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我曾是一个相信福音但不传讲福音的牧师

Article
2020-09-29

身为一个牧师,我很多年都没有向我的会众传讲福音。这是怎么一回事?让我从头说起。

时间倒回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期。在宾夕法尼亚州西部的一个叫迪布瓦的小镇上,一位热情的年轻人正站在台球桌上向我的父亲和他的朋友们传福音。我父亲青少年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台球厅里,他在那里抽烟、输钱。他在一个自由派的主流教会长大。我的父亲从未听过福音,直到那个勇敢的年轻人站在台球桌上宣告“基督为不义的人死了。”

虽然没有人立刻信主,但是这信息清楚地传达了十字架的信息。这个年轻人在二战中牺牲了,他未曾有机会看到他所作的工结的果实。但是战后不久,神拯救了我新婚的父母——我父亲余生都很感激那个将救赎恩典的信息传讲给他的年轻人。我父亲的余生都信靠福音。他是一个排名前40的电台主播。他每天都以如下话语结束他的节目,“我是查尔斯·亚契·摩尔,你的乡村亲戚,我们再会,我也鼓励你信靠耶稣基督和祂的宝血。”他从未以福音为耻,他总是以在讲道中提到“耶稣基督的宝血”的次数来评测一个牧师的能力。

时间推进到1961年。我在我外祖母葬礼的那一天出生。在她的葬礼上,同样的福音被传讲,我的舅舅信主了。这些都说明在我出生以前福音就在我家里处于中心的地位。我如此说不是为了炫耀,而是为了表明神恩待我,让我成长在一个以福音为先的家庭中。最终,在我听了无数遍福音之后,神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拯救了我,圣灵让我重生,给了我悔改的心和救赎的信心。

我在大学期间活跃在一个校园事工里,我积极地给别人传福音。1984年,我从乔治亚大学毕业,两天之后我开始了第一份事工工作。我是一个充满热情的青少年事工带领者,我传福音的努力表明我完全信靠福音是神拯救的大能。虽然我当时的神学思想是决志主义的,但是我对那些青少年的负担是热切而真实的。

感谢主,在那段时期我的神学有很大的转变。改革宗的救赎论抓住了我的心,并且我仍然热切地想要传福音。之后,我取得了神学硕士学位,成为了纽约州贝赛市北岸浸信会的牧师。如果你去听我1984至2005年间的讲道(我强烈不建议你花时间在这上面)你会发现我每一次的讲道都对非信徒传讲了福音。福音伴随着我的成长,我相信福音,我也传讲了福音!

但是,我的讲道和我的服侍是不一致的。我的讲道中总是有一个部分是针对慕道友的。我清楚地向他们传讲信靠基督才有永生。我也清楚地讲明神的仇敌。我的每一次讲道中都有福音,但是有一个问题:我的福音信息只局限于针对慕道友。当我完成关于救赎的信息后,我讲道的剩余部分是给信徒的。我讲道中关于属灵成长的部分或许在经文上是正确的,但是几乎总是基于道德主义或是律法主义。

怎么会这样?在我的世界观中,福音是给未得救之人的——并且只是给未得救之人的。基督徒生活每日实际的应用是针对长长的任务清单,并且经常充满了罪疚和羞耻感。我的讲道,总是包含着一个“来耶稣这里得拯救”的广告,但是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关注行为,并且以经文来支持我的讲道。这非常遗憾,因为我不明白福音是给非信徒和信徒的,是给传福音工作也是给成圣的。

我并不是有意向圣徒们保留福音,我只是不明白福音也是给信徒的。新约如此明显地表明这一点,我怎么就忽视了呢?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但是,就好似我如何发现恩典的教义,当神凭着祂的权能向我显现这些事情时,我忽然就在圣经中得以看见。就好像有人半夜偷走我的圣经并在每一页中插入了支持“救恩是从神而来的”的经文。同样的,我得以认识到福音也是给得救之人的,这也是一个极大的启示。讽刺的是,很多明确地指出基督徒也需要福音的经文正是我小时候所背读过的。因此,教导经文的含义和教导经文的字面意思一样重要。

