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拥抱不同角色中的喜乐与牺牲 

Article
2020-09-22

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福音时的情景。藉着神的恩典,我得以心智澄明,清楚自己罪的结果,明白基督为赎我的罪付出何等代价。那些归信后的最初时刻,我无法想象自己对基督会有任何保留。我理解了许多其他基督徒所看到的:万王之王爱一个像我这样的罪人,谦卑虚己,成为人的样式,甚至以死来爱我(腓2:3-8)。我们乐意为祂做任何事。只要在主船上,就让我们成为基督伟大舰队里的下划手!

出于各种理由,这种热忱和本能的满足可能被偏爱个人舒适所掩盖。很快,神呼召我们服事的角色会由内而外转变,成为重担,而非祂要给的祝福。当我们考虑到神要求男人和女人在家庭和教会中不同角色上作出牺牲时,就能体会到这一点。我们并未拥抱这些角色和必要的牺牲,而是被动地退出,抱怨,甚至怨恨神。但是,当我们把镜头拉远,看我们蒙召成为基督徒的全景,以及我们所跟随的基督时,就当得到鼓励和教导。

我们应全然献上

很难想象有任何关系或环境不需要某种程度的牺牲。办公室里,我们必须为了公司的利益把自己的喜好放一边。马路上,我们必须退让和融入。运动队里,各人划分区域按位置比赛,但通常得分的只有一人。为一个比自身更伟大的目标而牺牲,已经深入我们的生活。

基督徒生命是一个牺牲的生命。使徒保罗告诉我们说,我们的生命要当作活祭(罗12:1)。耶稣自己说,若有人要跟从他,就当舍己(路9:23)。自我牺牲就刻在教会的门口。作为那为我们牺牲自己的主的跟随者,应以此塑造我们的生命。

讨论互补主义时,我们经常强调为了顺服神的话语,女性必须做出牺牲。确实是有要求的,例如,妻子要顺服丈夫的权柄(弗5:22-24)。

然而,我相信我们往往低估了丈夫必须作出的牺牲。在完成神给他的呼召时,我们必须考虑得更加仔细和全面。试想一下,如果丈夫和牧者真的要效法耶稣,他们必须表现出哪种类型的爱之权柄。他的爱之权柄发动,放下个人的权利,即便不舒适也要寻求事奉,牺牲自己的兴趣,带着谦卑,热忱地追求他所带领之人的圣洁。丈夫和牧者为了妻子和教会成员,必须遵循这个常规的带着祷告的实践。

想象一下,丈夫在特别劳累的一天后下班回家。头昏脑胀,筋疲力尽。将要进门时还想瘫到椅子上,逃离世界。但就在进门时,迎接他的是同样度过糟糕一天的妻子,还发现家庭账户上出现了重要财务问题。耶稣的爱之权柄在这里怎样运行呢?丈夫是要先顾自己,还是停下来牺牲自己?或者想象一位牧者,收到几周的坏消息之后,结束了讲道,想要消失。但是他不能。因为还有教会成员存有疑问;还有教会成员受着伤害。他的肉体在哀嚎,但基督的回响更大声。他是一个牧者领袖,正如耶稣那样,必须把自己放一边,喜乐地服事他人。一位丈夫、父亲,或牧者,如果想要效法耶稣带领别人,就总要为了他人的益处和神的荣耀而倾倒自己。

人总是高举领袖,但像耶稣这样的领袖花时间去收拾乱局,坚固身边的人。

当我们跟随耶稣时,就要全然献上。

顺服中应当喜乐 

虽然圣经的教导可能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但我们却不应陷入伤心沮丧。如果我们相信神的话,就不应对提给我们的要求感到尴尬。如果圣经是神的话,那就是祂对我们也为我们而出的美好话语。祂把这一切都赐给我们——所有的——为了祂的荣耀和我们的兴盛。

顺服神话语带来极大的赏赐(诗19:11)。神赐福给那些遵守祂话语,一心寻求祂的人(诗119:2)。耶稣说听见他的话就去行的,就像一个人盖房子把根基安在磐石上(路6:47-49)。他也提醒跟随者,藉着效法他爱的事奉,我们就有福了(约13:16)。雅各提醒我们,持守顺服,忠心行道的人必然得福(雅1:25)。

神给我们的角色和责任是艰难的。它们是反主流文化的。它们常常使我们感到不安。但它们却是有益的,是为了我们的益处。当我们完成神赐下的自我牺牲角色时,这种对圣经益处的执着委身应在我们里面产生喜乐。

我们藉着顺服神的话语来彰显基督  

但这有一个更加伟大的动机来拥抱神给我们的角色和操练:我们有机会彰显基督。毕竟,是耶稣自己甘愿顺服父神,担当神选民救赎者的角色。

因此,我们拥抱神按她旨意赐下的任何角色和责任。我们放下自己,接受神荣耀的无限价值和祂话语的益处。无论这意味着履行什么角色,或丈夫,或妻子,或长老,或支持成员,或温柔父母,或忠信朋友,或顺服公民,或是其他什么角色——都是一项伟大计划和特权的一部分,使我们得以彰显基督。

结论

当我们思想基督为我们所做的工作时,就能为自己服事神和他人找到充分的模式和动机。基督的福音为我们聚焦一切。当我们看到这一点,正如在基督里新生命的那些最初时刻,我们就很高兴有机会事奉祂,无论将要面对什么。


译:咸美燕;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Embracing the Joys and Sacrifices of Our Distinct Ro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