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两位选择修订而不是重写其教会章程的牧师

Article
2017-07-12

原文标题与链接:Two Pastors Who Chose To Renovate not Rewrite Their Constitutions

翻译:张金星

 

 

编者按:我们和两位牧师谈了为什么他们选择用手头现有的文件来展开工作,而不是重新写份新的。

* * * * *

作者:Mark Vroegop

我家买的第一套房子是全街区最丑的。曾刷白漆的杉木表面有凹痕和剥落,还有扇黄色的门配石灰绿的装饰配件,这一切都像在尖叫说:“没法买!”但是我们爱上了这房子的特色和魅力。我们把房子里里外外每寸地方都进行了翻新,我们的邻居也注意到了。实际上,当我们还在刷房子的时候,有一天一个邻居就大喊:“谢谢!它看起来好多了。”

翻新工程里有些救赎的意味。我知道并非所有人同意,我也听说了一些“无底洞”房子的可怕故事,但是我想翻新产生出一种别样的美——与历史连结。

一个地方教会最具历史意义的一般是其章程。按文件重要性来说,教会章程是除圣经本身之外最重要的。一部章程定义了一群人作为一个教会如何来治理及制约。教会章程至关紧要。

然而,用了50或150年的老章程恐怕需要更新或者修改了。等时候到了,重新来过更好吗?你应该完全重写你们的章程吗?也许吧。有时从头开始挺好。或者也许你应该考虑修订。

作为一个装修过房子、革新过教会,并且修订过章程的牧师,我想就修订教会章程提出五点理由(译注:英文中装修和革新都是renovate)

1.它肯定了过去。

每个教会都有历史,而且我经常发现新来的牧师对他们就职前的事几乎毫不关心。在引领教会迈向新未来的美好愿望里,他们忘了每个教会都有一个举足轻重又意味深远的关于神恩典的故事。通过将原来的章程作为基线或出发点,牧师有机会依赖教会历史,而不是使其黯然失色。充分利用原有的章程加以修订,可以纪念教会长期委身的成员,并肯定这间教会的历史。

2.它澄清了什么最重要。

神学和教牧检伤分类(在教会的问题上测定重要性优先顺序)恐怕是教牧领导力中最艰巨的功课了。所有的问题在改变的必要性上并不相同。比如说,信仰告白中的主要教义问题与投票法定人数百分比的问题当然该被区分对待。通过修订原有的章程,牧师有机会帮助教会成员明白并鉴别哪些问题比其他问题更重要。章程的修订对一间教会而言是重要的教导时刻。

3.它创建了预备将来改变的文化。

对于章程不怎么变的教会而言,这些章程通常会变得过时又无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文件实际上被忽略了,只有在教会陷入危机时,其章程才变得有意义——这是最糟糕的做任何改变的时刻。修订章程帮助会众意识到创始文件能够也应该不断地完善,从而使教会走在一条健康之路上,好迎接面对未来更多的变化。

4.它塑造谦卑和智慧。

修订章程给教会领袖提供了一个机会,证明崭新的并非更好的。它让牧师谨慎思考真正必须要改的内容,倾听对特定问题的关切,并选择一条明智的道路前行。有时需要彻底的改变,但我认为章程修订提供了一个展现谦卑精神的独特机会。

5.它为合一而改变。

有时在教会中做些必要的改变,也会不经意间产生问题、恐惧、甚至分裂。修订章程并不能预防这一切,但它能提供一个机会,为着合一的缘故调整改变的节奏。一个特定的分裂问题可以延缓到将来再议,而其他能达成一致的问题则可以立即处理。在合一中前进的喜乐为将来的修改创造动力。久而久之会产生显著的成果,修订章程也会使其顺利。

无论是重装家居还是修订教会章程,总是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并且伴随着惊喜。但我认为它们值得考虑。同时具备历史和当代适切的教会章程是部精美的文献。谁知道呢?甚至可能会有个长久委身的成员说:“谢谢!它看起来好多了。”所以,现在别丢掉那部原有的章程。先考虑修订它。

* * * * *

作者:Curtis Hill

当我被任命奥格镇浸信会的主任牧师时,我和我们教会许多人都意识到,我们并没有像自己所需要的那样,留意管理组织文件和架构。在没有被选立的长老的情况下,久而久之,我请教会委派一个由具备长老资格的人组成的“专项工作组”(我个人也在其中),来制定针对教会的建制变革,以及建议修订我们的治理文件。

在一系列的建议下,专项工作组干了18个多月。我们觉得,与其对我们的章程来一场大规模一站式的彻底改造,不如用零敲碎打的方式最大程度地服侍我们的会众。

迄今为止,修订的主要实质在如下方面:

  • 我们提议修改一个条款,它曾规定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修改我们教会文件(信仰告白、教会之约、成员守则等等)——永远不许。我们寻求法律专家来决定行动的最佳路径,并努力向会众解释修改这条针对我们章程的条款的必要性。
  • 在此之前,我们那份(不充分的)信仰告白全文实际上包含在教会章程之内。我们专项工作组觉得最好采用2000年版的《浸信会信仰宣言》作为我们的官方信仰告白(免得我们需要再去起草一个新的)。我们也把信仰告白收编到参考部分,而不在章程全文中赘述。
  • 在此之前,我们那份(过时的)教会之约全文也包含在我们的章程之内。我们借鉴了一些教会之约作为有帮助的范本之后,便制定并提出了对教会之约的重大修订,和我们的信仰告白类似,仅仅收编到章程的参考部分。
  • 我们修订了一些关系到成员的文章,尤其是关系到如何接纳或除名成员。我们还讨论了成员年龄的问题(以前没解决这个问题,即使教会历史上偶尔有为尚年幼的孩子施洗并接纳为有资格投票的成员)。我们也澄清了教会重新接纳成员的程序,以及对成员出勤率的期望。

每项修订在投票中都得到了会众九成以上的通过,神使用这项工作澄清事实并更好地保护了我们教会的合一。

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我可以预期更多的章程修订发生。要把我们已做的改革和变化编纂成册仍任重道远。我相信,藉着这种零敲碎打展开工作的方式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来保护我们教会的合一,即使我认识到对于我们新的制度、方针和程序需要正式编纂成册。我的祷告(已蒙回应)就是神会保护我们的教会及她的合一,直到我们作为教会能明智地落实更多的变化和改革。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