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缺乏喜乐的牧师妻子们的喜乐

Article
2020-09-24

一位年轻牧师的妻子坐在我对面流着泪,她想知道拖着三个小孩如何能和丈夫配搭事工。她有神学头脑,对姐妹又有负担,但是两个宝宝在过去的几年里“拖累”了她,而现在她还怀着第三个孩子。

我依旧记得我和丈夫搭档但是又得追着孩子跑的那段日子。在我还是一个年轻的助理牧师的妻子时,我问一位年长且智慧的姐妹,如何能在聚会后,在被又累又饿的孩子缠着的同时,还能在属灵上激励他人。她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并没有太多建议,只说了一句:“有时候你只要回家就行”。

牧师妻子常常觉得,相比丈夫在永恒里有意义的工作,自己所做的微不足道。拖累牧师妻子的,并不只有小孩子。慢性病的疼痛、悖逆的青少年,或是生病的父母都能耗干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我们也许只是内向,需要有时间独处,整理自己的思绪。我们的丈夫专职地在查考圣经、研究神学、讲道、训练门徒、分享福音等等。而我们在做什么?在我们的待办事项清单上似乎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几年前,我们家在苏格兰高地待了一周。我们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子穿过起伏的山丘一路驶向西岸。景色本应美得令人窒息,然而我们却因迷雾无法看清。有三个坐不住的孩子在车子后面喊饿,我们觉得这趟车程永远不会结束。一个人能在争吵和抱怨中听几遍猫头鹰城市乐队的《萤火虫》?然而当我们登上一座小山,迷雾散去,我们看到两座翠绿的高山中嵌着一汪深绿色湖泊。明紫色的石南与蓟花衬托着深浅不一的绿色,点缀着青葱的悬崖。我们停下车目瞪口呆地看着景色,赶着咬人的蠓虫,接着重新上路享受着这创造的艺术。我们要做的只是到达那个能看清美景的地方。

牧师妻子的生活也可能像那样。我们处在一个视野狭隘的地方。我们无法看清神是如何使用我们日常的辛劳。我们的服侍不是那么做在人前,常常不被注意,有时候也不被感激。我们必须跋山涉水穿过迷雾到达一块高地,才能够看到更大的图景。我们的服侍远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微不足道,而是每天与我们丈夫配搭一起做成那荣美的事工。

圣经把婚姻描述为彼此联合的。从一开始,就造男造女,让他们生养众多在地上遍满神的形象,一起管理照料祂的受造界(创1:27-28)。丈夫与妻子比任何商业上的伙伴关系都要更亲密,因为“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的了”。(太19:6)

当然,牧师的独特职责是太太们无法履行的。牧师被呼召照看神托付给他们的羊群,向他们传讲、教导圣经。但如果你的丈夫蒙召成为牧师,那你也蒙召成为牧师的妻子。虽然圣经上没有关于牧师妻子角色的描述,你却被呼召作他的“帮助者” (创2:18)。当你为他做饭、照顾家庭和孩子, 你就在帮他开展事工。保罗教导“在主里,女也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林前11:11)。你丈夫并不是独立于你之外做传道和教导的工作。当他培养领袖,与不信者分享福音,或在他照看群羊时,你是他所有的工作中完全的搭档。

如果你陷入不能看到自己服侍重要性的困境,请你登上山顶,看一看你丈夫的工作。他所结出的果实也是你服侍的果实。

话语的宣讲

明天,我将坐在下面听我的丈夫讲道,在敬拜中被坚固,因着神的话被宣讲而欢欣。当福音被传出去,它所扶持鼓励的不仅是我,还有所有圣徒。有什么能比神的话语坚固教会,坚固这“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更令人兴奋的呢? (提前3:15)

一直以来,我与我的丈夫在这荣耀的工作中彼此配搭。我为他做一日三餐;接送儿子上学放学,并且在中途购置生活用品;当有人上门时,替他挡下、处理他没有时间回答的问题;甚至洗叠熨他的衣服。这些都是生活中的琐事,但总得有人来做。与此同时,他可以准备他的讲道。

讲道是牧师最重要的工作。保罗吩咐提摩太说:

我在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 。”(提后4:1-2)

请留心保罗叮嘱里的紧迫感。他诉诸和基督的同在、和将来的审判。传道人在等待耶稣再来时要努力推进基督的国度。尽管随时预备自己、责备、警戒、劝勉及耐心教导都是提摩太主要任务的不可或缺的部分,但居于保罗所列清单首位的乃是讲道。这是一项多么无可比拟的职责啊!

所以,姐妹们,因你丈夫传讲神的话语而欢欣吧。为他祷告!(请看Erin Wheeler这篇关于祷告的文章)。你们要喜乐地照顾孩子、处理挡下可能对丈夫造成干扰的事务、给予他时间、在身体所需上供应他,使他能够“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而且,尤为重要的是,你要鼓励他!你要告诉他你有多么喜乐,当他清晰显明福音的荣美的时候。要让他具体地知道你怎样从他所引出的应用中得益处。这样做就能激励他们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脚挺起来,继续那些服侍中艰难的工作。想象一下,我们好比马拉松赛道边上的人。当参赛者经过时,我们就能递给他一瓶凉水,为他加油鼓劲。

兴起领袖

苏珊娜·司布真(Susanna Spurgeon)是一位为他丈夫的讲道而喜乐欢畅的牧师妻子。在丈夫培养领袖时,她也同样喜乐。司布真曾影响了不计其数的牧师和神学生。他创办了一所牧者学院,并负责督导成千上百的福音讲员的训练工作。他每周五下午的演讲,最后被集结成《注意!牧者们》一书。苏珊娜为丈夫的培训事工激动不已,以致于她从家庭预算中省下了一笔钱购买此书送给那些买不起书的穷牧师。她的“书籍基金”的规模不断扩大,最终募集到数千英镑,为全英格兰及其他地区输送了纯正的神学书籍及期刊。透过苏珊娜的工作,牧师们得到更好的装备来宣讲神的话语。这一切都始于她为丈夫的培训事工感到喜乐,而最终的结果乃是在历史中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遗产,使基于圣经的教导、纯正的神学得以长久地影响教会。

