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为何加尔文认为教会纪律对教会的健康至关重要

Article
2018-08-04

原文标题与链接:Why Calvin Thought Church Discipline is Essential to the Health of the Church

翻译:张云轩

 

 

约翰加尔文逃离法国的宗教迫害,被任命为日内瓦教会的牧师。之后不久,他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向市政府提出建立教会纪律的请愿。推行的难度巨大。在其他的改革宗城市,民事长官并未给予神职人员如此的权柄。改教家慈运理和布林格认为监督基督徒的道德生活是民事长官的任务。当时的大多数改革宗神学家和地方行政长官则把教会纪律和罗马教皇的暴政联想在一起。

加尔文承认,罗马教会长期专制暴君般地行使权柄来达成教会目的,实则滥用了教会纪律。为了预防这样的恶,他呼吁地方行政长官“从忠信的基督徒(the faithful)当中选出一些美好生命和见证的人”,代表整个教会来牧养人民。这些长老与牧师一起遵守耶稣在马太福音18章中所规定的程序。如此,认信的基督徒就在门徒生活中对彼此负责。

加尔文和他的长老法庭

尽管市议会原则上同意众牧师的要求, 但人们很快发现在实践中意见并未达成一致。加尔文被逐出了这座城市。三年内,他又被邀请回来。尽管他不情愿, 他还是同意回来,前提是市议会同意他建立教会纪律。日内瓦对他态度有所缓和, 虽然有近15年的冲突,宗教法庭——由多位牧师和长老组成的团体负责教会纪律——最终得以立足,且不受到政府的干预。

加尔文的长老法庭惩戒教会成员犯的各方面的罪,包括拜偶像、暴力行为、淫乱、婚姻问题和人际冲突。他们惩戒虐待妻子和孩子的男人、拒绝照顾年迈父母的儿子,剥削佃户的地主、未能妥善照料病人的医生、哄抬价格或排除竞争的商人,以及剥削虐待工人的雇主。虽然许多人被带到教会法庭前,被暂停主餐,被要求公开表达忏悔或和好,但很少有人被永久地逐出教会(即被禁止参与圣礼——洗礼和圣餐)

教会纪律: 圣道的延伸

加尔文视纪律为教会圣言和圣礼之事工的必要延伸。虽然他未将其视作教会的标志,他却确实坚持认为纪律对于教会属灵健康至关重要。没有纪律,教会不能长久坚立。

教会纪律对于守护神的荣耀和圣餐的完整性,对于保护教会成员不被他人引入歧途,并呼吁那些迷失之人悔改,是十分有必要的。

教会纪律惩戒与圣餐

加尔文对行使教会惩戒大发热心的关键,在于他担心圣餐变成一群假冒为善者表演的纯粹仪式。他认为,主餐不仅仅是罪得赦免的庆典,而是弟兄姐妹“彼此相爱、彼此和睦以及和谐”的联合。他又说:“我们每当伤害、藐视、拒绝、辱骂,或在任何方面得罪弟兄时,我们借着这些行为也在伤害、藐视和辱骂基督本身;我们也不能与弟兄争吵,除非我们爱弟兄,否则我们不能领受基督;我们当关心弟兄的身体就如同关心自己的身体一样,因为我们都是同一个身体上的肢体;且就如当我们身体的任何部分感到疼痛,其他的部分同样也觉得疼痛,所以每当弟兄遭受苦难时,我们都要怜悯他。(《基督教要义》 ,第四卷第十七章三十八节)。

简言之,如果基督徒举行主餐,却彼此剥削、压迫或虐待,他们便嘲弄了主餐、明明的羞辱了他。

教会纪律惩戒:属灵的,而非政治性的

加尔文坚持认为,教会纪律彰显的不是政治上刀剑的权力,而是属灵的权力。它不是强制性的,而是牧养性质的。毫无疑问,当教会纪律被任意行使时,它就变成了单纯的暴政。但加尔文坚持认为,只有当这个人的行为按着圣经是显而易见犯了罪的、并且只有当他拒绝悔改这种行为时,这个人才须受到惩戒。

而且,在一个罪恶如此明显、臭名昭著和持久的情况中,一个教会的长老和牧师行使教会纪律,便是宣扬上帝圣言的真道了,因为这应用在一个不愿悔改的个体上。 这样,教会纪律,也像讲道一样,被耶稣称为天国的钥匙之一,通过宣讲福音,将国度打开给悔改的人,也将其关闭让那些拒绝悔改的人无法进入。

如同加尔文说的:“主见证信徒的这判断就是他自己亲口宣告的审判,而且教会在地上的判决,在天上被认可。因他们拥有神的真道定恶人的罪;他们也借着这真道,接纳悔改的人到神的恩典里。教会不可做错或违背神自己的意思,因他们的判决单单根据神的律法,且这律法并不是某种摇摆不定的或地上的看法,乃是神圣洁的旨意和天上的圣言。”(《基督教要义》第四卷第十一章二节)

教会纪律惩戒,以拯救为目的

加尔文认为至关重要的是,惩戒的终极目的在于拯救,而非报复。他反对持续不断的告解忏悔和公开羞辱的做法。他警告说“对纪律的热情”常常会导致“法利赛人式的严苛”,“迫不及待地想望那冒犯了神的可悲之人毁灭,而非医治挽回他”。(加尔文《哥林多后书》2:11注释)一旦被惩戒者悔改,他/她就要立即全面恢复主餐。

当人们照着基督的教训,恩慈地实施教会纪律时,纪律就确保教会宣扬一个吸引人们进入与神、与人无伪的相交关系中,满有权能的福音,而不是廉价恩典的虚假福音。加尔文说:“逐出教会不会驱使人们离开主的羊群,而是在他们流浪和误入歧途时将他们挽回。”(加尔文《帖撒罗尼迦后书》3:15注释)

对于加尔文来说,纪律惩戒表达了一位父亲的爱,他不容许他的孩子走迷了路以至于受伤甚至灭亡,必要时他限制和纠正他们以使他们兴盛。纪律惩戒对教会的健康和存亡至关重要,因为它确保我们所实践的不是假冒为善的宗教,而是把人引至公义和生命的恩典的宗教。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