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艺术,美学,互补主义

Article
2017-10-10

原文标题与链接:Art, Beauty, and Complementarianism

翻译:黄营

 

创世记2章中对亚当和夏娃的描述几个世纪以来成为流行在视觉艺术家中的创作灵感之源。

或许是因为画家们喜欢撩拨人们的情愫,堕落前二人赤裸的状态为这些艺术创作提供了一个展示人类身体的理由。或许是因为艺术家们喜欢颠覆性或以新的或不同的方式诠释原创,作为人类历史的起端片段之一,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是一个非常成熟的解构素材。例如信仰非正统神学的亨德里克· 格兹乌斯(Hendrick Goltzius)的作品展示了亚当和夏娃的第一次犯罪得罪神的行为是性结合,而非吃食禁果。同样地,米开朗基罗将诱惑夏娃的那一位描述为一个半蛇女,然而圣经中并没有具有人格的蛇的出现。

然而我想,这个对于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的原始描绘频繁地成为艺术家的创作灵感是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第一个男人和女人身上的相同的特征今天仍存在于我们之中——和神的关系,爱,欲望,罪。事实上,所有的以他们两人为主角的油画都捕捉到了现今已植入所有人类体内的罪的苦果:罪疚,咒诅,后悔,被驱逐,审判。在画家多梅尼基诺的作品中描绘了:上帝对于亚当明显的不喜悦使得他将责任推卸给夏娃。夏娃,反过来,指向了躺在地上的蛇。而当圣灵责备我们的罪时,我们的反应岂不也是急忙开脱自己的过犯吗?

在众多的艺术作品中我们都可以找到亚当和夏娃作为罪人之始的证据。但是这些美学记载缺少对于神所设立在他们当中的互补的样式的描述。我们能否找得到这样的作品:单单地描绘在创世纪2:23中亚当对一个帮助者的渴望总算得到满足而发出的赞叹:“终于!”我们是否找得到这样的作品(大家都会认同的猜想):于堕落前的亚当在结束了他一天的狩猎之后,他的帮助者夏娃为酸痛的脚提供按摩,他为此满是欣慰;或是夏娃为着她丈夫为她带回来一天的捕猎成果的满心欢喜?

一些人会这样作出建议,没有敢于挑战传统版本的艺术作品会让人觉得没意思。然而基督徒应当主张的是,将这些缺失的亚当和夏娃的形象进行视觉化表现相比众多的对令人绝望的堕落主题的描绘而言更具价值。第一个男人和女人在夫妻关系中忠实地活出神所设计的角色——这样的画面重新展示了上帝起初对人类的计划。并且因为它的神圣起源,这个计划本身是美好的并且值得被关注,。如果我们把关注点放在神起初设计的美善上,然后为此赞美他,这远远比去思想伊甸园里的决裂要美妙得多。

然而这个主题不应只表达在艺术作品上。我们亦必须培养在心里面对神所创造的互补性形象的敬畏。以下是一些建议。

1. 记住互补主义是来源于神

在这个时代的人,甚至是基督徒,常常会嘲笑圣经中对于男人需要带领他的妻子而女人要顺服丈夫的角色安排。首先,“顺服”这个词带有的含义并不那么令人愉快。当我听到这个词,我会联想到摔跤手像布莱特·哈特(Bret Hart)和瑞克·弗莱尔(Ric Flair)在赛场上最后的结束动作,还有我和我的弟弟过去在儿时经常在对方身上发出的残忍的招式。这些动作会招致疼痛,它们的目的是想要招致“屈服”——一个表达了受害者的投降的术语。

其次,我们自己的心在持续性地反抗在上管束我们的权柄,并且我们的文化不断地以性别自认的观念发出回响,反对神的创造权威。然而正如以赛亚书中所写的,神的心思难以预料(赛40:28),他的智慧是将世上的智慧变为愚拙(林前1:20)。神的道路不可测度,但正如诗篇18:30所宣告的,神的话语被证明是完全正确的:“至于神,他的道是完全的,耶和华的话是炼净的。”

2. 思想互补主义表明了耶稣和父神的合一

夫妻二人若共同服从圣经中对于带领者和顺从者角色搭配的观念,这会是一幅很美的画面,因为这彰显了在圣子耶稣和父神之间合一的关系。在约翰福音6:38中,耶稣声明了他的使命:“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我们也应该回忆起耶稣在被钉十字架前的呼求:“然而不要从我的意思,只要从你的意思”。

没有天父牺牲他的爱子,并爱子对父神的顺服,我们都要因自己的罪灭亡。二者都完全了他们所被预定的角色: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林后5:21),而耶稣“存心顺服,以至于死”(腓2:8)。在许多的方式当中,我们很难完全地理解赎罪的概念的架构。然而如果缺少了顺服和带领,这样的事情就不会成就,这一点值得我们去思想。

3. 记住互补主义描述了基督和教会的联合

最后,圣经中的互补的理念之所以是美好的,是因为它预示了基督徒心中极大的盼望:与基督永恒的不可分割的联合。从亚当夏娃,到路得波阿斯,又到保罗在以弗所书5章中对于丈夫和妻子的神学上的描述,圣经对于夫妻关系的论述指向了一个更大的属灵上的成全:基督作为教会的头,恶人、破碎的人和穷乏人的救主——“爱向不可爱的人显明了”正如诗歌中所唱的,“他们应该是可爱的。”同样地,妻子对丈夫的敬重和顺从(这往往很难)反映了同在基督身体中的每一位信徒如何出于对基督完全的爱和顺服而非自己的私欲,愿意放下他们自己所想要的,。

事实上,一些描写伊甸园的艺术作品的确有映射出那对男女的互补性的些许光辉。令人印象深刻的有,一些作品捕捉了丈夫和妻子在发生身体亲密结合的最高峰之时肉体和眼神的圣洁相交。亚当给予夏娃的拥抱在许多作品中是想要传达一种极度亲密的,神所设立在这二人之间,亦借此预表教会在那一天与基督完美的结合的体验。在那一天,我们作为基督的新妇,与耶稣基督面对面时,同样会大声呼叫,“终于!”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