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女性能做牧师吗? : 健康教会九标志

建立健康教会

女性能做牧师吗?

Article
2020-09-02

显然,平权主义者长期以来一直争辩说,女性可以做牧师。但你知道有一个“互补主义 ”的理由,让女性担任牧师吗?这个论点是这样的:是的,确实,长老的职位是留给男性的,因为经文规定了他们的资格。但要正确理解,牧师在新约中不是一个职位,而是一种恩赐。既然圣灵赐给男人和女人服侍的恩赐,既然恩赐之一是牧养,我们就应该期待看到女人担任牧师。同样,担任牧师与担任长老的职务是不同的。虽然所有的长老都有牧养的恩赐,但并不是所有有牧养恩赐的人都会成为长老。因此,妇女可以成为牧师。

这是对新约中牧师这一术语的一种新奇的理解,但它仍然是一些福音派人士所持的观点。我的一位神学院教授,已故的哈罗德·霍纳(Harold Hoehner)十多年前在《福音派神学协会杂志》(Th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上为这一观点提出了一个理由,他在那里写道:

那么,一个女人可以有牧师/教师、使徒、传道人和女先知的恩赐(如腓利的四个女儿,使徒行传21:9),但从圣经上讲,她不能担任长老或监督的职分。上述的恩赐是神所赐给她的,她有责任和特权行使这些恩赐。这与长老职位的任命完全不同,圣经规定只有符合该职位资格的男性才可以担任。女性在何处使用她的恩赐可能会受到其他因素的限制。这些限制可能受提摩太前书2:12的管辖,保罗说:“但我不允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

通过区分职分和恩赐,它使我们地方教会能够充分认识到女性从神那里得到的恩赐。福音派教会的工作方式往往不是这样的。当务之急是,应该而且必须鼓励有恩赐的姊妹在地方教会内外服事。例如,有牧师/教师恩赐的姊妹可以在宣教组织、学院或神学院等准教会的情况下利用她们的恩赐。男性监督员应该鼓励基督身体中的所有人发展和使用神赐给他们的恩赐。这包括女性。[1]

山姆‧史东(Sam Storms)最近提出了类似的互补论,允许女性担任牧师。[2] 他认为,牧师是一种恩赐,而不是教会中的有权柄的职分。虽然所有的长老都需要有牧养的恩赐,但并不意味着所有的 “牧师”都必须是长老。在对圣经中使用 “牧师”的经文做了简单的总结后,他推测:

按理说,所有的长老在某种意义上都必须是牧师,但这个动词的使用方式并没有让我们相信所有的牧师都必须是长老。没有任何经文主张后者。[3]

因为牧师和长老不是一回事,而且牧师不是一个有权柄的职分,所以史东认为,女性可以被赋予恩赐,在地方教会中以牧师身份服侍。史东最后说:

总而言之,与长老职分不同,在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牧师的属灵恩赐是有性别区分的。圣灵很可能将这一恩赐同时赐给男性和女性。因此,我相信,人们可以继续接受以圣经为基础的互补主义,同时在地方教会中把某些女性说成是“牧师”。[4]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论证?让我先声明,我对霍纳和史东都有很深的爱和感情,并把他们视为主内的弟兄。因此,我即将提出的不同意见,应该从我对他们的爱和尊重的角度来理解。

然而,我相信他们关于女性担任牧师的论点真的是大错特错。他们至少在三个方面误解了经文。

误解恩赐与职分

霍纳和史东都认为牧养是一种恩赐而非职分,他们的依据是以弗所书4:11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请注意,这段经文实际上并不是恩赐的清单,而是列出了有恩赐的的清单。这段经文中的恩赐不是圣灵所赐的事工。恩赐是指人本身。名单中的所有人都在教会中履行职分,有些是特殊的职分(使徒、先知和传福音的),有些是普通的职分(牧师/教师)。[5]神把这些职分交给教会,是为了在信仰上建立教会,坚固教会。从这个意义上说,任职者本身就是对教会的恩赐。

误解术语是可互换的

霍纳和史东都认为,新约中的 “牧师 ”一词是一种功能描述,而不是一种职分。当他们提出这个论点时,他们没有看到牧师/长老/监督这几个词在新约中是可以互换使用的。这意味着,我们至少有三个术语指的是教会中同一领袖职分。[6]例如,考虑使徒保罗在提多书1:5-7中的话。

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 

很明显,“长老 ”和 “监督”在这里是可以互换使用的。同样,在提摩太前书 5:17 中,保罗使用了“长老 ”一词,而根据他之前在提摩太前书 3:1-2 中的用法,读者会认为他应该说 “监督”。这样,保罗再次表明,“长老 ”和 “监督”是指同一职分的两种表达方式。

