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福音信息

代罚性救赎会打破三位一体吗?

Article
2019-11-11

原文标题与链接:Does Penal Substitutionary Atonement Rupture the Trinity?

翻译:刘成壁

 

最近,托马斯麦考尔(Thomas McCall)在《今日基督教》发表了一篇题为“神的忿怒真的令人满意吗?”的文章。作为一名相信替代性救赎(即相信基督为了平息神的忿怒替我们而死)的基督徒(以及牧师和教授),我认为麦考尔的文章有些帮助,但同时也会迷惑和误导人。在读了几次之后,我仍然不确定麦考尔对于替代性救赎的态度。是在破坏它的根基?防止其被滥用?抑或是完全避而不谈?      

至少,这篇文章让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如坐针毡。他们相信耶稣受难日是好的,因为基督为了我们的缘故受到神的责罚,击打和苦待。

破裂的三位一体

麦考尔的主要观点是说当下流行的一些关于十字架的讲道与正统的三位一体神学不一致。根据麦考尔的说法,“神反对神”的赎罪理论暗示(或明确地教导)神的三位一体在耶稣受难日被打破了。麦考尔争辩说,神不能将他的脸转离圣子,因为父与子是一体的。“说三位一体哪怕是暂时被打破都意味着神不存在。”

虽然我不相信承受神忿怒的基督意味着三位一体出现裂隙,但麦考尔关于不要字面化理解耶稣被离弃时呼喊的警告确实不无道理,这种误读显得好像三位一体的第一位格与第二位格之间剑拔弩张。无论它是什么意思,“我的神,我的神,你为什么离弃我?”这句话并不意味着圣父、圣子和圣灵之间的永恒联合被破坏了。我们应该谨慎,不要认为圣子受苦时圣父完全不在场,或者认为圣父对他十架上的独生子感到厌恶。

一如既往地,图伦丁小心而准确地解释了“离弃的惩罚”(太27:46)这个问题。十字架上的离弃不是“绝对的,完全的,永恒的(只有魔鬼和堕落者感受到的那种),而是暂时和相对的。”同样,基督所经历的离弃并不是指着父子间“本性的联合”或“恩典与圣洁的联合”所说的,基督也没有失去父神的“交通和保护”。不如理解成神暂时“停止了恩典的表露以及慰藉和快乐的涌入。”换句话讲,圣子“对于神圣之爱的感受”被“对于在他身上神圣忿怒和复仇的感受所替代”(《辩道学要义》13.14.5)。无论麦考尔是否赞同这句话,图伦丁显然意在以一种避免破坏三位一体的方式来理解基督的被离弃。

麦考尔还批判史普罗对于基督被咒诅的解释,但在我看来,史普罗似乎试图与图伦丁达成一致:“在十字架上,耶稣替我们经历了被离弃的过程。父神转脸不看耶稣,将他从一切的祝福,一切的保守,一切的恩典和一切的平安中隔绝了。”这听起来更像是暂停“恩典的表露”,而不是一种破坏三位一体的父子危机。

被咒诅者的呼喊

麦考尔还担心,一些流行的关于十字架的认识看基督为神的咒诅对象。确实,我们在遣词造句上必须小心。神的儿子经历了咒诅的恐怖,但他自己没有被咒诅。最好说基督经历了地狱般的苦难,或者说他承受了永恒惩罚的重担,而不是说基督成为了被咒诅者。

在这件事上,图伦丁同样对我们有帮助:

一个人若因他自己的罪在地狱中承受刑罚,说他是被咒诅者便恰如其分。然而,这个词不适用于基督,因他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是为我们的罪受苦;他也不是在地狱中受苦,而是在地上。这不是反对说神的儿子替我们被神咒诅,正如圣经其他地方提到的,基督已经替我们成为咒诅。(《辩道学要义》13.16.10)

这是否意味着史普罗“被咒诅者的呼喊”这一说法是错误的呢?当然,这句话具有挑衅性,容易被误解。我自己不会这么说,但是我们应该记住(我在这里引用麦考尔的原话),史普罗说“好像天上有声音说,‘耶稣,你该死’”(着重号是我自己加的)。尽管我理解麦考尔(和图伦丁)的观点,但史普罗对这个短语的使用更多是在比喻或布道层面,并非技术分析层面。

这是如何运作的?

这篇《今日基督教》的文章明确写出麦考尔关于十字架不相信什么:

“没有圣经证据表明父子关系在那一天以某种方式破裂了。圣经没有写圣父对圣子发怒。我们也读不到神‘将他咒诅到地狱的无底坑中’。圣经哪里都没有提到耶稣通过完全承担我们应得的惩罚来吸收神的忿怒。在任何一段经文中都没有迹象表明神的忿怒是‘无限激烈地’倾倒在耶稣身上。”

如果十字架上没有发生这些事情,那么实际发生了什么呢?麦考尔相信罪,他也肯定神会发怒,但我不清楚他对于如何消解神的忿怒是怎样看待的。他说,“圣子进入我们的破碎之中,并承担了由人类的罪所造成的‘咒诅’。”麦考尔承认,旧约圣经见证了“神的忿怒和赎罪祭”,新约圣经“勾勒出这些联系”,并显明耶稣是替代我们的牺牲者。在其他地方,他说,“基督来救我们脱离地狱”,“基督的牺牲使我们免受神的忿怒。”

那么,如果耶稣没有吸收神的忿怒会怎样呢?指出新约在忿怒和牺牲之间的“联系”很好,但这联系究竟是什么呢?基督的牺牲如何真正拯救我们脱离神的忿怒?

