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圣经神学与性危机

Article
2016-12-31

原文标题与链接: Biblical Theology and the Sexuality Crisis
翻译:咸燕美

 

 

西方社会目前所经历的可以称之为一场道德革命。我们的社会对某个具体问题的道德准则和集体伦理评估,发生的不是小调整,而是完全的大逆转。曾经被谴责的如今被歌颂,拒绝为之歌颂的人却受到了谴责。

造成当前道德和性革命与以往道德革命大相径庭的原因在于,它以一个完全史无前例的速度在发生。从前的世代历经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道德革命。而眼下革命的速度却快得异乎寻常。

作为教会来回应此次革命,我们必须记住,当前性方面的争论给教会带来的是简化不了、也逃避不了的神学危机。此次神学危机的范畴,相当于诺斯底主义之于早期教会,或是伯拉纠主义之于奥古斯丁时代的教会。换言之,性危机挑战了教会对福音、罪、救赎、以及成圣的认知。这种主张新的性道德观念要求彻底重写圣经的元叙事,彻底重塑神学,并从根本上改变我们思考教会使命的方式。

索引中有“跨性别”一词吗?    

经文依据(Proof-texting)是保守的新教寻求神学补救和重述策略的第一反应。福音派基督徒会自然产生这种释经式反应,因为我们相信圣经是神无误无谬的话语。我们明白,如华菲德(B.B. Warfield)所说,“当圣经说话时,神就说话。”我要明确地说,这种反应并非完全错误,但也非完全正确。它并非完全错误,是因为某些经文(即“证据文本”)对特定问题有清楚直接的说法。

然而,这一类的神学方法也有明显的局限性——我称之为“索引反应”。当你和一个神学问题摔跤,却找不到对应的词汇索引时,怎么办?许多最重要的神学问题不能简化为仅仅在索引中寻求对应的词句。尝试在你的圣经索引中查找“跨性别”。或“女同性恋”?或“体外受精”?它们肯定不在我的圣经后面。

这并不是说圣经不完全。问题不在于圣经无效,而在于我们读经的失败。用词汇索引的方法研究神学会产生出一本浅薄的圣经,缺乏语境,圣约,及宏大叙事——三个对正确理解圣经至为关键的释经基础。

关于“身体”的圣经神学   

教会要妥善回应目前的性危机,圣经神学必不可少。教会必须学习根据其语境来阅读圣经,该语境融入了大叙事之中,并随着圣约线索逐渐展开。我们必须学习根据圣经对创造,堕落,救赎,和新创造的元叙事,来阐释每一个神学问题。具体而言,福音派需要的“身体”神学,要定锚于圣经自身展开的救赎戏剧。

创造 

创世记1章22-28节告诉我们,不同于其他的受造之物——神是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人。这段经文也说明,神将人创造为有形体的存在。创世记2章7节也强调了这一点。神用尘土造人,并吹进生命气息。这说明我们在有人格之前,就已经有了一个身体。事实证明,这个身体并不只是我们的人格的附属品。亚当和夏娃被赋予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的使命。藉由神的创造和祂的主权计划,人的身体允许他们完成这一承载神形象的任务。

创世记的描述也说明,身体伴随着需要。亚当会饿,所以神赐给他园中的果子。这些需要表明在创造的秩序中,亚当是有限、需要依赖、衍生而来的。

而且,亚当会有伴侣的需要,因此神赐给他一个妻子,夏娃。亚当和夏娃都要通过合理使用他们被造的身体生殖能力,去完成承载神形象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的命令。与此同时,他们都将经历二人成为一体——也就是说,一个身体,所带来的身体欢愉。

创世记的叙述也说明性别是神所造美善的一部分。性别并不仅仅是一个强压在人类身上的社会学构造,否则人就能任意变换。

然而创世记告诉我们,性别是神为了我们的益处和祂的荣耀而造。性别本是为了人类的繁衍,由造物主决定分配——正如祂决定了我们应当存在的时间地点以及状态

总之,神将自己的形象创造为有形有体的人。因为有形有体,神自己赋予我们性的恩赐与管理职分。我们以这种方式被构造,以此见证神的目的。

创世记也从圣约的视角构建了整个讨论。人类繁衍不仅是为了族类繁殖。相反,繁衍强调了一个事实,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是要让神形象的承载者带着神的荣耀遍满地面。

