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性别的起源与教会中的女性角色

Article
2016-04-30

原文标题与链接:The Genesis of Gender and Ecclesial Womanhood

翻译:高蒙恩

 

 

男女不一样!

对一些读者来说,这个不用说。但对于越来越多的人来说,这句话会让人打起来。男人女人基本上本质上不一样的概念已经过时了。[1]如果再从这些区别展开来说男人女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角色,最后还得出“顺服”一词,那么没有多少人会跟你做朋友。[2]

创造和设计

但是当我们回到圣经的时候,我们发现神在最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让他们不一样又可以互补。男人女人都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他们都领受了命令(创 1:26-18)[3] 但神是先造的男人,然后把领导的角色给了亚当,让他有权柄给园子里的动物起名字(创2:19)。亚当要做很多事,所以神就想给他一个“帮助者”(创2:18)。神从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创2:21)。她的存在是在亚当之后的,也说明一个现实,就是夏娃的人身安全是系在亚当的男性力量上的。[4]

亚当娶夏娃为妻,成全了男人该有的角色(创2:24)。男人把自己的骨肉给了夏娃,在一定程度上又通过联合使之成为一体。亚当在一切事上都是一个发起者,是领导,是那个在上帝面前对自己及他人负有责任的人(创2:24-25)。这所有的一切神都说“很好”(创1:31)。

所有事物在堕落时都跟着堕落了。亚当没能领导也没有保护夏娃。夏娃被蛇引诱并成了领导(创3:1-13)。简言之,堕落本身是神计划的一个反转。

这样,诅咒就是一个性别方面的诅咒。每个人都得到了冰冷的审判,同他们在生活里的角色相联系。“痛苦”成了夏娃“生产”的标记(创3:16)。她要渴望她丈夫的角色,这也意味着他就要争战去“辖制”她(创3:17)。神也没有让亚当脱离厄运。因为亚当没有承担起神给他的责任去带领,他在地里的工作也被诅咒了。在地里劳作的身体要汗流满面才得以糊口,一直到他死为止(创3;17)[5]

这里不要搞混了,性别在创造、堕落、诅咒里是最优先也是中心性的事。[6]

创世记前三章给向我们展示出了合乎圣经性别角色的基础模型,就是现在好多基督徒所说的—— “互补主义”(complementarianism),意思是男女在尊严价值上是平等的,但在他们各自的角色上是有区别且互补的[7] 。为了达到这篇文章的目的,我们必须着重地指出女人在和男人联系上有一个补充的角色。上帝先造了亚当,又造了夏娃辅助他。

在上帝智慧又满有恩典的创造里,女人是“帮助者”。他们要成为妻子和母亲,要生养子女。当男人带领、保护、供养的时候,女人和他们一起支持他。但可悲的是,在堕落之后两者开始争抢对方的角色,男人开始滥用或者废弃他们领导的角色,而女人也争抢主要角色,挑起争端。

我们要看到的是,这两个不同的角色是相互依赖的,不管是在神圣旨意上还是因创造之力所带来的在身体现实上的不同方面[8]。一般来说,上帝把男人造得强壮一些,更倾向于分析,在生殖上有发启作用。女人一般在身体上软弱一些,更情绪化,比男人更注重语言,也需要去生养子女。女性身体的构造表明她们是为了生育而设计的,即使我们的社会想去忽略这些身体上的现实差异。神旨意的智慧是在具有祂形象的男人女人身体里彰显出来。神让女人在属灵上所起的作用在她们被造的身体里也体现出来。

支持的力量:女性角色在圣经中的体现

这些角色,带着复杂性和戏剧性,在全本圣经里被表现出来。我们透过经文看到:

