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牧师如何处理恐惧、药物治疗以及各种上瘾问题

Article
2014-10-16

原文标题与链接:What Should Pastors Do with Fear, Medication & Addiction

翻译:何之是

九标志事工以下简称九标志):您写了两本关于恐惧方面的书提到当人自我膨胀而上帝显得渺小时恐惧就产生了。您为何这么关注恐惧的主题呢?

爱德华·韦尔契(以下简称“EW”):当我们打开圣经,就能发现大量关于恐惧这一主题的讨论。正因为有那么多很好的资源能被用上,我们其实可以写许许多多这方面的书。这些素材紧紧地抓住了我。从一段经文不断引出一段又一段的经文,于是我开始相信上帝持续不断地在向那些与恐惧作斗争的人们诉说着美好信息。祂总是在对这些人说话。

九标志牧师应该多多思考恐惧的主题么

EW:我认为牧师应该更加关注神的话,以及他牧养的会众。当牧师们仔细研究自己的会众,他们会发现人们充满着恐惧——来自别人的看法、财务的损失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其实在圣经中有许多经文正是针对着这些情况。我希望牧师们对教会中正在与恐惧斗争的会众进行教导和劝勉。

九标志:男人和女人在经历恐惧的时候有何不同么?

EW:当人们想到恐惧的时候,确实会想到因性别的不同而产生的差异。大多数女人会马上联系到自己的生活、孩子、孤独带来的恐惧感之类。女人们的反应通常会很快。这是合理的,这种感觉紧紧抓住了她们。

另一方面,男人则会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对付恐惧的问题。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男人会认为“软弱的人才恐惧”或者“这种事情很娘娘腔”。私下而言,我希望我的妻子认为我是一个强者,凡事尽在掌握。当出现危机时,我依然希望自己看上去刚强,保持妻子能够依赖的样子。当我们谈及恐惧,其实违背了大多数男人天性。但是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当我们看圣经的前几章,我们会发现,其实女人的内心并没有什么恐惧感。

那么恐惧感对于男人而言在哪里呢?到处都是!恐惧造成了男人主要的问题。比如说,发怒是男人通常的问题。发怒是什么?是你有可能要失去一些东西了。一些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处于危险之中,并且让你产生了攻击性的反应,而非恐惧反应。但其实这是一样的:“我所爱的有了危险,我就应该做些什么。”

让我们看男人最热衷的事情和罪恶的行为:吸毒和性。今天,当我们和大多数男人聊及此事时,他们都害怕事情暴露、害怕被人厌弃、害怕不再被爱。你会发现,男人大多数的罪都被恐惧包裹着。我们随处都能发现恐惧和焦虑,但不同的性别会有不同方式的表达。

九标志您也曾写过一本书叫做《都是大脑的错》Blame It on the Brain),区别了化学失衡大脑紊乱以及精神失控。对于化学失衡或大脑紊乱是否需要药物治疗,或者说,您是否反对对于抑郁症进行药物治疗?

EW:身处我们这一代,有一件令人快乐的事,就是对整个现代精神治疗和药物治疗进行基于圣经的思考。我们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能够观察经文本身如何对人生中发生的问题说话,甚至这些问题在圣经作者撰写正典的时候不曾有过。

那么我们如何让经文来回应这些问题呢?让我们拿药物治疗为例。进行精神药物治疗是犯罪么?是明智的选择?还是错误的决定?当圣经中没有任何某个章节提及精神药物治疗,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此事?如果我们说经文否定了现代药物治疗,我们不能使用,这会在解经上造成张力。现代药物治疗的目的在于缓解某些形式上的痛苦,我们显然不会拒绝缓解痛苦。当然,经文也常常会基于对上帝的敬畏,带领我们进入使用智慧的范畴。有时我们应该做出某种选择,另一种情形下,我们则应该换一种方法。

那么我们如何做决定呢?你会说,会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种解释说,药物治疗是必须的,甚至每一位牧师都应该重视精神药物治疗。而另一种解释认为药物治疗是错误的,这会玷污基督的教会。

