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来信
来信
九标志问答47:应用保罗所说“善于教导”的资格;牧师和成员之间的保密问题

一个人必须有怎样的恩赐才能算是“善于教导”?

教会成员可以因牧师没有为成员保密而提出申诉吗?

亲爱的九标志:

一个人必须有怎样的恩赐才能称为是“善于教导”的?我们目前正在考虑确认一位忠心的弟兄成为长老。他拥有担任长老所需的品德,但他不是一个很有果效的教师。在过去几年里,他一直带领一门主日学课程,但是参加这门课程的人似乎只是出于和他的关系,这门课程一直没有什么成长。在教导时,他的观点常常是分散的,所以他试图说正确的事情,但不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在积极的方面,他和一对夫妻进行的一对一门训似乎进行的不错。他也在一所圣经学院学习,有一些进步但不明显。有没有一个门槛可以用来确认他是否善于教导,你是如何评估这个资格的?

——来自肯塔基州的安德鲁(Andrew)

亲爱的安德鲁,

如果你问五位牧师这个问题,你可能会得到五种不同的答案。然而,如果我们问保罗“善于教导”是什么意思,他会怎么回答呢?

我想他告诉我们了。在提摩太前书,保罗说做长老的不能教导异教,尤其是那些倡导荒渺无凭的话语(提前1:3-4)。“命令的总归就是爱”,这爱是从清洁的良心和无伪的信心来的(1:5)。他的教导和他的生命必须是一致的,因为通过他自己和他的教导,他能救自己,也能救听他的人(4:16)。他必须教导你所教导的,如果他教导其他不顺从基督纯正话语的教义,他就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的(6:3-4)。

保罗在提摩太后书同样解释了“善于教导”是什么意思。长老必须要守着那纯正话语的规模,因为可以从圣经中学习(提后1:13)。他要按着正义分解真理的道(2:15)。他要避免偏离真道的世俗虚谈(2:16、18)。他只会按着神要他教的道理教导和劝诫,知道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2:24-25)。他不会寻求自己的智慧,而是寻求圣经的智慧,因为圣经对教训、督责、使人归正和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而且,他要坚持带着百般忍耐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4:2)。

最后,保罗在提多书中给了我们一些提示,说明“善于教导”意味着什么。这样的长老要“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并驳倒和劝化争辩的人(1:9)。他不是不服约束、因不义之财说虚空话教导人的人(1:10-11)。相反,他必须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并且不听远离真道之人的荒渺言语和诫命(1:13-14)。他“所讲的,总要合乎那纯正的道理”,而且他要“显出善行的榜样”(2:1、7)。最后,他的教导必须显出正直和端正,以使他的言语纯正、让人无处可说他的不是(2:8)。

不可否认的是,我没有按照你希望的方式精准地回答你的问题。你的问题是一位教师在教学上要有怎样的技能或能力。这是一个必要的问题。但是我也希望能够保证保罗强调的也是我们强调的,也就是说,重塑我们对提摩太前书3:2中“善于教导”的理解。基本的,一个善于教导的教师是一个坚守纯正教义,并能忠实教导其他人的人。他正确地教导圣经,如果你能相信他在这方面是可靠的,那么我对他教学能力的担忧就会大大降低。对于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几乎可以说,是否可以按立为长老不是太大问题。

不过,我前面所说的还有一个假设。我其实假设了你能够忠心地传讲纯正教义,然后才能相信你所说的这位弟兄能忠心地传讲纯正教义。然后还有一点,这位弟兄是否能知道他的听众理解他在说什么?