  • 除了极少数情况外,男人在以色列的神权政体里起的是领导作用。比如创世记的列祖,以色列的先知,还有利未人作祭司。(未 6)
  • 男人为以色列人打仗;女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去打仗。士师记里由于男人的失败而兴起女士师是非常可耻的。
  • 一些女性,像摩西的母亲、路德、以斯贴是在父系环境下被上帝使用成就美事。
  • 女人在家里料理家务,就像箴言31章里的女人一样。这一章告诉我们料理家务是一个整全的多方面的呼召。
  • 耶稣在他的事工里在和女性的交往中显示出了温柔,而女人在许多方面则对他有坚定的信心。(路7:11-15,13:10-17,约8:33-39)
  • 十二使徒全都是男性,是在地方教会里做长老或牧师的。(太10:2-4,徒1,提前2:11-12)
  • 在新约里,女人则是在服侍帮助,例如在经济上支持使徒,接待教会聚会,还有款待客人。(下面细讲)。
  • 妻子被呼召能去顺服她们的丈夫,就像教会与耶稣的关系一样,把互补与顺服的美体现出来。(弗5:21-31)
  • 新约里直白地告诫女人在教会里不能讲道,不能管辖男人。(提前2:11-12)
  • 女人被呼召“在家里做工”。提多书2:5是新约里对箴言31章的回应。
  • 女人被呼召去顺服并且非常尊重她们的丈夫。即使撒拉也称亚伯拉罕为“主“。(彼前3:6)

我们该如何去把这些圣经事实综合起来整理出一个符合圣经的女性标准呢?牧师神学家约翰·派博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十分重要的工作。“成熟女性的核心意义”,派博写到,“是一个自由的性情,从值得敬重的、与女性有合宜的不同关系的男性那里去确认、接受并培育他们的优点与领导力”。[9]

我们已经简短地查看了创世记和其它经文,女人被上帝呼召在男人的权柄下服侍,在家庭里、教会、社会里活出福音。

性别导向的门训

合乎圣经的女性和强势观念的女权不可调合。圣经屡次教导女性不是在对抗神的设计中找到自由、快乐以及解放的,而是行在圣经教导中。当然,这不只是在有关性别的教导上,更是在整个基督徒的生活中。我们要明白我们心里所向往的不是去和圣经对抗,而是愿意圣经而去塑造我们。

福音直接把我们从自由派的观念中拉出来,又给我们更好的教导。[9]因着向自己死,相信基督,我们活了过来。这里“不管男女”,就像保罗所说的(加3:28)。但是一旦我们从罪的枷锁中解脱,男人女人都可以自由地活出神在创造的设计中给他们的形象。毕竟生物学不是基于悔改归信而改变。福音是合乎圣经的男女角色的中心。它把女人从罪和地狱中救出来,赐予她们力量去活出神给她们的计划。[11]

当我们翻开新约圣经时,我们发现很多女人在福音中得自由的例子。女人在教会里以各种各样富有创造性的方法去服侍。这里有几个很好的例子:

  • 约亚拿,“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用自己的财物去送给耶稣还门徒的需要。(路8:3)
  • 百基拉帮助她的丈夫亚居拉教导亚波罗——一个富有学识有口才的传道人。(徒18:26)
  • 提摩太有一个敬虔的母亲与祖母。(提后3:15)
  • 大比大“广行善事,多施周济”。(徒9:36)
  • 在环境对基督教不利,需要在家里进行敬拜的情况下,吕底亚和马利亚都在家里进行基督徒的敬拜。(徒12:12,16:13-15,40)
  • 非比是“坚革哩教会中的女执事”,一个“素来帮助许多人 ”的人,保罗写信给在罗马的人。(罗16:1-2)
  • 犹尼亚(罗16:7)和亚腓亚(门2)和她们的丈夫在事工上很好地搭配,不管是犹尼亚在传福音的事工上还是亚腓亚在家里招待客人上。
  • 在马利亚、安娜和其他人的例子上,我们发现女人的坚持,敬虔,勇敢,还有有效的祷告(路1:46-55,2:36-38)

我们可以从这些教会女性的榜样中学到什么呢?或者说,我们看到在教会里被福音改变了的女性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更基本的是,敬虔的女人应该通过支持,帮助,鼓励,肯定教会中长老在教会和世界中兴旺福音来服侍教会。对许多女人来说,这些是在顺服丈夫的领导下得以完成的。然而,不管女人有没有结婚,都可以去行出这样的角色。所有的女人都可以在神的教会事工里服侍神。

合乎圣经的女性角色在方地教会里基本上是以服侍,支持,鼓励为方向的。男人被造的角色是带领教会的事工,解释圣经,牧养和监督。女人被创造和呼召去顺服她们教会的事工,支持被男性教会领袖所认可的事工。通俗来讲,就是去鼓励,肯定她们的长老,“支持”事工,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尽可能地树立肯定的、鼓励的榜样。

