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来信
九标志问答43:如何与已被除名的成员相处?可以为有发育障碍的人施洗吗?

你们教会如何关怀一个被教会除了名又回到教会聚会的人?

一个智力只有儿童水平的人可以受洗加入教会吗?


亲爱的九标志,

当一个你们教会曾经除名的成员出现在你们的某个主日聚会时,你们教会将如何关怀那个人?当一个被其他教会除名的人出现在你们教会时,作为牧师的你又是如何处理的?

——来自英国的泽姆(Zem)

亲爱的泽姆,

首先,无论哪种情况,我都要为此赞美神。当我们教会确实把某人从成员中除名时,长老们会提醒我们的成员们:我们希望这个人能够继续参加教会的公开聚会。实际上,我们最希望看到他们出现的地方就是坐在传讲神话语的讲台之下。

要记住,教会拥有宣告捆绑和释放的权柄;但教会没有像政府那样拥有对实体和场所强制力的“刀剑”权柄。把某人逐出教会是宣告某人不再是教会成员,而不是将他/她从你们的公开聚会中强行驱逐。

一个主要的例外情况是如果一个人对你们教会构成了某种威胁,这会涉及到使用公权的层面。我们曾经因一个人对其他成员进行人身攻击而将其驱逐出教会。这情况涉及到人身限制令(restraining order)。所以,我们不欢迎他参加我们的聚会,至少在限制令生效期间他不能来我们教会。现在,我可以想像这样的情况:由于某人的分裂教会的罪或不守规矩,或他们的出席会给教会成员带来情感上的创伤,作为长老的你,可能要劝告这个人去其他教会。但这可能是长老们个人与这人之间非正式的行为,而不是会众授权的正式行为。

所以,从更大的图景来说,通常情况下,你会希望被教会除名的人继续参加聚会或去到其他教会。如果我们把某人逐出教会,我们会教导我们的成员他们和这个人的关系应当发生改变。成员们应当对他表现出文明和友善,但他们不应该再随便与这个人开玩笑或谈论橄榄球。相反,在他们进行的所有谈话中都应该鼓励这个人悔改。

然而,如果作为牧师的我碰巧知道另一间教会除名的人来到我们中间,通常情况下我会欢迎这个人参加我们的聚会(除了我上文提到的例外情况)。当然,如果我察觉到我的羊群受到威胁,我会警告他们。但是,如果我没有察觉到紧迫的威胁,那么我可能什么都不会说,只是持续关注这个人的情况。要记住,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听到圣道得着宣讲。谁知道我们教会会不会成为他悔改道路上一个临时且有用的属灵站台呢?或许这个人正好可以用被更新的耳朵听到他/她需要听到的信息,以便与他或她的教会和好。

如果那个人持续几周或几个月都出席了主日聚会,我可能会找他们聊聊,这样我便可以了解他们对自己被除名的看法。如果我觉得这个人错了,我会告诉他们,他们需要和原教会和好。如果我觉得是他们之前教会的错,我会鼓励他们加入我们教会。(记得,我是一个相信每个教会都拥有独立权柄的会众制主义者[congregationalist]。)如果这个人真的申请加入我们教会成为成员,我们会尽可能联系那个人之前的教会,双方进行多次沟通,以便更好地了解事情的经过。然后,我们会做出独立的判断。

可能还有更多需要注意的事项和需要考虑的条件,或需要设想更多的情景,但我希望这能给你一个大致的轮廓去思考你所面对的处境。


亲爱的九标志,

我的工作对象是有发育障碍的人,因此,自然而然地我会产生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与教会的关系。一个希望加入教会,但智力只有儿童水平的人可以受洗吗?如果不能,那么岂不是意味着我们认为他们的信仰不是真实的?如果教会实行的是封闭式主餐(closed communion),这个问题就更严重了,因为这一做法把有智力发育障碍的人永远隔绝在圣礼之外,每个主日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主餐杯从身边过去而不能领。我很想听听你的想法。

——来自加拿大的大卫

亲爱的大卫,

几个世纪前,浸信会牧师会温柔的把这一类人归为“婴儿和白痴”(infants and idiots)。例如,19世纪初,J. L. 雷诺兹(J. L. Reynolds)牧师辩论说“婴孩和白痴不是有道德责任能力的行为者(moral agents,指个体能根据某种是非观念做出道德判断,并为这些行为负责的能力——维基百科),因此,基督信仰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他们可以,我们相信他们确实可以分享基督信仰带来的益处,但他们不需要遵行它的要求。他们没有履行任何基督徒责任的义务,原因很明显,他们不能履行任何义务。福音对存在自然和生理缺陷的人没有要求。”换句话说,雷诺兹牧师的意思是我们应该照顾这样的人,但我们不能让他们加入成员(让他们领受圣礼)以及对他们有其他任何要求。

我当然不是建议我们要采用这种过去的行话!但我确实认为这段叙述为我们如何处理这个问题提供了一条线索。我们现代语言中的“发育障碍”或“弱智”或“情感障碍”都是含糊不清,而且很宽泛的定义,所以很难回答你的问题。据我所知,我们最应该在意的标准,借用雷诺兹的话说就是“有道德责任能力的行为者”。婴孩还不是一个有道德责任能力的行为者。你不能像对待六岁孩子那样,要求六个月的婴孩为他/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一个人的残障程度非常严重以至于你不认为他/她有一般的道德行为能力,你可能就不应该接受他/她成为成员或允许他/她参与圣礼。明白吗,我说的是一些非常严重的情况。这个人可能不能说话。也许他们所说的话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关键是,教会成员身份是会众对一个人认信的确认。通过洗礼接受某人成为成员并同领主餐是在说,“是的,你的信仰认信是可信的”。这意味着,任何作出可信信仰认信的人,你们都应该接他们成为成员和参与主餐;如果没有就不应该接纳他们。

我和一个患有严重自闭症和其他发育障碍的人的关系是我生命中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关系。你不总是明白他在说什么,如果说他不善于社交是低估了他。但是,他有让我嫉妒的爱耶稣和福音的纯洁之心。在我的书籍《混响》(Reverberation)关于歌唱的章节中,我用了几页的篇幅来介绍他。而且,他很喜欢唱关于耶稣的诗歌!所以,请你在接受我之前,先接受他成为你教会的成员。

底线:确实有一类人,我们不会接受他们成为成员,但我认为这个门槛非常低。求神赐你智慧。


译:STH;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43: Relationship to Excommunicated Members; Baptism & the Developmentally Disabled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1-04-08
圣礼
教会纪律
长老带领
发育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