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教会为何歌唱?

Article
2017-08-11

原文标题与链接:Why We Sing

翻译:梁曙东

 

我所在教会星期天聚会的时候,讲道人和领会人是坐在台上,面对会众。

我在过去曾禁不住想,台上的人是不是真的在敬拜,还是只不过是在四处察看。真正敬拜的人岂不是要闭上眼睛,举起双手,面带一种狂喜的表情吗?

至少我当时是这样想的,直到轮到我坐在台上,看着会众。歌唱开始的时候,我看到神的百姓赞美神,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我所看到的

一些人闭着眼睛,一些人睁开眼睛;一些人举起手,一些人则没有。但身体的姿势并不重要。

我们在唱十六世纪的诗歌《坚固保障》,我留意到一位遭遇强暴的女士用尽全力在唱“上主是我坚固保障,庄严雄峻永坚强”。

我们在唱十八世纪的赞美诗《万福源泉》,我听到一位已在信心中坚忍几十年的老圣徒仍在歌唱,“我深知道我心易变,常离主爱行己路,今将身心完全奉献,从今以后永属主,”我自己就得了鼓励。

我们在唱十九世纪的赞美诗《我心灵得安宁》,我抬头望去,看到那位中年弟兄,他曾与犯罪的怒气抗争倍感灰心,现在扬起声来大声歌唱:“回看我众罪,全钉在十架上,每念此,衷心极欢畅,主担我重担,何奇妙大恩情, 赞美主!我心灵得安宁。”

我们在唱二十一世纪的赞美诗《唯有基督》,我看到那位极有才华的年轻母亲,她曾受到试探,要因着她为生儿育女而放弃一切感到懊悔,现在带着新的雄心壮志喜乐高歌:“唯有基督可寻盼望,是我光明诗歌力量!”

我坐下,抬头望去,看啊,我自己对神的赞美,因着其他人的故事和歌唱就得到增强。我的信心因着神在他们身上的作为就得到激励和增强。

回应神的道

教会歌唱,这是因为他们的新心不得不歌唱,只能回应那已赐他们生命的神的道。无论这些诗歌是写于十六世纪还是今日,它们都应回应圣经。如果有任何地方,是神的道应当名副其实发出回响的,这道就应在教会唱的歌中发出回响。记住,唯独圣经能赐人生命。

因此,一家教会唱的歌的内容,不应有别的,只应包含圣经中的话语、对圣经话语的意译、或圣经的观念。

教会在一起歌唱,因为这帮助我们看到,我们同有一样发自内心的赞美、认罪和决心。我们不是孤单一人。我认为在教会中的歌唱,听的份量和唱的份量是一样的。所以保罗命令我们要“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对说,口唱心和地赞美主”(弗5:19)。如果我要在歌唱的时候对其他人说,那么我也要听其他人说。实际上有时我在歌唱时真的会停下来,只是为了听,为着我身边的这些声音感谢神!

“这些弟兄姊妹与我共享我的新心,我的新身份,我的主和救主,我的安慰和依靠,我的盼望和理想,我的荣耀和喜乐。我与他们一道,他们与我们一道,而我们是与祂一道。”

我们为什么歌唱

相信的人在教会中歌唱,这是因为基督命令我们要歌唱(西3:16;弗5:19)。我们领受到命令要歌唱。我曾听音乐牧师考弗林(Bob Kauflin)观察说,因为神要按祂形象样式受造的人做祂做的事(例如见番3:17;来2:12)。但让我更详细说明到目前为止我所说的,阐述为什么我认为神要命令祂的百姓不仅用散文,还用诗歌和旋律彼此对说的三个原因。

我们歌唱,为的是承认和证实神的道

会众用歌唱来亲自承认和证实神的道。在圣经中,歌唱是神命定的一种方法,让一家教会的成员回应神的启示。他们就是这样举起手说:“是的,我全人相信和证实这些真理。”例如,诗人要神的百姓对其他人宣告神的道:“要向耶和华歌唱,称颂祂的名,天天传扬祂的救恩。”(诗96:2)歌唱祂的救恩,意味着我们承认这是我们的信息。

