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乐于接受权柄:如何营造快乐的互补主义的文化

Article
2018-06-05

原文链接:Delighting in Authority: How to Create a Culture of Happy Complementarians

翻译:侯淑婧

 

如果我是男人,我想成为一个教会植堂者。

 

我是一个有恩赐的强势领导者,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样的呼召。当要传递异象、带领门徒、训练领袖、传讲真理,还有向失丧之人传福音的时候,我都会很振奋。从15岁开始,我就一直用讲道的思维在思考。我忍不住要去发现潜在的领袖。我一直在考虑怎么向我周围社区的人传福音。这些都是我的本能。当我听到一篇很有力量的讲道后,我会感到自己想要去讲道的强烈愿望。当有一个人离开教会,我晚上就睡不着觉。当我研读圣经的时候,我会着迷于它的神学的清晰。

但我是一个女性———— 我相信神在祂的话语中权威性地启示了关乎生命和敬虔的一切道理。我的良心被这种信念束缚着——对神的圣约群体有权威性的教导职分是留给男性的。我从不会在植堂之后自己去做牧师或长老[1],不是因为我不够格或是不想,而是因为我相信圣经在这件事上对权柄的说法,并且我相信命定权柄的那位神。事实上,我乐于接受圣经、我的丈夫和地方教会的权柄。我相信神所命定的万事万物,包括权柄的不同范围,都是为着祂的荣耀和我的益处的最好安排。我就是快乐的互补主义者。[2]

以一个快的互补主义者的姿态“出

不幸的是,并非所有人都乐于接受神命定的权柄。一方面,流行文化已经成功地说服了女性相信只有通过摆脱先前世代中男权的束缚,发现 “真正掌权的自我”,才能真的找到女性特质和自由。别人说我的感情和欲望是权柄的终极源头。如果说要“随心所欲”,那即便是一个非信徒会鼓励我去植堂。今天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就是我所在的地方,做一个强势的女人就意味着要拒绝有关我可以或者应该做的事上的任何限制。

另一方面,某些基督教的亚文化(尤其是基要主义的分支支持互补主义让人怀疑接近次等说)已经产生痛苦的女性,她们外面认定互补主义的信念,而里面却轻视权柄。有些人很不幸受到领袖们属灵上的伤害,而不再晓得怎样分辨属神的权柄和不属神的极权。其他人感觉受制于人为的传统和肤浅的限制,以至于他们变成了笼中之鸟,甚至被无知的旁观者激怒。她们是一群易怒人,认同男性领导,但却心存苦毒地在讨论权柄的只言片语间感到被冒犯。

我想反驳这两种极端,即便会招来不满。我厌倦了为着是一个强势的女性一个保守的互补主义者道歉。在这个圈子,我显得太有教养,太注重神学,太坚持己见,还会问太多的问题。在另一个圈子,我又显得太保守,过分拘谨,过于严苛,说的也不够多。

是时候让教会在会众中间给那些愿意欢喜接受权柄的强势女性创造一些空间了,同时倡导根据她们的恩赐和资历,为女性提供更多的用武之地。请想象一下,如果教会里都是用圣经在思考的女性,她们接受神所命定的权柄是一种祝福而非负担,这样教会向这个世界呈现的会是怎样的福音?这种反文化的冲击为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机会去向这个急切需要真理的世界传讲福音。

牧师如何帮助女性领袖乐于接受权柄?

但是在如今这种反抗权柄的声音高涨的文化中你能怎么做?下面提到的这些想法既不新奇,也不全面,但它们出自一个一生都被其对待权柄的看法所影响的人。

1. 培养话语的重

任何关于权柄的讨论必须始于圣经,也终于圣经。从任何其他地方开始都是将你的“神学房子”建在沙土上。人们常常从约翰·派博的一篇讲道或者合乎圣经的男女角色协会(CBMW)发布的某篇文章开始谈论,却没有敦促女性抓住圣经经文本身。但唯独神的话有能力渗透到我们内心的最深处,照亮我们迫切想隐藏的部分,比如我们反抗权柄的倾向。

