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我耗尽——我退下“

Article
2018-11-13

原文标题与链接:“I Was Burnt Out—And I Stepped Away”

翻译:梁曙东

 

这不会是我们教会一次典型的教会成员会议。我知道这一点,两年前植堂以来我就与他们一起服侍的两位牧师布莱恩和弗兰克也知道这一点。但我们这家刚刚成立的教会,只有几个会众晓得我准备要做的宣告。这是我辞职,在我帮助植堂建立的教会不再担任长老的日子。虽然几个月前,我已经对我做的这决定有了平安,但我知道这对教会里的一些人来说会是震惊的消息。

但首先我们做了在教会成员会议上通常做的事。我们祷告,我们齐声诵读我们的教会盟约。我们欢喜投票接纳新成员,接受离开前往其他地方服侍神的成员的终止成员身份申请。我们还处理了其他教会事务。

然后时候到了:“现在,林帅有事要宣告。”

我走到麦克风前,衣服披在肩上,思想混乱,发抖的手紧紧抓住预备好的声明。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但不想用多余的开场白错误定调,我就只是低头看着纸上写的,开始读:

“各位复活基督团契教会的成员,

彼得前书5:1-4说: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我想请你们留意第二节的一句话:‘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

这一节经文这部分的意思,就是作长老,是一个人应欢喜自愿做的事,而不是仅仅出于义务。清教徒作者马太亨利解释这节经文的时候说,

‘你必须履行这些本分,不是出于强迫,不是因为你必须这样做,不是受民事当局的强制,或惧怕或羞耻的强迫,而是出于甘愿的心,欢喜做这工作。’

到现在,这经文已经在我心里回响好一段时间。虽然我肯定深爱这家教会,享受与其他长老一道服侍,但最近两年半的时间已经让我和我的家人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在这一切当中,我发现自己纠结于我自己与主耶稣关系的低落,对教牧事工极多的工作越来越缺乏喜乐。换言之,‘出于甘愿的心,欢喜做这工作,’并不是我最近的经历。”

我是如何发展到这地步的?有一些因素起作用,让我最后变成当时的样子。要实现这篇文章的目的,我就要像任何好的浸信会讲道人应当做的那样,指出三点。

工作/家庭不平衡

迈克·麦金利(Mike McKinley)以他特有的幽默,凸显出复兴教会的挑战,他写了一本书,书名特棒:《教会植堂是软弱无能之辈的工作》。虽然植堂带来许多喜乐,但任何曾做过这件工作的人都知道,这是极其艰难,并不适合容易灰心的人。

除了植堂常见的挑战——筹款,找聚会地方,等等,我的家人还面对似乎是无休止的试炼。为了让大家看到一些前后脉络,以下是从我们从植堂建立复活基督团契教会那一年开始简短、作了调整的时间发展线索。

  • 2010年5月,我们最小的儿子以斯拉出生,这让我的妻子布莱尔和我有了三个孩子,年龄三岁和以下。
  • 2015年6月,从北弗吉尼亚州搬到费城,预备在9月开始植堂。
  • 2015年7月,我打开楼上淋浴水龙头,水开始通过天花板的灯具如雨倾注而下,我们的客厅成了喷水乐园。
  • 2015年9月,复活基督团契举行第一次聚会。
  • 2015年10月,这一次我们家的地下室被水淹了。
  • 2015年10月,全家开车出外的时候,我们撞上了一头鹿,我们的车全毁。感恩的是,神保守了我们的性命。
  • 2015年11月,布莱尔第一次因着这事故突发急性焦虑症,这让我们第一次去医院急救急症室,开始了一段艰难、常常令人灰心的旅程,几乎三年之后,一直到今天布莱尔还要面对各样健康问题。

这仅仅是头六个月发生的情况。随着我妻子的状况恶化,我纠结于我没有能力在上班时就完成工作,好使我回家的时候能全时间陪伴她。一家新教会的需求众多,但我妻子需要我照顾。她需要我承担更多责任,抚养我们三个年幼的孩子,因为她越来越难照顾他们。我开始觉得我的生活就像绑在跑步机上,速度调得尽可能最快,角度尽可能陡峭。教牧事工开始让我觉得更像一种负担,而不是一种喜乐,这导致下一个因素。

全职侍奉出人预料的挑战

过去我总是想,理想的状况就是作全职牧师。我指的是,受薪研究神的话语,牧养祂的百姓,谁不愿意报名这样做?

不幸的是,我任职的时候,我有罪的心连同我一道上路。我从未预见到自己会体会到的挑战,就是星期六晚上在办公室预备讲道,或教导成员课程,或主持长老会议——与此同时,我最想要的,而是在家与我家人在一起。

太过经常的是,让我继续前进的念头不是“为了神的荣耀服侍”,而是“这是我的工作,我需要做这工作养家”,这让我感觉内疚,羞耻和不属灵。我的生计与我的事工联系在一起,这开始让我的心和我心的动机发生了一些怪事,到了一个地步,正是几年前我欢天喜地决定要做的事,却开始让我感到害怕。我讨厌这状况。当我有这感受的时候,我讨厌这一点。这一切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不断在我思想里重放。我真是苦啊。

不高兴的牧师

说到底,我成了一位不高兴的牧师。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肯定有许多喜乐和许多事情,是我今天依然为此感恩的。首先,我们这了不起的会众,由来自不同种族和辈分的亲爱弟兄姊妹组成,因着对救主和祂荣耀共同的爱联合在一起。能牧养复活基督团契的圣徒,即使只是一段时间,我把这看作是我的荣耀。

我和其他长老详细讨论我的难处,他们对我非常有帮助,为我祷告,迁就我。随着我妻子的状况进入第二年,情况变得更清楚,也许这是长期的情况,需要我陪伴,随叫随到,而只要我还是投身全职教牧侍奉,我就看不到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除此以外,我不想继续作一位牧师进行服侍,如果这意味着我要经常“忧愁”,忘记“要常常喜乐”。最后,我清楚认识到,我不再羡慕作一位监督,而圣经认定这是一个人担任这职分的先决条件(提前3:1)。

到了这时,我知道我需要辞职。所有反对辞职的论据——“人会怎么想?”“我们经济上的支持者会怎么办?”“这会让人难堪”——更多证明我是惧怕人,我自己骄傲,而不是荣耀神。我知道这会是一种尴尬的过渡:曾经与我同作长老的人,现在要作我的牧师,我只是在我帮助植堂建立起来的教会作一位成员。但我想,当一位高高兴兴的教会成员,要比当一位没有喜乐的牧师要强。

新的开始

靠着神的恩典,我们开完了那一次成员会。虽然人多多流泪,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会众却非常支持和鼓励我。一年过去,现在回头看,我可以毫无疑问地说,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更多陪伴家人,这给了我帮助。我回到从前艺术家和作家的工作,经历极大的喜乐。

我仍有机会时不时讲道,在教会里用其他方式服侍。如果主和复活基督团契教会的圣徒要我有一天作为一位平信徒长老回来,我不会排除这可能。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已经得了极大的安慰,知道我的身份并不是一位牧师,而是一位通过耶稣基督赎罪工作,靠恩典得救的罪人。这一点已经远远足够。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