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为什么教会要将长期不参加教会的人除名

Article
2018-08-13

原文标题与链接:Why Churches Should Excommunicate Longstanding Non-Attenders

翻译:陈昊

几年以前,我听说有个教会开始关注自己臃肿的成员名册的问题。由于若干年疏于核查,他们的成员数量越发庞大,甚至与事实不符。登记在册的正式成员超过平均出席人数的两倍之多——毫无疑问,过世的人、远离教会的、以及那些虽有意愿但却从不出席的人是造成人数虚高的原因。

这种差距模糊了教会的特征。

因此,他们提出:我们要先将教会成员清零,一段时间以后,让那些还留着的人重新宣告委身,重新加入教会。

他们认为可以藉此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首先,这使他们可以与名单上的每个人建立联系,更有望使人们与神以及神的百姓团契的渴望得以复兴。其次,他们将最终对托付给他们的灵魂有更多了解,毕竟,他们有一天要为每一个人交账。

因此,几个月之间,他们与每个人接触,让他们知道在某个时间,那些愿意的人要重新向这个具体的教会委身。对某些人而言,这没有问题,因为他们从来不缺席聚会;另一些人,神用这种信件暴露他们的冷淡,使其重新委身教会。

之于另外的某些人,信件原封返回(或被忽略),邮件也被退回(或置之不理)。重新加入的邀请如果真的被听到,也只是进了聋子的耳朵里。

因此,不久之后,他们与这间教会之间的约就被一键删除了。

好消息

尽管这间教会的意图是好的,但我认为其中存在着牧养的失职,完全颠倒了耶稣在马太福音18章所讲的“迷失的羊”的比喻,“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

成员名单更加准确当然无可厚非,但最好应该尽力对那些不出席者区别对待:已经加入其他福音性教会的人从名单中删除,愿意回归的人则应该恢复,那些不愿意加入任何教会或再也联系的人就开除出教会。

事实上,我认为应该再多走一步:寻找长期未出席者——不是那些断断续续出席的人,而是几个月或几年完全消失的人——开除再也找不到的人,是健康教会的标志之一。当然,这种寻找有时会表现得令人不适或严厉,但这只能使我们更加小心谨慎,但绝不是无所作为的借口。

这与圣经关于教会、牧师、圣经之爱的教导也是一致的。就算不出席者对这种寻找以及之后的惩戒毫不知情,但教会以行动恰当地警戒出席的成员,离开地方教会的基督徒生活是危险的。

圣经证据

为了更令人信服,我们来看一下圣经的依据。

经文1:太18:10-35

关于教会纪律的基本教导出现在太18:15-20,而理解耶稣教导的背景是非常关键的。一位牧师指出,“在圣经中,教会纪律是一种挽回的行动”。

在这一大部分教训之前是迷失的羊的比喻。耶稣希望给我们穿上牧养100只羊的牧人的鞋,为的是向我们描述神对祂百姓的不弃之爱。不过,这个比喻带来一个问题,如果那只羊顽固地不肯回来,该怎么办?

接下来的教导中就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寻找他,但如果他坚持要离开,就将他赶出去,看他如外邦人和税吏。换言之,我们和离开的羊之间的关系本质上是变化的。

开除那些已经停止聚会的人事实上是允许他们去寻找自己想要的,是放手让他们挣脱我们的绳索,而不是在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强迫他们留下。同时,也是在我们的良心不许可的时候,拒绝被迫宣称他们是“合格的基督徒”。

对于认真的读者来说,另一个问题又会出现:如果这只羊想要再回来呢?耶稣在另一个比喻“不饶恕的恶仆”(18:21-35)中似乎回答了这个问题。比喻的要点很简单:我们要饶恕得罪我们的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对神的冒犯远远超过任何人对我们的冒犯,而如今我们已经被我们所得罪的神饶恕了。

也就是说,牧者——不,换句话说,教会——要迅速、喜乐、彻底地饶恕回归和悔改的羊,因为我们知道自己也曾迷失,如果不是神的慈绳爱索,我们注定会一次次迷失和远离。下面一首诗歌取自诗篇23篇,描述了我们所有人的景况:

我因愚妄屡入歧途,

祂因爱我来追寻;

将我轻轻安放肩头,

欢然携我进家门。

—— 《善牧恩慈》

总之,马太福音18章教导我们教会纪律的根基和途径:我们寻找游离的教会成员,因为神也寻找迷失的羊,尽管“只是”100只中的1只。不过,很遗憾,这样的寻找常常带来排斥,因为有的迷失的羊执意留在迷失当中。我们只能随其所欲,让他们离开,但同时要坚持对他们说诚实话。

不过,令人喜乐的是,迷失的是有归回之路的——当他们回来时,我们应该迅速、彻底地饶恕他们,因为神在基督里也是这样迅速彻底饶恕我们。

经文2:希伯来书10:23-25

经文如下:

也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原文作“看见”)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希伯来书的作者对我们有两个命令。首先,在23节: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这里要承认的就是作者在上文所称颂的基督作为至高祭司为我们所成就的事。这个命令根植于神的信实之中(23节)。

感恩的是,第二个命令——激发爱心,勉励行善——紧接这就是一个应用。我们如何遵守这第二个命令呢?很简单:不要停止聚会。为什么?因为我们无法激励那些我们根本见不着面的人。作者再次将这个命令和应用扎根在应许中:我们之所以要彼此鼓舞激励是因为看见审判的日子临近了,那时我们信实守约的神将要再来,我们要永远与祂同在。

尽管这段经文写于两千年前,希伯来书的作者好像对现代人的困境了如指掌。你注意到了吗?“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

的确,对于一些基督徒来说,不聚会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因此,他们错过了鼓励,错过了爱心的激发和善行。还不仅如此:神在基督徒生命中工作的特权在萎缩,他们对盼望的确信在衰退,他们对神的信实逐渐淡忘,他们的眼睛曾一度被打开,看见主要来的日子,如今也变得模糊不清。

谈到审判的日子,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警告是多么严厉?然后告诉我,如何将一个人从成员名册中移除是多么严肃的事。想象一下,一个从不参加聚会的“教会成员”来到审判的日子,却得知永远的审判在等着他/她。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个没有动一动手指挽回他/她,或者那个悄无声息就把成员名字从电脑删除的教会难道是真的“爱”吗?那时,如果他/她向教会发怒岂不是正当的吗:“你为何没有警告我?”

实际上,这副关于除名的二维图像可能是我们所能做的最富有爱心的行动,因为它们警戒人们有一种潜在的真相即,永远除名终将到来。

希伯来书这些经文促使我们带着打开到具体章节的圣经而不是带着善意且深思熟虑的建议去寻找不出席的会员。我们不仅可以指出对方对圣经命令的违背,也可以指明他们所错失的神赐予的福气。

经文3:来13:17(徒20:28)

在书信行将结束的时候,希伯来书的作者劝勉他的听众: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

在稍早的第7节经文中,这些领袖所指的是“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在那里,作者告诉我们要“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

这些经文的含义之一就是教会领袖(牧师、长老等)应该生活在会众中间,使他们的生活的方式和结局可以被人看见,被人效法。任何生活在象牙塔里、高高在上、远离会众的长老,都不符合他们的位置。从空中楼阁中发出雷鸣般的命令和劝勉,这种长老没有意识到他的会众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他们不过是自说自话。

这应该对我们很有启发性。如果一个教会的成员只有在犯错的时候——比如一年没有来教会——才能听见牧师的声音,他们常常能有理有据地(虽然未必绝对如此)说,“当那些使我离开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哪里呢?”牧养正在走向门外的人要比牧养已经离开的人要简单有效得多。

尽管顺服领袖也很重要,但现在我们按下不提,只关注在我们之所以应该顺服领袖的原因上。我们要顺服带领我们的人——假设他们是喜乐而非抱怨的,是合格的,并与羊群同在的——因为有一天他们要为我们向主交账。

这是长老独特的呼召,在末日到来的时候,他们要为交在他们手中的每一个人交账。要巨细无遗地诉说每件事,可能意味着要讲的东西太多了,我们也不知道到时候的真实情况将会如何。不过,最终如果你是教会的长老,如果你们教会的成员名册在现实中没有意义,你就得考虑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了。如果你是教会的带领人,藉着洗礼或成员制,你确认成百上千人将会和耶稣一起在永恒中生活,你自己却不知道这些人现在在哪,你也最终要思想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你最好现在就开始担心了。

保罗对以弗所教会长老的话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

对于一个长老来说,他永远不能说,“哦,他现在不再是我的任务了”。为什么?因为是我们的主设立他们照看全部的羊群——不论他们在与不在,无论他们乐不乐意。

任何一间地方教会中的任何一个成员对领袖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因为他们在神眼中为宝贝。我们对此不要感到奇怪,毕竟,你看一看赎买他们所用的代价吧。

应用步骤

圣经的例子是很明确的。基于至少三个原因,我们应该寻找不出席的成员:

  • 神寻找迷失的羊
  • 我们被告知不要停止与弟兄姐妹一同聚会,这是一个命令而不是一个选项。
  • 我们的领袖要为每一个人向神交账,没有例外。

不过,如果在教会生活中,没有什么可以使之付诸行动的,那谁还会关心圣经说了什么呢?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列举如下一些合理的建议:

1. 在你的教会之约中,加上一两项内容,告诉成员如果他们要离开,应该怎么做。

我之前的教会这样规定:“当我们迁居往外地时,我们将尽快加入另一个合乎圣经的地方教会,在那里继续实践这约的精神以及从神话语而来的原则。”。简明、概括、扼要,是其目标。

