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I. 门训辅导

你为什么想要主日学

Article
2016-07-29

原文标题与链接:Why You Want Sunday School

翻译:高蒙恩

 

 

虽然我不能完全肯定,但在我接触的所有教会,他们正在抛弃主日学。这样做的教会可能是有原因的,但我要说他们可能正在失去一个训练教会成员强有力的工具,可以使会众更智慧更有信心的手段。

所以,在这篇文章里我要为主日学去辩护。我先说说一些个人经历的感言。

有主日学和没有主日学的经历

不管是参加还是教主日学,在这将近20年的经历里,有两次经历是我记忆特别深刻的。

第一次是在伊利诺伊州枫城的福音自由教会,那是我大学时信主之后参加的第一个教会。在那段日子里,有一个退休后去读了神学院的老人在教主日学,他教的内容大致和古德恩的《系统神学》相似。作为一个菜鸟式的基督徒,每个星期我所明白的真理像放烟花一样从我心里喷出来。我那个时候的成长全都得益于那个忠心传讲真理之人的教导。

更喜人的是,这个教会在主日聚会结束之后还会有一堂课,并且发展非常之快。大学生们每个主日都聚集在一对年长夫妇家里一起吃午饭,一起讨论一本神学书或录影(例如R. C. 史鲍尔的《上帝的圣洁》)。过了二十多年,我还清晰地记得我们所读的书还有它们对我的影响。

第二段关于主日学的经历其实是一段没有主日学的经历。我在英格兰读本科的时候,我注意到我的教会没有主日学,而且看起来他们在成人主日学上的缺乏已经使他们的会众对圣经知道得越来越少。

我确定还有别的原因,而且在英国还有一些教会在圣经知识和成人主日学上可以作为示范。但是这一次的经历让我对主日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为主日学的辩护

我对主日学的辩护主要有三个层次:第一是知识在门训中的根基性角色;第二是讲道与教导的分工;第三是主日学在与其它方法相比之下的教导潜力。

1. 知识在门训中的根基性角色

第一,知识是门训的基础。福音是一个信息。三一神已经在圣经里向我们启示了他。并且他要我们尽心,尽性,尽意地去爱他(太22:37)。

所有的基督徒都被呼召在知识上去增长以便能在敬虔上成长。希伯来书5:12里作者责备他的读者:“看你们学习的工夫,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神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你们。并且成了那必须吃奶,不能吃干粮的人” 他期望这些读者能持续地在知识上得以成长。

保罗也在哥林多前书14:20里写道:“弟兄们,在心志上不要作小孩子。然而在恶事上要作婴孩。在心志上总要作大人。” 保罗这里告诉我们有责任在对神的认识上能够成长。

所以,那些领导教会的人应该有一个负担就是用成熟的,基于圣经的,不断增长的对神的知识去装备他们的羊群。我们作牧师的应该盼望每一个成员都可以在圣经知识上得以成长,养成一个合乎圣经的世界观,更是把福音应用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2. 讲道与教导的分工

第二,在教会中会有而且也必须要有讲道与教导的分工。讲道是教会生活的核心,但这不是教会日常生活中唯一传授神话语的方法。

讲道的目的在于尊崇神以及他的福音并且听道的人得以改变。这是一种宣告,庆祝,推崇。讲道是根植于教导里的,所以会有很多的教导,但其目标是很单一的:讲道是要把听道之人的心完全剖开,将真理注入以带来悔改、平安、喜乐、顺服和敬拜,这是贯穿于听道始终的。

另外,讲道是一个人对一群人传话。听道的人包括信徒与非信徒。而且在场的各个基督徒都有着不同的生命时期,不同的呼召,还有属灵成熟度。

另一方面,教导,尤其是在主日里的教导有一个不同的目标,而且达成目标的方法也有些不同。在没有忽视向心说话的同时,教导也更专注于对理性讲话。而且教导既可以是一个人讲,也可以是一些对话。实际上,这就是教室环境所特有的长处。

进一步讲,主日学是更有针对性的。如果你教的是如何做父母,那么你的听众大部分都会是父母或即将做父母的。那些感兴趣的人自然会来,没兴趣的也当然不会来。这可以让你更专注于你所教导的东西,而且讲得比对整个教会讲道更透彻。

随意的气氛、更注重知识、教导中的对话、还有听众的自助选择,这所有加起来使教导更有优势去讲一些在讲道中没有办法讲得深入的主题。

我们拿养育儿女这样既实际又具教牧性的话题来说,如果一个牧师在通过经文讲道,有关养育儿女的教导只会在箴言或以弗所书6章里偶然出现。牧师需要经常地把另外一些经文应用到养育儿女中去,从而让父母们知道神的话语对他们所讲的话。

