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悔改归主

当今最肮脏的词汇??

Article
2014-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One of the Dirtiest Words Today: C——–n
翻译:邱晴晴

最近我接到一个电话,是雇我当金融顾问的公司打来的,为要对我半年来的工作表现进行评价。在我提到下个周日我要在当地的教会讲道时,我那尽职尽责的区域经理和我寒暄起了人生和家庭。

不出所料,我的经理笑着往后靠了靠椅背,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比如传道人之所以能成为非常棒的金融顾问,是因为他们有较高的谈话技巧和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传道人是最会讲故事的人,等等类似的论调。

我很难过地注意到他把传道人等同为讲故事的人,但我仍然礼貌的点头并且真诚对他要与我建立关系的努力表示感激。接下来的谈话中,他对于他所在的“犹太教改革派”的教士们表示失望和悲哀。继而他又表示相信我在“激励别人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上会做得更好,因为“毕竟这就是我工作的所在”。

我不想失去传福音的机会(或许是为了消除他那种“传道人不过是个讲故事的人”的观念),尽管很笨拙,我还是努力尝试分析讲道和做金融顾问的不同目的。在做咨询顾问的时候,我会了解清楚咨询者的经济状况,然后评估他现在的经济状况会带来的危险和潜在的陷阱,继而给他指明一条安全的理财之道。“讲道有些类似”,我说道:“我帮助他们了解关于神的一些真理以及没有神时他们所存在的危险。然后把耶稣基督的福音指明给他们。”

我的分析并未达到预期效果,或许也达到了,因为他立刻反击道:“你不是想让人悔改信耶稣吧?”

我们都知道一些基督徒不尊重他人信仰,厚脸皮地干涉他人私事,且自以为是,如此种种,从他的反应我知道自己越界了,而且也证实了他最大的恐惧:我就是那样的基督徒。

他并没有说什么,但这些都写在他的脸上了。我笑着说,“的确我就是这样的基督徒。不会让你吃惊了吧?”

他不知如何应对,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我试着帮助他了解福音并非只使人外在表现更好,而是使人内在的重生(约3) 。基督徒是认罪悔改并相信基督的人(参可 1:14)。可悲的是,我的这位犹太朋友发现如此令人讨厌的不是基督宣扬的人们应该悔改并相信他的道,而是我宣讲的回转归主的信息。

回转是一个肮脏的词汇吗?

故事的重点是什么?回转归主是肮脏的字眼。在今天这个多元化和相对化的世界里,回转归主意味着要用一种宗教信仰真取代另一种信仰。有骄傲、傲慢、 不敬、 仇恨、甚至是暴力的意味。

这是社会上许多精英们的共识。最受欢迎的电视人物比尔马赫认为,基督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神经功能紊乱”[1]。只有那些最最无知、 未受过教育,和粗野的尼安德特人才会相信并且回转归主信仰一种宗教尤其是基督教。回转归主是现代人绝对不需要的。

马希尔仅仅表述了作为一项世俗人文主义者所一直标榜的东西。引述一下他们自己的宣言, “几乎不能证实的传统有神论……和救世主义……肯定是有害的,他诱导人将希望存于虚假的天堂。有理性的人寻找生存的其他手段[2]。“有理性的人”……你可以听到从笔端滴下来的优越感。

当然还有更甚的。他们说事实上这种劝人回转归主信基督的企图滋生了暴力行为。在写给教皇约翰·保罗二世的公开信中,印度教学者斯瓦米·达亚南达萨拉斯瓦蒂认为改变宗教毁掉了数个世纪之久的社区,并煽动了部族暴力。它本身就是暴力而且会滋生暴力。[3]

从某种意义上,我同意萨拉斯瓦蒂的观点。因为刀架在脖子上而被迫改变的信仰——无论是在现代伊斯兰教或九世纪查理曼大帝统治下的“基督教”都将引发暴力。但对于萨拉斯瓦蒂和开明的学术组织而言,哪怕是大声说出,“地狱确实存在,人们将因他们的罪孽而受永刑”也一样是暴力的可鄙的,这就是我们活在其中的一个让人困惑的世界。

当然,当世界蔑视和嘲弄他或她的信息时, (虽然作为基督徒我们也不应该将对福音不必要的反对和所受迫害作为荣傲的徽章) ,但也不要太吃惊。因为神已告诉我们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 (参见林前 1:18)。然而在一些表面上看是基督徒的圈子里也流露出了对“悔改主义”神学的尴尬之情。因为以福音为耻,这些所谓的基督徒试图开拓一条新的(即更好走的 , 更受人尊敬的)前进路径。

就在最近几个月,梵蒂冈和普世教会协会(其中有350 多个新教、 东正教、 和相关的教会主流教派)开始着手创建“宗教皈依的一般性规则”。而且也在向穆斯林领袖征询意见。

