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 悔改归主

加尔文主义者们,别再鼓吹你们的奋兴主义了

Article
2019-03-19

原文标题与链接:Hey Calvinist, Enough of Your Revivalism

翻译:王怡

 

如何使你的教会增长?这是每个牧师或教会领袖都会问的问题,也是几乎每个基督徒都感兴趣的问题。让我们假设这个问题的最佳动机,是你真诚地盼望看到不论男女和孩子们都知道并在耶稣基督的救赎知识中成长。问题是,这该如何做到呢?

奋兴主义史

自19世纪初以及第二次大觉醒运动表面上的成功以来,大多数教会领袖对上面那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是奋兴运动中使用的技巧。奋兴运动和复兴不是一回事。所罗门·斯托达德(Solomon Stoddard)是马萨诸塞州西部的一位清教徒牧师,他将复兴定义为“神以一种非凡的方式使信仰在他的子民中复苏的特殊季节”。他的重点是复兴中令人惊讶且超自然的方面,以及它对教会的影响。信主之人的数量加增和门徒们通过门训在灵性上的长进,是神工作的复兴结果。第一次大觉醒运动领袖及其最有才华的神学支持者,所罗门·斯托达德的孙子——乔纳森·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坚定地认为,圣灵的工作并不会“通过信众数量和他们对宗教的一腔热情而显露,圣灵的工作乃是将人心真正转变去爱神,并且寻求他的喜悦。”换句话说,对信仰的热情是圣灵工作所结的果子,而并非仅仅因为会众们的热情或动力,就能表明神在工作。

另一方面,奋兴主义是一套被认为能够获得非信徒“认罪、悔改和重生的外在迹象”的可靠技术和方法。正如历史学家伊恩·默里(Iain Murray)所指出的,虽然大觉醒运动的布道者们不知道如何“确保复兴—-一个已经被‘奋兴主义者’们用滥了的机制来确保运动的成果”。这样的情况举不胜举,以至于从第二次大觉醒运动以来,奋兴主义者们提前就可以宣布“复兴”了!今天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逆向工程”的结果。

从营地会议、讲坛呼召、第二次大觉醒运动中的焦虑座,到德怀特·穆迪(Dwight Moody)和艾拉·桑基(Ira Sankey)一起激情洋溢的布道和敬拜,再到葛培理(Billy Graham)激动人心的集会,奋兴运动的风格已经根据当下文化的不断变化而转变,但是这些技巧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样的:通过大型会议的会议内容、对会众情绪的把控和煽动、例行的祷告或身体行为来鼓励参会者们给予回应。所有这些都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归信可以简化为参会者们的个人反应,而这些反应可以由讲道人来唤起、被牧师们观察以及衡量。

我并不是说第二次大觉醒运动,或者由穆迪、葛培理和其他一些牧者所举行的奋兴运动没有带来真正的归信。他们的工作当然极有价值。事实上,我们中很多人可能都认识一些通过葛培理布道会而信主的朋友。但如果圣经才是我们的指引,我们就绝不能说基督徒的得救是因为这些教会机构使用的技术手段。毕竟,人回转向神是神不可思议且至高无上的工作,通过福音的信息和圣灵的能力,他使人认识自己的罪、持续地悔改、相信耶稣基督已经用自己的死为我们的罪代赎,并且他复活了。

我们对悔改和信心的回应,是神先作重生工作后的必然结果。他若不叫我们活著、不将悔改和信心的恩典赐给我们、我们就仍死在罪中。没有一种人类技术可以强迫神的手或者完成神的工作。这就是加尔文主义者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这就意味着我们持有和使徒保罗(弗2:1-10)与主耶稣(约6:44-45;10:27-30)相同的神学。

然而,没过多久,奋兴运动中的技巧就从福音派布道者们专有的“奋兴会”蔓延到了地方教会固定的主日礼拜中。这些奋兴运动的甚至在那些认信改革宗或加尔文主义立场救赎论的教会开花结果。为什么不呢?毕竟,它显然产生了果效。如果你能聚集一群人(吸引),以一种情感上有意义的方式与他们连结(关联),消除他们的回应障碍(自动化),那么你就可以在不放弃神学信仰的情况下使你的教会增长。

