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布道事工

与国际宣教差会执行副总裁的对话

Article
2018-05-21

原文标题与链接:One-on-On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Mission Board’s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翻译:郑悦

 

编者的话:以下内容是九标志和美南浸信会国际宣教差会(International Missions Board)执行副总裁Sebastian Traeger的访谈记录

*****

九标志:我可以说国际宣教差会(IMB)是世界上最大的宣教机构吗?

Sebastian:我不能确定地说IMB是否是世界上最大的差派机构,但是说我们是规模最大的机构中的一个无疑是可靠的说法。我们的规模和经验让我们有机会能影响和服侍教会以及其它宣教机构。

九标志:您为海外宣教提供资金的方式,每个人都可以学到功课。而且最近您有一系列关于国际宣教差会改变做事方式的声明。你能为不了解IMB的听众描述一下最近宣布的这些举措,帮助那些没有参与到这个故事中的人跟上我们的对话?

ST:简而言之,尽管IMB通过和美南浸信会在全国的合作项目(Cooperative Program)的伙伴关系,以及慕拉第(Lottie Moon)圣诞奉献,得到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慷慨支持,然而我们花费的已经比通过这些途径收获的更多,而且我们面临的现实是为了短期的财务责任和长期的组织稳定,我们必须减少人员的数量。因此,9月份我们宣布了一项自愿退休奖励计划,旨在减少我们的总人数。在11月份,我们宣布,根据预测,我们将实现至少600人接受自愿退休奖励的既定目标。

所有关于裁员的对话都让很多人怀疑我们是否打算增加我们派出的宣教士的人数。对这个问题,我们带着祷告的心强调: “是的!”你在问题中提到的公告与我们希望增加差派宣教士的途径有关。我们希望继续做我们170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派遣全职植堂者到未得之地接触未听过福音的人群。事实上,我们的祷告是可以增加我们派出的全职植堂者的人数。此外,我们希望创造尽可能多的途径——考虑到‘可能性’—— 尽可能让美南浸信会为跨文化植堂团队服务。如果我们要让医生、教师、会计师、销售人员、健身指导员、学生和退休人员去,我们认识到这需要我们考虑如何为更多不同类型的人开放途径来加入宣教任务。

九标志:我假设是出于环境和事工理念的原因让IMB做了这些声明。对吗?这些声明都是什么?

ST:是的,没错。

实际上,我列出的财务状况当然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另一个环境原因是我们生活的全球市场瞬息万变。我们通过全球市场拥有空前的渠道接触到这些国家。可能有成千上万的美南浸信会成员在全球各地生活和工作。如果有一种方式让他们参与,很多人都受过装备,并渴望参与跨文化植堂。如果有机会,许多人愿意在全球寻找工作。这些市场环境正在引导我们探索看待神如何使用这些职场的基督徒。

在事工理念上,我们相信全球宣教的任务赋予每一位基督的追随者。我们当然相信,神拣选出来一些人特别来带领跨文化教会的植堂工作,我们没有计划或不愿意将我们的注意力从培训和派遣那些类型的人那里挪开。然而,我们看到许多人虽然有合乎圣经的愿望,但没有明确的方式参与到要参与的任务中去。因此,如何以最佳方式让所有基督徒参与到全球大使命中,是值得我们花时间、精力和资源去做的事。

鉴于这些以及其他许多原因,我们最近宣布了一个正在开展的称为全球城市计划(GCI)的试点项目。除了我们正在进行的全球宣教任务之外,我们还专注于5个特大城市,试图回答两个问题:1)我们能否成功地将学生、职场专业人士和退休人员纳入跨文化宣教团队? 2)我们是否可以有全面的城市策略来接触一个复杂特大城市中代表的各种人群?目前,我们有五个城市的人员都是“城市领导者”。这些人正在努力奠定将来要成立的团队的关系和战略基础。此外,我们在美国也有一些学生、职场专业人士和退休人员探索加入这些团队的可能性,并且我们为每个城市提供“城市指南”,以帮助人们考虑他们的选择——所有这些可以在imb.org/cities上了解更多信息。

九标志:您自己在IMB的角色是什么?

ST:我的头衔是执行副总裁。这基本上意味着我和总裁David Platt以及IMB其他的核心领导者合作很紧密。David寻求异象,我带领大家努力通过策略和执行来转化异象。而且,我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IMB的组织机构健康上——从我们的后勤服务、我们的培训到我们的动员以及我们的全球参与。 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了神在全地的荣耀,我们怎样才能最好地管理神托付给我们的人和资源?”

