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纯正教义

一个差点杀死我的“福音”

Article
2014-12-04

原文标题与链接:A “Gospel” that Almost Killed Me
翻译:张谦

我待在浴缸里,无法起身。我觉得我快要死了。这是汞中毒的症状。

浴缸里的水已冷。也许这就是我感到那么冰冷的原因。我已经泡了两个小时。意识飘忽不定,时有时无。一旦注意力能集中,我就祷告:“耶稣,请你救救我。请医治我。我悔改,我尽心尽力祷告,弃绝一切的疑惑或恐惧。我知道你能医治我。请医治我!“

我听到妈妈开门时钥匙的声音,远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我听到她的钱包滑过柜台、钥匙放在旁边。她试图用尽她所有的力气把我从浴缸里拉出来,而那时我已经很难认出是她了。这之后,我在医院待了两天。妈妈想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告诉她,为什么我不想去医院,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妈妈,耶稣是我的医生。祂恩待我,我也知道祂会医治我。”这就是我所认为、并且想要努力活出的“真的基督教”。

两个月之前,我刚信主得救。那时我刚从牢里放出来,光着膀子、露着纹身,我手里拿着一本圣经在我曾经混过的地盘徘徊。我祷告能得着机会和别人分享基督的信息。

然后我遇到一个叫罗杰的人。他邀请我到他家,还给我买了午饭。我们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在一起谈论圣经。这家伙知道很多,我拍马也赶不上。他滔滔不绝、不停引用圣经经文,这种情形我从未见过。 “这家伙的信仰肯定正统……”我低声说。

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期间,他向我灌输了成功神学的“福音”。因为之前几个月,我几乎都没有打开圣经看过,所以我浑然不知我所接收的信息被掺杂了许多的毒素。我照单全收,毫无置疑。我知道这是真的。它一定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圣经说的。看,她摸了祂的衣裳繸子,就被治好。看,耶稣不能医治他们,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信心。看,整本旧约都在讲神诅咒罪人、祝福义人。好人蒙祝福,坏人遭报应。这道理多么简单直白。

但是这一切在实际中似乎讲不通。我仍然找不到一份工作,付不起房租。妈妈也没有信主得救。我不停地长疱疹。这一切都不该发生。既然发生了,那么一定是因为罪还在我里面某个地方存在。

现在我又得了流感,也没钱买日用品。我需要做的就是宣告要得着这些,我只用斥责撒旦和牠的谎言,并相信我奉耶稣之名所求的就必然得着。也许,我什一奉献得不够多,是时候该加倍了。我会拿回来一百倍,甚至更多。我只需要凭着信心撒种。

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罗杰,嗨,伙计,我搞不懂。好像这一套不管用。我哪里做错了?“

“哥们,我太清楚哪里有问题,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神或祂的话语出了问题。要么你的心有问题,要么你的生活有问题。我们一起祷告吧。“

时间快进一年。我19岁,结了婚。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我付不起房租或电费,又刚刚失业。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妻子还没有得救,她是在我们建立友谊的过程中信主的。她听我讲所谓的“真理”,也都全然接受了。但是,她也会疑问,为什么信仰和实际生活状况会有这样的断层。当ATM收据说我们的账户是负的四十块钱,我就斥责自己、斥责ATM机和斥责收据。在撒旦的谎言面前,我宣告我所蒙受的祝福。我知道耶稣正从天上往下注视我,因着我在这样的迫害和逆境之中所显示的力量,祂为我自豪。“奉耶稣的名!”­­—— 我继续宣告祂所给我的应许。

所谓“成功神学福音”和“信心之言运动”基本上是相同的事情,但以前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我身边所有的爱好圣经的浸信会成员都害怕我,好像我可能会绑架他们的孩子,偷掉他们的车子,或者破坏他们的教会。不过,因为我充满能力的见证,还是有许多教会邀请我去分享。我每次去,所传的都是虚假的福音。可是从来没有人邀请我坐下来,告诉我我的灵魂正面临危险的处境。一次都没有,没有只言片语。起码当着我的面没有。我现在明白,他们一定是很有礼貌地等我离开,然后彼此之间再谈及他们是多么痛心于我这样的激情被引向了邪路。

所有我能知道的,也是我唯一知道的只是我爱耶稣。祂拯救了我。我当时正在毁掉我自己以及所有靠近我的人。我走向死亡,而且我会面临第二次的死。有一天晚上,在一条不知在哪里的空旷的马路上,在一个奇怪却一定真实的情形中,耶稣拯救了我。他救我脱离了罪、死亡和地狱。我想用我的余生尽我一切来侍奉祂。我认为这个关于成功神学、宣告祝福的所谓“福音”是我必须去做的。所以,我顺服。在我的观念里,这才是成为一个基督徒的意义。我只知道这些,并且相信这是神要我去做的。于是我就这样盲目得顺服,不断的压迫、鞭策自己。