我们歌唱,为的是把我们的情感投入到神的道中

歌唱是会众全情投入到神的道中的特别办法。我们歌唱的时候,很难在情感上保持疏离。正如味觉能激发强烈的联想和回忆,同样音乐声能激发触动内心的喜乐、忧伤、渴慕、盼望和忧伤。约拿单·爱德华兹认为,神赐我们音乐,“完全是为了激发和表达宗教情感。”当诗人这样写,“我心里涌出美辞,”(诗45:1)看来他是带有这种想法。

我会说,歌唱是媒介,通过这媒介,神的百姓紧紧抓住祂的道,让他们的情感和爱与上帝的情感和爱保持一致。

保罗命令众教会要唱诗篇,诗篇被称作是教会的赞美诗集,这就不让人感到惊奇了。约翰·加尔文把诗篇称为是“对灵魂所有各部分的解剖”,因为它为读者提供了话语,让他们能通过自己的口正确表达整全的人类情感。加尔文在他的诗篇注释前言写道:“因为任何人能意识到的情感,没有一样是诗篇不当作一面镜子呈现其中的。圣灵其实在这此已经唤醒所有忧伤、愁苦、惧怕、疑惑、盼望、忧虑、困惑,简言之,就是所有搅动人心的纷繁情感。”基督徒可以如何以敬虔的方式表达忧伤?或愁苦、惧怕或疑惑?就是像耶稣一次又一次那样重复诗篇。

即使教会歌唱时的歌词不是直接引自诗篇,也应考虑诗篇对认罪、哀伤、兴起和感恩的平衡表达,在教会自己的赞美诗中努力模拟类似的事情。我们是否知道如何通过音乐在教会中表达哀伤?或者认罪?

在神学院的课堂上,那些意气风发的讲道人有时会受到警告:“会众认真对待神的道的程度,取决于你在讲台上的认真程度。”我坚信我们在教会中的歌唱,和我们在整周之内用情感与神相遇的能力的关系也是如此。学会在教会中活泼认罪、带着懊悔之心赞美,以此歌唱的会众,是更清楚知道如何发自内心在家里向神歌唱,不管他们唱的时候是有旋律抑或没有。

我们歌唱,为的是表明和建立合一

歌唱是表明和建立集体合一的一种方法。再一次,我们不难想象以色列是如何使用诗篇表明和建造他们彼此内心的合一。一些诗篇清楚表明了这一点:

[宣召] 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祂本为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启应1] 愿以色列说:“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启应2] 愿亚伦的家说:“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启应3] 愿敬畏耶和华的说:“祂的慈爱永远长存。”(诗118:1-4; 也见124:1; 129:1; 136)

诗人发出宣告,然后三组人回应他:以色列人,祭司,然后是所有敬畏神的人(也许其间包括寄居的人和外邦人?)“祂的慈爱永远长存”这句话是合一的源头,但诗歌——也许还有音乐鼓励人心接受、承认这荣耀的真理,并以此为大喜乐。

保罗命令人歌唱的上下文背景也值得留意:“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你们也为此蒙召,归为一体,且要存感谢的心。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西3:15-16)请留意这思路:我们应当让平安作主,因为我们蒙召归为一个身体。我们应当感恩。我们可以一起歌唱基督的话语来做成这一切。再一次,神的道是合一的源头,但音乐表达出这种合一。

毫无疑问,这一点可以与上一点结合在一起。歌唱神的道,一群会众就用全范围由圣经驱动的情感来调整他们的心。

我们为什么歌唱的所有三个原因应该让人清楚看到,教会中的歌唱应当是教会的歌唱——集体歌唱。也许可以谨慎使用诗歌班和独唱,以此呼吁教会回应,就如上面诗篇的情形,或者以此操练“用诗歌彼此对说”。而在教会聚会外的音乐表演也是非常好。但神已把音乐赐给聚集在一起的教会,好使会众在一起能承认、确认、欢喜神的道,围绕着神的道建立合一。比少数受过训练的歌手甜美和谐歌唱更好得多的,就是得到赦免的罪犯粗犷有力的声音,齐心一声以他们的救主为乐。

在任何基督教聚会中最动人的乐器,就是会众歌唱的声音。

 

这篇文章最近发表在Creator杂志上,是节选自于Reverberation这本书,蒙慕迪出版社许可使用。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