这个组织内的不同团体主张不同的福音,这一事实本应让我们立即警醒。然而,他们的愿望是“区分见证信仰和诱人改宗间的不同,使尊重思想自由、良知和他人的宗教信仰成为有不同信仰背景的人相接触时首要考虑的问题。”[4]

关于这个委员会的具体建议和其他内容再用几年的时间恐怕也调查不清,但有几件事情已经是十分明了的的。对于发起者来讲,“尊重对方的信仰”是高于一切的,包括真理。尊重他人的方式不是改变他们的信仰 (寻求他们的回转归主),而是在欣赏别人所信的内容的同时,给自己的信仰作见证。

简而言之,曾经被视为最根本的需要的重生和回转归主已经被剔除了。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说:这个“改宗”的一般性准则其实就是一个不允许改宗的准则。

然而似乎回转归主还受到一些自封的布道家的攻击。这应该叫我们觉得荒谬。我们“福音派”的英文单词来自希腊词”好消息”。这个好消息是什么?就是当我们认罪悔改,信靠基督后,我们这些在罪中与神为敌的,就可以籍着基督的死与复活,与神和好。从我们必须将以前的生活和思维方式归回到基督里面去。这些更应该是相当明确的。

尽管如此,新兴的教会运动中大概是最著名的领袖布赖恩·麦克拉伦,要求重新考虑“回转”的教义,或是彻底拒绝它。他在《一种慷慨的正统观念》(Generous Orthodoxy)中写道:

不过,我必须强调一点,我认为对于基督教来讲当门徒和当信徒是不一样的。我们最好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尽管不是全部)帮助人们成为耶稣的追随者,并同时保持他们佛教、印度教、 或犹太教背景的情况。你会说,这不太容易,我同意。但坦率地说,在基督教环境中做基督的跟随者也是一点儿都不容易。[5]

麦克拉伦要我们“心甘乐意地”拥抱其他信仰。客观的讲,麦克拉伦坚持了基督教不同于其他宗教的独特性[6]。然而他同时相信“福音应该对普世有效”,对于没有听过福音的人他认为不应该限制“神拯救的大能”,以及他的“当我们遇到其他宗教传统时我们需要不断地重新解读福音,引领我们去从未到过之地”的观点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7]。坦白地说,他所宣扬的别说是正统的基督教信息了,我甚至都看不出这些主张与基督教相关。在书的结尾,他的建议竟然诡异地雷同与梵蒂冈和基督教协进会提出的那些建议。

回转归主是基于圣经的吗?

鉴于对现代人来讲,回转归主显得如此狭隘和顽固不化,那么我们作为基督徒必须得回转归主么?换就话说回转归主的教义是基于圣经的么?

绝对是。尽管在圣经新约中这个词很少出现。(参太23:15;徒6:5,15:3;提前3:6),回转归主的思想是贯穿于整个圣经的。

希伯来语 (shub)和希腊语(epistrephô) 描述回转归主的词翻译成英语经常是“turn”, “turn back”,“return”,或者“restore”,我们在以西结书33章11节中可以读到这样的例子:“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

类似的,在以赛亚书55章7节中这样写道:“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新约圣经》里保罗说基督差他到外邦人哪里去是为了“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但权下归向神,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徒26:18)。保罗还详细讲述了帖撒罗尼迦的教会是如何回转归主的“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贴前1:9)

路加论到到施洗约翰,“许多以色列人回转,归于主他们的神”(路1:16)

将回转归主描述为“转”或“转回”的现象也见于主基督不断发出地 “跟随我” 呼召中,比如当他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参见太 16:24;可 8:34;路 9:23)。或者“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做我的门徒”(马 10:38)。跟随基督是要付出代价的。背起一个人的十字架将意味着放弃一切。比如对那些受自己财富缠累的人,耶稣说:“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积累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可 10:21)。对于一个想埋掉自己父亲的门徒,耶稣命令他,“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太 8:22)。

回转归主是什么和不是什么?

那么回转归主到底是什么?我们能总结一下么?