我不认为长老需要有能力担任主日上午的讲台。我认为他甚至不需要能够维持主日学课程的增长。我确实认为他需要能够打开圣经,可靠地解释其中的内容,以便人能正确的理解。也许有成员带着问题找这个人。也许这个人正在做一对一的门训。无论怎样,这个人能够正确的解释圣经。羊群相信他能正确的解释圣经,并透过他的言语和行为引导他们正确的理解圣经。

所以,我给你最基本的问题是:这个人能否正确地、前后一致的解经?你的描述中最令人担忧的事情是,“试图说正确的事情,但不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如果他每次谈论神话语的时候都是这样,那么他可能不适合担任长老。如果这种描述只是他在第四个主日中发生在10分钟的谈话中,那么他可能适合做长老。

我希望这些对你有帮助,并求神能将“善于教导”的恩赐多多加给你的会众。


亲爱的九标志,

我们教会有个弟兄正在试图进行一个不合乎圣经的离婚。当我们告诉他可能会因此受到教会纪律时,他用“牧师保密协议和神职人员为认罪者守密责任”为由,认为我们在辅导中的所有谈话“都不应该向教会其他成员/领袖公开”,包括“教会收到的与正在进行的法庭案件有关的机密文件”。换句话说,我们公开谈论他的婚姻问题、离婚的进度以及对他进行教会惩戒是违法的。就我们如何回应这件事,你有什么建议给到我们吗?

——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厄尔(Earl)

亲爱的厄尔,

首先,你要知道我不是一名律师。下面的内容不是“法律顾问”的建议,而是一个外行人的理解。再者,你应该知道你所在州的相关法律,以及你可能需要向律师咨询。一个律师的工作是告诉你什么是合法的,而非什么是忠于圣经的。尽管如此,你还是想在决定之前知道你可能会选择哪些法律为自己辩护。

说了这么多,作为外行人,基于我对一般法律原则的理解,这个人不知道他自己在说什么。“神职人员为认罪者守密责任”与教会做什么没有什么关系。它们适用于法庭上发生的事情,并与证据的可接受性有关。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牧师被传唤,律师试图迫使他公开成员在牧师办公室私下说的一些事情,那么“神职人员为认罪者守密责任”确保许多此类庭外陈述不被采纳。

换句话说,“神职人员为认罪者守密责任”不是某种超级保密法律让牧师永远不能复述成员告诉他的内容。相反,它们保护牧师在法庭上不会被强制做不利于成员的证词。它们适用于法庭程序,而不是教会的行为。

回过头来,这并不是说这个人不能给你制造法律上的麻烦。他可能决定起诉你你侵犯隐私或诽谤他,如果你承诺了或你们教会辅导文件承诺了任何形式的绝对隐私保护协议,那么就更有可能发生。(我相信你知道,你最好不要作此承诺。)值得庆幸的是,很多法院仍然不愿介入教会纪律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教会作为一个有别于国家的机构,及其职能的核心。如果法院能够决定我们的惩戒问题,就不再有教会和国家的边界了。

尽管如此,你的目的不是要被起诉后胜诉,而是不被起诉。为此,你希望任何正在考虑是否接下这个案子的律师能够迅速而轻易地看到,你的教会从没承诺过对不悔改的罪完全保密,而且积极地提出了一个一致的、既定的处理这个案件的处理程序。这将意味着,你们的章程充分描述了接纳和惩戒成员的过程。你们的成员课程也是这么教导的。而且你们的教会有明确和一致的纪律程序,有先例可循。

同时,为了防止整个事件发生变化,你应该确保你教会的保险覆盖了包括你和(至少)任何其他长老和其他辅导人员在这种事情上可能要付出的代价。同时,要确保你的保单已经付清而且在保期间。这样的保单可以保护你教会的预算和你们成员的十一奉献。

最后,离婚手续通常是公开记录的(除非部分或全部案卷被法院封存)。因此,我很难看出这些文件如何能被视为教会使用的“机密”。

底线是:如果你认为你有明确、不可争辩的理由执行教会纪律,你应该继续推进(再次提醒,我不清楚加州的法律)。求神赐给你智慧,并为这个人能够从遗弃他妻子的罪中悔改祷告。


译:STH;校:JFX。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Mailbag #47: Applying Paul’s "Able to Teach" Qualification; Confidentiality between Pastors and Members?.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1-09-22
教会纪律
善于教导
恩赐
保密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