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有关和平分开的植堂经验

Article
2020-01-15

原文标题与链接:Lessons Learned from Church-Planting by Peaceable Division

翻译:季方

 

九月,我们做了一件疯狂的事,在城市的另一头植了一间教会。

这听上去好像没有多疯狂,但等一等,作为一个相对年轻和幼小的教会,我们真的把原来的教会一分为二了。

我们不是一个800人的大教会差派了30人出去。我们的教会只有3年历史,植堂前,我们有84位成员,植堂后变为45位。我们的奉献收入减少了一半多。植堂前,我们教会在我们所住的公寓里有四个家庭,而现在只剩我们一家。

就在同一周,九标志有篇文章“和平分开的植堂”,如果仅是说这篇文章很及时,那实在是低估了它。该文强调了教会为了传福音和神的荣耀,在历史上的传播与分裂。

这正是我们所做的,我来分享一下在这植堂过程中学到的6个功课。

1)神引导年轻幼小的教会植堂,不是只有成熟的大教会才有植堂的使命。

当我们在进行植堂决定的时候,我也是十分纠结。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还没有时间成为“我们自己”,我们原本可以使用更多的长执同工,更不用说拥有更多的会众。我们的预算会更加充裕,我们可以对教会植堂进行更多的教导。

所有这些疑虑都需要被严肃地考虑。如果你要求会众做一件痛苦的事情,他们需要知道为什么。仔细思考预算是忠心的管家,斟酌领袖的能力也是有智慧的。但如果太关注后勤事物,会阻碍教会顺服神的旨意。

在我们教会,我们很快就达到了规模限制。我们查看城市地图,发现将近一半的会众是从城市西南角来到城市东北角聚会。有些人甚至需要三小时车程。因此我们加紧步伐植堂。或许在教会还没有预备好之前,神就呼召你们植堂了。

但我们为什么不获取一个更大的场地或在城市东南角开设一个分点,这就是第二个功课。

2)植堂的热情测试与揭示了教会的优先事项。

“植堂还是不植堂”这个问题驱使着我们去思想我们为什么作为一个教会而存在。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一个舒服的共同体还是一个宣教的共同体?成员们与教会或其他成员毗邻有多重要?当我们走出去之前,我们是否更看重在一起行动?在差派健康的成员出去之前,我们有多在乎“母会”的财务稳定?我们究竟是希望在一个社区发展一间大教会还是在两个社区发展两个规模小一点的教会?我们是否认为地方教会是一个聚集,或是认为拥有诸多分堂但仍称为一个教会也是可行的?那么如何“保护我们的DNA”——借用流行语——并进行宣教事工。我们在乎这些吗?如果在乎,那在乎多少呢?

我并不是要告诉你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我只是说这些都是教会植堂的重要议题。你需要将它们列为优先议题,摆上手术台,让每个人仔细省察。你必须回答那些你认为不会是问题的问题,并对那些你认为已经解答过的问题再次提出质疑。

3)植堂增强福音的动力

老实说,这并不是我起初关心的问题,但却带给我意外的惊喜。我们的植堂增强了福音的动力——这不仅仅表现为我们希望更多人听闻福音和接触基督徒。

我的意思是,这使得我意识到,无论是我门训的年轻人,我传福音的人,或是在我家客厅沙发上辅导的夫妇,福音必须成为他们每一个人生命的动力。一旦你决定成为一个植堂的教会——尤其是通过和平分裂的方式——则很容易过于注重时间的“战略性”。可以肯定,每个人都有界限和不同的取舍,但当我知道这对夫妇将在三个月后去到新植堂的教会,那我需要继续为他们做辅导吗?我需要继续栽培这位潜在的长老人选吗?因为他很可能是新植堂地点的长老,而不是我这里的人选了。

当然,我应该做。因为事工的终点不是建立我的国,而是建立神的国。我希望福音能够激励我,而这个植堂的过程恰好坚固了我。

(4)和平分开的教会向牧师提出了独特的挑战

让我列举一部分:

  • 长老要勇往直前。情感上,没有人希望植堂,除非你勇往直前,不然将停滞不前。
  • 你的长老需要在如何辅导会众上同步。会众会有许多问题:我是留下还是走呢?如果一个教会离我家近但另一个离我工作地点近怎么办?我何时需要做出决定?如果我去新堂,流程是什么呢?如果两个教会离我一样远,我该如何考虑?如果我和其中的一个教会较近,但我的妈妈小组在另一个教会,我该怎么办?我是自己做出决定还是让长老们给我建议?准备好,这些问题都会出现。
  • 如果是和平的分开植堂,两个教会都考虑了一段时间,帮助会众在做决定的时候考虑教会的需要。
  • 与其他长老保持良好的沟通,并时时做到信息一致。是两间教会都需要征召“长老”?还是只有一间需要?哪些是牧师希望尘埃落定后进入服侍团队的关键长老人选?尽可能多的沟通,尽可能多地交流,这些都会有帮助。
  • 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是,我比其他人都早地处理了植堂的实际情况,以致于植堂后,我的共情度就比较低。当其他会众还兴致勃勃对植堂很有新鲜感的时候,我的思想早已又上路了。这样的结果是,我不确定我是否像我应该做到的那样牧养会众。

以上是一些独特的挑战和机会。你会有自己的,常常反思并保持耐心。

5)教会植堂是撒旦的机会

这个显而易见,植堂常常伴随着纷争、争吵和伤害等等特殊的诱惑。要特别留心撒旦可能利用这些机会来破坏合一。我们需要常常要以最大的善意揣度朋友,相信敬虔的领袖持有敬虔的动机,并要警惕我们内心的罪。

在植堂的地方,撒旦就会诱惑教会A关注教会B,这对“母会”来说,要确保植堂在主的喜悦中成长并免受假福音的影响。教会必须防备争竞,也不要在其他教会做任何新的或不同的事情时持怀疑的态度。

我们肯定是不完美的,但我们努力保持是“一个队伍”。我们两个教会经常在早晚聚会时为彼此公祷。我们交换讲台。我们也分享客座讲员。我们共享活动、会议和退修会。我们成立了联会(包括我们两个教会和其他教会)推动教牧培训,教会植堂和宣教事工。警惕撒旦利用植堂的机会伺机破坏,努力打美好的仗。

6)植堂很困难但很值得

最后的功课是:和平分开的植堂真的很困难,但特别值得。我们遇到的最大挑战包括情感上的困难:复杂的友情使健康的共同体受到了挑战。教会越小,共同体就越紧密,面临的挑战就越大。

正因如此,我们说“感谢主”。紧密的共同体真是个大问题。这是事实,但这并没有使我们的挣扎变得不真实或是更容易。

在此之上,我们还缺长老、执事和钱。植堂之后,我们缺少有经验的讲道者,我们失去了大部分的大家庭。类似的挑战还很多很多。

但在挑战之外,我们经历了更多的祝福。每个主日,我们教会都有来自七大洲中六大洲的与会者,他们都听到了福音。我们在东北角的教会有足够的地方容纳更多的人来听福音,在西南角新植的教会则为许多未曾听说过我们教会的人,为哪些无法花费数小时车程的人提供了一个健康的教会。我们还能够建立一个联会,加强坚固更多的本地教会。

从个人层面,植堂的整个经历加强了我的信心。我必须前所未有地信靠神,要摆脱我肉体极想操控的欲望。在任何混乱中,神遇见我们每一个人,祂赐给我们出人意料的平安。

或许这也将是你遇到的情况,请为我们祷告,祷告我们会甘心而喜乐地期盼神再次将植堂的机会赐给我们。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