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一位仆人、长老或讲道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教会领袖应如何回应

Article
2019-02-12

原文标题与链接:How to Respond When a Servant, an Elder, or the Preacher Struggles with Pornography

翻译:梁曙东

 

一位仆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

教会塞满了罪人,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都是罪人。教会也塞满了仆人。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吧?这些仆人也是罪人。

但是当罪人-仆人跌倒陷入色情的时候,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教会有执事,他们需要满足圣经的资格条件(提前3:8-13)。但我们也有志愿者,服事的时候没有头衔。可能是台上拉小提琴的那位姑娘,或在门口迎接的那位老年男子,或在儿童事工服侍的零零后。

教会领袖如果发现教会身体内一位志愿者看了色情内容,他们应如何回应?我特别讲的是已经表明为自己的罪忧伤(林后7:10-11),迫切要表明悔改的人。当然,每一种实际情况都是独一无二,不了解具体情况就提供具体辅导,这是愚昧(这就是每一家地方教会都应有长老,他们能把他们的神学知识付诸实践、问这问题的原因)。

感恩的是,教会的仆人跌倒落入色情当中的时候,神的话语确实给了我们指导原则。

1. 要记住,这并不是不得赦免的罪(太12:31)。提醒他/她,这是他/她迫切需要神怜悯的又多一个原因。十字架和复活给人盼望(罗6:1-14)。

2. 不要轻看这罪。色情的表现多种多样,从杂志内衣广告到网上直播。不管程度如何,所有罪都是邪恶。清楚说明这一点。最轻微的罪都是在冒犯一位无限圣洁的神(雅2:10)。

3. 衡量这罪的严重程度。耶稣讲到不同程度的刑罚(路12:47-48)。这意味着一些罪有更严重的后果。这是一条重要原则。我们揭露一件罪的时候要问一些问题:

  • 色情犯罪的强度如何?
  • 这是一次跌倒,还是已经形成规律?
  • 如果有一种规律,频率如何?
  • 认罪的人是否主动求助,还是他/她被人揭穿?
  • 是否愿意与罪争战,还是有一种为自己辩护的心态?

4. 要求恰当的认罪。认罪可以是向被得罪的每一方认罪。在单身的情形里,她有没有对室友说谎?他是否用了别人的电脑?在已婚的人的情形里,配偶知道吗?在这种程度上,认罪是私下的。更多认罪,更多曝光,更多曝光,更愿意与罪争战。

5. 敦促这位弟兄或姊妹采取极端措施。如果把眼睛剜出来,也比放纵私欲要好(太5:27-30),那么扔掉智能手机,或拔掉网线,这肯定是更好。

6. 确保要有恰当的督责机制。罪人喜欢隐藏他们的罪。但揭露罪,给人机会营造出机制,塑造关系,就让这罪更难再次抬起它丑陋的头颅来。

7. 若有必要,要求这人从公开的服事退下。有几个理由,你会要求某人退下一段时间。例如,承认犯下的罪可能特别严重,或这志愿者的服事特别公开。这一切都让继续服事变得没有智慧。

而且,如果这位仆人是一位执事,他/她就需要满足具体的资格条件才能担任这职分。我不是建议跌倒的执事应当自动从服侍中清除出去。我只是在断言,圣经的资格条件很重要,我们需要对一位领袖有一段时间会让自己失去资格的这种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我要说说关于服侍儿童的事情:如果你知道某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那么安排这人与孩子或青少年在一起的时候要特别谨慎。在这方面,他/她可能特别需要退下——即使只是在这具体的事工方面——直到有可证明的得胜记录为止。

8. 为着这罪已曝光欢喜。无论你最终采取什么行动,都祈求你的教会把认罪看成是一种敬虔得胜。没错,罪应当有后果——尤其是如果这罪特别严重,这位仆人是在进行特别公开的服事。但不要掩盖这事实,就是神仁慈地让这罪曝光。你的领袖们现在有机会证明神的恩典和怜悯。

你的教会是不是一个看重恩典圣洁的地方?对这问题的答案,表现在你如何回应一位跌倒落入色情当中的带领仆人。

一位长老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

长老也是罪人,但他们犯罪的后果比普通教会成员更严重。我们怎么知道这一点?有一些理由:

