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悔改归主

归信与以色列人的故事

Article
2016-08-27

原文标题与链接:Conversion and the Story of Israel

翻译:高蒙恩

 

 

现在很多从实质上强调整本圣经是一个故事,这样说并没有错。我们经常把这个故事划分为创造、堕落、救赎、成全。整个故事是从创造走向新的创造。

那归信在这个故事里占什么样的地位呢?我把它划为救赎里的一部分。

确定的是,归信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中心主题,真正的主题是那些人之所以归信的目的,也就是我们被创造的目的。就像威斯敏斯特信条中讲的,我们是“为了荣耀神并且永远以神为乐”而被造。一个新的世界即将到来,而且我们会和基督一起作王,我们也会见祂的面(启22:4)

与些同时,归信对于这个故事来说也是绝对必要的,因为我们不归信,就不能有份于神的新创造。而且我们也十分清楚地从整个故事线看到,终有一天,我们会在天上美好的城里永永远远地赞美我们的神,因为祂把我们从罪恶、黑暗里救赎出来,使我们有了儿子的名份。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神通过祂儿子耶稣基督所作的救赎工作。这会永远成为我们赞美的中心。

因为以色列的历史占据着整本圣经大量的篇幅,我想这此略作分析为什么归信对于这个故事来说是绝对必要的。

归信与以色列的历史

以色列的历史开始于亚当。亚当和夏娃被创造,又去管理所创造的世界,是为了荣耀神(创1:26-28)。他们是神所造世界的管理者。他们应该在神的统治之下去管理,信靠并遵行他的命令。但他们却不服从神的主权,自己身为被造之物却去尊崇自己而不是敬拜神。他们悖逆的结果就是死亡(创2:17)。他们从犯罪的那一刻起便与神隔绝,如果不悔改,等待他们的便是永远的死亡。

鉴于他们的罪,亚当与夏娃新基本的需求便是归信。没有与神的关系,他们不可能再去管理这个世界,更别说把神的福分带给众生。

但是,神应许女人的后裔会胜过蛇和蛇的后裔(创3:15)。从人类早期的历史我们看到人的邪恶。所有人都随亚当和夏娃一起进入了罪的世界(罗5:12-19)成了蛇的后裔(太13:37-38;约8:44;约壹5:19)。只有那些经历神拯救之恩的人才免于撒旦的统治。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就表明他是属于哪一边的。(创4:1-16)

恶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呢?挪亚的时代只有八个义人!人类恶到极致,创世记6:5也印证恶的普世性。大蛇的后裔在地上肆意而行,但神最后却通过洪水把罪人灭绝干净。所以就有了新的开始,然而因为人心难改,故而罪性依然根深蒂固(创8:21)。创世记11:1-9里巴别塔的故事说明这新的创造并不是“新的”。世界并不是由一群爱神的人所掌管的。如果没有新造的心,新的创造便无法来到。

巴别塔的分散是对人的审判,与之对应的是对亚伯拉罕的呼召(创12:1-3)。这一次又是一个义人对一个邪恶的世界。但这个人被呼召是带着神的应许。也就是说,迦南将是新的伊甸园,亚伯拉罕就是那新的亚当。他的子孙将成为神的子民,给他的祝福也将最终扩散到全世界。人将在神的治下管理世界,就像亚当与夏娃被召所做的那样。

关键的一点是这个故事要花多久得以成就。这个应许一直等到两千年之后才得以成全!创世记聚焦于赐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子孙。这些人没有继承迦南地,而且也确实没有看到祝福扩展到全地。

出埃及记到申命记又把重点放在以色列从埃及为奴之家得救上(出1-15)。神对他子民的应许也在慢慢实现——以色列的人口在增加。神把他们从埃及地带到新伊甸,就是迦南地。在这片土地上人们应该知道神是占绝对统治地位的,列国也应看到人们在神的治理下所有的公义、和平与繁荣。但出埃及的那一代人从来没有进入迦南(民14:20-38)。他们不相信神的应许,即使是看到了出埃及时神的各种神迹也还是不相信。大多数从埃及地被救出来的人就是顽固不化、大逆不道的人,他们并不认识神(参林前10:1-12;希3:7-4:11)。他们的心需要受割礼,也就是悔改,他们就可以认识神并敬畏他(申30:6),倚靠他作他们的神,并行在他的道路中。

