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互补主义和下一代

Article
2017-09-25

原文标题与链接:Complementarianism and the Next Generation

翻译:梁曙东

 

大多数零零后的人从来没有听过互补主义这说法。我承认,在学生事工的八年时间里,我并没有在这问题上进行过太多教导,我知道我并不是唯一这样的人。

在我所在的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我一个月至少几次与其他牧师和青年事工同工聚会,讨论各样事工主题,一起祷告。我们没有一次讲过教会中的女性这题目。这话题只会让人感到尴尬。好吧,我承认,让事情变得尴尬的会是。因为对我的许多同道而言,我听起来会像一个大男子主义者。

 

大多数基督教学院和大学已经打定主意,在他们教导下一代人这问题时会讲什么。请相信我,他们教导的并不是互补主义的模式。根本不是互补主义的模式。正如其余世人一样,许多基督徒教授、教务长和院长取笑这种“古代”和“压制人”的观点。

但神的话语清楚讲到男人和女人在教会中的角色。虽然神的设计是远古的,但在今天和在伊甸园的时候一样却是解放人的。因此我们需要在这问题上以身作则,并且进行教导——特别要对下一代的信徒作出榜样和进行教导。为什么这如此至关重要?因为讲到教会和家庭中男人和女人的角色时,我们讲的是神的形象的问题。那么我们应如何教导神为男人和女人所做的设计,在这方面以身作则?作为学生事工的牧师,我们为什么在这问题上保持沉默?

首先,女人在教会和家庭中角色的问题,并不总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在教会学生事工方面肯定并非如此。像“女性可以对青少年男性教导圣经”这样的问题,回答取决于我们认为青少年男性在什么时候成为成年男子,因保罗清楚表明,女人不可教导男人,不可在男人之上行使权柄(提后2:12)。很清楚,这原则不是建立在文化,而是建立在神创造的设计之上(提后2:13)。在我们的文化处境当中,这可能让人觉得难以接受。

我认为还有其他并没有如此明显的原因,让学生事工牧师和带领牧师避免讨论这问题。以下是三个可能的原因。

1. 色情

色情无处不在,已经扭曲了男人和女人如何看待对方,彼此相处的方式。色情已经重置了我们大脑的思维模式。一位牧师若私下里沉迷色情,就会沉默,不愿教导以弗所书第5章。这位牧师本应服侍他的妻子,为他的妻子舍命,向会众起带头模范作用。但他却使用神呼召他来服侍的女人的画面,让自己得到自私和扭曲的满足。这扭曲了神在我们身上的形象,以及我们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这形象的能力。在这样的处境中,教导女人的角色是顺服她的丈夫,这看起来完全是自私自利,怪诞可笑。

在教会当中,在零零后人士当中,色情这问题让男女差异和互补角色的真理听起来变得古怪。神呼召妻子以爱和信任顺服丈夫,她的角色不是担任长老进行服侍,这在一个沉迷于色情、自我满足的文化当中看起来是奇怪的事。但圣经教导的“另类”应当看起来是奇怪的。事实上,男女差异和互补的角色是扎根在神的本质上,就如圣子顺服圣父一样。

2. 实用主义

出于实用主义而回避互补主义,一种表现形式是像这样的:文化已经在反对我们的主要信息(福音),为什么还要把像互补主义这样的另一块绊脚石,放在文化中藐视我们的人的路上?

刚刚在上一周,我和汤姆一起喝咖啡,他是一位信奉不可知论的父亲,他上我们教会,因为这是他与家人在一起的机会。汤姆对我解释说,他的女婿查理可能有一天担任长老服侍,但她女儿凯丽却不可能担任那角色服侍,这在他看来是没有道理的。我希望与汤姆谈论关于福音的问题,而不是教会中男人和女人的问题。但很清楚,对于我们不信的朋友和邻居来说,这种坚定的想法是多么令人不快。因此,实用主义的思维是这样考虑的,我们难道不应在这问题上让步,承认我们的牧师前辈是有隐藏的大男子主义、家长作风、厌恶女性的人吗?现在岂不是时候让女人开始担任牧师吗?

大多数现在相信平权主义、传讲福音的教会和事工机构仍然宣称,他们的权威在于圣经,互补主义/平权主义是一个解经问题。但这引发出这问题:在一个不仅平权主义占主导地位,而且对性别这观念本身变得越来越持不可知论立场的文化当中,教会和事工为什么现在才在这个问题上改变立场?在我们之前1950年的基督徒是被他们所处的家长制社会如此弄瞎了眼睛,以至于不能正确理解圣经吗?今天,万一文化精英分子论证支持性别互补的角色,我就真的会猜,还会不会有这么多基督徒事工机构和牧师仍然在发声支持平权主义。

3. 势力

教会、学术界以及文化界的势力都掌管在平权主义者手中。我的父亲在富勒神学院研究新约圣经,他看到1970年代风向朝哪个方向改变。他曾想过要成为一位女权主义者,他要成为一位平权主义者,但他不会行使他的势力,或迎合他的偏好,使之凌驾在圣经之上。圣经对他来说具有最终权威。

但像我父亲这样的学者变得越来越稀少。人不是歌颂和顺服圣经的权威,反而觉得指出圣经如何被利用来为各种各样不公义的事做辩护,这是更有意趣。男人虐待女人,像暴君一般辖制女人,这难道不是滥用圣经这漫长、令人难过的历史中的另一个例子吗?

