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文章
讲道应该多长?

你周日的讲道应该多长?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美国的一间民调机构和智库机构)最近分析了从2019年4月7日至6月1日之间的五万篇讲道,以确定美国教会讲道的平均长度。答案是,三十七分钟。

作为回应,我问了几个牧师他们认为一篇讲道应该多长。救赎主长老教会的提摩太·凯勒(Timothy Keller)牧师评论道“普遍来讲,我认为对于大部分的教会来说应该在三十分钟以下。这是最保险的长度。如果你是一个讲道信息扎实的牧师,但是不善言辞,那么你的讲道应该更短。”

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学院公园教会的牧师Mark Vroegop认为讲道应该更长一点:“我认为讲道应该在三十至四十分钟之间,这样有足够的时间解释经文,也可以照顾到大部分人日益缩短的聆听注意力。”

西雅图的Adam Sinnett带领着一个年轻并充满活力的教会,他说:“讲道的长度应该足以清楚地传递经文的信息,应用到信徒的心里,与此同时要解释难以理解的部分,并且讲道应该富有激情和感染力。取决于信息的长度,讲道大致应该在四十至五十分钟之间。”

接下来是狄马可,他在华盛顿特区国会山浸信会的讲道通常都不低于六十分钟。但是他的建议很简短:“一篇讲道的长度应该能够让讲员很好地讲道,同时让会众很好地听道。”

处境很重要

有趣的是,皮尤的调查也显示了基督教传统之间的不同。 以下为不同传统中讲道长度的中位数:

  • 历史上非裔更正教会的讲道长度为五十四分钟;
  • 福音派:三十九分钟;
  • 主流新教:二十五分钟;
  • 罗马天主教:十四分钟。
  • 人们对于不同的社交设定有不同的期待。罗马天主教教区的人对于讲道长度的预计是一个非裔教会成员的三分之一。

凯勒观察道,“我看到在亚洲教会,人们可以专心地坐在那里听两个小时的讲道。在过去,人们不会觉得一个两到三小时的讲道太长。我认为我们的文化让大家养成了注意力短的习惯。”

如果在不同的处境下人们的期待不同,是否意味着牧师们应该去改变文化带来的影响呢?

五个原则

让我给你五个原则,以帮助你探索在你的处境下讲道应该多长:

第一,充分地解释经文。

是神的智慧而非人的智慧给人带来生命,那么讲道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要充分地解释和应用经文。

我的牧师John Joseph说:“讲道的长度应该足以解释、论证并且应用经文中主要的点,使得听众可以理解、感恩并且消化吸收神的话语。”

华盛顿特区恩典教会的权牧师(Duke Kwon)认为,“一篇好的讲道应该像一顿健康的饮食一样,应该是营养丰富的,就是说要有充足的时间来释经和提出应用。”

佛罗里达州杰克森维尔市希洛大都会浸信会的牧师H.B 查尔斯(H. B. Charles)认为,“一篇讲道应该足够长,以忠心地对待经文,也应该足够短,以有效地向会众传递信息。”

北卡莱罗纳州夏洛特市基督之约教会的牧师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持相同意见:“一篇讲道应该足够长,以充足地解释和应用经文中的要点,但是也应简短,以让成熟的基督徒想要多听几分钟。”

第二,了解你的听众。

仅仅说要充分地解释经文是不够的。如果我让你给我总结一部两小时长的电影,你可以用一分钟总结,也可以用二十分钟总结。权牧师说:“对于任何一段经文,一篇讲道都应当有营养。”他进一步解释道:“我不是说这意味着讲道一定要长,有时我们最好的讲道是直接扎心的。”

因此第二个原则就是要了解你的听众。就好像我们用不同的方法教导五岁的孩子和二十五岁的成人一样,不同的教会或许要准备不同长度的讲道。皮尤的调查也如此表明。

凯文·德扬说讲道长度受文化所影响,综合这两点看来,他认为讲道应该在四十分钟左右。他说:“如果讲道一直短于二十五分钟,会很难充分地释经,但是长于四十五至五十分钟的讲道,应该适用于成熟的会众和有经验的讲员。根据我的经验,对于一般的会众来说四十分钟是很合适的。”

权牧师认为针对会众来调整讲道长度是出于爱的行为:“一篇好的讲道也会包含符合文化的演讲技巧,这不是说去迎合文化,也不是说要用演讲来替代讲道的营养。这只是出于爱我们的会众,客观地看待他们,我们的会众不像约拿单·爱德华兹一样成熟,他们是沉迷于手机的人。爱你们“软弱的肢体”,并且照顾他们很短的注意力。”对于权牧师来说,这意味着他的讲道在二十五到三十五分钟之间。

第三,了解你自己。

权牧师也有智慧地鼓励讲员们去了解自己:“一篇讲道也应当与讲员的恩赐协调。我的一位讲道教授曾说过,‘有的人讲四十五分钟但让人感觉像是十五分钟;有的人讲十五分钟但让人感觉像是四十五分钟。’”

有一次我在德克萨斯州弗利斯克市,参加了Charles Swindoll所在教会的崇拜,我完全沉浸在他的讲道中。我在中途低头看表,惊讶地发现五十分钟已经过去了。我不鼓励讲员们像他那天一样讲道,那不是一篇释经式的讲道,他讲了很多的故事。但是让我发现一个有恩赐的演讲者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一个小时而不让大家厌烦。

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这样有恩赐。凯勒发现,“如果你改变会众对讲道时长的期待,并且你是个足够好的讲员,可以保持大家的注意力,那么持续性地让讲道在四十分钟以上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四,追求简洁。

让我这么说:你大多数的讲道都可以让编辑修改得简短一点。相信我,我就是个编辑。很多没有必要的词句都可以被删减掉,但是内容不受影响。

还是权牧师说:“一个讲员需要有非常特别的自我认识和谦卑的态度,才能承认更简洁的讲道反而更加有效。”

第五,挑战你的会众接受更长的讲道。

很少有牧师或者有关讲道的书提到这一点,但是我想就此点多说一点。是的,我们应该留意现实中文化的影响,但是我们也应该慢慢地挑战我们会众听讲道的能力,让他们能够听更长的讲道。我见过成功的情况。

有的人可以坐着看两个小时的电影,三个小时的橄榄球比赛。为什么不教导他们听至少一个小时的神的话语呢?

在过去的六十年里,教会却做了相反的事情。至少从罗伯特·舒勒的时代开始,我们就让来教会的人形成了一种概念,讲道应该是幽默并且给人带来娱乐感的。我们没有训练人们期待讲道里应该包含好的释经。相反,人们认为一个所谓好的讲员应当像面带微笑的新闻主播、夜间脱口秀演员或是主日学老师一样。

但是想象另一种景象,六十分钟的讲道充满了扎实的释经和应用,人们像期待高中的课堂一样期待六十分钟的讲道。我敢说,那样人们会更加明白圣经以及如何活出神的话语。

人们会因此变得更加成熟吗?当然。


译:张梦婷;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 How Long Should a Sermon Be?

作者: Jonathan Leeman
2020-12-16
讲道
处境化
七十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