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我的“互补主义”之旅

Article
2017-10-30

原文标题与链接:My Journey to Complementarianism

翻译:申佳可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我经常怀有在长大后成为一个妻子和母亲的渴望。当然,我也有其他的梦想,比如成为一名创作型歌手或是一位小说家。但是,“作一名妻子和母亲”始终排在我愿望清单的第一名。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的原生家庭使我视之为十分重要且值得尊敬的角色。大学期间,我对合乎圣经的男性与女性角色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且在很多相关书籍的阅读过程中,更加明确了不同性别的角色。那是我在成长过程中第一次领会到上帝对于婚姻和家庭的设计是多么美好,而这正是我心之所向的。

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的我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孩,始终拥有这样的性别观念:男性与女性虽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他们是全然不同的。小时候,我最喜欢在树林中搭建堡垒,挖掘埋在附近农场中或塞在老旧烟囱里的葡萄酒瓶,以及在我们家后院从健壮的树枝上跳入南卡罗莱纳的泥坑之中。然而,在愉快地跟着兄弟们玩耍的同时,我也会经常意识到:我与这些男孩子是不同的——因为只有我(而不是他们)会将前院的那一丛树装扮成一个游戏房,并且假想自己的丈夫“外出从军打仗”;同样也是我,会将茶壶和茶杯在卧室中的架子上列成一排(而不是鲨鱼的牙齿和漂流的瓶子)。与我的兄弟们一起在树林中追逐疯跑,接下来又举起茶壶和茶杯玩耍,这两件事在我童年的思维中并不冲突。即使是现在我也这样认为。尽管有时,少女时期和少年时期的不同能够通过类似的装扮游戏加以定义,但实际上关于男性与女性的真理,远比玩具手枪和瓷器杯子这些表面上的表达要深刻得多。

神造你为一个女孩

“神将你创造为一个女孩。”尽管我忘记妈妈第一次告诉我这句话是什么时候,但是我却记得这句话的内容。这句简单的话语为我童年时期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安全感,它让我知道——自己并非偶然成为一个女孩,而是神创造我如此。我的父母将诗篇139章13-14节的经文(“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教给我,并告诉我:当我还在母腹中时,神就已与我联结了。我的出生并非一个偶然。知道神将我造为一个女孩的事实,使我可以放开自己在丛林中奔跑或在泥浆中打滚,我不会搞混神所创造的。理解神创造我的独特计划,尤其在青春期的那些年带给我莫大的安慰。我还记得某次正处于沮丧中的自己不自觉地抱怨道:“真希望我是个男孩!”而母亲的话语使我平静下来:“GraceAnna,首先,做一个男孩也是很不容易的;其次,是神将你创造为一个女孩。”若不是妈妈在那个时候为我直截了当地指出这一来自神的真理,我无法想象将会有怎样的困惑伴随着我的人生。虽然这一真理并不复杂,却使我得到释放。

合乎圣经的女性角色是刚强的

在我和我的兄弟们都很年轻的时候,我们的妈妈始终将家庭作为她首要的事奉。作为一个牧师的妻子,她拒绝了很多教导和事工的机会,我常听她说:“我的孩子们是我最重要的事奉。”她以一位刚强而非软弱的女性角色为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真实地活出了提多书2章中神所教导的原则。随着逐渐的成长,我愈发知道母亲这一身份是一个好的恩赐,它需要女人们付出自己精神和身体中能量的每一点滴去成就。

同样,我在父母的婚姻中看到了合乎圣经的带领与顺服的榜样。我的爸爸是一个怀有坚定信念的牧师,我的妈妈则富有勇气与智慧。这是令爸爸深爱妈妈的众多特质之一。她帮助和鼓励他。在我的家中,爸爸的领导地位是显而易见的,而妈妈则一贯肯定爸爸的决定,从不在我们的面前否定他。“我和你爸爸立场相同”,“我们是一队的”,以及“神将你爸爸放在我们家庭中领导的位置”……多年来,妈妈的这些话语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当中。父母的榜样让我看到,带领与顺服的关系并未意味着彼此的冲突或竞争,而是神和谐设计中的一部分。

如今,我已成为两个女孩的母亲。我谦卑地意识到,我将是女儿生命中会看见的第一个作为妻子和母亲的榜样。靠着神的恩典,我的丈夫和我希望以身作则,让孩子们明白得救的罪人在婚姻中同行的意义。某天,她们也许会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上帝的设计是美善的吗?”我祷告她们能够相信神的话语,胜过相信任何我们所说所做的一切;我也祷告她们能够记住我看着她们的眼睛并告诉她们的那句话——正如我的妈妈曾告诉我的那样——“神将你创造为一个女孩,而这是极好无比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