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直面非法性贩卖 : 健康教会九标志

V. 布道事工

直面非法性贩卖

Article
2016-10-02

原文标题与链接:Facing Up to Sex Trafficking

翻译:刘立君

 

 

非法性贩卖是魔鬼驱动的工作,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有。

金的故事

我满怀谨慎甚至有些不忍心来讲述这个十分具体真实的故事。 现年18岁的金(化名)从13岁起就就沦为妓女,在美国各地从事性交易。她所遭受的性虐待及侵犯数不胜数。 第一个对她施暴和强奸的是她的父亲,跟着是她的哥哥,然后是母亲的两个男友,以及继父。

她13岁就从家里跑出来,跟18岁的男友同居。但男友通过他的狐朋狗友把金引入妓女这个行当。她常受男友的虐待, 在14岁时又被卖给另一个皮条客。她被卖不久就怀孕。这个男人把婴孩交给自己的家庭,以至于金为了能见到自己的骨肉不得不继续在这个男人身边任其摆布。

在后面的几年里,她每晚都要接待嫖客。她曾被绑架、被折磨、并不止一次遭到死亡威胁。过去5年里,她遭受到成千个男女的虐待。在这之下,她常常被罪恶感、耻辱感及污秽感所缠绕,以至于经常想到自杀。但一想到自己无依无靠的女儿,自杀的想法才放下。

基督徒和教会应该如何关怀像金这样的女人呢? 把她领到非基督教的社会福利工作者那里,然后在其情况稳定后邀请她来教会?还是把她送到用宗教语言进行自尊恢复治疗的自由派教会?或者我们认为事不关己、耸耸肩走开呢?

如果上面的做法都不对,那以福音为中心的基督徒应当怎样把像金这样的妇女,领入到那充满盼望、医治及应许的耶稣基督福音呢?

人口贩卖:国境外及家门口的当代奴隶

很难过的是,像金这样的悲剧并不是个案。初次卖淫的平均年龄是12到14岁。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估计全国有超过30万儿童可能遭受性剥削,每年约199,000例未成年人被性侵犯的案件。

人口贩卖是全球最快速增长的犯罪产业。它包括招募、 运输、 窝藏,或任何对人以威胁、暴力、 胁迫、 诱拐、 欺诈或欺骗的方式剥削他们。

据联合国估计,每年有250万人被贩卖。 美国国务院的估计数目还要大很多: 全球约有1230 万成人及儿童处于“被强迫劳动、劳役及强迫卖淫”的境地。人口贩运剥夺受害者的人权和自由,威胁全球生命健康,并助长组织性犯罪。

人口贩卖的受害者被强迫劳动或遭受性剥削。性贩卖是最有利可图的人口贩卖的一种形式,涉及很多各种各样的性剥削,如卖淫、 色情作品、 贩卖新娘、 和营利性的儿童性虐待等。根据联合国统计, 全球每年性贩卖的交易量约有 320亿美元。大约95亿美元发生在美国 。大量外国妇女和儿童被贩运到美国遭受性剥削和强迫劳动,使得美国成为国际人口贩运的重要目的地国 。美国国务院估计,每年大约有 1.8 万外国人被贩运到美国。受害者来自亚洲、 拉丁美洲、 东欧及非洲。大多数这类妇女和儿童被迫从事按摩、 娼妓、 三陪,或脱衣舞表演。

性贩卖也发生在美国境内的公民身上。司法部估计每年有25万美国儿童处于被贩卖到性产业的风险。女孩沦为街头妓女的初始年龄平均只有12到14岁。

人口贩子们以爱、保护、财富、名牌衣服、靓车、高档夜总会等多重方式诱惑妇女和儿童,得手后强迫她们进入性产业 。皮条客们在不同城市游走,寻找容易捕获的妇女儿童作猎物 — 比如陷入孤独、 绝望,隔阂中的人。离家出走者、 无家可归的人,和寄养儿童是他们特别的目标。 通常这样的孩子为了躲避乱伦和其他形式的虐待而离家出走 。

一旦皮条客把受害者从她的家乡移到陌生的城市,他可以轻松地强迫她从妓。数以千计的儿童和妇女每年以这种方式成为受害者。

向被虏者宣告自由

我和太太几年来一直参与针对性贩卖受害者们的事工。 2009 年的夏天,我正结束在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学系专业从事对妇女暴力领域研究的教学生涯。我的妻子林赛当时的工作是性侵犯及家庭暴力受害者的专案经理。我们都深切关注着性侵犯和性贩卖的问题。

我们知道,很多教会并不了解、不能坦然面对或没有装备好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我们也知道很多教会正陷入行社会公义重于传福音的歧途。尽管如此,我们愿意在一个把打击性贩卖和性虐待当作福音事工自然衍生品(而不是其替代物)的地方进行服事。我们相信,无论在什么地方, 只要耶稣的福音被宣讲,生命将会被翻转,得医治,享自由。属灵被从罪的奴役下解救得自由释放的人, 会反过来给那些仍受束缚的人继续宣扬福音。

