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对话后面的对话:教会论的前设如何塑造我们的互补主义观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对话后面的对话:教会论的前设如何塑造我们的互补主义观

Article
2020-04-27

女性可以在地方教会担任哪些领导职务?教会如何为有教导恩赐的姊妹提供最好的平台呢?我们如何回应这些问题,其实就表明了我们对教会论和互补主义的观点。在我们对互补主义的许多争论背后,其实是我们所持教会观的极大不同。 

 即便两个对互补主义的原则看法一致的人,他们在将这些原则付诸于实践时可能会非常不同,因为他们对教会论有不同的前设。这就会造成第一个人的实践在第二人看来可能就像平权主义;而第二人的实践在第一个人看来可能就像男权主义。  

 再次强调,很多东西依赖于教会论。这不正是你期待九标志聊的东西吗?  

更要指出的是,错误的教会观造成了互补主义上的混乱。我们的教会论越偏离圣经基准,我们就越会把互补主义扭曲以适应于我们的情境。对教会错误的假设和以项目化的方法来进行教会事工,都会消弱互补主义的原则。

 关于教会的这一点确实是我们关于互补主义的许多对话背后应该有的对话。它是问题背后的问题。我们对互补主义的辩论常常受我们教会论认知的影响。 

 在本文中,我将探讨我们对两件事的理解如何与互补主义相关—这两件事即个人属灵恩赐和更广泛的教会事工。在另一篇文章中,Alex Duke将阐述不合圣经的体制架构如何造成互补主义的混乱,以及回归圣经权威的架构如何可以在解决目前互补主义的诸多争论方面大有作为。

 关于属灵恩赐及重视女性

 很多时候,有关互补主义的谈话集中在探究我们如何能够向女性表达看重并尊荣她们独特的恩赐。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值得我们给予它所有的关注。但问题是,我们在回应这个问题时经常带着一种对属灵恩赐、教会事工,以及我们如何重视及肯定彼此方面的错误观点。

 例如,一位持互补主义的牧师最近指出,不把有讲道恩赐的女性聘进教牧团队,或者不允许不同性别的人一起担任领袖,就是在“边缘化”她们。另有人认为,如果你不能为有教导恩赐的女性创造相关的平台,你就不重视她们对教会的贡献。

 当然,你的教会聘任女性或者为她们创造更多的公共教导平台可能是明智的好做法。然而,我所担心的是上一段落中论点背后的逻辑。它假定我们的恩赐应该决定我们从事什么样的事工。它还假定教会通过为成员的恩赐创建平台或项目来传达对他们价值的认可。 

 应该是我的恩赐决定我的服侍吗?

 我要讲清楚,圣经里对男性和女性在属灵恩赐方面是完全一样的神学。二者都被呼召为了会众的益处而运用他们的恩赐。问题是这些恩赐是如何在教会里使用的。

 新约圣经经常教导我们,是基督凭祂的恩典为属祂的人赐下属灵恩赐。保罗说,这些恩赐不异于“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林前12:7,是神的恩典和能力的的显现而教诲会众。然而,我认识的许多基督徒(无论男女)都因没有得到太多机会使用其恩赐而失望甚至沮丧——特别是如果这些恩赐与教会生活中的公共元素相关,如教导治理(罗12:8)。

然而,我的直觉是,这些挫折不是来自于我们缺乏使用恩赐的机会,而是来自对教会生活中恩赐应该如何发挥作用的错误的、项目化的理解。人们假定他们的恩赐应该被使用于某种类型的事工。“我有行政的恩赐,所以我应该做财务。我有服侍的恩赐,所以我应该组织聚餐。我有教导的恩赐,所以我应该教一门课程。”我们希望把我们的恩赐连接到教会内一些预制的项目或职位上。

 但是, 我们为什么会假定因为没有一门课程我就不能教导、不在教会正式的行政团队里我就不能行使管理呢?没有那些机会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恩赐必须处于休眠或萎缩中。圣经说教会是一个家庭。当有需要时我们就服事。我们仍然可以在一对一的门训关系中教导。我们可以通过帮助新婚夫妇建立他们的财务秩序来管理。我们可以在影响范围内激励人们定期参加非正式的祈祷小组来“治理”。我们根据教会的需要和神提供的机会来使用我们的恩赐。毕竟,神赐予我们恩赐是为了教会共同体的益处,而不是为了我们的个人成就。

 一般来说,我们如何看待我们的恩赐,是受我们的教会观所影响的。如果你的教会一看就是项目化的,那么你将设想如何通过项目和平台来使用恩赐。如果你的教会直觉就是家庭化的,那么你会环顾整个房间,看看谁需要帮助。想想我们的母亲,在忙于打扫家庭预备聚会准备节日晚餐时,她会告诉我们不要等着被要求帮助,而是看到能帮什么就去做什么。若你说 “妈妈,洗碗不是我的恩赐,挑选音乐才是的话,你母亲会如何反应呢?