当然,如果你们教会之约总是落满灰尘,从来无人问津的话,上面写了什么就不重要了。所以,最好在成员课、圣餐、成员大会的开始,以及定时在你的讲道中使用它们。

2. 教导成员神赐给他们的特权和责任。

教会纪律的开始和结束都是成员个体使用他们被神所赋予的特权和责任的过程。很感恩,如果成员A温和地面对成员B,成员B也带着感恩和悔改来回应,执行教会纪律的过程常常在第一步就停下来了。

不过在那些令人忧伤的情况下,如果一个犯罪的成员不悔改,强调整个教会的参与是非常重要的。在这方面的稳定教导可以帮助人认识到,他们没有理由说某一个教会成员不再是他们所关心的对象。呼唤不出席的成员是一项团队工程,不仅仅是那些受薪或被任命的同工的责任。

3. 不要山头主义

我常听有人说将不出席的成员革除教会是一种属灵的虐待,是不敬虔的山头主义,是出于不健康的控制欲。有时或许如此,但也不尽然。

事实上,对于那些众所周知的心胸宽广的牧者和教会而言,这样的指控并不成立。所以,有规律地派成员去别的教会,与人分享你的讲台。公开为别的教会代祷。植堂的时候不要带着你自己特别的口味和神学底色。不要为宗派主义背书,跨越族群和神学的界限建立友谊。

4. 除了好的动机,还要依靠一定的原则和秩序。

唐·卡森曾说,“没有人会自动变得圣洁”。同样的,也没有教会自动健康。这就是问什么我们需要圣经之外的架构和程序,来帮助我们反映和体现圣经教导。

成员课,成员名册,在寻回某人之前要先定义多长时间算是“缺席”——这些事情都没有记载在圣经中,但它们都帮助我们将圣经智慧化为审慎的过程。

如果没有一些实际步骤来支持你的信念,那么你从心里认为这件事有多重要其实无关紧要。在教牧侍奉中,总是能找到比“成员X已经六个月没来了,应该去见见他/她”更紧迫的事。

这一类的事并不紧迫,却并非不重要。所以考虑一些原则和最好的操作方式来为你的这些努力保驾护航。不断调整它们适应你的处境,并相信主会祝福你的这些预备。

5. 教导教会派生的权柄

你的教会和教会成员拥有真实的、神所赐的权柄,这意味着我们要严肃认真地使用它们。马太福音18:15-20和哥林多前书5之类的经文很清楚:我们聚会的时候所做的决定不是没有意义的。

但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权柄,尽管是从主而来,却不是和主同等的。忽略这一点会导致像罗马天主教一样的错误。当我们教导教会的权柄时,我们必须要强调它的真实性,以及它的派生性、有限性,同时也是会犯错的。

可能你找不着的、失去消息的会友最后搬家的时候,像我们一样,忘记通知任何人了。或许他们正喜乐地在另一家教会服侍。我想这些情况虽然很少见,却也是有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不断教导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会众从教会除名并不是说成员X与主隔绝了,而只是单纯地告诉大家,尽管我们尽最大努力,仍然不知道他/她现在在哪,因此我们不得不撤回我们曾经对他/她的确认。

结论

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成熟的基督徒是不按时在一个教导福音的教会聚会的。

相反,我却遇见过数不清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从不(或极少)参加教会。他们的生命是“自给农业”的试验田,这不是说他们的生活明目张胆地放荡,而是说他们对自己的认信每天摇摆不定,因为他们最后一次正常地在团契中与神相交并且聆听神话语教导的日子离他们越来越远。他们或许从不承认,事实却是变得甚至对自己都越发多地怀疑。

我多希望自己可以早点说出这些话,但我自己曾经也是文章开始所说的教会的一员。数年之后,我仍然为此感恩,因为神在那里拯救了我,以信实来训练了我。

不过我现在要克制自己沮丧的情绪,正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脑海中掠过一张张脸庞,就是曾与我一起参加教会的朋友们的脸。我们一起去青年小组,去夏令营,去互助小组。当时我们都很年轻,调皮,也很生涩,但我们都想作认真、清楚、名副其实的基督徒。

大学生活将我们打散,一些人去这,一些人去那儿,还有一些人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然,很多人开始从一个教会,到另一个教会。后来,他们间断性的出席慢慢变成不再委身,不委身变成冷漠,冷漠变成麻痹,麻痹慢慢变得好像死了——不经意间的疏忽,造成信念之光的熄灭。时隔经年,我真希望当初曾在这方面对他们有过更多提醒。

曾有一度,这些朋友们的名字都在名单上,他们说要与耶稣永远同在。而十年之后,却好像证明那都是偶然的,缺乏实质证据的,无足轻重或暂时性的。

但不是这样。每一个名字都有其意义——都是清醒地认信耶稣就是基督,永生神的儿子,我们的主和救主的结果。因着他们的认信,他们奉圣父、子和圣灵的名受了洗。

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曾经收到过信件、电邮,如果他们收到过,我也不清楚他们是否忽视了它们。但我知道接下来所发生的事:他们的约被一键删除了。

哦,我多希望有人提醒他们这意味着什么啊。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