从这里要去到哪里

色情的问题,实用主义和文化势力看起来都在建议我们不应把互补主义当作一个问题。毕竟,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是平权主义者,或者至少不是如此大声倡导互补主义,事情岂不是更容易吗?

然而,如果我们拒绝向下一代人教导互补主义,在这方面以身作则,我们就会扭曲神为他们设计的形象。而且,我们会表明,文化推荐的要比圣经清楚教导的更重要。我们必须符合圣经,圣经教导我们,男人和女人都是按神的形象受造,以一种互补、却是不同的角色服侍祂,这是何等荣耀美好。

对于我们如何能忠心做到这一点,可以说的还有很多。但我看在四个明显方面,我们可以教导神为教会和家庭里的男人和女人所做的设计,并且以身作则示范出这种设计。

1. 男人需要在家中挺身而出。

许多男人并不像基督爱教会那样爱妻子,他们反而放弃了自己在家中的权柄。他们并不读神的话语,以此在家中做带领的工作。太过经常发生的是,是妇女把孩子带到教会,带领家庭祷告,为家庭做各种艰难决定。丈夫太过经常利用妻子的恩赐和忍耐而贪图安逸,而孩子们是看到这一点的,因此当圣经描绘男人牺牲,为妻子舍命的画面,正如基督已经为祂的新妇,就是教会舍命一样,这听起来是再抽象不过,再遥不可及了。

小孩子首先是在家里接受爱(或缺乏爱的)教育。因着这一点,父亲必须让自己全身心用牺牲的带领爱妻子。他们需要陪伴和参与。靠着神的帮助,多年来很好地以身作则表明这一点,这就有助于为他们的儿女,为与这家庭有密切联系的人营造出一种福音氛围。

2. 男人需要在教会挺身而出。

四年前,我们教会的儿童事工是由女性志愿者控制,几乎没有男性愿意为孩子换尿布,教导四年级学生,或在教会这一方面作带领,指明方向。那时我们领导团队的一些人有机会观察另一家教会的儿童事工,在那事工当中,作带领的几乎全部是合乎作长老资格的男性。不要误会,这另一家教会的儿童事工并不是因为掌握带领权的人是男性而如此健康。它健康的原因,在于神设计男人通过谦卑的服侍,而不是辖制,以此进行带领,带领和服侍最小的。这一点让这侍奉的文化非常健康,非常明显。如果你曾因着自我牺牲、关心女性、顺服神话语权柄的健康男性带领得益处,你就绝不想回到任何别的场景当中!不幸的是,在地方教会中享有这种文化的基督徒是寥寥无几。

3. 女人需要做教导的工作。

太过经常的是,平权主义与他们制造出来的互补主义稻草人展开辩论。在这样的情形里,他们说互补主义者并没有为有教导恩赐的女性留有位置;他们说我们要求她们继续沉默,留在家里。这当然是误传。提多书2:3清楚教导说,年长的女性应教导年轻的女性。她们要教导什么?“用善道教训人,好指教少年妇人爱丈夫,爱儿女,谨守、贞洁,料理家务,待人有恩,顺服自己的丈夫。”这一切都是为了“免得神的道理被毁谤”。

提多书第1章讲到的长老资格,和这里描写妇女当教导什么内容有如此多的对应之处。关键的不同之处在于,提多呼吁年长的妇女教导,以及她们应当顺服丈夫。年长的妇女教导下一代人谦卑的荣耀之道,以及在救主的道中顺服。

当你的教会有一个健康的妇女查经班,由敬虔的女性对渴慕神话语的女性教导神的话语,这对全教会就是一种祝福,也是在为旁观的世人作意义重大的见证。

4. 我们都需要顺服。

对于教会当中的女性这问题,基本上存在着两方意见。从你教会出去上大学的学生是在问:“哪一方的论证是最顺服神的话语?”还是离开时带着这问题:“哪一方的论证在听来是最聪明、最有说服力?”我担心许多学生留意论证,完全是因为这些论证吸引他们。谁听起来是有自信心、酷和聪明?更多的情形就是,我们的学生顺服的是这些人。

这就是我们需要用神话语的权威为根基建造家庭和教会的原因。在这样的家庭和教会当中,即使最有自信心、最酷和最聪明的人也要顺服在君王耶稣的权柄之下。在你的处境中,谁实际上是学生们的权威?媒体、朋友、父母还是牧师?让我们祷告,让所有这些较低的权威都越来越顺服神话语这终极权威。

你知道吗?学生们会留意到这一点。当他们看到丈夫、父亲、带领门训的人或牧师在神话语的光照下认罪,他们留意到这一点。因此,牧师,当你根据提摩太前书第2章讲道时,你是对他们说,这是文化,其实在今天与我们没有直接关系?或者你会说:“”这是难的,这是极其反文化的,但我们需要听这教导。”

互补主义者可能很古怪,他们可能与社会脱节。但在家庭和教会当中教导忠于圣经的互补主义,以身作则,会帮助我们的孩子,即下一代的基督徒,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神的形象和福音,主若许可,他们要遵照我们的榜样,做同样的事情。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