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加尔文主义牧师事奉的五个标志

Article
2019-03-26

原文标题与链接:Five Marks of a Calvinist Pastor’s Ministry

翻译:黄营

 

“加尔文主义牧师”这一标签就像是一张罗夏墨迹测验图。有些人看到的是一个热情澎湃的传道人,他常常传讲的是神的忿怒而忽略了传福音。另外一些人眼前出现的是一位傲慢自大的神学家,他会花更多时间和已经过世的新教改革者们待在一起,而不是和活着的教会成员们。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想到的是一位温柔且谦卑、并且传讲福音、对神的话语充满了喜乐和信心的神的仆人。

我希望更多的人是这样想的。

我不喜欢“加尔文主义牧师”这个词,基督教牧师是一个更好的称呼。尽管如此,我明白会有一些人不会像我一样认信恩典的教义。我最不想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如果一个人希望成为一位好牧师,他必须接受加尔文主义。相反,在这篇文章当中,我只是想提出思考:确信恩典的教义如何能够激励牧师们更大程度的忠心。

首先要说明,加尔文主义的核心观点是在救恩中神的主动性。它开始于人对自我救赎的完全无能,以神所应许对信徒的悔改和信心的保守为终结。在这当中是基督的工作:代替所有悔改和相信的人受死。一个牧师如果认信这些真理,就会在事工中活出这些真理,并且表现在诸多方面,但我将只提及加尔文主义牧师身上五个彼此重叠的标志。

他为神的荣耀而活

加尔文主义常被称作“至高神神学”。像以赛亚书48:11的表述尤为明显。主说,“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因为祂是创造主和救主,祂配得所有的荣耀。

一位对神的主权有这样认识的牧师,绝不会把焦点放在自己身上。一颗以神为中心的心会一直将聚光灯投射在主身上。一位以神为中心的牧师会迅速地效仿施洗约翰谈到耶稣时说的话,“他必升高,我必衰微。”

这将影响牧师们在讲台上、私底下或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总之,他们看重的是基督,而不是自己。他们由衷地接受赞美和鼓励,但也一定会澄清无论他们做成了什么善事(而且牧师们不计其数地行善),都是神在他们里面运行(腓2:13)。

他是谦卑的榜样

众所周知,加尔文主义者们认信人全然败坏的教义。在基督面前,我们就是如此败坏,我们太败坏了以至于无法选择基督。我们需要神的介入(约15:16;约壹4:19)。

一个人认识到自己在得救以前是怎么样的人,就决不会忘记这项真理。认识自己过去的罪,这使我们生出谦卑的心。保罗告诉提多,教会要避免纷争,总要和平(多3:2)。为什么?因为“我们从前也是无知”(多3:3)。神的恩典会从一颗明白自己是被救赎的人心里流淌出来。

加尔文主义牧师绝不会说,“我已经得着了,”并且他会敏感地察觉和承认自己的罪。他也乐意接受批评,甚至求之不得。他深深地明白神的恩典之深,他也迫切地希望把这份恩典带给其他人。

他的生命流露喜乐

加尔文主义牧师的言谈和生活中应当有真喜乐的标记。当然,每个牧师都应如此!但是,同样地,因为加尔文主义者明白自己在神的救恩上没有丝毫的功劳,所以感激之情必从他那被救赎的心里喷涌出来,宛如一个死而复生的人。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位年长的弟兄,过去他常常提醒我在讲道的时候应该面带笑容。“耶稣为你死了,亚伦(Aaron),你为什么不能多一点笑容呢?”他会这样问我。我想当时作为一个年轻的讲员,我的脑子里一直担心讲的内容是否正确,如何表达得有力,而且通常想要有出色的表现。然而,这个弟兄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醒。我的心思都在自己身上,而不是基督,并且我没有喜乐。

每一位牧师都需要知道喜乐的重要性。虽然牧师们相信神无微不至的护理,但还是会被世上事务的忧虑压垮,困扰他们的不寻常之事仍会不时出现。

他会温柔地劝人

忠心的牧师会常常鼓励其他人选择更好的道路。不信者当选择通往永生的信仰之路,但即使是基督徒也要面临抉择。在此世天国的通往圣洁之路是曲折的。正如牧羊人会赶着羊群走在正确的方向上一样,一个牧师会敦促他的会众走向主。牧师们会劝导人。

加尔文主义牧师明白世上的说教不会有帮助,唯有主能改变人心。正如神要开导吕底亚的心,她才能“留心听保罗所讲的”(徒16:14),在我们向神迈步之前,圣灵就已经进入我们的心里了。

我们很容易会关注在行为的改变上。牧师们可以藉着提高音调或是展现我们的知识储备来威胁人。但这样做不仅是邪恶的,而且最终不会奏效。喜欢冲着孩子大喊大叫的父母可能会发现孩子更加地顺从你,但是顺从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在于心的改变。

神的话是牧师的牧杖。我们可以热情地、大胆地、并且带着权柄地说话——但我们不能操控人。我们的牧杖不是大声的喊叫,不是眼泪,亦不是奖品。我们温和却坚定地使用神的话语,我们温柔地劝人。

他行在圣洁中

加尔文主义牧师并非垄断了圣洁牧师的市场。圣洁是所有基督教牧师身上的标志。但信徒对于圣洁坚持不懈的追求,是改革宗神学对基督十架救赎之工的必然结果。让我来解释一下。

今天许多的(或许是大多数)基督徒提出基督是为所有人死,以提供所有人得救的可能。他们认为,十字架让救恩成为了一个吸引人的选项。然而,有一些人认信的是有限的救赎——或更准确地说是特定额救赎——强调基督的死完全成就的是对特定人群的救赎,即祂的教会。

这与圣洁又有什么关系呢?圣经将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的工作和圣灵在人心中进行的工作结合在一起。二者不可分割。基督不仅为了拯救祂的教会脱离地狱而死,祂也为让教会走上成圣之路而死。

“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得前书2:24)

基督“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

一个委身于基督有效救恩的牧师应当对个人圣洁的追求有同样的委身。他不会轻忽自我省查(林后13:5)。他会确保生命当中有劝诫自己追求敬虔的人,好让他的心不至“被罪迷惑”(来3:13)。

结论

加尔文(我敢保证他一定对许多自称“加尔文主义者”的人感到十分困扰)呼吁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呼召尽忠。他主张每一个人的有限生命都是主所分派给他的岗位。

如果你是一个牧师,这个岗位是神指派给你的。请务必要遵从你所认信的。然而,藉着上帝的恩典,别忘了也要照管自己的心。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