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释经讲道

历史性叙事文体讲道事项

Article
2020-10-26

历史性的叙事约占旧约圣经的40%,但这部分内容却常常是许多福音派人士,包括牧者不常触及的“暗盒”。

在传讲历史性的叙事时,我们需要回答的最大问题是“这些事件的意义是什么?”鉴于这些叙述通常没有附带解释性的神学注解,我们究竟该如何确定这些事件的意义呢?

下面,我将和你讨论几个在传讲历史叙事时应避免采用的方式,主要通过查考撒母耳记上4-7章来说明每一个要点:亚弗之战,大袞与耶和华之间的争战,以及以便以谢之战。如果你有一段时间没看这些章节了,我建议你先浏览一下。

一、不要创建自己的故事版本

宣讲文本,而不是历史背景。有时,比起传讲圣经真实的字句,牧者更着迷于自己对历史事件的重构。描述亚弗的风景或假设非利士人为什么选择沿特定路线进攻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文本,但强调的重点仍应是圣经文本。切勿让你的历史重构淹没了神在圣经中描述的故事。

二、不要将它与以前的故事分开

解释的基本原则是联系上下文,上下文,上下文。在直接跳到耶稣之前,请考虑你的故事如何发展了圣经之前记叙的主题,或者它如何反映了以前的事件,或者假设已建立了对之前角色和动机的了解。

例如,不少学者嘲笑喇合的红绳线预表着基督的宝血。当然,一些牧者已经巧妙地建立了这两个事件之间的联系。但是,当我们根据约书亚记早前记载的故事,喇合的绳子和十字架之间的关系并不牵强。约书亚记2章与出埃及记12章有许多语言和主题上的相似之处,包括窗户上的红绳线和门楣上逾越节的血都被称为是神拯救的“标志”(出12:13;书2:12)。这些“典故”和约书亚早期各章中的许多其他内容,邀请读者将喇合的得救视为一个新的逾越节。但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次的逾越节中,神并不是从埃及拯救他的子民,而是使外邦的妓女成为神子民的一部分。1

当然,并非文本中的每个细节都会产生如此丰富的神学联系,但是根据早前的叙述进行阅读仍然可以帮助你的会众理解故事的逻辑和戏剧性。来看撒母耳记上4章的经文。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四千以色列军兵后,以色列人要求将约柜抬到前线(撒上1:4)。但是当约柜到达时,叙述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细节:“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神的约柜同来。”(撒上4:4)。

这是不详的前奏。如果我们对之前的故事稍加注意的话,我们知道何弗尼、非尼哈的出现是不祥之兆。以利的这两个儿子是以色列盟约不忠的象征(撒上2:12-17),祭司的失败(撒上2:27-36),以及耶和华即将作出的审判(撒上2:34)。以色列真正需要的是复活,而他们代表死亡。

三、不要忘记诸约

学者有时会注意到旧约的叙述者有沉默寡言的特点。换句话说,他们讲故事的方式带着启发性和暗示性。他们不常揭开面纱并告诉读者“要点”。有时,叙事者会插入解释性的注释,例如大卫与拔示巴犯奸淫的不祥结语——“但大卫所行的这事,耶和华甚不喜悦”(撒下11:27)。这些注释格外珍贵,因为它们不是常态,而是例外。

如果叙述者不常把圣经记载事件的“意义”告诉我们,我们如何明白 “神的看法”呢?很简单,我们根据整本圣经的内容,尤其是根据圣约的亮光来阅读每个故事。在约中,神通过应许、律法、祝福和警告来定义祂与子民之间的关系。约给了我们一系列期待。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释性的视角来评估正在发生的事情。换而言之,它们为我们了解以色列历史提供了一个神圣的视角。我们最终并不需要被告之大卫对拔示巴的行径是恶的;约已经告诉了我们很多(出20:14,17;申17:17)。作者在此强调神的反应,是为了表明神对大卫大为不悦