这种事工是必不可少的。就像家庭里没有了妻子和妈妈就不像一个家,教会如果没有姐妹的事工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教会。我们很多人都听讲过一些女性如何在教会里“填补空白”的轶事。辅导身在挣扎之中的人,教导下一代,给新晋妈妈做饭,给教会的长老写鼓励的话,组织一些特殊的活动,她们用这样或那样的方式给教会坚定的支持。我们将会再看一些“教会女性”的实践指导。

女性在神学上与实践上对教会的服侍

敬虔的榜样

第一,女性可以通过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个人生活与在地方教会里的生活中活出福音去服侍主和教会。这听起来可能是对每个基督徒的要求,确实如此。但女性在一些特殊的方面的确可以成为一个榜样,就是陈马可(Mark Chanski)所说的“顺服的学习者”。[12]

门训下一代成为敬虔的女人

非常多的教会都十分需要有一个年长的女性可以门训年轻一点的女性,可以让她们更好地服侍教会。

我认识一个姐妹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特定的时间,她会和一个单身的姊妹见面,替刚有孩子的夫妻照顾宝宝,还教一个关于合乎圣经女性角色的课。通过她的工作,她的教会更加健康充满活力,就像是一个被勤劳的园丁照看的花园一样。

祷告

女人通过祷告可以对神教会的事工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祷告的勇士”听起来可能有点像陈词滥调,但并非如此。当我们进入天堂的时候,毫无疑问,在地上有些不为人知的肢体在天上要因为他们对祷告的坚守而被尊荣。

事工

几个世纪以来,女人在福音事工运动里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像慕拉第和艾米·卡迈克尔这样,可以为着福音牺牲一切。[13]

接待

另外一个重要的方式是去通过接待把祝福带给教会里的成员。她们在家里招待吃饭,结婚送礼会,还有生日聚会。[14]更重要的是,结婚的女人应该与丈夫一起开放家庭,尤其是对那些经历痛苦挣扎的人。单身女性也可以把她们的家对单身的女性开放。

教会的长老和年长的妇女在教会里以好客接待而闻名,这并非毫无根据(提前3:2,5:10)接待之心体现出恩赐的神的一点点形像,神把生命给了那些不认识祂的人。这也告诉我们如何在实践上去爱基督身体里那些有形的实体。

教导

有些人认为相信男女互补的人不会让女人在教会里教导。但这不对。女人非常需要去教导其他的女人,还有她们的孩子。[15]

奉献

女人可以通过慷慨的奉献去参与教会里的服侍。

几年之家我拜访过一个基督教机构,遇到了一位年长的姐妹,她非常安静谦卑。后来我被吓了一跳,因为得知她身价过数十亿,又很大程度上支持这个机构的工作。而这个机构正是要在这个灵性黑暗的时代传递福音的光芒。

女人独特的责任——也是荣耀

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三位一体中各自独特且互补的角色。圣子顺服圣父。作为基督徒,我们也相信基督和教会的婚姻,一个由不同的方面结合起来,互相珍惜的婚姻。作为基督徒,我们还相信我们明白女人的独特性,还有男人显示出神的荣耀与智慧。[16]不管这个社会怎么去评判我们,我们都应该用合乎圣经基要的真理去看待。

作为一个女人意味着支持,培养,肯定她们的男人,好叫他们能去完成神给他们领导的角色。男人可能会因为他们的软弱而转向罪。但因为得着他们教会的女人坚定支持,他们有了坚实的基础。女人可以使男人兴旺,也可以带领别人这样做。

也许在女人“支持”事工上的力量、荣耀会比某些人想像得更多。如果现代人看错了,我们却不能看错。

[1] 参 Jennifer Finney Boylan, “Is My Marriage Gay?,” New York Times, May 11, 2009; Ilene Lelchuk, “When Is It OK for Boys to Be Girls, and Girls to Be Boys?,” San Francisco Chronicle, August 27, 2006; Karin Venable Morin, “Caveat Parens,” National Review, May 4, 2009; Al Mohler, “Gender Confusion in the Kindergarten,” albertmohler.com, published October 18, 2006.