但是讲台上所讲的养育儿女是有限的。如果我们岔开话题去讲一些对于管教与教育的深奥哲学,这就不合适了。而且因为讲道是一个人在讲,父母也就没有办法去问问题,给反馈,澄清事实。在学习的过程中有几个重要的步骤,特别是涉及到一些灰色地带、次要问题和实际操作这些其他基督徒可以存在不同意见的时候。

所以,主日学可以多方面地完成一系列讲道所不能完成的任务。而且我再重复一遍,主日学可以更深入地探讨一些问题,因为主日学里只是对一部分与话题相关的会众讲课。

还有一些需要更多思考有关门训的话题只能在课堂里而不是讲台前学到。例如,如何读圣经。

现在,一个属灵的忠心讲道的确可以做我们读圣经的榜样。一个常听忠心讲道的人也可以学到如何去读圣经,他们也会注重上下文和自己生命的改变。

然而通过听讲道去学习如何读经就好像和大师玩一局高尔夫一样:你所经历的是最后的成品。所以你会吸收一些他们的习惯和本性,但是你也只能去模仿。

主日学学读圣经就不一样了,就好像一位大师给你上一系列的高尔夫球课一样。他们教你合适的技巧,一步一步带你去体验比赛,评价你的挥棒,等等。他们会把玩好高尔夫的数十种技巧传授给你,都是经过他们实践检验的,也是你想一辈子也没有想过的。对于如何读圣经这样的话题,你会讲到释经学、体裁、翻译、还有其它一些在讲道里不会讲出来的东西。但这些对于读好圣经至关重要。一个好的讲道可以是你读经的榜样,但一个主日学课程可以训练你去读好圣经。

总结来说,我会建议把讲道与教导分开来,这将会使教会受益无穷。两者必然会有重叠的部分,但两者的目标与方法是截然不同的。还有一些既实际又理性的话题可以在主日学里比在讲台上更深刻地讲解出来,也带着教牧性的影响

3. 如果不用主日学,那用什么呢?                          

第三,主日学更适合讲一些其它场合,尤其是小组里不适合讲的东西。

现在看来有一些没有主日学的教会是通过小组完成相同的目标。这些小组可能包括了团契、祷告、传福音或者其它的圣经问题探讨。

在开始的时候我想说小组的确是有很多好处,我自己家里也有一个小组,这么多年我们也一直在感受到小组带给我们的祝福。但是当我们谈到通过圣经教导去进行门训,小组也确实捉襟见肘。

首先,环境决定了小组将关系优先于教导。一般来说在一个人的家中促膝而谈是不适合严肃的知识教导的。而且,这也不是不好,这样的气氛可以帮助人们建立感情,而感情是教会生活里最最重要的东西之一。这样看来,小组真心不适合教导。

其次,小组就是小组,小为特点。小组的长处就是人少更容易建立感情。十个八个人在一起总比七八十甚至一两百个上主日学的人在一起容易得多。如果教会过度依赖小组进行教导的工作,就会有许多小组。这也意味着教会需要更多的人去带领他们。反过来也就是说你要把更多不是那个有恩赐的人放在领导的位置上,让他们做老师。所以,如果一个教会想利用小组去讲严肃的神学话题,例如离婚,他们恐怕找不到那么多的神学老师去带领。

另外,主日学在发挥作用的同时,可以任意调整上课人数。这意味着他们不需要很多的老师,所以那些有恩赐的合适老师就会最大程度地发挥他们的作用,建立教会。

所以,我主张“课堂容量与老师数量”的动态关系是主日学的另外一个长处,比小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小组只是基于教导的门徒培训。主日学又可以让有恩赐的老师在教会里的事工发挥最大的作用。这样把长老和教师的熏陶作用成倍地释放出来,他们在讲的时候就把讲台上不宜讲的东西充分地解释出来。

深入圣经并把真理应用到圣经神学问题上的老师的数量总要比成熟稳重的小组长要少得多。所以,主日学能使教会稀有资源得以充分利用。使一小部分有恩赐的老师可以影响更多的教会成员。这样便为教会里的门训提供了强有力的动力。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你不用主日学,那你用什么呢?如果不用主日学,你怎么去教人读圣经?怎么去教人系统神学?怎么去教父母教育孩子?怎么教人恋爱或传福音?

我担心当教会抛弃主日学的时候,有些东西在教会里永远不再被学到了。教会继而失去了一个非常好可以装备人们做忠心门徒的机会。

想想还会失去什么

因为以上这些原因,我要说主日学是一个绝好的工具可以让我们的教会更像基督。它供给教会成员成长所需要的知识。它与讲台事奉相互配合补充。它也可以做其它形式如小组所不能做的事,就是把广泛的神学议题以一种更深的维度讲解出来,这对门训是十分重要的。

我的目的不是骂那些没有主日学的教会。我更希望他们去考虑一下他们失去的。考虑一下他们怎样才能更好地一周一次地去装备信徒,除了主日的讲道以外,也要把理性、实际的东西运用到整个会众中,使他们作为耶稣门徒得以成长。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