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都会肯定“基督在身体和灵魂里担当了神对全人类罪恶的忿怒”(海德堡教理问答37)。作为我们的咒诅(加3:13),基督使我们与神和好,让一位公义的神能够称不敬虔的罪人为义(罗3:21-26)。就像旧约血腥的赎罪一样,基督的死是在神面前献上的馨香祭物,为要替我们赎罪(利1:9,13,17;弗5:2)。事实上,挽回祭的概念就意味着神的义怒必须得到平息(罗3:25;来2:17;约一2:2,4:10)。基督感觉自己被神所抛弃,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的确,三位一体在耶稣受难日没有被破坏,但耶和华仍然“定意压伤”他受苦的仆人(赛53:10)。如果在耶稣死的十字架上,神的忿怒没有得到平息,那它又是如何被安抚的呢?

更好的方法

为了支持他的整体论点,麦考尔搬来了两名改革宗重量级人物。他先引用约翰·加尔文的话,说圣父不能对他心爱的圣子发怒,然后引用查尔斯·贺智的话,否认基督的死是一种交易,让圣子完全按照罪人所应得的受苦。这两点引用都是准确而重要的,但鉴于它们的上下文背景,我好奇它们是在帮麦考尔站台还是把我们指向不同的方向。

加尔文的陈述是马太福音27:46中关于耶稣被离弃时呼喊的更广泛讨论的一部分。加尔文不认为耶稣仅仅是在表达别人的意见,或仅仅是用诗篇22篇来唱出以色列的哀歌。不,“祂的确是出于内心极度的痛苦而说的。”基督感到自己被神离弃并疏远了。

然后就是麦考尔引用的话:“但我们也不是说神曾恨恶基督或向祂发怒。祂怎能向祂‘所喜悦的’爱子发怒呢?”

但请注意加尔文的下一句话:“若神恨恶基督,那么祂怎能平息父对他人的烈怒呢?”显然,加尔文并不认为平息忿怒这一概念与紧密的父子联结相矛盾。“这是我们的重点,”加尔文继续道,“既然基督被神的手‘鞭打和压伤’,并亲历神一切对罪人的震怒和报应,这就证明基督担当了神严厉的刑罚”(《基督教要义》2.16.11)。

我们永远不应该说在十字架上,圣父恨恶儿子。然而,如果我们要理解马太福音27章中耶稣被离弃时的呼喊和加拉太书3章提到的咒诅,我们就可以并且必须说基督承担了他子民的罪愆,替我们承受了神的忿怒。正如加尔文之后写道,“若基督流血的结果是神不将我们的罪归在我们身上,这就证明这代价满足了神公义的审判”(《基督教要义》2.17.4)。

我们也会从贺智更宏大的观点中看到类似的表述。在讨论救赎时,贺智强调了两种满足。一种是“金钱或商业”意义上的,就像债务人全额支付其债权人的要求一样。贺智不认为救赎等同于这种交易。基督并不是在商业意义上满足我们的债主,因为在商业交易中,最关键的事是偿还债务。只要欠的债被付清,谁支付或如何获得报酬并不重要。债主关心的是债务,而不是债务人。

另一种满足,即贺智所赞同的那种,是“刑罚或法理”意义上的。基督满足的不是一般性的债务,而是为罪人自己。基督的“死亡满足了神圣的公义”,因为它“对于所赦免的刑罚和所赋予的好处来讲是一种真正的充分补偿。”确实如麦考尔所言,贺智坚持认为基督“不论在类别或程度上都没有按罪人所应得的受苦”。但这不应被解释为反对刑罚意义上替代性救赎的论据,因为贺智接下来言之凿凿地说:“在价值方面,祂的痛苦无限地超越了他们的······因此,永生神儿子的羞辱,痛苦和死亡无法估量地超越了全世界罪人当承受刑罚的价值和强度”(《系统神学》2:470-71)。

贺智会认同麦考尔的观点,即基督没有完全按照罪人所应得的刑罚受苦。但是,麦考尔会同意贺智的观点,即基督是按照罪人所应得刑罚的分量受苦吗?更重要的是,他是否认同贺智关于法理意义上满足的理解?“神圣律法刑罚的本质,”贺智写道,“是神不悦的体现,是对祂神圣美意的撤回。这位基督代替我们受苦。他承受了神的忿怒。”对于罪人来说,这将导致“绝望的灭亡”,但对于基督来说,这意味着“圣父暂时隐藏祂的面孔”(473)。为了避免与三位一体的破裂相混淆,贺智明确指出“基督的满足”关注的是“父与子之间的约”(472)。

当然,麦考尔出自于卫斯理-阿米念的传统,所以他可能并不认同加尔文和贺智的所有观点。但至少,他们向我们展示了一种方法来否认麦考尔指责的,一种简单粗暴的对三位一体中父子关系的破坏。这方法肯定了替代性的救赎,它让圣父转脸不看基督,也让神的忿怒得到平息。

编者注:本文首载于凯文在《福音联盟》的博客上。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