  • 耶稣说过:“学生不能高过先生;凡学成了的不过和先生一样。”(路6:40)因为长老是会众的教师(提前3:2),教会这身体经过一段时间会开始变得与他们相像,在好的坏的方面都是如此。
  • 长老是信心公开的榜样:“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来13:7)因为所有人都会定睛注视一位长老,他跌倒落入色情的污水塘,这就会掀起更多波澜。
  • 教师要受更严厉的审判(雅3:1-2)。虽然雅各聚焦的是长老的舌头,肯定他也看到他整个生命。一位对他眼睛看什么感到无所谓的人,对他永恒的将来也会无所谓。

虽然如此,罪仍偷偷溜进长老团队,领袖会受到试探,要隐藏罪。但有时候他们无法隐藏。感恩的是,他们的罪被揭露,可能是妻子或朋友把他抓个正着,可能他们因着惧怕主而降服,也许他们有一位问责伙伴,他一问到底,而他们诚实面对——要感谢神!

当一位长老承认跌倒落入色情当中,教会应当怎么办?我写的《当一位仆人跌倒时》的大部分内容在这方面也适用。我要尝试聚焦回应一位长老犯罪时稍有不同的方面。

1. 要认识到这局面的严重性。不要忽略一位长老失败的严重后果。教会期望长老专注于“祷告传道”(徒6:4),这是理所当然。雅各指出:“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看来我们可以稳妥得出这结论,就是如果色情是长老生命中的一个问题,他的祷告就会受到拦阻。这对教会整体来说是一件坏事。

2. 小心长老会受到试探,要把这问题轻描淡写。每一个罪人都会受到试探,想做这样的事。但因为人特别期望长老要圣洁,这就意味着他们会受到试探,要说:“这事只发生过一次,只是一刻的软弱。”说这话的长老可能讲得没错,但人应当温柔地迫使他尽可能坦白他的挣扎。他问题的深度要决定我们采取怎样的合适回应。

3. 要因着这罪曝光而欢喜。在这情形里,我认定这位长老是主动认罪,或者他非常非常愿意他的罪被曝光。这是好事。我们要在教会培养一种文化,人人,包括长老都感受到有认罪的自由,不会被贴上怪物的标签。

4. 确保这位长老与另一位长老分享他跌倒的事。如果一位教会领袖已经跌倒落入色情网罗,另一位教会领袖应当知晓这情况。对于任何跌倒犯罪的事,我们是否要采取同样的行动?例如,如果一位长老一天晚上过分吃喝(箴23:20-21),或太快快说话(雅1:19)?很有可能不是采取同样的行动。色情是一种异乎危险的罪,应当单独对待(林前6:18-20)。

5. 如果这罪没有如此严重,长老就应当展开一对一门训,建立恰当的督责机制。在这方面,魔鬼明显存在于细节当中。人需要极大的智慧。但我尝试说明的更大要点,就是如果一位长老只是一次陷入色情当中,要求直接、公开的回应(要求长老团队回应,或向全教会作出回应),这很可能是不智慧的要求。在这种情形里,如果长老的行为受到公开责备,其他长老就会受到不当的试探,企图隐藏他们的罪,而不是认罪。简单来说,这可能是对一次跌倒落入色情的过分反应,会带来出乎意料的后果,试探有问题的弟兄隐藏他们的罪。

6. 如果这罪严重,长老团队就应要求他退下,停止公开事奉一段时间。如果一种行为模式已经曝光,涉事长老就应停止教导或带领众人祷告几个月。在这种情形里,我讲的是一位弟兄已经隐藏非固定、非经常使用色情的罪有几个月时间,最终向一位弟兄承认这一点。虽然将他从长老团队中除名,这可能是恰当,也可能不恰当,他至少应当向长老团队承认这罪,从公开的教导和祷告事奉退下。在一家有更大长老团队的教会,会众可能留意不到这一点。在一家长老团队较小的教会,可能需要作某种解释。