悔改和信心

首先,把回转归主描述为从自我转回,并且谦卑的跟从神,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悔改和信心。回转归主等同于悔改和信心。在回转归主中我们将我们的思想情感、意志从对偶像(也就是自己)的事奉转移到对神的事奉上。通过信心我们相信神和他的话,就像亚伯拉罕和所有圣徒一样相信神的应许是可信的。从这个意义上讲,转回和悔改密不可分。就像一位作者很给力的写道:

悔改:离弃罪且建立新的盼望和信心,在信中归向神,这两点就像硬币的两个面。是相互依存的两个相互回应,缺一不可。因此悔改既包括因为信而产生的悔改,又包括有悔改行动的信。

彻底的且要付代价的

第二,回转归主必须是彻底的而且是要付代价的。之所以要付出代价因为它要求必须离弃自我。要跟随基督就得在神的意志面前征服自己一切肉体的享乐和欲望。我们自己,甚至是我们的家庭,都要无法抗拒地向神委身。

回转归主是必须而且彻底的是因为它用光明取代了黑暗,用永生之神取代了死的偶像,用永不朽坏的财产取代了今生会归于无有的财富。回转归主是彻底的,使徒行传中记载的一些例子可以为这一属性作见证。(参见保罗在第 9章;哥尼流在第10章;腓立比的监狱看守在第16章)。回转的过程是缓慢的而且我们也不能从时间意义上说神在哪一刻把我们从黑暗权势迁入光明国度,即便这样,但这不不意味着改变就会不那么明显或者彻底。一个回转的人不再是魔鬼的儿女,而是已经成为神的儿女。(参见约一3:10)

不是嘴巴说说而已

第三,回转并非简单的嘴巴说说而已。可悲的是,这通常会引起误解。人们经常为了对话而对话。我分享我作为基督徒的经历,你说说你作为佛教徒的故事,并且我们觉得挺好,因为“我们同享共同的怜悯和相同的圣事”[9]

但对话不应是结束,回转才是。当然,若没有恭敬的对话绝对不会有回转的可能,而且若神不在人的心里动工也没有回转的可能。尽管如此,若我们的朋友拒绝耶稣的话,结束谈话后我可能我们很难过,更确切地说我们应该像旧约中的先知、基督和保罗那样,我们为那些陷在罪中不愿回转拒绝跟从神的人哭泣哀痛。

并非仅是一个旅程

第四,回转并非一个旅程。在旅途中我们可以徘徊,但永远不会到达。可以学习,但永远得不出任何结论。现在的很多人说有旅程这个过程本身就足够了。

但是光有过程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进入神的国度。我们必须达到目的地,因为到时候新郎来了,那些没和他在一起的将会被关在宴席的外面。(太25:10)

并非无关紧要

第五,对于回转归主的呼召并非可以选择或可以商量的。圣经的作者们并没有鼓励而是明确地命令所有人都要在基督里回转归向神。留意一下有多少带着相应警告的命令。不悔改转向神绝非小问题。这会让我们因死亡,审判和地狱而丧失永恒的生命。

然而圣经对于回转归主的呼召从不附带强制,操纵或强迫。基督徒们应当用神的话劝勉,引导人们归主,仅此而已(林后4:1-12)。惟一的“利剑”就是神的道和基督徒生命的见证。没有比这两样更锋利更有效的了(参见来4:12)。

那么回转归主的必要性在圣经中的依据是什么呢?当保罗和巴拿巴在路司得、特庇时,众人看到他们所行的神迹就误以为他们是希腊的神宙斯和希耳米。保罗和巴拿巴当时的回应是值得借鉴的。

“当巴拿巴、保罗二使徒听见,就撕开衣裳,跳进众人中间喊着说:“诸君,为什么做这事呢?我们也是人,性情和你们一样。我们传福音给你们,是叫你们离弃这些虚妄,归向那创造天、地、海和其中万物的神”(徒14:14-15)。

基督教福音不可能希腊神话 (或佛教,或印度教、 或任何其他任何宗教信仰)融合。保罗和巴拿巴坚称所有人都应从虚妄的假神归向永生的真神。他们坚持主张全心全意、彻底的回转归主。

信徒的益处

回转归主是基督教的核心所在。委身与它就是委身与福音和他向众人应许的一切好消息。这绝对足以捍卫对基于圣经的清楚而又坚定的理解。主允许的话,我们会考虑在我们下一期中关注更多关于神学教义和及其所涉问题。

但我们需要再多说点什么吗?为何正确的理解回转归主不仅对神和我们当中未悔改归主的人来说很重要,对我们信徒们的灵命也很重要?下面我要就这个问题谈两点。

谦卑

首先,正确的理解回转归主可以使我们谦卑,并且使恩典更有意义。保罗写道:“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行恶,心里与他为敌。但如今他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西1:21-22)。

看彼得所说的,“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 3:18)。

我们是什么?在回转归主前, 我们是不义的与神为敌的。这不是比喻或夸张。我们因恐怖袭击、为自己担忧、为我们的家园安装成本高昂的报警系统,为我们的车是否有侧气囊而烦恼,而所有则一切都是在试图寻找安全和保障。但想象一下宇宙的主宰——神——与你为敌是什么样子。圣经说:我们真的在与神为敌,更重要的是,他也与我们为敌 (参看 雅4:4)

我们这群与神的圣洁和公义为敌的人,若不是神撤回了他对我们的怒气的话,我们又何以解释十字架上的痛苦与愤怒呢?

