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福音信息

教父有没有肯定代罚性代赎?

Article
2019-11-11

原文标题与链接:Did the Church Fathers Affirm Penal 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

翻译:高蒙恩

 

耶稣基督的代死与复活是圣经与基督教神学的中心内容。代赎在旧约的祭祀体系里被暗示,在新约里成全,在历史中反复传讲、相信、珍惜。继改教以来,更正教十分重视代赎的刑罚本质。代替刑罚是一个司法名词,意思是耶稣在法律上偿付了罪的代价,以他的鲜血赎买了我们的拯救。我们得以拯救是因为耶稣取代了我们的位置偿还了刑罚。

改教家强调这一教义是因为他们对称义的司法理解,尤其是在他们反对天主教称义观点的前提下。这一背景也使一些人思索是不是改教家发明了这一说法,或者我们可以从使徒死后的初期教会里发现一些端倪。早期教父有没有经常传替代刑罚呢?答案是,既是又不是。是,是因为早期教父偶尔会把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死说成是司法意义上的。但也不是,是因为他们没有像改教家们一样把其放在主要位置上。对于早期教父来说,耶稣的死主要是宣告他胜过死与魔鬼。把代罪刑罚的救赎说成是教父们中心思考模式,甚至说成主要的,都不是特别恰当。然而,去否认这样的观点在早期教会里的存在也是有问题的。

教父们对于救赎本质的描述最美的地方可能是它的多面性。在十字架上,耶稣从魔鬼手中收回了它们窃取的,我们称为基督得胜(Christus Victor)。他以死来疗治我们的罪,我们称为基督医治(Christus Medicus)。他重造我们成为新的、更好的亚当,我们称为重建(Recapitulation)。他满足了罪的赎价,就是满足理论(Satisfaction Theory)。他代替罪人死,为他们付上罪的刑罚。代罪刑罚在教父时期的存在颇有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的的确确地构成了教父救赎理论的一部分。

我们接下来会看两部早期教会的作品:《致丟格那妥书》与《论道成肉身》。虽然我们还可以加上殉道者查士丁,凯撒利亚的尤西比乌,安伯罗修,奥古斯丁,大格列高利和其他许许多多的人,但当我们带着多面的眼光去看教父对于救恩的解读时,我们可以看到代罪刑罚只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甚至都不是主旋律。

致丟格那妥书

写于主后大约150年的致丟格那妥书被形容为早期基督教书信的明珠。在这封信里,不明身份的作者写信给一个不身份不明的年轻人,致丟格那妥,问及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为什么基督教现在才来到而不是之前。(《致丟格那妥书》1)作者给出的答复是耶稣要等到罪发酵之后再来救赎。人类需要知道罪的严重,去经历神的忍耐,以及领悟我们不能靠着自己进入神的国。这个想法很可能来自保罗(《致丟格那妥书》9.1;罗3:25-26;5:6;加4:4)接着作者写出了早期教会历史上关于救赎最深邃的声明:

除了那有义者,谁能遮盖我们的罪?除了神的儿子,我们这无法不虔之人可以借着谁来称义?哦!那甜美的交换。哦!神那难以理解的工作。哦!神那不可期的福分,就是那唯一有义者涵盖我们的不法之行,那唯一有义者称我们为义。(《致丟格那妥书》9.3-5)

“哦,那甜美的交换”。这几个字从解释代受刑罚的救赎发展到赞美。耶稣是我们的交换,他是那无罪的却为有罪的死。他的义与敬虔正是那不义与不敬虔之人所需要的。在这句之前,我们可以看到因为罪,“工价,就是惩罚与死亡,是我们的宿命”。神要求犯罪者必须受到惩罚,但因他的慈恩与忍耐,他用基督来代替我们偿还罪债。“那圣洁的换那不圣洁的,不朽的换那必腐的” (《致丟格那妥书》9.2)代受刑罚的救赎与称义两相交织,都是法律名词。神通过他儿子的代死把义赐给不敬虔的人。

但作者也在这些词里加入了自己的感恩与敬拜。耶稣基督的代死是甜美的。代受刑罚的救赎是伟大的交换,这是神那不可参透的工作,这应该让任何人都从心底发出敬拜。

亚他那修

大约150年之后,亚历山大的亚他那修(主后296-373)也给出了他对赎罪的思考。亚他那修被人铭记的原因是他在尼西亚公会上对正统基督教的坚定拥护。在与亚流派的对抗中,他以一己之力与整个世界搏斗,坚持耶稣完全的神性。他对亚流派的攻击写在了他的书《论道成肉身》之中。这本书解释了为什么神必须要成为肉身。

对亚他那修来说,赎罪与道成肉身是相辅相成的。耶稣成为肉身,因为我们需要他来代替我们战胜死亡。在解释的过程中,他不断地把基督代我们的死与我们的罪债联系起来。他写道:“所以取我与我们本质相同的身体,因为我们都在堕落之死的惩罚之中。他把自己交给死亡,好叫我们不必这样做,他把身体献给父”(《论道成肉身》8)罪带来的惩罚就是死,耶稣代替我们被交与死。

在论到道成肉身的目的是,亚他那修这样写道:

但是因为欠的债需要还清,还有因为这样的债所有人都要死……他把自己献出来代替所有人,让他的圣殿被死占有,好使我们首先得释放,从旧有的罪中解脱出来,从而显示出他比罪更强大的力量,让人知道他自己的身体作为所有人复活初熟的果子(《论道成肉身》20)

我们稍稍了解了下代受刑罚的救赎与基督得胜。耶稣死是为我们从罪里解脱出来,也让人知道他可以战胜死亡。虽然亚他那修经常把十字架说成是基督得胜,但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解读,那就是代受刑罚的救赎。

结论

早期教父救赎的教义还需要深入研究。很多福音派研究教父们,这是我们的遗产,既然研究,那有什么比研究代赎更有意义呢?我很希望去发现十字架的多面性。只要我们把代受刑罚的救赎放在十字架的基要位置上(正如圣经本身呈现的),其它的,如基督得胜,基督医治,都可以从对十字架的默想中得出。也可以使我们耶稣基督的死所成就的一切而感恩。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