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體
文章
文章
英国基督教是否正在走向末路?

 

 

 

 

 

 

英国基督教是否正在走向末路?[2]

现在就签下教会的死亡证明还为时过早;有关教会衰落的消息言过其实了。尽管人们认为传统宗教/国教正在衰落,但英国福音派教会却在发展壮大,研究表明在全国不同地区基督教充满活力的表现形式正在增多。[3]

导言:急速衰落的叙述

根据许多广为传播和接受的数据,英国教会参与人数和信仰基督教的人数都在迅速下降。上图显示了人们普遍接受的基督教正在逐渐消失的情况。

虽然统计数据中的衰退不可否认,但在本文中,我将论证大部分(尽管不是全部)衰退发生在挂名基督徒身上;福音派的生命力一直非常顽强。在福音派阵营中,我将概述一些真正带来鼓励的情况,但不会低估在迅速世俗化的宣教领域中教会面临的真正挑战,也不会忽视人数增长的一些不良原因——这些情况不会带来健康的增长。

正如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人口普查数据本身所指出的:“ 2001 年至 2011 年期间,自称基督徒的人数有所减少(从 71.7%降至 59.3%),而自称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数有所增加(从 14.8%增至 25.1%)。其他主要宗教团体的人数则有所增加,其中穆斯林的人数增幅最大(从 3%增至 4.8%)。”[4] 苏格兰边境以北的情况与此类似,但自认为基督徒的人数则更少:“2011 年,超过半数(54%)的苏格兰人表示他们的宗教是基督教,这个数字比 2001 年减少了 11 个百分点,而 37%的人表示他们没有宗教信仰,这个数字增加了 9 个百分点。”[5]

人们可以提出各种各样的说法来解释数据下降的真实情况。[6] 例如,人们可能会怀疑苏格兰人是否认真地对待了这个问题。毕竟在一场成功的互联网活动之后就有超过 37 万人认为自己是“绝地武士”(Jedi)。 [7] 但无论怎么解释,也无论出于何种原因,不可否认的是:英国看自己是基督徒的人数减少了 12.4%。

参加教会的人口比例同样也在迅速下降。我们有比人口普查数据更久远的统计数字,它们都描绘了一幅持续下降的图景:“1851 年,英国有 40%到 60%的人参加教会活动,1900 年这一数字约为 30%,到1979 年降至 12%,十年后降至 10%,1999 年降到 7.5%。[8]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许多人认为英国几乎已经完成了世俗化,而教会正在“流血至死”——正如坎特伯雷大主教所描述的那样。[9]

关于导致衰落的原因,已经有很多分析了。坦率地说,在一个充斥着廉价和刺激广播娱乐的世界,人们宁愿在家呆着也不会无聊到去教会打发时间。随着互动性社交媒体的出现,人们的关联感可能增强了。人们在周日上午可以去做其他事情,这意味着曾经偶尔去教会的人现在可能更倾向去购物了,而在 1994 年《周日交易法》(Sunday Trading Act)颁布之前人们是不能这样做的。[10]

社会变革也导致了宗教的私人化。如果说 2011 年人口普查中自认为基督徒的人数下降令人惊讶的话,那么其实更令人惊讶的是在 2001 年虽然有 72%的英国人自认为是基督徒,而当时自称基督徒的人中大约只有十分之一坚持星期天去教会。

此外,学校宗教教育和敬拜形式的变化也导致了年轻人对福音越来越无知。尽管法律条文仍然规定:“在每所学校,每天都应该有每个学生能参加的集体崇拜活动。”[11] 但现实情况是现在大多数学校里几乎不谈论福音的内容。宗教教育已从主要学习基督教圣经转变为宗教比较,即研究各种宗教的节日和伦理,但对其核心信仰却甚少谈及,实质性地阅读圣经更是少之又少。

可能的相反叙述

近来,有些人试图提出更积极的叙述。首先,从神学角度讲,真教会只会不断壮大。耶稣一直持守祂的应许:“因为我从天上降下来,不是要按自己的意思行,乃是要按那差我来者的意思行。 差我来者的意思就是:他所赐给我的,叫我一个也不失落,在末日却叫他复活。” [12] 但这并不是说,归信的速度永远会超过主召圣徒回天家的速度。

