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I. 教会纪律

在“主流教会”中执行教会纪律

Article
2014-12-05

原文标题与链接:Discipline in the Mainline – Is it Possible or Even Wise?
翻译:邱晴晴

【编译者注:所谓“主流教会”(Mainline Protestant),即美国长老会(PCUSA)、美国圣公会、联合卫理公会、联合基督教会等美国传统基督教会,教义立场偏现代派(新派)神学。美国主要宗派一览图可见《教会》杂志总第四十七期封三。】

福音派信徒得从我们“主流教会”身上吸取许多有关教会纪律的教训。

我是美国归正教会(RCA)的福音派牧师。美国归正教会是美国最古老的一个新教宗派,可追溯到1628年荷兰人定居新阿姆斯特丹的时候。现遍布全美。美国归正教会是新教主流教派的一部分。我们与美国长老会(PCUSA)、美国福音派路德教会(ELCA)和联合基督教会(UCC)有正式的彼此认同协议。我们归正教会是其中最坚持圣经,强调因信称义并热衷于传福音的,但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教会纪律应当是新教主流教会生活中非常丰富的一部分。我们有最好的政策和周密的程序。比如我们制定的《归正教会秩序》,其对教会纪律有非常完整的定义,司法程序也相当全备,最后配有严谨的脚注。对《归正教会秩序》一书甚至还有整卷的注释书。因此我们有完备的教会纪律体系。

此外,许多新教主流教会有信仰告白的准则。我们自称相信某些东西并且彼此坚持这些承诺。在归正教会,我们服从于比利时信条,信条中说教会纪律是一个真教会的标志之一。

然而在新教主流教会中几乎没有教会纪律。

在美国归正教会,在对某信徒执行除教程序(将之逐出教会)之前,堂会必须联系区会(Class)。当我几年前第一次将这样的申请诉诸区会执行委员会时,得到的反应是:“哇,我认为以前从没有人问过我们这样的问题。”也许他们的记忆很模糊,或者也许地方会众不知道要从区会执行委员会获得权限才能除名。但是反过来,这也说明了教会即便执行过教会纪律,也为数不多。执行教会纪律在堂会或者宗派层面是会有的,这我亲眼目睹过。但很少,也很难。

无论在“主流教会”与否,福音派信徒都应该思考。思考:当你的教会缺乏勇气、谦卑和爱来执行教会纪律时,教会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为何教会纪律在新教主流教会不易执行

寡不敌众

教会惩戒在“主流教会”不易执行的原因有好几个。第一,在整个宗派范围实行问责制很难,因为你寡不敌众。问问任何一个主流教派中的保守派,他会告诉你虽然保守派的教会很大,但自由派在理事会和委员会中掌握发言权。这使得在伦理和圣经神学问题上坚持原则极其困难。大多数平信徒可能站在你这一边,但是整个宗派体制却站在另一边。

同样地,在你的教派中想问责另外教会的牧师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美国归正教会中,牧师仅对自己的区会负责。这意味着,我作为牧师无权指控其他44个区会中的任何一位牧师。

2005年,我和其他几十位牧师一起指控我们神学院的院长,因他为他的同性恋女儿举办“婚礼”。三个上诉得到受理,结果院长被停职,并被禁止参与讲道和主持圣礼的服事。但这仅仅是因为他是“总会神学教授”(总会、中会、区会、堂会是归正教会的四个治理级别),整个宗派都要对他负责任。

你将对谁说?

第二,教会纪律很难执行是因为太多人不依据圣经。讽刺地是,对该神学院院长的指控中有一个被总会驳回,该指控是说院长的行为违背了圣经。结果院长编造了一个支持同性恋的圣经依据,因此自以为是忠于圣经的。我们能向谁申辩说他并没有基于圣经呢?

我们的教义标准也存在类似的问题。牧师只需确认我们的信仰告白是“忠于神的历史性见证”就可以了。令人难过的是,这就意味着一些人可以制定我们的神学标准,因为他们能给基督徒们所相信的东西提供历史见证。

后现代人对于经文和教义标准是迷糊的,并且有意避开明确的定义。就像以前教派领袖告知我的那样,“我们不可能很准确。我们所拥有的都是小写的真理。唯一大写的真理就是耶稣。”

在我们的底线一次又一次退让之后,持守原则太难了。

第三,当偏离常轨的行为和教义的标准被放得越来越低的时候,教会纪律的执行就越来越难了。每一个主流教派都在和同性恋问题较量。福音人士在努力地持守原则,但是或许他们已经放弃很多了。几乎没有人因为离婚、搞分裂或因违反任何一条信条而受到惩戒。在这个问题上福音派基督徒正在觉醒,但是他们或许已经睡得太久了。

主流宗派几乎总是滑向自由派,因为放行总比设限容易。几十年来对教义和伦理界限的忽视,导致保守派教会现在想在同性恋问题上坚持原则几乎是不可能的。教会纪律也几乎没有,因为如此多的忽视以至于根本没有几件事情需要教会纪律来约束了。

福音派的信徒们,无论你是不是在新教主流教会,你有关注这些问题吗?

人们不接受

最后,在新教主流教会执行教会纪律的最大困难是人们根本不接受教会纪律。我们区会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按立圣职考试极难的区会(绝大多数根本就不难)。但就是因为我们偶尔没迎合人们的胃口,结果我们几乎被神学生认为是异端裁判所。我认为大多数神学生恨不得没有教义准则。而且大多数新教主流教会的领袖也没有勇气实施教义准则。

我们教会的大多数人也都没有教会纪律意识。他们怎么会有呢?他们从未见到过。甚至从未听别人提起过。

在整个宗派层面,合一和教会成长是最重要的。纯正几乎是一个不好的词汇,就像那些令人讨厌的清教徒。所以大多数人只是得过且过。我深信,大多数主流教会的人拥有的信心要大于向巴力跪拜的那些人。正如亚他那修所描述的在尼西亚的大部分主教,他们拥有“正统的直觉,却没有识别能力”。

新教主流教会的问题太复杂了。除了我们自己我们无可责备。非主流教会的福音派人士尤其应当引以为戒。仅仅有正统的信仰宣告是不够的。

若可以执行教会纪律,那是明智的做法么?

主流教会的教会纪律可能执行么?希望渺茫,却可以做到。

这么做是明智的吗?当然,但需要付出代价,你将有机会进行一两次执行教会纪律的尝试。之后就会被视为麻烦制造者,且被放逐到“教会体制的荒野”之中。

所以要温顺像鸽子,灵巧像蛇。教会纪律可能不受欢迎,执行起来也会很难,但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教会纪律是为着教会的健康、教派的活力、违反纪律者的益处,以及神的荣耀。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