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福音机构的事工是如何脱轨的

Article
2016-06-19

原文标题与链接:How Parachurch Ministries Go Off the Rails

翻译:邢凌

 

 

古语说,通往地狱之路,常由善意铺就。在福音派圈子,也可以说,这条地狱之路是由那些开始很好,后来脱轨的各种福音机构铺成的。缘何至此?

福音机构的事工为何会脱轨?

首先声明,福音机构不能对神学衰落负全责。在教会史上,有很多教会一度兴旺敬虔,后来却不再有圣经或基督徒的影子,变得死气沉沉。悖逆和偏行己路是人堕落后的本性,没有任何组织或机构于此能有免疫。

其次要说,虽然圣经上没有关于福音机构的任何记述,也并不意味着福音机构就是违背圣经、大错特错的。我自己就在一个福音机构工作,这是一个不具任何宗派标准,不向任何一家正式教会汇报的长老会神学院,我并不认为自己在这里工作是犯罪。我也为一些福音机构的出版社写文章,并且(极偶尔地)在福音机构的一些场合讲话。我不认为自己在这些事上违背了神的话语。

基于以上两点,我仍必须要说,我实在认为福音机构普遍具有两个缺陷且固有不稳定性:它们是联合行动,它们通常没有责任体系。

福音机构是联合行动

联合行动在根本上总是求同存异。所以,在福音派圈子,很多福音机构声称接受三位一体,道成肉身,圣经的权威,因信称义,重生的必要。但是其他问题——圣餐,教会治理的本质,甚或预定论和圣徒坚忍——都被当作和机构任务不甚相关而搁置一旁。

如果谨记“福音机构不是教会”,那么这种搁置也不是问题。福音机构做的不是教会做的事情,在机构同工的心中和生命中,它也不应替代教会。换言之,福音机构须有自我认识和严格的界限感。福音机构只是以从属和相对次要的方式服事教会而存在的。对于出版社和神学院来说,这或许构不成什么危险,但对于提供类似于教会敬拜,如讲道之类服事的机构而言,这就是一个随时随地的危险了。

因此,每当有教会带领人开始以某福音机构带领人的身份,而不是教会带领人的身份为人所知所时,我都会深感不安。这在基督徒公众中产生一个混乱的形像,就是教会和福音机构边界模糊,甚至更糟,福音机构被当成是有真行动和充满兴奋的地方。显然,如此一来,教会被赋予的角色就变得次要了,降格为二等甚至三等地位,相较于按照教义阐释所赋予各个教会和宗派应有的地位和作用而言。基督徒公众会随之认为教会原有的特征(distinctives)都成了真福音事工的障碍,认为福音机构做这方面的工作比教会更出色。

同样令人忧虑的是,当教会的传承——教义或牧养方面的——被丢弃之后,剩下的即是不稳固的教义杂烩。首先,当某些教义被忽略,问题就会紧跟而来。以洗礼为例:基督徒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尽相同,承认这一点并不影响我们在团契里相交或同仇敌忾,同样并不让我们认为这个问题不重要。任何认为洗礼无足轻重的人都没有严肃对待圣经教导。再者,一旦诸如洗礼这样的问题被轻忽,所有相关的教义都会遭到置换和削弱。当然,涉及到拣选和赎罪这些问题时,情况只会更糟。

所以,福音机构的事工之所以会脱轨的一个原因就是它们创造的文化,亦即一个非教会群体凭己意从历代信仰告白中选取一些又丢弃一些的结果。前面说过,视某机构的任务而言这种搁置或许无关大局,比如说这是一个专注于制作反堕胎材料的机构。可是如果这个机构专注于讲道或更宽泛的教导,那它明显是先天不足的。正因如此,我所在的学校,尽管也是福音机构,要求所有教员签名接受一个教会文献(威斯敏斯特准则),并且要在公开认信的长老会或改革宗教会担任职务。学校里没有哪位理事,行政人员或老师想去解析教会的信仰告白,挑选一些来接受。我们接受全部。这个体系虽非完美,但好过许多。

福音机构鲜有合适的负责体系

福音机构会偏离正轨的第二个原因是它们鲜有合适的负责体系。新约明确说了被任命的信仰监督应该是长老,因其品行、能力和声誉被专门挑选出来的男子,他们承担特殊的职责护卫教会的信仰和实践。福音机构没有这种符合圣经的有效结构,他们中很多人也不曾思想过这种负责制对维持正统的必要。而且,他们的管理者经常是自我任命的,或者是由有钱人担任,又或者是那些愿意干的人担任。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我所在的学校一直力图在信仰告白,教员,管理结构上尽可能地接近教会。但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是特例而不是常例。许多具有广泛联合性的福音机构认为 他们是服务教会的,但在信仰告白或结构上却和教会毫不相似。这些福音机构彰显的往往是他们的领袖和同工,不是教会。这酝酿的是灾难,也至少部分地解释了为什么很多类似机构的种种观念都是肤浅且短命的。

前面我已指出,有一点是令我深感不安的,就是有些教会带领人将他们所在的福音机构置于他们的教会之前。没有任何牧师或长老该如此忽略其教会职责。当然,团结其他基督徒,把信徒在基督里的同一显现出来,这的确是可赞的念头。但是我们经常忘记,普世教会合一行动是教会的任务,不是个人或福音机构的任务。

最后,我很高兴在福音机构神学院工作,因为我所在的神学院总是竭力在教义和结构上对教会负责。并且,我很乐于为福音机构撰文或写书,以助其传播好的基督教文献。很感恩这两种福音机构在教会问题上不大会出错。然而,大家看得出,有一些福音机构有意无意地试图取代教会或者比教会显得更重要,若要跟这些福音机构发生关系,我将深感踌躇。一旦某团体开始为传道和敬拜提供环境,我们就有潜在的问题了;长期以往,这种供应配备极可能导致灾难。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