约揭示了事件意义。当神因约瑟而祝福波提乏时,他履行了对亚伯拉罕的祝福,使万国因亚伯拉罕得福(创12:3)。当摩西告诉我们,以色列人在歌珊(创47:27)的土地上“生育甚多”时,他并不是随便提说希伯来人的生育率。他是在回想神与亚当的创世之约(创1:28)以及与亚伯拉罕的应许之约(创12:2;17:2)。神正藉着以色列实现他从亚当开始的创造目的。当叙述者在列王记上4:26中记载所罗门的许多马匹时,先前摩西之约中的命令已令我们看到神对所罗门作为的根本上的不满(申17:14-17)——即使没有立即在上下文中提说神的不悦。

考虑一下约如何帮助我们理解撒母耳记上4章的内容。以色列人生活在悖逆之中。耶和华的言语稀少(撒上3:1),祭司们败坏(撒上2:12-36)。在所有这些之中,约仍向我们展示了我们应该期待的一切。以色列悖逆时,神会通过外邦军队来施行审判(申28:25–26)。以色列败在非利士人手下不是偶然,这是神对他们败坏的审判。主正在实施约中对国家的诅咒。当然,撒上第4章并未明确指出非利士人是神实行审判的工具。但是在约的光照下,我们看到了这一事件的意义。当然,约也设立了我们对后事的预期。如果以色列继续悖逆,他们将被逐出应许地(申28:36)。

四、不要错过神的作为

与上一点密切相关的是,别忘了问:故事中在做什么?我们很容易忘情于人的戏剧,而忽略了这些故事向我们展示的神的属性以及神对世界的目的。

再次,当圣经的作者没有明确告诉我们时,约提供了一个框架来理解神在救赎历史中的所作所为。

例如,约书亚在耶利哥的胜利向我们展示了他坚定的信心。但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向我们展示了神为祂子民争战并且履行约的应许。大卫打败歌利亚的确是一个信心与勇气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这是神使用世界看来软弱的器皿向自诩聪明的人夸胜的例证,神也是如此通过弥赛亚君王将自己的胜利带给祂的子民。2

重回撒母耳记上的亚弗之战。以色列战败后,此书的主要人物哈拿,撒母耳和以利发生了什么呢?他们完全从故事中消失了。相反,作者专注于描写约柜,这是耶和华神的象征(出25:22)。至此,叙述者颠覆了我们的期望。我们以为非利士人将以色列人掳走,但以色列人仍留在这片土地上。相反,非利士人掳走了约柜,将约柜放进了大袞庙中,仿佛一个被打败,受屈辱的神灵(撒上5:1-2)。  

但就在这种被掳和明显的弱势中,耶和华神彰显出祂的力量。他推倒了大袞,切断大袞的手脚。在打败大袞之后,神追赶大袞的子民——从一城到另一城,彻底摧毁非利士人,成就了以色列人永远无法完成的任务。

这是个有关替代的故事。耶和华神亲自代替以色列承受约的诅咒——这可以追溯到创世记15:17。耶和华代替以色列被掳,然后从明显的软弱之地击败以色列的仇敌。 

在每个旧约故事中宣讲在做什么。神在旧约中的作为,是神在新约中藉基督所成就之事的影子(林前15:3-4)。  

五、不要忽视故事的文学特征

圣经作者在历史叙事中运用了许多文学特征。事例如下:

  • 屏行对应(亚伯拉罕和以撒与亚比米勒的相遇[创20,26])
  • 首尾呼应(约瑟的兄弟在故事开头与结束时向约瑟下拜[创37:6-8和50:18])。
  • 活用数字(创1-11中的五重“咒诅”与创12:1-3中的五重“祝福”形成对比)
  • “三明治”式的故事叙述(创28章犹大的故事被约瑟的故事夹在中间[创37:39-41])
  • 叙事模式(士师的循环)

圣经叙事的文学特点之一是语言的重复。在撒母耳记上1章5节中,作者一再提到。耶和华折断大袞的“手”——力量和权威的象征(撒上5:4;参照赛14:27,41:20;徒4:28)。作者在此后的7节经文中,四次提到“手”,专注于耶和华大有能力的手:“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6,7,9,11)。3语言的重复强调了事件的意义。非利士人以为大袞占了耶和华的上风,但耶和华让大袞手脚全无。大袞的手无能无力,被打破。主的手沉重,结实而有力。        