九标志:IMB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它依靠合作项目(Cooperative Program)为宣教士提供资金。合作项目让宣教士成为宣教士,而不是筹款人,因为IMB充分资助他们。通过您讨论的不同途径,我认为这意味着资金筹措方式可能也会改变。可以假设未来的IMB宣教士需要从不同教会筹集资金吗?

ST:不,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合作项目对IMB和所有美南浸信会成员来说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祝福。我们鼓励更多的教会为合作项目提供更多的资金!当你退后一步看SBC生态系统时,它确实令人叹为观止。我们为美南浸信会教会之间的努力合作赞美神,并相信为了福音的拓展而合作是一个特权。所以,要清楚的是,我们并没有对我们目前支持宣教士的方式做出任何改变。

正如我所说的,我们正在探索更多途径来扩大可以加入宣教团队的人数,并且我们期望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将由他们受雇的公司提供资金!

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我们大部分的宣教士都是通过IMB直接资助的,但我们确实有一些教会直接通过IMB的GC2计划参与派遣宣教士。这些教会自己为宣教士提供资金,并继续积极支持合作项目和慕拉第圣诞奉献。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差派更多人传扬基督的好消息,并将继续祷告评估如何做到最好。

九标志:这听起来差派教会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ST:宣教任务属于教会。IMB的存在是为了装备和支持教会差派宣教士。我们不希望在差派宣教士这件事上取代教会,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伙伴。我可以举很多例子说明我们如何寻求加强与教会的合作关系,但请让我用这个例子开始。

我们的培训团队在Zane Pratt的带领下开发了为期6个月的门训课程。本课程将是未来任何成为IMB宣教士的先决条件。未来的宣教士将从被派出的教会与教会领袖一起学习这门训课程。正是通过这样的举措,我们希望能服务和装备与我们的合作教会,在派遣教会成员到其它国家的过程中与他们并肩而行。

九标志:关于新的策略收到了哪些批评?

ST:最大的批评是,许多人很简单地认为将那些没有深厚语言和文化技能的人纳入其中并不合适。“如果这些被呼召的基督徒正在全职工作或上课,他们怎么会有意义地参与到跨文化植堂中?”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所有文化中所有基督徒都面临的问题。我们都要求在神赋予我们的其它任务(例如我们的工作,家庭,公民义务等)中有意义地接触失丧的人。虽然我们认识到学习新文化带来重大挑战,但我们希望那些有国度观念且有意寻求跨文化处境职业的职场人士融入到IMB任务团队,会看到他们有意与他们接触到的人分享基督所产生的果效。

因此,全球城市计划是一个试点,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将少部分学生、在职人士和退休人员纳入宣教队伍,以便我们能够以祷告的心积极地看到这种方法是多么富有果效。

我们已经宣布了一项计划,试图将这些被呼召的基督徒融入我们在5个全球城市的战略中。该项目被称为全球城市计划。我们希望看到少数基督徒在我们现有的一些充分资助的宣教士同行带领下搬到这些城市。一旦到位,我们祷告神会回答上述问题以及我们所拥有的许多其他问题,以便我们可以在世界各地数百个类似城市中建立和复制健康的教会。

九标志:您在新战略中看到哪些风险?

ST:最大的风险是分心。对于我们IMB的声誉或David Platt的声誉或我的声誉来说,这不是最大的风险。这之所以是最大的风险,是因为代价太高。最后,世界上有6700多个族群,很少或根本没有听过耶稣的拯救之名。分心的风险是,更多人死前不知道有在基督里的生命这个好消息。这就是驱使我们寻求新的差派方式的原因——我们因知道全球数十亿人还没有听到福音这个好消息而心碎。

九标志:在接下来几年里IMB还有哪些待定的决策?换句话说,我们该期待更多的公告吗,如果有,关于什么?

ST:我们没有隐藏任何重大的公告——因此也没有计划发布重大公告。但我们绝对想要沟通得很好,并且始终如一地经常告知教会IMB正在做的事情。为此,David已经领导了一个虚拟现场直播,向SBC的任何人开放,让他们更多了解IMB,提问并了解他们怎样合作将福音传给各国,并且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计划提供更多类似的论坛。

九标志:如果所有事情按照你希望的发展,从现在起的接下来五年,我们如何着眼于IMB

ST:我的祷告是,我们将看到一个宣教团队,其中教会植堂者以及学生、职场人士和退休人员人数和参与度都显著增多的团队。我还祈祷,我们将加强与地方教会的伙伴关系——这些合作关系使教会能够引导人们看到神对万民的心。 我们也在祷告,地方教会将拥有全球使命,而且随着全球化努力的增长,国内信徒和教会将宣教融入自己的文化中。愿神赐予一支扩增的宣教团队,能将福音带到全球的城市,极端的地方,以及其它各处,为着神的荣耀在万民中被尊崇。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