高举神的话语使我有了现在的信念。在我基督徒生涯的早期,我意识到自己在“平权主义和互补主义”之间摇摆不定。我专心去研读圣经,真心想了解神究竟如何设定在地方教会中的领袖角色。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整个救赎历史上,在神的圣约群体中带有权柄的教导职分一直并应该继续会局限于男性身上(例如,旧约中的祭司,使徒时期的使徒,还有新约中的长老)。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我感到喜乐!神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了明确的确信,从此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我的良心降服于神的话语。并且响应路德的说法,我相信,违背良心的做法对我来说既不安全,也不敞开。

通过不断地回到圣经,牧师可以帮助女性成为不被个人喜好或实用主义驱使、而是被从圣经而来的信念引导的人。鼓励她们去查考圣经,看一看关于女性领导神说了什么。讨论核心的、有争议性的经文,引导开放的对话。创造环境,让女性在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可以提问。帮助她们认真思考经文,并愿意带着恩典挑战一切先入为主但并非扎根于圣经的观念。最终,装备她们经过深思熟虑得出荣耀神的信念,进而作出明智的选择,

2. 培养女性的尊重

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圣经的见证是男女都是神赋予了极大的尊贵、价值和意义的受造者。并且两者也都带着重要的责任,就是在他们的工作和服事中彰显出那位看不见的神的形象。通过男性和女性在彼此相爱和尊重中践行大使命,教会应该成为最重要的展示神荣耀形象的地方。

然而,教会常常轻视女性,不给她们提供服事机会,发挥她们自己的恩赐。我常常在有领导和教导能力的女性身上看到这种情况。教会可能在文件中提到一种强硬的立场,但实际上却不知道要如何对待这些女性,常常就索性什么也不做。这并不一定是故意为之。我想这只是今天在保守派教会中的常态——但确也是需要持续改革的地方。作为一名有领袖恩赐的女性,我可以说要形成一套女性领导的神学但从来不能落实是无济于事的,事实上会让人更加混乱。

我曾经去过大型的改革中的教会,我和我的丈夫认同教会文件上写的所有内容,但事实上我却不能使用我的恩赐做任何事情。结果变成一个没有孩子的年轻女性从来不可以教导别的女性。这就体现出在很多保守的坚持互补主义的教会里普遍存在的对女性的轻视态度。女性是教会身体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被圣灵赋予恩赐来服事教会,她们应到被鼓励用圣经所许可的一切方式去服事。

好的、神所命定的男性带领的一部分就是要创造一种环境氛围,让女性在其中感到被珍重、被保护和被鼓励,而去用神赋予的方式去服事。通过形成一种坚定的且符合圣经的关于女性领导的神学,然后真正地去践行出来,以证明你真的看重女性。这里有一些建议:

  • 提供机会,鼓励女性教师接受合适的训练,使他们可以很好地向其他女性教导和传讲圣经。或许可以考虑这些西缅基金会(Simeon Trust)工作坊中的某一个。
  • 为教会中的女性提供类似神学院的课程,像是基本的圣经课程,神学或者灵命塑造的课程。
  • 让女性圣经学习团队每学期都有时间一起浏览课程内容,帮助她们教导。
  • 欢迎女性对你的讲道、崇拜过程、小组的灵命塑造,以及主日学课程提出她们的建议。
  • 询问女性们,你在讲道、祷告和带领时怎样可以更好地服事她们。毕竟,差不多一半的会众都是女性,这样的话,如果可以从她们自己了解到她们的属灵需求岂不是很有帮助?
  • 邀请女性去分发主餐、祷告、读经,或是上前分享她们的见证。我很难告诉你,当我走访一间教会时听到一位女性祷告或是读经,会是一件多么鼓励我的事。这会向下面坐着的女性们传递很不一样的信息。
  • 时不时地问你自己:“教会中的女性是否有机会发挥恩赐呢?有没有给她们机会在教会中服事?她们是否被当作共同承受永生的人,或是共同服事的同伴?”

