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康教会

从女同性恋到互补主义

Article
2017-10-10

原文标题与链接:From Lesbianism to Complementarianism

翻译:申佳可

 

他想看摔跤比赛,而我想看“美食风云”——都希望第一个享有晚间宝贵的娱乐权利,而最终我在我们二人争夺遥控器的这场战争中败下阵来。于是我抓住他的胳膊,用尽全力地推拉,试图撬开他的手夺回遥控器,而那只手远比我的要大,他的胳膊也比我的更加强壮。我继续为拿回遥控器而挣扎,直到我意识到:不管我怎样努力都远不如他强壮。他是一个男人,而我是一个女人。虽然都生而为人,但我们却在受造的各个方面存在不同——因此我憎恨他。虽然“遥控器之争”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故事,但对我来说,正是这件事开启了我走向“互补主义”之路的旅程,而这是一段全新的经历。

我成为女同性恋的根源

在我与那个在“遥控器之争”中战胜我的男人开始这段短暂关系的七个月之前,我还是一个女同性恋者。那时,我将乌黑的长发绑成一个马尾,松垮的牛仔裤恰到好处地将我的平角内裤展现出来,白色短袖遮盖着我极力保持平坦的胸部,这些都是为了防止让我自己看上去太过具有女性特征——尽管上帝造我如此。而在这一切外表之下,隐藏的是上帝为之死去并给予拯救的灵魂。

作为一个罪人,内里与生俱来的犯罪倾向,加上父亲角色的缺失和被性骚扰的经历,以及遇到太多不可信任之男人的例子,这一切都将我带入到同性恋者的生活方式当中,而那是一种令我自己愿意接受的生活方式。我的穿衣风格和行为举止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我的人格。诸如“一个女孩子气的女生”这类的形容从来不会被用在我的身上,而“一个咄咄逼人的假小子”则更适合用来描述我。因此,我通常希望去吸引一切的女孩,因为她们让我成为暗地里希望自己所成为的角色——一个男人。

我总是认为男人是令人羡慕的。他们看上去那样强壮,充满力量,能控制一切。而女性特质,准确的说是我所曲解的女性特质,却看上去那样羸弱。某种程度上说,我对于男性特征的拥护和对于女性特质的排斥是我给自己远离伤害的一种保护——那种伤害来源于我认为男人具有使我服从他们的能力。毕竟,这种伤害我在父亲对我做过的事中体会过,在我看到过的男人们对我母亲所做的事中体会过,同样还在我亲眼所见的男性朋友们对他们声称“所爱的”女人们所做的事中体会过。关于男人,我知道的一切便是他们利用自己的男性特质作为造成伤害的方式;而我们女性——这一“弱小”的群体——则是他们加害的目标。

另一个男人

耶稣来了。既作为人,也是全然的神。他完全忠诚于他的新妇,不惜为她的罪而死;他爱她不仅在言语上,更在行动中;他不仅保证她获得永生,同样也在她在世的日子保护她;他供应她的需要,用他的灵带领她进入真理;每一天,他都将自己献给她、浇灌她、充满她,使她获得真实的喜乐。

2008年10月,我遇到了这个男人。

被更新的需要

虽然我的灵魂得到了拯救,我的穿衣风格和感情取向开始改变,但我的心思意念仍然需要被更新。而我同那位“具有更加强壮臂膀的摔跤爱好者”的恋爱关系则是我走向互补主义之路的开端。我开始接受神对我生命的旨意和对我性别的设定,而这反过来也迫使我去应对并正视男性和女性之间的细微差别。

在我对从他手中抢回遥控器感到无能为力的一瞬间,我发现自己需要认识到“我再也不能够同比自己弱小的人——也就是女人——谈恋爱”这一事实。当然,我并非在鼓励男人去使用他们的力量从女人手中抢夺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我知道必须要去接受的事实是:上帝不仅仅将我创造为一个女人,祂同时也呼召我做一个合乎圣经的女性,并尽可能地去爱那些与我完全不同的人和事,因为那些不同之处的存在正是为了彰显祂的荣耀。这些差异与不同使他们成为男人,也使我成为女人——这并非是需要惧怕之事;相反,它们是值得欣喜的美好事物。

从恐惧到相信

首先,我的身份需要在新的土壤中扎根。长久以来,我都透过带有惧怕与痛苦色彩的有色眼镜审视女性角色。此外,我拒绝女性角色的原因也包括自己内心的骄傲和对神设立性别角色之心意的无知,毕竟我看过太多男女之间的失调关系。但是,现在的我不能够再任其左右我对男性与女性的认知;更何况,圣经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指导。

继而我意识到,一切悲剧的来源并非是男性的强壮和女性的软弱,而是因为这两种性别的人都犯罪得罪了神,他们都需要一位救主。神赐予女性以温柔的特质,因此她们有能力以具有果效的方式弥补男人的缺乏,并成为他们主要的帮助者。祂同样赐予男人以刚强的品格和强壮的脊梁,并吩咐他们成为保护者与带领者。这两种性别不分孰优孰劣,实际上,他们在彼此服侍中便成就了上帝的荣耀。而这,着实是一件极好无比的事。

成为奴仆的人子

但是对我来说,将其视为一件好事需要极大的谦卑。即使我对合乎圣经的性别角色有着非常清晰的理解,我仍需治死我的骄傲并增强我的信心去帮助我活出这一事实。在我之前的人生中,害怕被别人认为是“软弱而无能的”这一心态,使我开始尝试像一个男人一样生活和表现。类似于做一个“软弱的器皿”或是成为一名“帮助者”的说法并不能打动我——直到我将眼目从自己的身上挪去并开始思想基督。

我必须要时常记得:神的儿子,万有的创造者,被天使敬拜又为魔鬼所惧的那一位,“他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腓2,6-7)。是的,神自己成为了奴仆。

持着这样的心思意念,我愿意将自己的女性角色视为看向耶稣并像耶稣一样活着的一种方式,最终,我接受了互补主义。

丈夫与女儿

我踏上这段旅程的时间并非很久,而这各中过程也着实十分艰难。但是神是信实的。祂为我预备了一位丈夫,他不是一个摔跤爱好者,却是一个篮球迷;他从不会与我争夺遥控器,而是会谦卑地把遥控器递给我并和我一起欣赏“美食天地”。在生活中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在谦卑一事上带领我。神同样也给了我一份礼物,就是我的女儿Eden Grace,她的到来逐渐激发出了我内心中温柔的一面,而这曾是我试图极力掩藏的。

我是一名基督徒,一个妻子,一位母亲,也是一个在其软弱中显出刚强的女性,我热爱我的这一角色。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