然后,有一天我加入了Myspace网上论坛。我喜欢在Myspace上争论。我只有19岁,有一个大嘴巴。网络给了我一个绝好的途径来随意表达我的观点,以及咒诅别人,如果他们在真理上与我无法有一致的看见、在律法主义上无法像我一样的遵从,在信心上无法像我一样的炽热磅礴。

一个西雅图的夜晚,我还在网上追逐虚空的时候,一个老男人出现在我的QuickTime视频播放器里。他的信息如同一声炸雷。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讲“圣洁”的。我大呼过瘾,马上接着看他的下一个视频。

真是奇妙。从来没有听人这样得讲过道。下一个视频的题目是“约翰·派博:成功神学福音的讲道集锦”。我很兴奋。他会给我一些坚持下去的动力。

但看完之后,气得我把电脑关上了。又一只狼,又一个错得离谱的讲员。这个视频是我见过或听过对于我的信仰最糟糕的攻击。听到他说“这个垃圾居然叫福音!”,我马上不看了。不可理喻。

我继续过我的生活,却无能为力。我常常回去看YouTube网站,最终还是去了一个有他所有教导的网站。我告诉自己,我只是想再读一读、听一听、看一看他其他的东西而已。我会避免我不喜欢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是错误的。其他的东西实在是太棒了。它将生命的气息吹进了我的灵魂。

那个真理接管我生命的夜晚,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大多数我们经历过的痛苦往事都被扼杀在记忆之中,不是吗?我们的大脑保护我们不必一次次因为回顾曾经的痛苦而带来创伤。但是这个夜晚,我哭了。我彻底绝望了。几个月以来,我一直觉察有某种的可能性,而就在五分钟以前我终于承认,几乎所有我以为我所知道的关于神、圣经、十字架和耶稣基督的福音都是错的。大错特错了。我觉悟了,彻彻底底,伴随着只有神才能使人感到的痛楚。

悔改开始了。 “安珀,宝贝,我们需要谈谈。所有我所教过你关于基督的事情都是错误的。你还能相信我吗?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的感觉好像自己像犯了奸淫。我需要弥补一切需要弥补的。作为一个丈夫,我失败了,因着神的恩典,我试图修复它。没有任何人或事能帮我。除了成功神学的福音圈子,我没有其他朋友,因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离弃了所有我认为是拖我后腿、破坏我信心的人。而现在我成了孤家寡人。不过,我还是有网络……

我看保罗·华许的视频,长时间待在DesiringGod.org网站上。我从来没有听过“归正”这个词,也没有读过一本关于成功神学福音的书,起码没有哪本是攻击它的。而现在我却真的想要这些。

我深深得被伤害了。我无法相信任何人,我对每个人都充满愤怒,包括基督徒。为什么没人告诉过我?我又怎么可以一直这么瞎眼?我很生自己的气。我伤痕累累,但是圣灵却领我前行。

神的确医治了我的汞中毒,但是并不是因为我宣告医治的能力。祂施行大拯救使我从成功神学的福音脱离出来。 主救我脱离自我,脱离可恨异端的网罗,至今已经六年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秘鲁。我和我的家人在这里宣教,努力将福音带给没有听过的人。我还在重整我破碎的生命。对于祈祷医治、成功和祝福,我仍然感到很困难,虽然这也是完全合乎圣经的。每当有人说“奉耶稣的名”时,我觉得我的横隔膜会抽搐一下。我现在已经认识了真理,并且每一天靠着它行事。从前我盲目的顺从于成功神学的福音,现在我顺从是靠着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和每天我所领受的恩典。

这里的底线是:我曾经信仰异端。但是,基督已经救我脱离了罪和这个异端。作为成功神学的福音的粉丝,我怀疑没有人比我更加的热心和无情。虽然我被神所拣选,但是我却被虚假的福音所牢笼。还有许多人正陷在被那个老男人称为“垃圾”的所谓福音当中。

弟兄们、牧师们,不管你们怎么称呼这个“福音”,但是绝不要让它进入你的教。在你的讲道中抵挡它,使你所宣讲的真正福音光辉烈烈、熨烫人心,这样任何其他的福音都无法接近。不要以为它不过是一个健康的人偶尔吸了下鼻子,而要把它当做癌症。宣讲和教导清晰真实的福音,以之来引导和牧养会众,不要给那不荣耀、不真实的东西留地步。

如果你遇到迷失在虚假福音中的人,请你务必、千万、一定要爱他们,告诉他们真理。邀请他们坐下来,给他们买午餐,然后打开你的圣经。传讲生命,务要勇敢。你要知道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也许从来没有人对他们爱的一个地步,是会去告诉他们真相,就是他们无法靠着一个虚假的福音得到救赎。而成功神学的福音就是那种虚假的福音。

耶稣将我从成功神学的福音中拯救出来,祂也能够继续救我,祂也必定会救我到底。祂怎么可能不这么做?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和以下信息:9Marks网址:http://cn.9marks.org,电子邮件地址:chinese@9mark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