以上的每一点都来自我自己所在的这间保守的、教导圣经的、并以福音为中心的浸信会地方教会的实践。最近,我告诉我的牧师,不管我走到哪里都会坚持互补主义,因为我的良心受圣经而来的信念的约束,但当然也是他让我轻松地做一位快乐的互补主义者。

我信主已经十五年了,但这间教会的带领牧师却是第一个让我感到作为一个有神学头脑的女性是一种祝福而不是负担。我在十五年中一直挣扎着在地方教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因为我感到神造我的方式给我带来很大负担。我不是在这里自怜,但我确实觉得很悲伤。

我相信,如果女性感受到来自男性领袖的重视,也被给予更多机会以有意义的方式去服事耶稣,她们将会更乐意带着恩典接受教会中男性的权柄。牧师们,我呼吁你们使用神所赐的权柄去帮助女性领袖在教会里发挥恩赐。让顺服权柄变成对她们来说愉快的经历。

女性袖可以如何帮助牧而快乐呢?

做一个“快乐”的互补主义者要促进形成一种文化,使男性领袖可以在带领女性的过程中感到喜乐。我们应该和众圣徒一起顺服权柄,好使得领袖们“有快乐,不至忧愁”(来13:17)地照看我们的灵魂。

我要第一个承认我一直以来在这方面都没有做好。我无法想象自己在过去多么让我的牧师为我“忧愁”。但借着一次又一次的悔改和恩典,我也在成长。下面是一些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的有帮助的建议,主要是在我自己的罪和缺点中学到的:

  • 人们经常不确定怎么样和强势又神学思维很强的女性相处。那就带着恩典帮助他们认识你只是一个女性,一个爱耶稣、乐于接受男性领导、同时也希望教导别的女性圣经真理的女性。
  • 在教会或是家里(如果是已婚)称赞男性领袖。一个女性能做的杀伤力最大的事情之一就是公开批评她的牧师或者丈夫。如果我们真的乐于接受男性带领,在言语上也会反映出来。
  • 想方设法地鼓励你的牧师和长老们。例如,如果讲道对你非常有帮助,就告诉他们;或者提及你可以具体为他们祷告的地方。
  • 为着目前女性在教会里现有的服事机会感谢领袖们。让他们知道那些是被人注意到的。
  • 快快地沟通,慢慢地假设。跟他们沟通你有热情去教导其他女性圣经,而不要假设领袖们已经知道、只是故意不让你去做。很多受伤的感受都是建立在错误的假设之上。
  • 询问是否已经有或者将要有一些让你可以发挥恩赐服事的地方。展示出一种愿意为此被训练和装备的意愿。向你的牧师说明,即便不在你恩赐范围内,但你也愿意为了帮助教会而服事。

女士们,让我们成为对教会的祝福,好使拥有权柄成为一个对带领我们的男性来说是享受的经历。愿我们的言语、行为和态度都让他们把神所命定的角色看作是一件喜乐的事。

在限制中发现自由

《诗篇》的作者宣称:“你开广我心的时候,我就往你命定的道路上直奔。”(诗119:32)

这反映了在权柄这件事上我心里的状态。几年前,在女性带领这件事上,我降服在神无限的智慧之下,进而看到我脚下的路被打开了。当一个人接受神设定的界限时,会经历到无比喜悦的自由。我的良心是清楚的,我的信念是坚定的,而我的服事也是有意义的。

我并不为自己不是也不能做一个植堂者或带领牧师而伤心。我也不感到受限制或是心怀怨恨。反而我觉得很满足。降服于神话语的权柄之下,尤其是在地方教会中,会释放我自由地奔跑在神所命定的道路上。我已经在权柄之下找到了极大的自由。

你呢?

 

脚注:

[1] 这项真理并不意味着女性不能参与教会植堂。她们当然可以,也应该要参与!一个完善的植堂团队会把受过训练装备的女性加入到核心团队中。我是在说女性不应该被放在有权柄的带领植堂的位置。

[2]一个互补主义者坚持这样的神学观点,他/她认为男女在尊严、价值和意义上受造平等,但在婚姻、家庭和地方教会中有着不同且互补的角色。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