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美国基督徒如何帮助赞比亚基督徒

Article
2016-01-31

原文标题与链接:How American Christians Can Help Christians in Zambia

翻译:张巍巍

 

 

编者按:美国基督徒已提供赞比亚基督徒很多帮助,为此我们深深地感激。当我们看到永恒中的教会,毫无疑问美国教会对宣教的贡献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的贡献都要杰出,就像珠穆朗玛峰一样。

非洲成为从美国教会输出的宣教最大的受益者。

所以,如果这篇文章听起来有点消极,不应被看作是缺乏感激之情。相反,九标志邀请我呈现一位受益者的视角,这位受益者想帮助美国基督徒确保他们的帮助是更有效的。

1)学习赞比亚的文化

对我来说,美国基督徒似乎最好从更好地帮助赞比亚基督徒,花时间明白非洲或赞比亚的文化开始。当保罗说,“向律法以下的人,我就作律法以下的人……向没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没有律法的人……(林前9:20,21),至少我们可以说他们花时间理解不同文化的人们如何思考赢得他们归向基督。

不幸的是,我们已有太多好意的美国人,他们一下飞机就想纠正他们看到的每一件事。他们没有意识到通过CNN向美国人呈现的关于非洲的耸人听闻的观念是肤浅的。在这里有效服侍之前,一个人需要在赞比亚的土地上生活一段时间,观察和咨询组成非洲文化的前设问题。

文章篇幅使我无法将这个功课应用到谦逊、体面和礼节等广泛领域,尤其在短期宣教旅途中,当美国年轻人被差派到赞比亚,我们经常为你们脸红。

然而,让我再多说一点其他领域。像大多数的非洲人,赞比亚人极少想触怒其他人。所以,当一个美国人呼吁他的听众要重复一个认罪的祷告,许多赞比亚人答应做这些,只是出于不冒犯他的意愿。被欺骗的布道者回到美国做热情洋溢的报告,说他在非洲土地留下许多的归信者。但事实是,他坐上飞机穿过大西洋还比不上他的“归信者”回到他们罪中的生活快呢。他们完全没有悔改归信!

2)赞比亚教会的合作伙伴

美国基督徒也应该意识到,赞比亚宣教开疆拓土的阶段大体上已经结束了。耶稣基督的教会已稳固地根植于此。因此,美国基督徒不应该行他们所有在美国的计划,或者通过差派宣教士到赞比亚,努力做所有的宣教事工。相反,他们应该咨询本土的赞比亚教会领袖,与他们一同制定计划。一旦这样做了,显然我们最大的需要不是更多从西方来的宣教士,而是挑战我们差派自己的宣教士(也许透过你们的支持),。

我并不是说西方宣教士没有必要在赞比亚。我们需要更多的帮助!我是说,如果你和本土教会的领袖一起计划,重点当然会转变。派遣一个西方宣教士和他们的家庭并一直呆在赞比亚,比支持一个本土宣教士在他本民族的人当中宣教,多花十倍的代价。所以,甚至从做管家的角度来看如何使用主的资源,现在的重点也需要改变。

3)展示圣经的牧师职分

来到赞比亚的西方基督徒宣教士有很好的榜样,普遍尊重他们个人和家庭生活。在这两个领域,我们看到他们和西方世界的非基督徒之间清楚的区别。

然而,在为什地方教会这件事上,我们没有看到任何不同。他们的教会参加聚会的人数很少。他们没有加入当地教会。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什一奉献给到了哪里。他们没有参与任何本地教会的事工(除了他们被请去讲道),等等。

结果,我们年轻的职场基督徒相信基督教是很“开明”的。他们也以与教会非常松散的关系告终。我真的认为这是当今西方宣教士在赞比亚的致命弱点。他们不是圣经式牧师的好榜样!

我们需要找到一条路,西方宣教士可以维持与差派的母教会的关系,与此同时,向当地教会展现出合乎圣经的责任,就是他们服侍的教会,以致于他们可以在这个地区成为很好的榜样,他们可以赢得当地居民归向基督。

4)确保在基督身体里的平等

如果美国基督徒真打算去帮助赞比亚的基督徒,另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方面是,你的书运到大西洋的这边所花的价格。只需用一条胳膊和一条腿!

圣经原则是“多收的也没有余,少收的也没有缺”(林后8:15)。这当然不是现在正发生的事。当书籍被用于事奉时,它是无价的,赞比亚的牧师和美国的牧师同样需要书。然而两方牧师的收入是有差异的,对于普通的赞比亚牧师来说,运输费用和书太贵了。

我不想对出版社不公正,要求他们把价格降到一个地步,以至于他们都活不下去。我所说的是,需要实行圣经里基督肢体平等的原则,。基督徒书籍出版不只是一种商业模式,而且是真正面对普世基督教会的属灵事工。

5)与美国主要的,最糟糕的属灵传播抗争

结尾,我想知道是否改革宗和保守的美国基督徒意识到灵恩派成功神学的福音是美国带给我们的主要的属灵输出。在赞比亚,唯一全天候免费的电视频道是三一广播网。这是你们带给我们最无益处的东西!

结果,如今占据赞比亚教会讲台的讲道都是像约珥·奥斯丁这样类型的人。讲道很快变成无非是激情的演说。在成功神学导致无可挽回的破坏之前,改革宗和保守的美国基督徒需要做更多对赞比亚教会有帮助的事,。

一些人恰当地问道:“为何假教导总是先于真理的教训来到我们国家?”因此,我希望这篇文章的读者愿意不只是坐在这里,而是真正的做一些事。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