两种观点都存在,因为他们都有重要的论点。不使用药物治疗的论点是,当人们开始使用药物治疗,他们通常会接受当代精神病学的价值观。就会通过两种途径思考——一种精神病理途径以及属灵的途径。属灵的途径就是“主日的属灵供应如何影响我们”。精神病理途径就是“精神病理影响我们的情感,决定了我们的行为”。人们就会一直问:“我今天感觉如何?”如果他们感觉不舒服,而药物可以帮助缓解,那么他们就会把信心建立在药物之上。从这个意义上说,反药物治疗的观点表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念。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希望放在精神药物上,而应该放在基督里。

另一方面,牧师们应该了解精神药物。我们应该聆听那些精神药物所想要解决的问题。当我们聆听时,我们就能发现属灵层面和精神层面混乱造成的困扰了。

我们知道,那些使用精神药物的人正承受着痛苦。既然如此,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务要每天彼此鼓励。这方面是毋庸置疑的。

这情形很复杂,但是我至少希望表达这两种观点的共同点。那些支持药物治疗的人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帮助缓解病人的痛苦是必须的。如此说来,我们非常同意。

九标志你反对药物治疗抑郁症么

EW:我的回答分三部分。首先,我需要澄清思想和身体之间的关系。你应该已经听说许多关于化学失衡的讨论。事实上,基于当代精神病学,没有任何生理原因来支持这个观点。精神病专家希望按照传统药物治疗疾病的方式治疗这个病症,但是目前而言,并没有所谓的基因或化学失衡。这就是事实。

但是,这并不能解决我们关于药物治疗的所有疑问,不能因此简单得出一个结论说“不能用药”。我猜想,或许再过个100年,精神病专家们能够发现精神分裂患者和正常人之间化学性的不同。他们会发现他们的大脑不一样,甚至也会发现基因组合不一样。目前,他们不能断言诸如精神分裂症是简单的基因或精神现象。问题是多元的。当然,对于这个无与伦比复杂的大脑,总会不断出现更加有智慧的认知,有能力区分精神分裂症和正常的大脑。我很期待精神科专家的研究可以不断进步。

我的期待是基于合乎圣经的视角,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人是有灵的活人。灵魂和肉体有独特的功用。当肉体刚强或软弱时,灵魂应当带来相应的忠心——属灵的忠心。灵魂和身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但是他们是可以被区分开的。从圣经而言,我们因此可以期待,特定的刚强或软弱背后是有一定的生物化学机理存在的。

这就带来问题了,我们如何合神心意地回应此事呢?

其次,我们需要思考哪些是药物治疗可以做的事,哪些不是。药物治疗的工作领域是有限的。它不能改变我们的属灵状况。它不能帮助我们更爱上帝。它不能帮助我们减少罪性。充其量,它能够帮助我们缓解困扰我们的身体上的软弱。人心中的属灵状况依旧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所以,这也是牧师需要关注的。现在牧师们需要对我们所经历的刚强和软弱非常地敏感,并且对精神上的软弱特别地关怀。但是这些软弱并不构成我们的罪,上帝就是这么造了我们,这是生命的一部分。

我们对抑郁症了解多少?抑郁症对人而言至少是一种痛苦,这种痛苦常常可以用过药物来缓解。痛苦被缓解是件好事情。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需要更加深入地学习,就是当我们在痛苦之中时,如何转向基督。

药物治疗确实存在危险,但是危险并不是精神科的范畴,而是源于人的天性。人们对不同事情产生兴趣,随之选择相信。问题就来了,我们如何迅速地彼此勉励,让身处困境的肢体转向上帝的恩典和怜悯。当我们思考抑郁症时,这才是从牧者的角度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

第三,我们需要思考药物治疗和罪之间的关系。一本关于百忧解(抗抑郁症药品)的畅销书提供了这么一个例证。一位男士因为轻度抑郁去找医生,同时表示他看色情图片。患者本人和医生都不会认为看色情图片是个问题,虽然他们都知悉此事。因为这位男士抑郁了,医生就开了百忧解给他。一个月后,这位男士回来复诊,检查完毕后,他告诉医生,他已经对色情图片失去兴趣了。呃,挺好啊。为啥要和色情图片作斗争呢?我们只需要吃点儿百忧解就好了。

