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关于教会植堂,九标志的忠粉们应该知道些什么?

Article
2020-01-15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9Marks Purists Should Know About Church Planting?

翻译者:侯淑婧

 

编者按:在九标志事工里,长久以来我们都非常珍惜那些在最重要的事上互相契合的朋友,即便我们彼此之间存在建设性的分歧(箴27:6)。Ed Stetzer所写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将那种珍惜付诸实践。我们盼望您能像我们一样从他获益。

* * * * *

当约拿单·李曼以这个问题来向我约稿时,他把上面的标题发给了我,还说,“拜托,难道你不喜欢这个标题吗?”

你瞧,他知道(狄马可也知道)我忠爱的是清晰的福音和合乎圣经的教会论,但我也会担心时不时在九标志的圈子会看到的不切实际、飘在空中的特性。

这篇文章应他们的要求,不是从我的角度出发,而是从你们的角度出发,因为他们晓得我与他们有很多契合之处。事实上,我植堂的前几个教会全部用的是《神荣耀的彰显》(A Display of God’s Glory )来描述我们的教会治理模式。但我的确想到有一些在植堂中需要考虑的问题。因此,我发明了九个九标志的忠粉应该了解的事情,因为九是一个神圣的数字!

1. 讲道不等于植堂

讲道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重要,至少在教会植堂方面。

先别忙着讨厌我——记住我们是在聊植堂的事。请允许我再说清楚一点,释经式和神学正确的讲道是基本的、有意义的,对于教会的健康也是至关重要的,但并不是你首先要做的事。同时你也必须要建立关系,分享福音,和开始小组。

你要靠传福音来建立一间教会,然后你才开始对着新信主的教会成员们讲道。

确实,讲道和教导是一间合乎圣经的教会的标志,但这不是你建立一间教会的方式。讲道是你牧养教会的一部分——但你必须(通过传福音)先建立起教会。

现在,如果你先从一个被差派出去的小组开始,那就已经是一间在运作的教会,在讲道方面就是就是另外一回事——但就传福音而言则是一回事。如果是真正的植堂,而不是分出来一个讲道点,那传福音必定要成为一个驱动器。

有太多的忠粉爱讲道胜过爱植堂(有时也胜过爱人),导致“植堂”的原因通常是人们渴望更好和更被归正的讲道。

2. 实际的服事和实用主义不是一码事。

绝对不要在你自己的头脑里建立一间教会。

对于理论家和神学家而言,存在一种危险,就是忽略了对其所处文化或环境的认识,只是采用某种植堂的方法和模式。我们对于神所呼召的人需要有一种异象,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认识他们,然后采取实际有效的方式在他们中间建立教会。这些实际的方法可能包括和街上的每个邻居见面,邀请他们跟你一起去教会,参与社区活动,等等。植堂不能停在云端,必须要实际落地,有所行动。

而且,你在某个大会或者神学院里听到的内容,并不总是和从城市到乡下植堂的过程中实际应用出来以及活出来的状况吻合。

3. 你要植堂就要花时间去接触失丧者,而不是沉浸在现有的教会文化圈子中。

若没有花大量的时间与不认识耶稣的人相处,你就无法像耶稣那样生活或爱人。

耶稣说,他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19:10),而我们被呼召和他一起完成这个使命。作为一位植堂者,让我震惊的是,要花时间,并要捍卫这个时间给那些需要听到耶稣的人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事实却是如此。教导别人如何寻找失丧者那些高大上的方法论可能很容易,但却没有花时间亲身示范。这就造成一个教会都是满脑子知识但完全零经验的宣教士。作为植堂者,你的时间需要花在很多事情上,坚决要捍卫那些花在还不认识耶稣的朋友、邻居和同事身上的时间(如果你是带职服事)。以身作则,并要和植堂的成员们一起去做,这将会能塑造你们的宣教文化。

对很多忠粉来说,他们已经把自己困在一间教会里,或者一种宗教文化中。你是否注意到,我们很容易在一些对属灵的事并不感兴趣的人周围高谈听上去很属灵的话?他们当然不认识普通人,也不和他们打交道,那是一种并不合乎圣经真理教会文化的标志,。

4. 融入文化对神学上有追求的人来说很关键,但并不自然。

为要有效地建立教会,你既要在神学上保持敏锐,也要在文化方面积极融入。

有时,那些在文化融入上更委身的人往往少了点神学上的追求,但也不总是具有相关性。通常,那些多年研究神学的人会发现他们自己在融入文化时找不到头绪,而他们的讲道会让人感觉有距离感、关联度低。

认真做植堂的工作包括解读神在祂的主权中把你放在其中的文化处境。这会花费时间和精力,需要努力和主动性。我们必须凭借对神学忠心的理解去传讲基督和圣经,但也必须以我们所处时代的语言和文化处境来与人沟通。我发现讽刺的是,那些深爱清教徒的人有时会背离清教徒“讲话直白”的传统。

你可以也必须既在文化上融入,也在事工方式上以神学为导向。

5. 你不能单靠讲道和门训把你传福音的方法讲出来,必须要借着和教会的人一起去传福音来带领他们传福音。

讲道和教导总会产生出一个会传福音的教会,这只是一个传说。事实往往不是如此。

只有好的教导基本无法带来翻转,即便大家总是告诉我他们的计划就是这样。一位讲道人的讲道必须和他的现实生活相吻合(提前4:16;提后3:10)。牧师,看见你积极地对待个人布道和成员们传福音的事,正是你在讲道中为创造一种新的文化所需要提出的例证,

我正巧就这件事和一位九标忠粉(我有提过这个词是约拿单·李曼发明的词吗?)有过一次讨论。他很着急,因为他有教导,讲道中也提及,也有不断深入的门训,但却没有出现越来越多传福音的人。

他同意去按我所建议的方法实行几个月。所以,我们安排了外出传福音的日子,开始了一个让基督徒比较容易带访客来听的讲道系列(然后要强调邀请一个朋友来教会),计划全教会向社区传福音,设计一个祷告方案,等等。

结果如何?他没做任何有违他自己忠粉立场的事情(那是我们的约定),但是很快他的教会开始增长,因为被动员了起来,神也祝福他们。

6. 你可以向那些主动与人接触的人学习。

我常常告诉别人,如果想把教会的名声搞臭,让教会开始增长就可以了。那些带领停止增长的教会的牧师们总能找到说辞证明其他教会的增长是有问题的。

是,会有并未真正归信的人。是,会有不恰当的方法。不,我们不想变得依赖造势。但是,通过问“我可以向那些主动接触我不曾接触的人学习什么?”,或许你可以学到更多。

7. 爱耶稣。8. 传福音。9. 关注教会论。

我想我们都同意最后三点。而且我想让你知道,我和你立场非常一致。

有一天,当我和狄马可在讨论这个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希望是以温和的方式),我相信他在创造着一代非常有神学头脑的牧师,但他们的行动力很弱,相比以前果效更少。

他回应说,他们在读所有实际有用的书籍(他还礼貌性地提到很多是我写的)。然而,我并没有被说服,不觉得情况总是这样(而且,马可,你的书比我的畅销得多)。

但我在他的回答中看到了希望。马可认为,是你自己要从某个地方找到实际可行的方法。我担心的是,九标志的忠粉们并没有找到,而且也需要去找。

那就要学习最佳的实践方法,学会如何接触失丧者,如何很好地带领教会融入社区,但并不撇弃福音、圣经,对教会也要有合乎圣经的理解。

这就是我给你们的鼓励,九标志的忠粉,我的朋友们!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