 “有成效”的奋兴运动

从罗伯特·舒勒的水晶大教堂,到柳溪和马鞍峰,再到火星山和高地,再到你当地的超大型教会,教会的风格、音乐和品牌都发生了变化,但从神学的角度来看,方法基本上是一样的。这种实用的教会增长方法——吸引、关联和自动化——奏效了。

问问那些牧养着规模庞大、不断增长的教会的加尔文主义者们。“我喜欢(吸引人的)传福音,我这样做比你不那么做的好。”“如果你能找到那把打开基督心门的钥匙,任何人都能信靠基督。”“一个教会的增长需要好的敬拜音乐,一个很棒的儿童主日学项目和足够的停车位。”这些论调从根本上为教会务实、吸引人的做法进行了辩护,尽管说这些话的人真诚地相信神对救赎的主权。

25年前,神学家大卫·威尔斯(David Wells)出版了《真理无处容身》,或者《福音神学怎么了?》他的第一卷书批判了现代福音派对现代性的热爱。他的结论是,早在第二次大觉醒运动时期,福音派就开始使用现代化的工具(营销、技术、层级化)来完成神的工作。他们的目标是崇高的,但动机是务实的。在现代世界,成功是用数字来衡量的,现代化的工具也随之发挥了作用。随着奋兴主义被市场化的方法提炼和完善,教会不断壮大,“不上教会者”不断涌入,许多人得救了。然而,我们被表面上的成功蒙蔽了双眼,威尔斯揭示了许多人看不到的东西。现代性工具产生的是现代性的文化,而不是神的国。正如一项项调查所揭示的那样,我们日益壮大的教会并没有充满圣灵工作所结出的复兴果子、因着圣灵工作而产生的真正转变,而是充满了以时代精神为特征的现代奋兴运动和信仰消费者。

相信恩典赐下的平凡管道

所以,回到开头那个问题:怎样使你的教会增长?我想这取决于你对教会的看法以及你对会众们的看法。如果你认为教会就是一群人,从根本上有能力自己选择追随耶稣(可能在神的帮助下),只要能为他提供吸引人的、和他相关的讲道信息,那么奋兴运动的工具就是他加入教会的门票。但如果你认为教会是一群罪人的聚会,他们在罪恶中死去,但通过神的主权和超自然的工作,通过圣灵的力量重生,那么奋兴运动中的那些技巧是行不通的。

我们渴望复兴,由圣灵工作所带来的复兴,而不是人类技术的产物。从一开始,神的工作就是借着神的灵,借着神的道,在一个歪曲背谬的世界里完成的。从五旬节福音的第一次传讲,到宗教改革中福音的复兴,再到诠释神用来拯救你的福音,神一直通过他的话语信实地宣告人的重生。

所以,“加尔文主义者们”,别再鼓吹你们的奋兴运动了。藉著神常使用的平凡的恩典管道来发展你的教会:正确地传讲福音、正确地领受圣餐、以及正确地使用教会纪律。你要照使徒所行的,去作那传道和祷告的事(徒6:4)。停止依赖现代化的工具来建立神的国,因为使徒们从没有这么做,也永远不会这么做。

拥有适应当地文化的敬拜音乐、足够的停车位、吸引人的标语以及关于如何加入教会的明确程序,对一间教会而言,以上这些都没有错。那是我们必须关注的重要事项。但绝不要认为仅仅因为这些工具,或其他类似的工具,就能建造基督的教会。这些工具不会建造神的国,因为它们没有能力。并不是凭着我们的能力设计一个吸引人的敬拜体验,或在我们的讲道中真诚地与人连接,就能使灵性上的死人复活。只有圣灵才能、也必将作这事,并且是藉著神的话,不是藉著我们的技巧来完成的。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