六、不要忽略结构

您无需在白板上为会众勾勒出经文段落的结构,而且我不建议您在讲道中用上“这个故事是错综复杂”这类的言语。大多数时候,在星期日上午午餐之前解释一个复杂的文学结构并不是最明智的决定。但是了解结构可能有助于解开事件的含义,从而帮助您向会众说明事件的意义。    

例如,撒上4-7章是一个交叉结构。  

A:亚弗之战(非利士人得胜),4:1b-11

B:约柜被掳4:12-22

C:约柜在非利士(降灾), 5:1–12

D:送回约柜,6:1–18

C’:约柜在伯示麦(降灾), 6:19–21

B’:约柜在基列耶琳,7:1–2

A’:以便以谢之战 (以色列胜利), 7:3–174

每个对应部分之间的平行之处应增强我们对各个叙述的理解。看C和C’部分,6章19-21以色列祭司在伯示麦接到约柜,他们对待约柜的态度并不比5章1-12节处的非利士人更虔敬。这导致相同的结果:神像对待非利士人一样审判以色列人(撒上6:19)。正如非利士人想努力摆脱约柜一样,以色列人也是如此(撒上 6:21),甚至以色列的祭司也并不比非利士人更好。他们和周围外邦国家一样。难怪以色列最终会想要一位“和列国一样的王”,而这王最终的表现却像是对非利士巨人的拙劣模仿。5

或者思想A部分,你是否注意到最后一行是第一个事件的彻底反转?非利士人和以色列再次聚集在亚弗争战。但是这一次,以色列人真实悔改了——他们除掉了偶像,“单单地事奉耶和华”(撒上7:4)。本章的剩余部分以回顾和反转非利士人战胜以色列人的方式描述了以色列对非利士人的胜利。

不太相信是吗?来看以下细节。在撒上4章,以色列人大声欢呼,地便震动(撒上4:5)。但是在最后一战中,以色列人无声无言,而耶和华却“大发雷声”(撒上7:10)。在第一次争战中,非利士人担心以色列的喊叫声,但最终赢得了胜利(撒上4:7)。在撒上7章,以色列害怕非利士人,但耶和华赐给他们胜利(撒上7:7)。在撒上4章,以色列的一个孩子被命名为“以迦博”,意思是“耶和华的荣耀离开以色列了”。但在撒上7章中,以色列人设立了一座祭坛,起名为“以便以谢”,意思是“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

比较这些平行故事揭示出的要点:以色列的胜利不在于军事力量,而在于他们对耶和华的崇拜。以色列得胜不是因为他们有更好的军队,而是因为他们从自己的罪中悔改。膀臂之力引向败亡,悔改带来荣耀。

七、不要回避指明圣经人物作为正面或负面的例子

正如杰森·胡德(Jason Hood)在他的文章中所的那样,圣经本身教导我们应该宣扬圣经人物中作为正面和负面的道德榜样。保罗说,在旷野去世的以色列人是“我们的鉴戒,叫我们不要贪恋恶事,像他们那样贪恋的。”(林前10:6)。

在亚弗(Aphek)和以便以谢(Ebenezer)的争战,充满了负面人物——我们轻而易举识别出的罪人。第四章中的以色列士兵是迷信的,把约柜当作幸运符。您教会的成员可能不会摸幸运兔子的脚来祝自己好运,但他们可能会通过银行帐户或其他财产来获得好运。伯示麦顽梗的祭司,漠视神的律法,因此被神所杀。那些听你讲道的人应该知道这一点:我们决不能轻忽神的律法或藐视神的圣洁。

这些故事中也有不少正面的榜样——值得我们效仿的圣徒。撒母耳是其中脱颖而出的一位。他是忍耐和忠诚事奉的榜样,忠心传讲神的话(撒上4:1),为人祷告(撒上7:5)。他从撒母耳记上4章1节开始传道事工,但二十年后才开始看到事工的果效(撒上7:2)。当基督徒常因看不到事工果效而沮丧的时候,应该记住这一点:撒母耳事奉了二十多年,才使以色列人顺服第一条诫命(撒上7:4)!  