[2] Mary Kassian 已经说明改变性别角色定义的趋势将会扩展到对神的观念产生影响。从历史角度看, Kassian 写道, “女权主义者相信她们可以在消除性别的角色和原型时找到真实的自己。当她们发现‘神‘只是人格上的完全与有意义的经验时会超然居上……为了能够除掉这力量,女权主义者主张她们需要在内心里的存在中觉察到它。然后她们就可以传递并有目的地释放,从而改变现实” (The Feminist Mistake: The Radical Impact of Feminism on Church and Culture [Wheaton: Crossway, 2005], pp. 178, 190).

[3] 对男人、女人还有神的形象的定义请参Bruce A. Ware, “Male and Female Complementarity and the Image of God” in Wayne Grudem, ed., Biblical Foundations for Manhood and Womanhood (Wheaton: Crossway, 2002), 71-92.

[4] Ware 主张 “神的形象优先给了男人,因为女人是照着男人的形象造的,男人又具有神的形象” (88)

[5] 如果想知道更多角色的研究,参 see Wayne Grudem, “The Key Issues in the Manhood-Womanhood Controversy, and the Way Forward” in Grudem, Biblical Foundations, 40-41.

[6] 如果想知道对角色的一些释经解释,参Grudem, “The Key Issues,” 25-36.

[7] John Piper 对这一条目有清楚的解释 “Chapter 1: A Vision of Biblical Complementarity,” in Piper and Wayne Grudem, eds., Recovering Biblical Manhood & Womanhood: A Response to Evangelical Feminism (Wheaton: Crossway, 1993), 52-53.

[8] 反对这一点的人需要去认真钻研一下Gregg Johnson, “The Biological Basis for Gender-Specific Behavior” in Piper and Grudem, 280-293. 几个例子是: “在18岁,女孩身体脂肪含量是男孩的两倍(大约33%)。 男孩在18岁肌肉比女孩要多50%,尤其是上身肌肉。” (283). 而且因为女人的神经与周围神经联系紧密,她们可以整合更多感应与记忆信息从而可以对特定情况做出分析与判断。” (289) Johnson 是Bethel College的一个生物学老师。 同参 George Alan Rekers, “Psychological Foundations for Rearing Masculine Boys and Feminine Girls” in Piper and Grudem, 294-311.

[9] Piper, “A Vision of Biblical Complementarity,” 36. 一整章都是一个必读话题。

[10] 想要了解更多各人主义的现代观念与其有限性,参第一章, “The Idolatry of Love,” in Jonathan Leeman, The Church and the Surprising Offense of God’s Love (Wheaton: Crossway, 2010), 39-74.]

[11] Piper 说得很好: “我们现在从这三章里看到的是:男性、女性都是上帝创造的终极目标。男性与女性不是创造之后才有的思想。他们是十字架之后的思想。不是基督以死荣耀神之后产生的肤浅认识,而是加略山的中心。”  From his address at the 2008 True Woman conference, accessible at http://www.truewoman.com/?id=336.

[12] Mark Chanski, Womanly Dominion: More Than a Gentle and Quiet Spirit (Birmingham: Calvary Press, 2008), 194.

[13] 新约学者Tom Schreiner 写道 “女人已经在福音的事工中领先,也正在领先,而且会一直领先。” 参 “The Valuable Ministries of Women in the Context of Male Leadership: A Surve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Examples and Teaching” in Piper and Grudem, 223. Schreiner’s chapter will repay reading on the subject of women’s ministry.

[14] 参 J. Ligon Duncan 和 Susan Hunt, Women’s Ministry in the Local Church (Wheaton: Crossway, 2006), 110-12 in particular.

[15] 在地方教会之上,神的会众需要敬虔的女人在会众之外去教导人,就像一些女人如Elisabeth Elliott, Nancy Leigh DeMoss, Carolyn Mahaney, Mary Kassian, and Susan Hunt. 这也是说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可以去造就她的弟兄姊妹了。参 William Weinrich’s chapter on “Women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Learned and Holy, But Not Pastors” in Piper and Grudem, 263-79. 我喜欢女圣诗作家的那一章,特别是269页。 这就是一个多人效法的榜样,女人在教会中尽心服侍基督徒。

[16] 参 Bruce A. Ware, “Tampering with the Trinity: Does the Son Submit to His Father?” in Grudem, Biblical Foundations, 233-53.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