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牧者论坛: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

Article
2014-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Pastors’ Forum: Are Denominations Worth It?
译/述宁 校/李亮

【本文由《教会》杂志组织翻译,特此鸣谢。】

九标志事工向参加圆桌会议的牧师们提出了同一个问题: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以下是他们的回答。

汤姆•阿斯可尔(Tom Ascol)

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所谓的价值。显然,为着使命方面的共同目标而相互协作,宗派是有其价值的。新约指明马其顿、亚该亚和加拉太教会在经济方面的合作(林前16:1;林后8:1-7),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教会在教义方面的合作(徒15:1-35),以及哥林多后书8:19提及的宣教方面的合作。地方教会之间的合作显然是符合圣经的,在许多实践层面是有益处的。

然而,这样的合作并不必然依赖于任何特定的宗派结构。这在我们现今传播快捷且多层面的时代尤其显得真实。在过去的十年中,众多教会间的关联网络纷纷涌现,也证明了这点。

由众多教会组成的宗派,比如我的教会所属的美南浸信会,并不是一个教会,所以它也不拥有教会权威。但是,它的存在还是“有价值的”,如果我们看到,在各种各样的事工机会中它为许多教会之间的合作项目提供途径,有效地协助教会。

【汤姆•阿斯可尔,佛罗里达州开普科勒尔浸信会恩典堂主任牧师。】

提摩太•坎特雷尔(Tim Cantrell)

我们的教会刚加入Sola5。这是一个来自南非各地的以上帝为中心的教会组成的协会。就在不久前,我们三十位来自不同教会的牧师和带领者齐聚一堂,为改进整个地区的植堂和培训而制定策略。此外,我们正计划在近期召开一次关于宣教的联合会议。我们也得到消息,上帝借着教会间的彼此协作在赞比亚的兄弟教会的作为。这些不仅仅对我们牧师,对我们的会众也都是巨大的鼓励。我们的教会都不是很大,大家携手合作比单枪匹马能为福音做更多的事。我们共同坚守我们信仰的伟大的基要真理,并喜欢围绕着这些真理而聚集。

【提摩太•坎特雷尔,南非约翰内斯堡安提阿圣经教会牧师。】

提摩太•凯乐(Tim Keller)

是的,宗派有存在价值。首先,作为一个长老宗信徒,我相信新约的教会观是连接性的。我不必为这个信念详述所有圣经根据——在圣经许多地方都能找到。但是我想,一般而言,地方教会应该对范围更广的长老团队负责,而不仅仅是他们教会内部的长老。更大范围的长老团队能带来不同的视角,是那些被教会内的冲突和问题所缠累的带领者经常无法看到的。

然而,我相信宗派不能提供地方教会所需要的一切团契生活和支持。在许多方面,宗派做的是“白血球”的工作。白血球攻击感染,也就是说宗派的善工大部分是“消极的”,即督促牧者和教会持守纯正教义并维持良好的秩序。“红细胞”的工作,即创新性的事工思考和资源支持,通常产生于教会之间的“网络”;这些教会不仅接受相同的教义,他们也有相似的远象:在我们的时代和地方应该如何最好地展开事工。有时候,在一个宗派中会产生一个网络;但有时候这个网络会存在于跨宗派的教会中,如果这些教会有相近的教义(比如改革宗的救赎观)。

所以,大部分教会应该有宗派,同时也应该有良好的事工网络。

【提摩太•凯乐,曼哈顿的救赎主长老教会创始牧师。】

马特•奥莱利(Matt O’Reilly)

我曾经认为,宗派破坏教会的合一。然而,近些年来,我的观点变得更为积极。当我开始意识到,不同的宗派所强调的基督信仰的方面有时是其他宗派所忽视的,我的观点转变了。向那些在我们自身传统之外的人或教会学习,往往会帮助我们超越我们的宗派盲点。