在这个案例中,百忧解只是用另一个方式满足了这位先生的偶像。偶像就是:“我要有存在感。我希望有所感知,并且会尽我所能达成这个目标。”最终,他发现百忧解能够帮他达成这个目标,于是色情图片就不再占据他生活的中心地位。但是我们也知道,百忧解会走上色情图片的老路,他尝试,但这方法不久将失效,于是他会另寻新欢。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看,药物治疗让人不去犯罪,但是我认为有其他更加合乎圣经的方法能够处理、解释所发生的事。

九标志:在神学院教牧关怀的课堂上,学校会常常教导准牧师们区分属灵的事情和药物的问题,前者是他们能够胜任对付的,而后者是他们应该转向专业人士的。这是个好建议吗?

EW:一些神学院会这样教学生:“这些是你们的分内事儿,这些是你们应该交给别人做的。”而那些应该交给别人的事情包括了医药方面的和精神科方面的。精神方面的包括了生活中的焦虑、变化、麻烦以及困难的人际关系。那么还有什么是剩下给牧师的?只剩下犯罪、淫乱和谋杀了。

或许思考这些问题更好的方式应该这么说,当你以牧者的身份与人接触的时候,你知道你会发现挣扎;这些挣扎关于罪也关于病痛,常常是两者的混合。

当人们被抛在旷野,他们会想知道神在哪里。如果我们能知道和了解到那些旷野中人的情况,这就是他们需要从神子民而来的鼓励。他们需要重新定睛在基督身上,因为基督与痛苦中的人们同在。你会接近所有人,绝对是所有人,因为罪与痛苦围绕着所有人。

那么用药问题怎么办?你认识了一个癌症患者。他身处痛苦之中,而我们都知道我们应该说一些鼓励的话,让患者在病痛之中定睛基督。

精神问题是最难的。无论他们是精神问题还是属灵的问题,这没有区别。这都会涉及罪和病痛。我们亲近他们,去做我们向其他会众做过的一样的事,帮助他们转向基督,走有意义的路。我想圣经给了神学生和牧师一个简单的回答。有人在痛苦之中,有人深陷罪中,无论你面对的是哪一种,你都被呼召亲近他们。

九标志:您能够谈一谈您最近在写的关于小组长的材料么?就是那个关于解决上瘾问题的材料。

EW:我已经写了一套材料,专门针对那些上瘾人群的,名字叫“十字路口”(Cross Roads)。在箴言中描述了这么一个画面,智慧走向了死荫幽谷。我们会在一个非常糟糕、非常困难的境遇。我希望能够写一套教材,让人们很快地找到经文,被经文吸引,并且能够让正在与上瘾斗争的人们被经文影响,这些人可以是生活在争战之中,甚至不一定是基督徒。在我们的文化中有这么一个好处,我不予评价,那就是大家把上瘾看作是属灵问题。属灵这个词被人们刻意地用许多方式赋予不同解释,但是至少意味着他们期待你谈论上帝。

我可以预见到这份材料能够向有信仰宣告的人说话,也可以向那些没有声称有信仰的人说话。他们只需要愿意听就够了。同时针对那些愿意陪伴的人,也有一份指南。

目标就是,表达清晰、便于适用、内容信服、文字漂亮、带出盼望并且让福音在其中发挥动力。

【爱德华·韦尔契,道学硕士、博士、执业心理医生,在CCEF(Christian Counseling & Educational Foundation)任教。拥有26年辅导经验,写了许多文章和小册子。著有书籍:《亲爱的,别把上帝缩小了》、《上瘾》(Addictions)、《坟中盛筵》(A Banquet in the Grave)、《都是大脑惹的祸》(Blame It on the Brain?)、《抑郁症:固执的黑暗》(Depression: A Stubborn Darkness)、《逃离恐惧:恐惧、担忧和神的安息》(Running Scared: Fear, Worry, and the God of Rest)。韦尔奇博士最新写成的教材是:《十字路口:带你一步步走出上瘾》(Crossroads: A Step-by-Step Guide Away from Addictions)。】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免费电话:(888) 543-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