保罗并不是新约圣经中唯一这样用词的作者。彼得劝勉 “长老 ”要通过 “照管”来 “牧养 ”教会(彼前5:1-2)。他说,第2节中长老的工作是“照管”(episkopeō)。这是“监督者”(episkopos)的动词形式。彼得还引出了第三个概念:牧者(poimainō),这是 “牧者 ”名词的动词形式(poimēn,参弗4:11)。在两节经文中,彼得将三个不同的词组画在一起,指代教会领袖的同一个职分:监督、牧师和长老

在另一段经文中,彼得将牧师监督这两个词应用到耶稣自己身上。“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poimēn))监督( episkopos)了”请注意,即使是彼得也交替使用“牧人”和“监督者”。彼得反映的是新约全书中的真实情况。圣经的作者们用这三个词来指称这一个职务。

还有一段经文证实了这些术语是可以互换使用的。请看路加在使徒行传 20:17-38 中对保罗与以弗所长老们最后一次会面的描述。路加说,保罗召集“长老”,称他们为“监督”,并叮嘱他们“牧养”以弗所的教会(徒20:17,28)。因此路加在这一章中出现的三个词组也都是指这一个职分。

最重要的是,有三个不同的圣经作者交替使用了牧师/长老/监督者,而且他们这样做的方式表明,这些术语是可以互换的。我们有坚实的注释基础,可以把牧师/长老/监督看作是指同一职分的三种方式。正是这样的解经使Ben Merkle得出结论:“因为牧师和长老/监督具有相同的功能(即牧养和教导),所以这两个术语应该被看作是指同一个职分。”[7]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解经并非晦涩难懂。这是对这些经文的一种常见解释,尤其是在那些教会中担任两种圣经职分的人当中。[8]例如,约翰·加尔文写道:”在不加区别地称那些治理教会的人为‘监督’、‘长老’、‘牧师’和‘传道人’时,我是按照圣经的用法来做的,这些术语是可互换的。” [9]

科林·斯莫瑟斯(Colin Smothers)制作了一个很有帮助的维恩图(逻辑图解)来总结圣经经文和关键术词的重叠。图中重叠的区域显示了一个文本种似乎互换使用相关术语的地方。请特别注意所有三个圆圈重叠的文本。

牧师有可能既是恩赐又是职分,事实上,这似乎是以弗所书 4:11 所表明的。牧师是履行长老/监督职分以外的职能的人。

误解牧师的功能

神对牧师的功能以及是否允许女性行使这些功能给予了明确的指示。通过正确和必要的推断,我们从神的话语中得到了足够的启示,知道神不允许女性担任牧师(无论人们是否认为牧师是一种职分)。

圣经对牧师的功能是怎么说的?霍纳和史东声称,有些牧养恩赐的功能应该向女性开放。我认为在这里,我们可能会有最尖锐的分歧。在圣经中,牧师的主要角色是带领和教导整个羊群。而圣经明确禁止女性从事这两项事奉(提前2:12)。

我们怎么知道牧师的主要功能是带领和教导地方教会的会众?记住,牧师只是牧人的另一个词。经文中的牧者一词是一个比喻,而这个比喻在新旧约中都有很深的渊源。要了解牧师的功能,你必须了解牧人的比喻。

旧约中提到神自己是一位牧人,他走在羊群之前,引导羊群(诗23:3,68:7,80:1;赛40:11,49:10),带领羊群到牧场(耶50:19),到可安歇的水边(诗23:2),用杖保护羊群(诗23:4),向被驱散的人吹口哨(亚10:8),聚集他们(赛56:8),他把羊羔抱在怀里,带领母羊(赛40:11)。

旧约也用“牧羊人”来指政治和军事领袖(如,撒下7:7;代上17:6;耶2:8,3:15,10:21,22:22,23:1-4,25:34-36,50:6;结34:2-10;赛56:11;弥 5:4;亚10:3,11:5f.,16f.)最重要的是,“牧人”是给来自大卫家将来弥赛亚的称号:

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们,牧养他们,就是我的仆人大卫。他必牧养他们,作他们的牧人。我耶和华必作他们的神,我的仆人大卫必在他们中间作王。这是耶和华说的。(结34:23-24)。

事实上,以色列和犹大将在一个牧人的带领下成为一国(结37:22,24)。

新约圣经把牧羊人的比喻应用到耶稣身上:

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 

请注意,耶稣作为好牧人,通过对羊群说话来带领和保护他的羊群。羊群听到他的声音,就会跟随他。这样,耶稣以“牧人(poim ēn)和监督(episkopos)”的身份呈现在我们的灵魂中(彼前2:25)。耶稣把同样的比喻应用到使徒的事奉上。例如,耶稣两次告诉彼得喂养羊群,一次是牧养他们(约21:15-17)。很明显,“喂养 ”与彼得的教导和讲道有关,而 “牧养”与彼得对羊群的带领有关。