衰退正在消退

最近的一些数据显示,教会的衰退正在减缓:“虽然这些增长不足以扭转整体上的衰退,但这两个关键的趋势实际上已经把之前的下降速度推回到了大约五年前。”[13] 其他人则认为,至少在伦敦参加教会活动的人数再次增加:“参加教会活动的人数虽然之前长期处于自由落体状态,但现在已经开始回升,尤其是在英国的首都。成员名单上的人数每年都以远高于 2%的速度增长,而一些教会的人数则出现了真正的大幅增长。”[14]

基督教“转为沉默”

另一些人则认为,基督教中的余民更多把它转为个人信仰而非公开践行。就像电影中深入执行任务的杰克·鲍尔(Jack Bauer)一样,他可能已经很久没有与反恐小组联系了,但如果大家以为他已经死了,那就太愚蠢了。宗教的大规模个人化不应等同于宗教的消失。相反,“基督教留存在民众中的记忆现在由去教会的基督徒和教牧人员为代表,直到‘在个人或集体意义上的关键时刻’才会再次得到倚重。”[15]

衰落总是局部和地方性的

还有人指出在衰退的汪洋大海中,有一些地区出现了真正的增长。“一些地区的一些教会正在衰落,但......在过去 30 年里,英国各地的教会经历了实质性的持续增长。”[16] 彼得·布赖尔利(Peter Brierley)指出,“那些在 2008 年有超过 10,000 名成员的宗派,在 2008 年至 2013 年期间减少了大概 15%的成员”,与此同时另一些宗派的成员则增加了大概 15%,增长的人数和减少的人数正好完全相同。但这并不是否认宗派规模更大、历史更悠久的宗派通常在衰落。

但即便如此,我对某些所谓的增长领域也不太乐观。我对伦敦黑人占多数的教会之增长并不感到特别兴奋,因为成功神学在许多这样的教会中根深蒂固。因此英国最大的教会[17] 金斯威国际基督教中心(Kingsway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entre)从 1992 年的 300 人增加到了 12000 人。对教会内受谎言欺骗之人的灵魂和教会外将基督之名与他们联系在一起之人的灵魂来说,我担心这样的增长都毫无益处。[18] 

戴维·古德修(David Goodhew)编辑的《英国教会的增长》(Church Growth in Britain)[19] 等研究报告似乎将教会增长视为生命延续之令人鼓舞的迹象,却似乎忘记了生命来自于圣道(如《约翰福音》5:24, 6:63,6:68)。因此在关于黑人教会兴起的章节中,他们只比较了教导成功神学的教会和那些教导单纯信心的教会在吸引受众能力上的不同,而完全没有提到是否对福音忠心。[20]

挂名基督徒的衰落

如果说有名无实的自由派基督教正在衰落,而充满活力的福音派基督教却在继续发展,这未免过于简单化了,但福音派教会的衰落程度肯定低一些。自认福音派基督徒的人口比例一直非常稳定,约占总人口的 2.5%。此外,在前面提到的那些增长了 15%的宗派中,“除了东正教会和一些‘新表达’(Fresh Expressions,是一项国际性、跨宗派、创造性的基督教运动,与现有教会合作,为那些从未参与教会或已经离开教会的人培育新的教会形式。他们不提倡周日早上以传统或典型的崇拜形式参与教会。——译注)教会之外,其他都是福音派教会。”[21] 经历这种增长的两个最大宗派——“新前线”(New Frontiers)和“独立福音派教会团契”(Fellowship of Independent Evangelical Churches)——在神学上都明确属于改革宗。那些下降了 15%的宗派主要是自由派或天主教。

“自认为基督徒”人数下降的一些原因让我感到鼓舞。如果超过 72%的英国人认为自己是基督徒,那么我为这个国家感到担忧。我怀疑 72%的人甚至从未听过基督教福音,更不用说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基督了。

如果人们第一次听到福音时就知道除非自己悔改信主,否则就不是基督徒,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我更愿意看到那些只有信靠基督的人才认为自己是基督徒,因为用永恒的目光看,出生在一个国家就认为自己是基督徒所获得的虚假保证比教会成员人数的急剧下降更危险。

对过去 20 年的个人看法:为什么我谨慎地感到鼓舞?