说到途径,神让我得看见的途径是使用我对于学习植堂的渴望。2005年,我和一些主权恩典教会的弟兄熟悉起来。我当时对他们的事工知之甚少。我注意到他们的敬拜音乐很好,他们在植堂方面也很有果效。在2006年四月,我怀着学习我们教会如何能在纽约市更加有效植堂的目标,参加了一个牧师特会。我的目标是好的,但是神对我有更加回到信仰基础的计划。

在那时,我不是很擅长带领教会植堂工作,遗憾的是,那个特会也没有提高我的能力。直到今日,十五年过去了,我还是不擅长植堂。但是,我在那个特会上接触到了更加有价值的事情,那就是福音在神子民的生活中是第一重要的,经文明确得教导了这一点。当时,来自威斯康星州布里斯托市的迈克·布摩尔牧师有一场讲道,名为“福音的中心位置”。这篇讲道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生命。C.J.马哈尼有一本橘黄色的小书,名为《以十架为中心的生活》,这本书强调了我在那个特会上学习到的所有内容。毕哲思的杰作《真实生活中的福音》(The Gospel for Real Life)也进一步地帮助了我。

我仍记得当神的话语光照我时所带来的震撼。这些改变了我思想和讲道的真理也给我的心和事工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当我看到我的救赎者基督为我受难,并且为了我的称义而复活,我在基督里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被此定义,我的心中充满了喜乐,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这种感觉。这个真理一直都在我眼前,只是我从未看见。

我说的一切都可以简单地从读经中看到。不需要特殊的解码我们就能看见福音是给重生之人的。荣耀的福音深入到一个人生活的所有方面。强调福音会自动地给灵魂带来对罪更深的认识和更甜蜜的释放。我一直以来都生活在律法主义和依靠行为的价值体系中。在我的神学中,“恩典”的概念总是带着对律法的侧重而影响我的称义。我现在仍相信律法的作用!但直到我看到福音是如何充满基督徒生活,我才能在每日的生活中应用“恩典”。与基督受难真理的结合根本地改变了我生活、教导和服侍的方式。

当我向我的会众教导我对福音新的看见时,他们立刻充满喜乐地接受了。没有人反对福音是第一重要的。十五年后的今天,我很高兴能写下这篇文章,并且回忆神是如何用这些荣耀的真理来触碰我的心。

让我来引用几句经文作为例子来表现福音是如何指导我的思想、讲道和生活。

奉献:“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他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林后8:9)

服侍:“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可10:45)

婚姻:“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

纯洁:“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林前6:20)

饶恕:“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弗4:32)

虽然现在听起来很奇怪,但是就像我在最开始所说的,我曾是一个很多年都没有向我的会众传讲福音的牧师。

直到今日,我每周(有时每天)都挣扎于保持把基督和祂的福音放在我讲道和服侍的最高位置。保罗对哥林多信徒的话常常给我及时的提醒:“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这福音你们也领受了,又靠着站立得住。”(林前15:1)

为什么使徒保罗需要提醒人们他们已经知道的呢?为什么他需要向这些已经得救的人强调对他们最为重要的福音呢?因为福音不仅仅是我们得救的方法,也是我们过这一生所应遵行的。

歌罗西书2章6节说到,“你们既然接受了主基督耶稣,就当遵他而行。

我一直都知道这句经文,但是我并不真正明白这句经文!

我们如何接受基督?通过福音!同样的,我们也要遵行福音。

审视你的生活、事工和讲道。基督受难的信息是否在你的身上体现?我自己需要常常如此问自己。希望被恩典充满且被圣灵带领的自我审视会让你定睛在十架上。并且,希望这真理也会给你带来喜乐。


译:张梦婷;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I Was A Gospel-Believing Preacher Who Didn’t Preach the Gosp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