7. 如果这罪至为严重,长老团队可能要求这人辞职,不再担任长老。贾理德·威尔逊(Jared Wilson)的观察对人很有帮助:“牧师职份的标准相当高……除了要有恩赐和雄心壮志,它还要求成熟、考验和在同一方向上长时间顺服。”“在同一方向上长时间顺服”这最后一个说法对人特别有帮助。如果出现问题的长老,他生活的特点是长时间顺服,那么现在就是他退下的时候。而且他也应当退下。

8. 如果一位长老从他的职位退下,就应谨慎告知会众。在我服事的教会,教会成员选举长老。因此,如果一位长老不再合乎圣经的资格条件,让会众知道,这是恰当。但这样做必须非常谨慎。设定那位长老悔改,告知会众,就是让会众有机会:

  • 明白这罪很严重,但并不是一种要求将人逐出教会的罪;
  • 为着教会里一个人更关心圣洁,而不是担任领袖职位而欢喜;
  • 告诉会众,这人并没有犯那不得赦免的罪;
  • 为着众长老认真看待圣经的资格条件感恩;
  • 告诉会众,是否有可能挽回;
  • 鼓励这位为了教会的好处自愿退下的弟兄
  • 提醒会众,我们所有人都会犯罪
  • 避免讲流言蜚语。

除非这位弟兄亲自对教会说这件事,否则教会领袖在成员大会上应这样说:

今天晚上我们要宣布,某某和长老团队已经同意,他要退下,不再担任长老服事。你们需要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任何公开、丑闻一般的罪。而是某某生活当中有一些行为模式,让他不能现在担任长老服事。我们要向你们表明,他是一个爱主和爱这家教会的人。他已经为我们所有人作了榜样,甘心看重个人圣洁,过于公开带领。我们期望某某在一些方面服侍,请为他和他的家人祷告。

神的教会认真和恩慈对付罪,神就得到尊荣。让我们祈求,我们所有的长老都无可责备。

一位讲道人在色情方面有挣扎时

一位长老事奉的公开性质,让他更容易受到试探,企图隐藏他的罪。这位长老是主要的讲道牧师,这现实情况就显得更严重了。不管是对是错,人对他有更大期望。而且,他是依靠教会获得收入这事实,可能会让这情况变得更复杂,甚至让他更难公开他的失败。

如此多经文警告不要认可贪财的人担任长老(彼前5:2;多1:7;提前3:3;林后11:7),可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与此有关。一位过分坚持某种生活标准的牧师,可能更难认罪和与罪争战。

但人对这位主要的讲道牧师有更大期望,这真的是对的吗?我认为是对的。这部分是因为有这事实,就是他比其他人更多讲道,因此是教会身体中最更引人注目的长老。因此,当普通访客或成员要找基督教信仰的榜样,他们最有可能来看这人。而且,如果非同寻常专注讲道和教导的长老特别配得加倍的敬奉(提前5:17),那么期望这些长老特别效忠他们传讲和教导的神的道,这是正当的。

教会领袖中主要的讲道人跌倒,教会领袖应如何回应?在你继续看下去之前,如果你还没有读《当一位仆人跌倒时》,《当一位长老跌倒时》,请去读一读。当中讲的大部分内容在这方面也适用,我不会全部复述一次。在接下来的段落中,我只要聚焦一些要点,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大部分讲道工作的长老特有的。我们所有人都能认同,如果他的生活当中出现色情问题,这就需要对付。

那么当讲道人跌倒的时候,我们应当怎么办?

1. 容许有一类牧师,他们与罪抗争,而这罪并令其失去事奉资格。面对一位牧师跌倒落入色情犯罪的时候,我们要再次记住,一些罪比其他的罪更严重。加雷特·西格比(Garrett Higbee)在这方面对我们很有帮助:

虽然所有的色情都是淫乱,却有不同程度的性犯罪,有不同后果。对人有帮助的,就是在一个范围之内看待罪。性犯罪确实有一系列独特的后果(林前6:18)。一些因素,就是这罪私下和公开的性质(谁受到冲击),是一个孤立事件,还是固定习惯,它有多严重。他们是不是不经意闯入一部电影的性场面,但快快换台?他们是否逗留,但变得知罪,然后与一位问责伙伴分享这件事?他是否有预谋,在深夜时候上色情网站?他们是要被抓住才认罪吗?是否已经过了看的程度,而是去到调情,或采取不当的性行动?