八、不要认为只有一种方式才可以指向耶稣

在传讲旧约圣经时,传道者致力于以基督为中心的讲道,但形式常流于表面。其实有很多合理指向耶稣的解释途径。桂丹诺(Sidney Griedanus )的七个建议特别有用6

  • 救赎历史进程。这个故事如何发展了以耶稣基督为顶点救赎历史?
  • 应许—应验。经文中是否有由基督实现的应许?
  • 预表。是否有以神圣方式精心策划的事件或制度,预示了基督和祂的工作?
  • 类比。故事中的律法、应许和制度和我们新约子民所处的律法、应许和制度有没有相似之处?
  • 纵向主题。这段经文是否发展出(诸如圣殿,王权,祭司等)重大圣经神学主题,最终在基督里实现?
  • 新约参考。这段经文有在新约中被引用吗?
  • 对比。这段经文的哪些方面与基督的位格、作为或祂在新约中的荣耀形成对比?

通过使用这七项类别,我们可以看到撒上4-7章中有几处在基督中得到实现的例证。我们注意到约柜在被掳中击败以色列的仇敌——一种在基督里实现的模式。牧者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指向福音。

  • 救赎的历史进程。撒上4-7章发生在士师时代末期,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以色列需要大卫。他们需要一位国王来带领他们遵守神的律法——基督现在是我们的君王。
  • 类比。以色列以悔改和敬拜来回应撒母耳的讲道。神要求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回应他的话语。
  • 纵向主题。在整个旧约中,神始终以如勇士般君王王的形象出现,通过审判子民的仇敌来拯救自己的子民——早在创世记3:15就有提到。出埃及记也许是这种模式中最明显的例子——非利士人对此也十分了解(撒上4:8)。在撒上4-7章中,神代表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争战,将以色列从非利士人手中解救出来。这个纵向主题“ 争战的神”在基督里达到了巅峰,“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西2:15)
  • 对比。以利、何弗尼、非尼哈是邪恶的祭司,他们没有在属灵上照顾国家。以色列自上而下败坏。但是,教会有一位忠信的大祭司,他带领我们远离罪,并始终关心祂的子民。

“徜徉于圣经”

事实上,传讲任何圣经经文的关键是使自己沉浸于圣经中。作为讲道者,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效法以斯拉:“他是敏捷的文士,通达耶和华以色列神所赐摩西的律法书”(拉7:6)。“敏捷的文士”一词的涵义是在“书本上的飞跃”。换句话说,以斯拉熟知他的圣经。  

历史叙事是圣经中丰富而激发信仰的一部分,将我们真实地引向基督和祂的工作。传讲旧约的叙事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是这些故事提醒我们,即使在神的话语看上去仿佛落空时,神仍信守诺言。

1. 更多有关约书亚记2章和出埃及记12之间联系的信息,请参阅大卫· 施罗克(David Schrock),“什么指明了合理的预表?一个以基督为目标、圣约的提议“。《东南神学评论5》,卷1(2014):3–26;彼得· 莱萨特(Peter Leithart),“逾越节与约书亚2章的结构”。圣经的视野99(1997年11 月)。

2. 大卫和歌利亚的冲突是撒母耳记5章中耶和华与大袞之战的小型再现。大袞和歌利亚的头都滚落了。非利士人与他的神遭遇同样的命运。

3. 此外,大袞被毁坏之后的一段(撒上5:6-12)以“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6、12节)为开头和结尾,使这段经文的含义在前后呼应中展现。

4. Peter Leithart, A Son to Me: An Exposition of 1 &2 Samuel. Moscow, ID: Canon Press, 2003.

5. 扫罗是以色列所求的,“像列国一样的王”(撒上8:5)。他之所以出名,并不是因为他的虔诚和品格,而是因为他的身高,就像歌利亚(撒上9:2)。像歌利亚和非利士人一样,扫罗使用长矛(撒上18:10)——用这矛头他转向反对自己的人民(撒上22:17-19)。

6. 有关更多信息,请参见Sidney Greidanus ,《从旧约传讲基督:当代的诠释学方法》(Preaching Christ from the Old Testament: A Contemporary Hermeneutical Method)(Grand Rapids: Eerdmans,1999年)。 


译:季方;校:CCL。原文刊载于九标志网站:How (Not) to Preach Historical Narrative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