 这些观点适用于所有人,包括男性和女性。我同意我们应该渴望找到方法去做我们擅长的事情。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做何事的决定性因素教会的需要。正如我在其他文章所讲的,渴望成为牧师的弟兄们应该花时间去做的事情之一是去做孩童看护服侍和剪草坪。你有教导的恩赐?那很好!四岁的孩子需要一个有纯正教义的人。

 使用恩赐与互补主义

 我们回到互补主义:有教导恩赐的女性应当教导。或许你的教会不是项目化的。或许没有多少公共教导的机会来使用你的恩赐,或者存在的机会已经有人了。如果这是你所处的情况,那么请记住:你的恩赐不需要被闲置。神可能不会给你所渴望的使用恩赐的平台,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行使它。

 对于任何因没有公共教导的渠道而可能感到沮丧的姐妹,你们要知道其实许多弟兄的情况是一样的。我个人认识许多不同教会的弟兄,他们讲道绝佳,但也很少——如果有的话——有公共教导的机会。

 他们在浪费恩赐吗?断乎不是。他们在儿童主日学教室里,在附近的汤馆与朋友共进午餐时,在家里和妻儿在一起时,在小组里,甚至每个主日后与两三个人一起在教会门厅里时,他们都在教导。你也没在浪费你的恩赐。我们都只是在神把我们所放到的任何地方来使用我们的恩赐。

 恩赐,平台,和价值

 但是,“若教会不以特定的方式(通常是程序性、公共方式)使用她们的教导恩赐,就是教会不重视她们”那种令人担忧的断言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真得是那样吗? 

 当然,我并不是主张女性只能在幕后服事。相反,我认为这种论点背后的逻辑对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有所贬低,因为按这个逻辑,幕后的服事或支持性的角色是无关紧要的。这似乎表明,幕后的普通的会员不如那些有公共平台或领导岗位的更有价值。成员们微不足道,而领袖们更有价值。公共事工重要,而个人事工不重要。

 当我们将事工中的价值等同于公共平台和领袖时,我们实际上对基督徒的服侍做了一些很不幸且无益的暗示,而大多数基督徒都是在日常的基督教服侍中活出对耶稣的委身。若将价值与呼召或事工中的责任等同起来,我们实际上是把大多数教会成员当成了二等的基督徒。

 在一年的时间里,在我自己约有700名成员的教会里,大概有40个人在公共场合教导或行使领袖职分。我建议我们要极力避免让人误解,以为其他660名成员——就是那些在教会中承担日常事工的其他成员——都只是神国度中的边缘角色。

 对互补主义牧师的话

 那么,互补主义教会如何向前发展呢?首先提醒你的教会,无论弟兄和姐妹,拥有某恩赐并不是从事某事工的授权。你要看成员们所做的工为贵,并鼓励他们融入彼此的生命,而不仅仅是参与教会的事工项目。

 当你鼓励这种方式来服事时,有一些在教导方面有特别恩赐的弟兄和姐妹就会兴起,并且他们知道如何做事。你会看到教会中有个弟兄很有能力并一如既往地组织弟兄祷告和传福音。你教会里也有个姐妹在家里一个接一个地进行姐妹门徒训练。他们二者都对别人施以积极有力的属灵影响。当这些人出现时,你就装备他们,鼓励他们的事工,并把他们当作兄弟姐妹的榜样。

 但要认识到,在这一点上,弟兄和姐妹面前的道路是要分叉的。圣经中有一个授权的“程序”来正式认可有教导和治理恩赐的弟兄:就是众长老。它还有一个指定的场合让合格的弟兄来进行公共教导:就是讲道。但是圣经并没有在教会内对姐妹有这种规定性的制度结构。相反,圣经高举妇女要指教妇女这种不可或缺的价值(多 2:3–5),以及牧师应积极追求装备有恩赐的姐妹以从事这个事工。当然,这个事工如何进行可能在不同教会间的做法看起来会很不相同。有些教会会设立专门的事工项目来实施提多书2章的教导,另有些教会可能会通过发展姐妹门训姐妹的文化来实施。 

 所以,是的,教会在这一点上是不对称的:合格的弟兄能成为牧师,但姐妹不能。合格的弟兄可以讲道,姐妹不可以。但同样的情况是,弟兄不能成全提多书2章所讲的与妇女进行亲密的、个人的门训关系,也不能为教会中的姐妹们做圣经妇女身份的模范,只有姐妹们才能做到。男人和女人在实现教会的使命中都是完全必要的

 互补主义者应该努力,让教会里满是最能讲解圣经的姐妹。保罗赞扬整个庇哩亚的会众考查圣经以晓得他传的道是与不是,其中肯定包括有见地、神学清楚的妇女。努力去装备姐妹以便她们能门训会众中的其他姐妹,并且在合适的景况下去教导。 

 如果你的教会认为聘请一位女性事工主任或创造一个项目以让少数姐妹可以为其他姐妹做公共教导是明智的,那就去做吧。但是,不要把那些项目和平台当成姐妹参与事工和服事价值被重视的唯一场所。

相反,要维护所有信徒的祭司职分,并重视教会的日常生活及教会成员的责任,无论弟兄还是姊妹都被重视。提醒会众,接待先知的,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太10:41)。提醒他们,每个人都被呼召要根据教会里主所安放的群羊的需要来使用恩赐。这些情景之下的服事绝不是微不足道的。


译:刘立君;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The Conversation Behind the Conversation: How Ecclesiological Assumptions Shape Our Complementarian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