当然,没有人希望想到他的牧师在任何这些方面有挣扎,但是统计数据表明情况并非如此。[iii] 在帮助牧师侍奉当中避免色情问题的方面,我们能做的其中一件最好事情,就是容许存在这种类型的牧师,他们挣扎、认罪、得到恰当的牧养,圣洁的程度越来越高。我并不是说我们应当容许这样的事继续!我是说,我们应当让在没有如此严重的范围一端跌倒的牧师有自由向教会领袖认罪,却不害怕会丢掉他们的工作。

2. 安排一位长老当讲道人的督责伙伴。当然牧师有自由在教会内外有极多的督责伙伴。这没有问题。但教会内应当有一位长老,是这位主要的讲道牧师要特别向其负责交账的。

在我服事的地方,担任主席的长老是我的督责伙伴。我要知道他会问我一些很严肃的问题,我已经承诺,我觉得受试探的时候要与他分享。作为我们长老团的主席,在一种意义上他在我之上,虽然我是主任牧师。他特别为我的灵魂警醒守望,这对我来说很重要,为着这激发出来的敞开度,我要感恩。

当一位牧师承认观看色情内容,另一位长老应当快快分辨出需要采取的步骤。他应当站在防守和进攻的第一线。他应当成为这样的人:

  • 锲而不舍要了解是否有更多的事情在发生(确保这位讲道人完全坦白);
  • 分辨是否有任何不良事奉模式,让这位讲道人变得更难与罪争战(这些模式并不是跌倒的借口,虽然如此,教会仍应敏感大多数讲道人背负的异乎寻常的担子);
  • 察看这位讲道人的婚姻是否健康,若是合适,与他的配偶交谈。

简而言之,当教会主要的讲道人跌倒,由教会主要的长老开启牧养他灵魂的过程,这是非常智慧的做法。

3. 有需要的时候,要求讲道人向整个长老团队认罪。当一位牧师,这是如此大的特权。当教会的事情顺利,我们常常受到过多公开称赞。其他长老倾向于以尊重和羡慕看待我们。这是何等的荣耀!

一位优秀的牧师会明白,他异乎寻常公开的事工让他有一种特别责任,要异乎寻常地公开他的失败。换言之,他应感到有更高度的责任感,行事要透明,在恰当的时候,不仅对一位长老,也要对所有长老透明。

如果他与色情挣扎,已经向另一位长老承认这罪,但对于是否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人尚捉拿不定,就把这问题带到众长老那里。让他们为这情况祷告。神已经设立他们作长老(徒20:28),教会应该信任他们会采取行动,尊荣主、教会和这位讲道人——按此顺序尊荣。

认识到你主要的、讲道的长老一直在跌倒,特别是落入色情当中,这会让人不好受。但这并不必然意味着他不应讲道。让长老讨论、祷告,然后做决定。

4. 认识到有自由呼吁这位长老下台。取决于他犯罪的程度和有多惯常,他完全可能会失去作长老的资格。如果情形如此,教会的领袖需要做出这决定,然后向会众提出合适的建议。这样做根本不容易,但这选项必须清楚摆在人面前。如果我们的领袖团队和教会甘于让不符合资格的人作讲道人服事,神把祂祝福的手挪开,我们就不应感到惊奇了。

我是一位讲道的牧师,我经常经历一种或另一种形式的私欲试探。隐藏这试探,并不能给我自己、我的家人或我的教会带来帮助。而且我认同查尔斯·毕列治(Charles Bridges)的观点,他把讲道人的品格与教会的灵命活力直接联系起来。毕列治说:“我们的工作若缺乏从神而来的影响力,这就提示我们应深入彻底省察——我们是否全心专注于为了基督教事奉向神分别为圣?” 换言之,教会领袖的圣洁,对全教会产生影响。神所爱的人,祂必管教。

教会应妥善回应他们跌倒的讲道人。很好的第一步,就是让讲道人知道,如果他们跌倒,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