我在英国教会生活的经历跨越了过去四十年,其中最近二十年是我非常关注的。我的经历(除了学校和大学的礼拜堂)主要是福音派。我是在福音派圣公会教会长大的,该教会既有保守的福音派圣公会,也有更具灵恩的福音派圣公会,其典型代表是朗豪坊诸灵堂(All Soul’s Langham Place)和布朗普顿圣三一堂(Holy Trinity Brompton)。在大学期间,我就对信而受洗和改革宗神学深信不疑。毕业后,我加入过英国的六个教会:两个圣公会、两个独立福音派教会团契(FIEC)、一个浸信会联盟和一个恩典浸信会。所有这些教会都属于保守福音派,因此我将重点谈谈我对保守福音派的看法及其中的鼓励和挑战。

我相信,在更灵恩的圈子中——新酒网络(New Wine Network)[22] 或国际新边疆(New Frontiers International)[23] 或迅速发展的黑人占多数的教会中[24] 等,也有类似的故事。

我的经历代表了英国福音派非宗派主义的典型情况。有一些圣公会成员做梦也不会想要离开国教,除了这部分人以外的大多数福音派人士都会寻找一间“感觉”上与他们以前所欣赏教会相似的教会,而不会执着于寻求呆在同一个团契或宗派内。

这样的流动性既让新植堂教会因为有潜力吸引来自许多不同宗派背景的人而欢欣鼓舞,也解释了他们的增长(至少通过转会增长的这部分)。然而,这种流动性也可能是国家教会衰落的部分原因。

就教会的未来而言,更重要的不是教会中的哪些宗派将吸引仍然参加教会活动的基督徒,从而“分得更大的蛋糕”,而是真正的增长来自归信、门徒上的增长。

根据我过去 20 年中的观察,有几个方面让我为英国教会的状况感到非常鼓舞。

培训

过去的 20 年里,福音派神学教育和神学院的入学率保持稳定,但进入事奉的途径却有了巨大的进步。

例如 1991 年,宣道基金会(Proclamation Trust)开始向那些希望学习更好地讲授圣经的人提供“康希尔培训计划”(Cornhill Training Scheme)。该课程为期一年,通常用两年半工半读完成,以便有更多机会在地方教会服事。它“装备弟兄和姊妹在地方教会中解释圣经”[25] ,无论是公开的讲道、教导、姊妹事工还是儿童事工。

在伦敦,每年约有 50 名男女毕业生从该课程毕业,最近康希尔在苏格兰和贝尔法斯特(Belfast)的毕业生人数也有所增加。在我看来,该课程在短短一年的学习中能让人掌握分解圣经的技能,其水平非同一般。二十三年过去了,全国乃至全世界有几百名工人都能更好地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除了这个课程之外,其他教会也开办了自己的培训和副学士学位课程,同样在尝试装备地方教会的受训者,使他们能够很好地分解神的话。[26]

英国圣公会在为弟兄提供资源并鼓励他们参与教牧事工方面一直领先于不从国教者(Non-Conformists) [27] 。一方面是由于国教(Church of England)拥有财政资源,可以将人送入神学院,另一方面是由于许多非国教教会对内心呼召的看法非常主观。令人鼓舞的是,我们看到非国教教会内部对教牧事奉的帮助和鼓励也大大增加了,从帮助人们迈出第一步、考虑事奉的可能性[28] ,到提供正式的培训和更多的助理牧师职位。[29] 许多人得到的帮助正在形成一个良性循环,那些得到帮助的人往往会给予帮助。在我的印象中,与 20 年前相比,现在有更多的牧师将培养下一代牧师作为他们的一项职责,以《提摩太后书》2:2 的方式在塑造事奉。

举例来说,1999 年我去橡树山学院(Oak Hill College)学习的时候,接受牧职培训的人中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是来自英国圣公会以外的。现在,该学院将招收的圣公会基督徒和独立派基督徒人数相近,并为他们提供同样合适的教育。[30]

福音伙伴关系

为了全国教会的健康发展,有几个跨宗派的组织在开展工作。请允许我重点介绍其中三个。

宣道基金会(Proclamation Trust)