如果回转归主是可有可无的话,那十字架同样也可有可无了。

我们必须不断地提醒自己这十字架的福音,全然谦卑的谨记我们本应有的下场是什么,然后为神所赐给我们的巨大恩典—–藉着基督的十字架与我们和好而大大地喜乐。

使命

第二,正确理解回转归主会点燃我们宣教的热火。全世界都陷在危险中。其中有争夺人类灵魂的属灵的争战。通过宣扬彻底地回转归主在当今教会并不需要了,撒旦迫切希望今天的教会都被骗入自满的境地。包容或普遍主义的声音:“当然彻底回转归主当然好,但真的有必要么?飞机票头等舱要比二等舱好,但两者最后不都到达同一目的地吗?所以让人保持原状吧”。很显然,包容主义 (声称“匿名基督徒”可以得救,即使他们还没有悔改相信神)和普遍主义(称人人都会得救)都毁掉了我们基于圣经的见证削减了我们全球拆传的动力。

相反我们最好记住下面这些神的话:

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13:47-50)

只有在基督里,众人才能复活且与神和好(参见林前15:22)。因此宣讲回转归主之道、劝人通过基督与神和好是每个基督徒义不容辞的责任。(参见林后5:17-21)

总结:你是那些基督徒之一么?

“你不是想让人悔改信耶稣吧?”那一刻我很不自在。没有人愿意在分享福音时看到一副被吓得要死的面孔上写着,“你真的认为神是这样的吗?你真的认为我有罪吗??你竟然会这样认为!”

我不喜欢划界限或区分事物。然而福音带来两种辩证对立的生活。我们要么得救要么未得救,要么被更新要么未被更新,要么是绵羊要么是山羊,要么事奉神要么事奉偶像、要么是神的儿女要么是魔鬼之子,要么走窄路要么走宽路,要么在光明的国度要么活在黑暗里,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当我们忽视或拒绝这种教导时,我们就是在自酿风险。

罗伯特· 邓肯·卡尔弗说得很好:

回转归主对于经历和传讲神的道以及真正经历神的重要性就等同于分娩对一个孩子的重要性和氧气对火的重要性。没有回转归主,我们在神的国一无所是。耶稣说,注定会被拔出,收割时就像麦子中的稗子,被挑出来丢在火炉里烧了,“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 了”(太 13:36-42)。[10]

不要觉得歉疚。就做那样的基督徒。如果回转归主是个肮脏的词,它也是一个基督徒必须大胆传讲的一个肮脏的词。

除此之外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告诉人们这个世界就够了么?告诉他们过一种自私、 虚荣、 无节制,和徒劳的生活是Ok的?告诉他们以上帝的形象更新自己并非像人们说的那么好?

我想恐怕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沮丧,更糟糕的事情了。

尾注

1. 参见http://www.worldnetdaily.com/news/article.asp?ARTICLE_ID=42906(英文)。它是这样说的,“我们这个国家因为宗教而变得愚昧。我相信宗教使人停止思考,宗教使人疯狂。我认为将飞机撞进大楼是信仰导致的。我也认为宗教是精神错乱。”在一个访谈中,Maher继续说,“我不恨美国。我爱美国。我只是很惊讶美国被福音派所主导,这些福音派认识不相信科学与理性。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我的朋友!未来不属于福音派。”

2. 参见 http://www.americanhumanist.org/about/manifesto2.html.

3. 参见http://www.maaber.50megs.com/eighth_issue/open_letter_e.htm.

4. 参见世基协新闻稿 http://www2.wcc-coe.org/pressreleasesen.nsf/index/pr-06-12.html.

5. Brian MacLaren, A Generous Orthodoxy: Why I Am a Missional, Evangelical, Post/Protestant, Liberal/Conservative, Mystical/Poetic, Biblical, Charismatic/Contemplative, Fundamentalist/Calvinist, Anabaptist/Anglican, Methodist, Catholic, Green, Incarnational, Depressed-yet-Hopeful, Emergent, Unfinished CHRISTIAN (Grand Rapids: Zondervan, 2004 Paperback), 293.

6. 同上,283页和 295页。

7. 同上,124,294,293。除此之外,在谈到福音的排他性时(正因为福音有排他性,所以福音要求回转归向基督。而那些“普世性”的或是“全球性”的“包容”的福音不要求回转归主),麦克拉伦简单的回答说这种问题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很遗憾,不回答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问题,请看A Generous Orthodoxy, 42页。

8. Bruce Demarest, The Cross and Salvation (Wheaton: Crossway Books, 1997), 263-4.

9. Brian McLaren, A Generous Orthodoxy, 291.

10. Robert Duncan Culver, Systematic Theology, (Christian Focus Publications, 2005), 700.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