8-11)。尽管耶稣没有直接论说教会的头街,此处的原则依然使用。就我们所知,我们希望在这个问题上跟随主,不要给予任何人一个可能使人认为他凌驾于他人之上的信息。我们在基督里合而为一,身体的任一部分都与其他部分一样重要。

维持长老之间的平等

第二,任命一位长老为“主任牧师”对教会所有长老的平等传达了什么?

圣经没有要求长老屈于“主任牧师”。但是称呼一位长老为“主任牧师”,这有种微妙的暗示:他高于其他的牧师/长老。在律师事务所中各位律师可能有特定的学术能力和职业能力,但初级合伙人明白他们与高级合伙人之间有着差别。这种差异是我们希望在地方教会的长老团队中看到的吗?

每位长老需要满足圣经对牧师的要求,必须是有品格,具有领导恩赐和教导的能力,因此,我们认为教会的长老团队应该保持平等,没有人比其他人更有权利。每一位都领受恩赐成为长老,教会需要每一位长老共同配搭以避免个别长老或一群长老专权。

某些时候,“主任牧师”称号的拥护者会认为主任牧师和其他长老一样“只有一票”。但是这并不影响这个称谓正式或微妙地增加了他的权威,无论这种额外的尊重是否实至名归。

在新约中,使徒在教会拥有完全的权威。当使徒彼得写信给分散在小亚细亚的教会领袖时,他没有自称使徒,而是自称“作长老”的(彼前5:1),这不是很有启发性吗?即使使徒也没有自高于教会其他有恩赐的长老。

作仆人

第三,牧者可以同时是“主任”又是“仆人”吗?

新约中一个强有力的教导就是,教会的领袖是仆人(可10:43-45;彼前5:3)。当然,其他经节也表明长老在教会中有真实的权柄,并且要为监督全群尽责(提后3:4-5;多1:6-9;来13:17)。鉴于我们文化对“主任”一词意义的理解,以及圣经从未称呼某位长老为“主任”,是不是称呼主要的讲道牧师为“牧师”或“讲道牧师”会更好呢?这可能也会减少一些对教会成员的困扰。

警惕骄傲

第四,“主任”的头街会引发牧师的骄傲吗?

骄傲是个狡猾的怪兽。当然,被称为“牧师”或是被认为是领袖都可能导致个人的膨胀,因此不单只有“高级”的称谓对牧师来说是危险的。

然而,我注意到一些热心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正准备植堂的,对着尚不存在的会众,自称为“主任牧师”。教会既没有成员,又没有其他的牧者,从何而来的“主任”一说呢?这或许是年轻人的热情,或许也只是沿袭了传统的用法。但这也可以作为对所有长老的警告。

我们需要抵挡一切因着自己的头街而企图使人高看我们的欲望。相反,因着我们跟随基督,教会也跟随我们。会众应该看到我们谦卑、受教、持续带领基督的门徒。基督是这一切关系中的“主导”。唯独他是教会群羊的“牧者”(彼前5:4)。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