这就是为什么新约圣经把牧羊人的比喻应用到长老/监督的职分,这不是偶然的。耶稣是一个带领和教导的牧人,使徒是带领和教导的牧人。现在长老/监督是在大牧者之下的牧者,他们也带领和教导(彼前5:4)。长老/监督不仅要善于教导,也要善于驳斥假教训(提前3:2;多1:9)。简而言之,牧羊人必须通过教导羊群和警告他们不要接受错误的教导来带领和保护他们。羊应该在他的小牧人(即长老/监督)的教导中听到他们大牧人的声音。

在使徒行传20章,保罗命令以弗所的长老们,“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徒20:28)牧者如何为“全群”“警慎”?牧人保护羊群的方法是什么?保罗以自己为例,说明如何保护羊群。是通过教导:“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又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徒20:20-21)同样,牧人保护羊群的主要方法是通过带领和教导话语。

教会的牧羊人正是被赋予了这样的功能。而且,圣经又明确禁止女性承担的正是这些事奉。保罗写道:“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提前2:12)。当神的话语中已经禁止女人承担这两项功能时,她如何去教导和带领羊群呢?这是“女人当牧师”的观点无法回答的问题。

也许支持“女性作牧师”观点的人会回应说,有恩赐的女性可以牧养其他女性(或者儿童)而不违反提摩太前书2:12。这种读法的问题是,牧人/牧师的比喻是指整个羊群,而不是部分羊群。这就是为什么我的结论是,即使牧师不是一个职分,圣经也不允许女性担任牧师。

我以上所写的任何内容都不应该被解释为我不承认牧师是一个职分的观点。我仍然相信,支持这种观点的人误读了圣经中表明牧师是教会的一个职分的证据。然而,即使我们接受牧师是恩赐而非职分的论点,女性仍然被禁止行使牧养恩赐的功能。这是霍纳观点中的一个弱点,他特别论证了一些情况,在这些情况下,妇女实际上可能会做提摩太前书2:12似乎禁止的事情–女人教导男人。

结论

我爱和尊重霍纳和史东,并感恩他们对互补主义的委身。但我相信他们对圣经中关于教牧带领的教导是错误的。新约圣经用了三个词来指一个职分:牧师/监督/长老。这一个带领职分只限于圣经所限定的男人。这是一个好的和必要的界限。

最近,一位朋友对我说,互补主义者经常冒着只顾着围栏而忽视领域的风险。她的意思是说,我们可能太过关注边界,以至于忘记了中间的宽阔空间。而正是在这些空间里,男女都有很大的自由和机会,可以在教会中从事有意义的事工。

是的,圣经中对男女事奉有明确的界限,但这并不否定神给我们所有人的事奉机会。没有人应该觉得自己没有事奉。在田地里有很多空间可以漫游,界限帮助我们看到这一点。

[1] Harold W. Hoehner, “Can a Woman Be a Pastor-Teacher,” The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50, no. 4 (2007): 769, 771. Against Hoehner’s view, see James Hamilton, “Pastors Are Not Elders: A Middle Way,” The Journal for Biblical Manhood & Womanhood 13, no. 1 (2008): 53–55.

[2] Sam Storms, “Is It Biblically Permissible for a Woman to Be Called a ‘Pastor’?,” Sam Storms: Enjoying God (blog), October 28, 2019, https://www.samstorms.com/enjoying-god-blog/post/is-it-biblically-permissible-for-a-woman-to-be-called-a–pastor-.

[3] Storms.

[4] Storms.

[5] For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 offices, see Louis Berkhof, Systematic Theology, New Editio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6), 584-87.

[6] The following analysis comes from my commentary on the Pastoral Epistles. See Denny Burk, “1-2 Timothy and Titus,” in ESV Expository Commentary: Ephesians-Philemon, 2017.

[7] Benjamin L. Merkle, 40 Questions about Elders and Deacons, 40 Questions Series (Grand Rapids: Kregel, 2008), 56.

[8] E.g., Gregg R Allison, Sojourners and Strangers: The Doctrine of the Church, Foundations of Evangelical Theology (Wheaton, IL: Crossway, 2012), 211-12.

[9] Institutes 4.3.8. See John Calvin, Calvin: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 ed. John T. McNeill, trans. Ford Lewis Battles, vol. 2, The Library of Christian Classics, XXI (Philadelphia: Westminster, 1960), 1060. Likewise, Louis Berkhof also sees the terms being used interchangeably. See Louis Berkhof, Systematic Theology, New Edition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96), 586.


译:陆骋;校:STH。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 Can Women Be Pastors But Not El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