那年夏天我们接到马克.德里斯科尔(Mark Driscoll)的电话。他是西雅图火星山教会的创始牧师。华盛顿州因有多个大型的海运港口及5号州际公路作为重要的南北走廊而成为性贩运的温床。 复杂的犯罪网络把成千上万的人从世界各地偷偷地运进运出华盛顿州。西雅图本身是美国未成年卖淫的热门城市之一。火星山教会当时正要进行性虐待受害者的事工,同时对从事对抗性贩卖的事工也持开放的态度。接到邀请后,我和太太没有怎么犹豫就做了决定:我们要搬到西雅图。这不仅是因为西雅图是与性奴隶斗争的战略之地,我们也知道火星山教会是宣讲圣经、以基督为中心、以福音为根基的教会,所以这个重要的人道主义事工将会在把其作为宣讲福音所结果子的正确框架下运行。

在西雅图的新家安顿下来不久,我妻子和我写完了一本关于福音是性侵受害者盼望与医治的书《摆脱我的耻辱》(Rid of My Disgrace)。同样的时候,我们会见了教会里对站街妓女和童妓开创外展事工有兴趣的领袖和执事。

由火星山长老们授权并由一位执事带领,我们成立了REST(休息,也是“真正摆脱性交易”的英文缩写)事工。教会成员组成的志愿者团队经过训练后晚上就走到街头,与站街的女人和女孩们交谈,提供实际的帮助,并邀请她们到教会。我们的团队并不是立即发起传福音或救援的尝试,而是学习了解这些经常陷入胁迫、依赖和不信任中的这群人。 这种方法旨在建立相互间的关系和信任,并最终带来真正提供帮助及分享福音的机会。

REST组织女性志愿者去访问已知的跟踪区域、 脱衣舞俱乐部、 按摩店和比基尼咖啡吧(在西雅图越来越多)。 严格来说,这些场所并不提供卖淫,但它们是通往更严重形式的性剥削和性虐待的门户。 REST建立了很多团队,有的去少年拘留中心组织每周查经接触高危女孩,有的去帮助及辅导想买春的男人,我们也有祷告团队来支持这场战役。

这些初始努力的结果非常鼓舞人心︰ 许多妇女和女孩逃离了虎口,连接到教会,把生命交给耶稣。 她们中的一些人立即投入REST的服事,帮助其他人逃避性交易。然而也有另外一些人的例子向我们表明,在经历了那么高压的情感和心理控制之后,离开皮条客多么困难。

2011 年底我们教会决定把REST剥离出来成立独立的 501(c)(3)非营利组织,目的是可以邀请火星山之外的教会和基督徒一起参与。这样众教会就不会互相竞争,而是形成更大的资源池彼此同工。 火星山教会的领袖及成员继续在董事会及外展活动中服事,但这个体制上的划分使得REST可以从其它来源筹集资金,并在与其它教会及合适的世俗机构合作时更加容易。我们现在有计划扩大外展团队,及建造临时住房以帮助从性交易逃出来正在过渡转型期的女孩们。

清洁的虔诚

从历史上看,基督教会针对贫穷、受压迫、边缘化的那些“底层人士“ 的典范式的爱和牺牲式的服侍已经广被人知了。 这种服侍极大地为福音辩护。4 世纪的教会提供了一个例子︰

在[皇帝] 朱利安试图在罗马帝国重建希腊宗教时,他指示希腊教的大祭司,要模仿基督教如何关怀陌生人。他把基督教称为”无神论者”,他问道,” 无神论者人数增加主要靠他们对陌生人乐善好施,照顾死者的坟墓和假装生命圣洁 - 你们难道看不到吗?” 因此,他指示祭师在每个城市为贫困的陌生人建立旅馆,并给穷人、陌生人和乞丐分发玉米与酒。”现在犹太人都不需要乞讨,不敬虔的加利利人[基督徒]不仅支援自己的穷人,还援助我们的,所有人都看到我们对自己人照顾不周,这真是丢脸。要教导那些信希腊教的人要多为这种公共服务做贡献”。

同样,在更近的历史上,第十八和十九世纪的基督徒领导了废除奴隶制,再次为基督教信仰带来有力的辩护,也明显体现了耶稣向被虏的宣告自由的使命。现代奴隶制以性贩卖这一令人发指的形式在增长,但对我们来说也是另一个机会把福音带到那些最有需要的人,把边缘化和受压迫的人带进以耶稣为中心的社群,并把福音翻转人生命的能力彰显给观望的世人。

此外,通过关心易受伤害的妇女和儿童来对我们社区中的这一流行病有所应对,是教会操练雅各所要求的“清洁的虔诚”(雅1:27)的一种方式。

教会及个人对抗性贩运的六个方式

许多教会或许没有资源开创类似REST的事工。但仍旧有许多方式可以做。下面是教会及个人对抗性贩运的六个方式:

后记:继续金的故事

在接触了REST志愿者后,金开始来到火星山教会并连接到健康的社群。REST为她提供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居住,在那里她开始医治的过程。虽然她后来很挣扎于断断续续重抄旧业,但她终于第一次在耶稣那里寻到了自由与盼望。她现在积极参与帮助那些被困在色情行业的女孩子,并与她们分享耶稣的好消息和福音带来的自由。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