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作者
Michael Lawrence
(迈克尔·劳伦斯)是俄勒岗州波特兰市鑫森浸信会(Hinson Baptist Church in Portland, Oregon)的主任牧师。你可以关注他的Twitter账号 @pdxtml.
互补主义与神学分类
Michael Lawrence
|
2020-07-30
带着勇气和恩慈,身为牧师的我们应该对我们的会众讲话。需要勇气,因为某些问题将意味着我们必须分裂。就我自己而言,虽然我们可以联系,但我们无法与承认互补主义但是执行平权主义的教会在植堂上合作。但是,恩慈也不应该被忘记,因为即使我们不同意,我们是与在基督里的兄弟姐妹意见不同。在与其他互补主义者的争论中,有许多重要的问题,但没有第一类的问题。
救赎替代刑罚的爱情故事
Michael Lawrence
|
2019-12-10
圣经的整个故事线,关于救赎的历史,是神为祂的子民预备替代者,遮盖他们的羞辱,担当他们应得的审判,使他们被祂接纳。这故事本身就是关于不配得的恩典和奇妙的爱。然而自始至终,神的计划和目的不仅是要预备那替代者,而且要在祂儿子身上成为那替代者,祂自己担当我们所不能担当的刑罚,除掉我们所不能遮盖的羞辱。替代刑罚的故事是一个热忱表达神慈爱的故事。这是祂荣耀的顶点。失去对刑罚的替代,我们就不仅失去了救赎的故事,也失去了神的慈爱和荣耀。
“我心灵得安宁:代罚性救赎的释经讲道”的二十条书摘
Michael Lawrence , Mark Dever
|
2019-11-11
神是基督在十架上受死的最终目标。是的,耶稣为罪和不义而死,但最终耶稣是为了神和祂的荣耀而死。因为当基督将我们带到神前面时,他使我们与神有了正确的关系。这就仿佛宇宙修正到原本应该的样子—以祂为中心,我们在安全的接近范围上围绕祂旋转;以祂的荣耀为中心,我们在展示祂的价值而不是我们自己的价值时找到了喜乐和意义。 (215)
致亲爱副牧师—来自一位前任副牧师的信
Michael Lawrence
|
2019-07-02
那么无论你是主任牧师或是副牧师,归根到底,你是基督所赐给他的新娘教会的恩赐。在某些方面,施洗约翰对他自己的描述同样适用于我们,“娶新妇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着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故此我这喜乐满足了。”
加尔文主义者们,别再鼓吹你们的奋兴主义了
Michael Lawrence
|
2019-03-19
如果你认为教会是一群罪人的聚会,他们在罪恶中死去,但通过神的主权和超自然的工作,通过圣灵的力量重生,那么奋兴运动中的那些技巧是行不通的。
恰当地离开你的教会:对迈克尔·劳伦斯的采访
Michael Lawrence
|
2018-08-21
我希望尽可能在愉快的前提下保持耿直。我试着去想教会所有可能不接受我的理由,并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我不想过度美化自己。即使教会在一开始就受到向我推销他们自己的诱惑,作为牧师候选人,我试图向他们自我推销的试探也同样存在。
基督徒如何与被逐出教会的家庭成员相处?
Michael Lawrence
|
2018-08-13
在旧约中, 如果配偶或孩子试图引诱你去偶像崇拜,不仅他们要被石头砸,而且你要做第一个投石头的人 。起初,是父亲为他的儿子行割礼。但在新约中,并不是肉身家庭来施行洗礼或执行教会惩戒,而是由属灵家庭来做,因为涉及的是属灵上的关系。
没有应用?那就不算是讲道
Michael Lawrence
|
2017-12-05
应用和确信不同。尽管应用的目标也是人心,但其目的在于理解。如果释经要求我们理解文本的原始语境,那么应用就是要探索听到文本的当下语境。它有关确定生命阶段,伦理,明白如何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地存在心里(歌罗西书3:16)。我们都倾向于通过自己的滤镜和自己的经验来倾听。因此当一个牧师努力应用神的话语时,我们就有机会用从未有过或不会自动想到的方式来思考一段文字的重要性。
谁来挑选诗歌?
Michael Lawrence
|
2017-08-28
如果牧师有能力,就应该负责挑选诗歌。如果能有其他人帮忙,就应该使用他们。但无论如何,应该由长老来挑选诗歌,而不是交给乐队。
何时介入,何时服从
Michael Lawrence
|
2017-03-06
全职长老从带职长老提出讨论的观点和智慧获益良多,而带职长老可以从全职长老富有经验的管理和详细的专业知识得到造就。因此,教会的那位仇敌企图在这方面撒播不信任和不和的种子,这就不应让人感到惊奇。如果他能通过内部分裂让长老的工作瘫痪,他就已经在让整个一间地方教会的福音工作变得没有果效的方向上取得重大进展。
查看更多
正在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