在圣海伦教会主教门堂(St Helen's Bishopsgate)牧会近 40 年的牧师迪克·卢卡斯(Dick Lucas)是“宣道基金会”(Proclamation Trust)的创始人。它“通过在英国和更远的地方促进解经式讲道的工作,服事地方教会。”[31] 因此,它像是促进“健康教会一个标志”的事工。“宣道基金会”产生的影响难以估量。通过教导和装备牧师相信上帝子民的改变来自于宣讲上帝的话语,它向上帝的教会解锁宗教改革的正式原则。它通过出版资源、举办会议(尤其是一年一度的福音事工大会(EMA))以及开办上文提到的“康希尔培训”课程来实现这一目标。它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2013 年福音事工大会从圣海伦教会搬到巴比肯艺术中心(Barbican)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因为前两年的会议都预订一空,不得不将人拒之门外。在过去的 5 年中,共有 2500 人参加了该活动,其中每年约有 250 人是第一次参加。这对英国教会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

福音伙伴关系(Gospel partnerships)

福音伙伴关系是一个“由英国各地相信圣经的伙伴关系和教会组成的网络,旨在向全国传扬耶稣改变生命的消息。(它)的存在是为了向这些教会和合作机构提供各种主题的资源。”[32]

从 2010 年和 2014 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生命的激情”(A Passion for Life)[33] 宣教活动,到为伦敦不同地区的工人举办午餐讲座等地方性合作活动,这些网络在帮助地方教会合作传福音方面发挥了有益的作用。[34]

植堂行动(Church planting initiatives)

英国的许多地区都没有圣经信仰的教会,也没有解经式讲道事工,因此在全国范围内看到一些植堂教会的倡议是非常令人鼓舞的。

2020 伯明翰[35] 的目标是“到 2020 年在英国第二大城市协助植堂建立 20 个新教会。”“20 计划”[36] 和伦敦的“安提阿计划”(Antioch Plan)[37] 在苏格兰最贫困的社区也有类似的目标。其他全国性的植堂建立教会的计划和运动包括“欧洲使徒行传 29 章”(Acts 29 Europe)和“国际新境界”(New Frontiers International.)。

在英国,真正的基督教是否正在衰落仍有待商榷:圣经知识肯定正在衰落,因此向没有教会背景的人传福音的植堂计划非常受欢迎。

持续关注的领域

在瞬息万变的宣教禾场上,创新的压力非常大。如果我们要向多元文化传福音,就必须调整我们传福音的方式,特别是向完全不懂圣经的人传扬圣经的能力,而且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仍然自认为是基督徒。然而,即使是在热爱解经式讲道的保守福音派中,似乎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可以灵活处理除了福音之外的一切问题。

这就导致人们渴望用新的方式运作教会,无论是“新表达”还是仅仅是教会植堂。在这两种处境下经常发生的情况是,年轻人从国教转向新教会。

我担心这会使新教会和老教会都变得贫乏。不难看出老教会如何陷入了贫乏。他们的年轻人很少,因此他们可能没有未来。年长的圣徒要努力彼此照顾,可能会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维持教会的运转上,几乎没有精力去传福音。

但是,年轻的新教会也在变得贫乏,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没有充分利用教堂的建筑资源。他们的门训也很贫乏——因为会众中很少有老人可以让他们去爱,同时也去学习并接受老人们的爱。跨代门训比应有的要少,这使每个人都变得贫乏。

教会不仅在年龄上变得更加单一。今年,为了向未信主的人传福音,我听说有一家教会只服事滑板爱好者,还有一家紧邻城市贫困地区的教会自称为服事“年轻的专业人士”。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对教会复兴以及为年轻人植堂建立教会感兴趣。我前面提到的三个教会植堂的组织都希望参与这两种策略。

结论:教会的未来 20 年

我既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之子,所以对于详细预测主的教会在英国的未来,我犹豫不决。

随着挂名基督教的持续衰落,那些不认识基督是主的人将基本没有有理由宣告祂的名。我担心,对于那些将自己的良心与基督和祂的话语紧密相连的少数人来说,社会对这群明显在萎缩减少的少数派做出的让步会越来越少。这将带来困难。但我们跟随的是一位钉十字架的弥赛亚,我们应该预料到困难。祂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几个小时后,这个世界向祂表现了它全部的憎恨,哪怕祂同时向它展示了祂全部的爱。