通过阅读来自其他宗派的作者的作品,我获益匪浅。在浸信会信徒那里,我学到了福音主义;在长老会信徒那里,我学到因信称义;在灵恩派信徒那里,学到对圣灵的敏感;在圣公会信徒那里,学到大公性和礼仪的优美。我希望这些宗派的信徒也能因着我自己的循道宗传统的特色而获益。约翰•卫斯理确信上帝的能力能全面地对付罪,因此相信上帝兴起循道宗信徒来特别地宣扬并活出圣经所指明的圣洁。我们循道宗的信徒尽我们所能忠实地诠释并运用圣经关于成圣的教训。这个卫斯理宗特有的重点已经让我受益;我希望,其他传统的信徒能像我一样从中获益。

通过基督为我们的罪而死并为我们的称义而复活这个好消息,基督徒得以联合在一起。如果这一联合是真实的,那它就会体现出仁慈(charity)。当循道宗信徒和浸信会信徒互相中伤,上帝就得不到荣耀。如果基督使我们所有人和上帝和好了,那我们必须追求我们之间的和平。这可以从学习其他宗派和我们的不同之处开始。

【马特•奥莱利,阿拉巴马州尤宁斯普林斯第一联合循道宗教会的牧师,卫斯理圣经学院和阿斯伯里神学院新约客座教授。】

理查德•菲利普斯(Richard Philips)

宗派的存在有价值吗?

有价值。但这是有很大的前提的。宗派是重要的,有价值的,并且从几个重要方面来看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首先,宗派对于确保教会在认信及治理方面的正直是必要的,由此基督的羊群能得到保护,免受假牧人或不能胜任的牧人之害。有效的监督只能是从上而来的,建立教义上的忠实必须经过栽培、训练和检验。

其次,对于事工和宣教使命方面的正式协调而言,宗派是有价值的。长期、永久的合作关系需要有深度的一致性和正式的协调,这些是宗派能提供的。

第三,要想融洽地实践那些对于福音而言不是实质性的差异(比如:婴儿洗相对于信徒洗),宗派是重要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宗派对于基督教会的合一意义重大,在组织和实践方面人所共知的差异就因此可以共存,不至于导致教会内外无休止的争执。所以,宗派的重要性和价值在于它提供监督,协调长期的服事和宣教事工,并且促进合一。

但是,宗派有价值有一个很大的前提,就是宗派不认为自己的边界涵盖了整个基督的国度。基督徒和教会忠实于自己的宗派的同时,应当超越宗派的界限定期地、充满喜乐并积极地互相合作。我们的教会所委身的是同一个福音,我们必须互相合作;而塑造我们关于宣教和服事的远象的不应该是我们的宗派归属,而是对君王基督耶稣的委身。

【理查德•菲利普斯,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市第二长老宗教会主任牧师。】

卡尔•楚曼(Carl Trueman)

宗派会是非常好的事。宗派能见证这样的事实:某个时间点,某人在某地确实地相信了某事。它们也能见证:重要的基督教教义不只局限于那些对救恩生死攸关的事情。比如洗礼,严肃地对待圣经的教会不可能容忍对洗礼或圣餐没有清楚的认识。教会或者坚持信徒洗礼,或者坚持盟约洗礼,但如果说无所谓,不同的形式都能接受,似乎它们毫不重要,你很难说这是个好教会。

宗派也可以起安全阀的作用。我非常赞赏9Marks的同工,但是如果我们处于同一个教会或宗派中,我们就必须为像洗礼这样的事而争论。我很高兴能和国会山浸信会堂的会员分享团契,并且很高兴我们能有团契而且不必感觉需要进行殊死搏斗。不同的宗派归属促成了这些。

最后,宗派提供机会,让教会有宗派内的认信一致基础上的连接机制,并有相应的权威和负责结构。我知道,公理会的朋友们在细节上并不赞成这点,但我设想在基本点上他们是可以认同的。

【卡尔•楚曼,威斯敏斯特神学院保罗•沃利教席教会历史教授,宾夕法尼亚州安布勒市长老宗房角石堂牧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