旷野的一代失败后,新起来的一代继续从前一代失败的地方前进。约书亚和以色列信靠神,顺服神,入主迦南地,就是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地(书21:45;23:14)。现在以色列恬静地生活在他们的新伊甸园里,展现着神之治权下的美好与荣耀。但是在美好的外表下,他们的内心仍然败坏。以色列对神的顺服如昙花一现,转眼不见。据士师记的记载,以色列没有给列邦带来祝福,相反却效法他们。他们脚歪路邪,随从异教。虽然神不断地把他们从灾难中救赎出来,他们的心还是没有丝毫改变,世世代代重蹈覆辙。

以色列人到底在做什么?从神应许亚伯拉罕开始1000年过去了,以色列在世界上也有了不小的数目,但祝福广泽天下的应许却不见端倪。以色列人想要一个王,确信他会把他们从周围的仇敌里救出来(撒上8:5)。当扫罗被立为王的时候,他与亚伯拉罕一样从一定程度上可以算是一个新亚当。他被神膏立做王统治以色列是为了神的荣耀,但扫罗像亚当一样悖逆神,结果最后被废(撒上13:13;15:22-23)。神在以色列的治权没有在扫罗身上得以实现。神就膏立大卫为王,与扫罗不一样的是,大卫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为着神的荣耀治理国家(撒上13:14)。然而,他与拔示巴犯奸淫并杀害乌利亚,表明他不能成为将神的祝福带给全地的中保(撒下11)。

当所罗门执掌王位的时候,帝国荣华好似新造世界之一隅(王上2:13-46)。和平成为他统治的特点,他也为神建了宏伟瑰丽的圣殿(王下3-10)。所罗门用智慧管理国家,而且在统治初期的时候恪守敬畏耶和华之道,但后来却偏离正道崇拜偶像(王上11)。结果是昔日强大的帝国分崩离析,南北两隔:北边是北国以色列,南边是南国犹大(王上12)。从此一步一步滑向罪的深渊,最终北国以色列被掳到亚述(主前722年),南国犹大被掳到巴比伦(主前586)(王下17:6-23;24:10-25:26)。此时距离亚伯拉罕被呼召以过了1500年。土地、后裔、祝福的应许依然难窥其貌。以色列非但失去了迦南美地,而且还被举国俘虏。以色列没有祝福世界,反倒成了世界的样子。

为什么以色列会被掳?到底怎么了?先知不断地告诉我们以色列被掳是因为自己的罪(赛42:24-25;50:1;59:2;12;64:5)。在以赛亚书里神应许了一个新的出埃及和新的创造。但这两新只有在罪被赦免的情况下才得以发生(赛43:25;44:22),而且还要通过神之仆人的死才得以成全(赛 52:13-53:12)。

耶利米告诉我们同样的真理。以色列需要的是一个受了割礼的心(耶4:4;9:25)。换言之,他们需要重生与悔改。耶利米预言一个新约的来到,那时神会在他子民的心里写上自己的律法,使他们有能力去顺服他(耶31:31-34)。同样地,以西结也期待着神洁净他子民的那一天,除去石心,赐下肉心(结36:25-27)。心的改变是圣灵工作的结果,最终的结果是以色列会走在神的道路中,遵守他的诫命。

以色列虽然在主前536年被掳回归,但先知书里最大的预言却没有实现。以色列在哈该、撒迦利亚、以斯拉尼希米和玛拉基的日子里依然苦苦挣扎。所应许圣灵的工作迟迟没有来到。他们在等待一个王,在等待那新的创造。

不管以色列还是世界,没有悔改归信就没有祝福

以色列的历史告诉我们,如果没有罪得赦免与心的割礼,我们就不能享受新的出埃及和新的创造。给亚伯拉罕的预言因为以色列的悖逆没有实现。这个国家的历史就是一部不顺服与抗拒神旨意的犯罪史。以色列的罪亟待洗净,而且以赛亚也告诉我们这样的洗净只有通过53章里所写受苦的仆人才能实现。但以色列也需要圣灵超自然的工作才得以拯救;因为对以色列和世界的应许是建立在悔改归信之上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