感谢主,在迫害很可能来临的时候,人们越来越有信心,相信上帝的话语会装备上帝的子民去做上帝的工作。有一小支年轻的牧师军队有足够的能力分解神的话语,当神的话语得到传扬并且活出来的时候,我相信主会在这片土地上拯救许多人,祂会用神的话语使他们活过来。我很期待看到祂的作为,我非常质疑这会是基督教在英国的死亡。

*****

[1]http://www.ons.gov.uk/ons/interactive/census-map-2-1—religion/index.html访问日期:2014 年 10 月(与本文中所有网站的访问时间一致)。

[2]我这里所说的英国是指由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组成的大不列颠岛,而不是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北爱尔兰需要独立进行研究,虽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与英国其他地区的模式不太一样。

[3]Dr David Landram,引自http://www.eauk.org/church/stories/death-of-the-uk-church-greatly-exaggerated.cfm

[4]http://www.ons.gov.uk/ons/rel/census/2011-census/key-statistics-for-local-authorities-in-england-and-wales/rpt-religion.html

[5]http://www.scotland.gov.uk/Topics/People/Equality/Equalities/DataGrid/Religion/RelPopMig

[6]关于不需要太重视数据的论点调查,见Peter Brierley“挂名基督徒”http://brierleyconsultancy.com/images/nominalism.pdf

[7]http://www.ons.gov.uk/ons/rel/census/census-2001-summary-theme-figures-and-rankings/390-000-jedis-there-are/jedi.html

[8]Garnett,Grimley,Harris,Whyte & Williams Ed,“Redefining Christian Britain:Post 1945 Perspectives” (London:SCM, 2007) 3

[9]同上,1

[10]http://www.legislation.gov.uk/uksi/1994/1841/made

[11]https://www.churchofengland.org/media/1244326/qs%20and%20as%20re%20collective%20worship.pdf

[12]《约翰福音》6:38-39

[13]Peter Brierley,UK Christian Statistic 2: 2010-2020http://brierleyconsultancy.com/images/intro.pdf p.2

[14]Peter Oborne,The Return to Religion http://www.telegraph.co.uk/news/religion/8970031/The-return-to-religion.html

[15]同上,6,引用 Grace Davie,Europe,the exceptional Case:Parameters of faith in the modern world (London:D,L&T) 19

[16]David Goodhew Ed.Church Growth in Britain:1980 to the present (Farnham:Ashgate,2012) p3.

[17]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08/feb/14/religion.architecture

[18i]http://www.bbc.co.uk/programmes/p01b0n3z

[19]David Goodhew Ed. Church Growth in Britain:1980 to the present (Farnham:Ashgate,2012)

[20]同上,109-113

[21]http://www.brierleyconsultancy.com/images/csintro.pdf 4

[22]http://www.new-wine.org/

[23]http://www.newfrontiers.co.uk/

[24]http://www.christiantoday.com/article/huge.growth.of.black.majority.churches.in.london/33012.htm

[25]http://www.proctrust.org.uk/cornhill/

[26]其中比较著名的是圣海伦教会主教门堂(St Helen's Bishopsgate)和英国伦敦齐心宣教植堂网络(Co-Mission church planting network)

[27]即不属于国家教会——英国圣公会( he Church of England)的人

[28i]例如http://www.fiec.org.uk/what-we-do/article/the-hub和“9:38”http://www.ninethirtyeight.org/

[29]例如http://www.fiec.org.uk/what-we-do/article/partners-in-training

[30]任命格雷厄姆·贝农(Graham Beynon)为独立部委培训主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http://www.oakhill.ac.uk/people/beynon_pickles.html

[31]http://www.proctrust.org.uk/

[32]http://thegospelpartnerships.org.uk/about-us/about-us

[33]http://apassionforlife.org.uk/en

[34]http://www.gospelatwork.org.uk/

[35]http://www.2020birmingham.org/

[36]http://20schemes.com/about/mission/

[37]http://www.theantiochplan.org.uk/


译:DeepL;校:Jenny。原文刊载于九标志英文网站:Is Christianity in Britain in Terminal Decline?

作者: Mike Gilbart-Smith
2024-07-08
教会
福音
文化
103期
英格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