牧师的妻子需要以长远的眼光看待教会。每一位牧者的终极目标应该是,当他离开一个教会时,这个教会是健康的,这个教会有着有才干的领袖,并且能够选出一位合乎圣经的牧师来替代他。教会如果没有“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的众长老,就不可能有属灵上的兴盛。敬虔的众长老能够帮助我们的丈夫捍卫福音,不仅仅是为我们这一代,也是为下一代。 

但是,兴起合格的众长老需要时间——咖啡、午餐、晚上出去娱乐的时间。牧师必须做这些事情,还须召开会议,探访及辅导。那意味着离开你的时间。你可以怨恨丈夫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或者你也可以撸起袖子,开始支持他,就像苏珊娜所做的那样。

当我们的教会选任新的长老时,我常常眼含泪水。我记得那位弟兄刚开始对神学产生兴趣,并对教导神话语产生共鸣的那些时刻。我记得我的丈夫开始跟他见面,一起读书的那些时刻,我也看到这位弟兄在侍奉的成熟与广度上越发长进。目睹教会认出神在新长老的身上所赐的恩赐,这是多么大的喜乐啊!接着,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份于我丈夫所成就的这番工作。

我们也许没有嫁给司布真们。但是像苏珊娜, 我们能在丈夫兴起领袖的这件事上喜乐。我们可以殷勤好客;我们可以为他们的家庭祷告,并鼓励他们的妻子, 与此同时也见证神国随着他们的事工而拓展。

我们也可以利用丈夫外出的时间。我认识一位牧师的妻子。她充分利用他丈夫外出与长老开会的这段时间。她没有因为又一个晚上与丈夫分离而心有怨恨,而是把孩子哄睡后门训一个年轻的单身姐妹。

兴起领袖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的丈夫也许在牧养一间小的或不成熟的教会。潜在的长老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成长起来。为你丈夫耐心在弟兄生命中所作浇灌的工而赞美神。请记住,神国的成长像一粒芥菜的种子。它起初虽然渺小,但终会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耐心地与你的丈夫配搭,寻找恩典的凭据,直到你可以享受树荫的那日。

传福音

牧师最开心的工作之一就是传福音。保罗劝诫提摩太要“做传道的工夫”。如果你的丈夫跟我的一样,你或许在传福音上已经从他那里学到了不少。传福音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出租车、三明治店、邻居家的门外;每个人都需要听到好消息——街道清洁工、首席执行官、以及(对我们来说)那些走进教堂寻求真理的穆斯林。

我也曾处在一些没有和外界有太多联系的人生阶段。有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我都不曾和未信者有过关于神的激动人心的对话。但是,使徒保罗因福音传开而欢喜,即便福音是在纷争及假意而不是真理中传讲的(腓1:17-18)。那么,当我的丈夫出于好意和爱心传讲福音时,我的喜乐该有何等大呢?

讲道、兴起领袖及传福音只是我们丈夫职责中的一部分。还有更多,是因为他们“牧养神的群羊”(彼前5:2)。在他们所有的工作中,我们是在幕后,帮助他们使事工得以进展。

各种各样的机会

几年前,我们招待教会新成员来我们家共进午饭。在所有人离开后,约翰(译按:作者的丈夫)很受激励并兴奋地问我是否享受。“你见过从印度来的那对夫妻了吗?”“你们有好好聊聊吗?”

我看着厨房里高高堆着的盘子,叹气道:“我跟那个来自印度的女士快速地聊了几句。她叫啥名字来着?不过,我接着就去张罗饭食了。”

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喂孩子、逗孩子、来回奔波确保所有人有足够的食物。我偶尔瞥见约翰在深入交谈,或是引导一场关于那天早上他讲道的讨论。大家作自我介绍时,我正在用抹布擦果汁。所以,我得等下次成员大会,才知道那天到底谁来我们家了。

转眼到十五年后,我们最近邀请了40个大学生来吃午饭。我的孩子们已经长大。我最小的孩子也已经以大学生的身份加入这聚会了。我错过了自我介绍的部分(因为我要给大家再煮一锅米饭),但是这次我能够坐下听讨论甚至参与其中了。

当我回看这些年,我记得即使在繁忙的家庭时光里,自己所做的力所能及的一些微小的服侍:与未信者一起查考《马可福音》、撰写查经材料、带领查经小组、辅导新婚夫妻。实际上有很多我们妻子能做而我们的丈夫做不了的事情:分担其他姐妹的重担、用善道教导妇女。我知道另一位牧师的妻子利用在家教育孩子的那些年写了一整套儿童事工所用的书籍。另一位牧师的妻子,四个孩子的妈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门训姐妹。在微小的事工上持之以恒所所积累起来的成果能极大地鼓励我们的丈夫和教会。

人生的处境会变化。事工会变化。在一些季节里我们会和丈夫们更多地配搭。但是无论我们是忙于换尿布还是门训、传福音、教导甚至其他,我们都能因丈夫的工作欢欣。

毕竟,是藉着教会“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3:10)。我们与丈夫一起身处前线,致力于使世人知道神的荣耀。最终,我们是与他们“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彼得前书3:7)。这意味着我们在天上有着相同的终点,是神国里永不衰残的基业。


译:腾丽艳 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Joy for Joyless Pastors’ W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