堕落 

堕落,救赎历史的第二个部分,败坏了神对身体的美好旨意。罪的进入给身体带来了死亡。在性方面,堕落颠覆了神对两性互补的美好计划。夏娃的恋慕要管辖她的丈夫(创3:16)。亚当的带领伴随着劳苦(3:17-19)。而夏娃还要经历怀胎的苦楚(3:16)。

接下来的叙述描绘了混乱的性行为的演变,从一夫多妻到强奸,都被圣经以惊人的坦率述说出来。这些创世记事件之后,为了抑制这些混乱的性行为,律法被赐下。它约束了性和性别的表达,在性道德、异装癖、婚姻、离婚、以及其它有关身体和性的问题上作出明确的宣告。

旧约圣经也把性犯罪和拜偶像联系在一起。狂欢崇拜,庙妓,以及其它对神良善恩典的可怕扭曲行为,被视为偶像崇拜的重要部分。保罗在罗马书1章中也做了同样的联系。已经“将不能朽坏之神的荣耀,变为偶像,仿佛必朽坏的人和飞禽、走兽、昆虫的样式”(罗1:22),并“将神的真实变为虚谎,去敬拜侍奉受造之物,不敬奉那造物的主”(罗1:25),男男女女都错乱了他们彼此之间天然的关系(罗1:26-27)。

救赎  

关于救赎,我们必须注意到,我们得赎的最重要方面之一是,它的成就方式是一位成为肉身的救主。“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1:14; 参看腓2:5-11)。人的救赎通过神儿子的道成肉身来完成——祂道成肉身到永远。

保罗指出,这个救赎不仅包括我们的灵魂,也包括我们的身体。罗马书6章12节说到罪辖制我们的“身子”——暗示了身体有将来得赎的盼望。罗马书8章23节暗示我们末世盼望的一部分是“身体得赎”。甚至现在,我们在成圣的生命中也被要求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罗12:2)。此外,保罗描述了得赎的身体作为圣灵的殿(林前6:19),很显然,我们必须明白成圣在身体上也有果效。

和旧约一样,新约中的性伦理规定了我们对性别和性的表达。苟合Porneia),即任何形式的淫乱,都受到了耶稣和使徒的明确谴责。同样地,保罗明确指出哥林多教会的性犯罪——在身体上犯的罪——给教会和福音带来了羞辱,因为它们向一个窥视的世界宣告,福音毫无功效(林前5-6)。

新造 

最后,我们来到救赎史的第四个即最后一个部分——新造。在哥林多前书15章42到57节,保罗不仅指出我们自己的身体要在新造中复活,也指出一个事实,基督的身体复活是那个将来盼望的应许和能力。我们的复活将是在身体中经历永远的荣耀。这个身体将会变化,成为我们现存身体的完美延续,正如耶稣的身体是祂在世界上曾经有过的身体,但最终却得到了完全的荣耀。

新造不是简单的重回伊甸园。它比伊甸园更好。如加尔文(Calvin)所说,在新造中我们将会认识到神不仅是创造者,也是救赎者——这救赎包括我们的身体。我们将以身体的形式和基督一同作王,正如祂也是有形有体掌管万有的主。

就我们的性来说,尽管新造中仍然保留了性别,却没有保留性行为。这并不是说性在复活中消失了;而是说,它得到了完全。婚姻和性指向羔羊末世的婚宴,这筵席终必来临。再没有必要像创世记1章中一样,神形象的承载者要遍满全地。相反,地上将被认识神的荣耀充满,正如水覆盖大海。

圣经神学的不可或缺     

对许多牧者来说,性危机已经说明神学方法的失败。“索引反应”根本不能满足今日讲台所需要的严密的神学思考。牧者和教会必须认识到圣经神学的不可或缺性,也必须操练根据圣经本身的内在逻辑来读经——从创造到新造的叙事逻辑。我们面前的释经学任务很重,但这对忠信地与文化进行福音性交锋来说不可或缺。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9Marks网址: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