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 教会带领

教导牧者自身的权柄是自我中心吗?

Article
2018-05-29

原文标题与链接:Is It Self-Serving to Teach on Your Own Authority?

翻译:王悦

 

编辑注:我们问了两位牧师这个问题:教导身为牧师的权柄是自我中心吗?如果不是,又该怎么教导?

* * * * *

鲍勃·约翰逊

Is it self-serving to teach about your pastoral authority? If not how do you do it?

教导身为牧师的权柄是自我中心吗?如果不是,你是如何教导的?按照希伯来书13:17,答案是否定的。教导身为牧师的权柄当然有可能会是自我中心的,但是其本身不是错误的。事实上,如果经文提到牧师的权柄而你却不教导时,可以说不教导这方面反而是自我中心的。但是希伯来书13:17提到顺服领袖们(复数),而不是一个领袖(单数),这显出地方教会拥有多位长老的智慧。那么,该怎么做呢?哥林多前书第4章可以帮助我们。

1. 凭爱心说诚实话(414)。

忠心的释经性讲道会给你很多机会来处理这一问题,因为这个问题贯穿整本圣经。如果你一周一周忠心地教导圣经,且不跳过棘手的部分,你的会众对你的信任就会增加。所以,当经文里出现这一问题,你教导这方面就像教导其它方面一样,就不会显得自我中心。然而,如果你还年轻,太过执着于这一问题不太明智。

2. 践行你的教导(46)。

忠心的牧养包括经常性地向会众展现你自己的生活。持续地看顾另一个人的灵魂是极其个人性的。为了看顾某人的灵魂,你得有心与心的连接。你传讲的话语是有力量的,但是不要忘记,有真理和爱心印记的生命也是带有权柄的。为了能够让会众效法你和众长老,他们需要时间看到你的榜样,而且你的榜样作用举足轻重。

3. 呼召会众效法你(416)。

打个比方。马拉松比赛一般提供领跑者,他们会设定一个特定的节奏。这样,参赛者如果跟着领跑者,他/她就可以在自己期待的时间内完成比赛。牧师的权柄就像领跑者的权柄一样。你不是站在马路边加油助威的人,告诉参赛者跑快一点;你也不是完成整场比赛的人,而会众在一边给你加油。相反,你呼召教会会众和你同跑。你让他们和你一起加入比赛,而在比赛中你已经显出你的经验。呼召他人加入是在实行权柄,但是你所采用的方式是让他们与你一同侍奉,而不是服侍你。

举例来说:

你和众长老需要在教会里执行教会纪律,而一位教会成员对此有所怀疑。在投票前你正对会众讲话。“作为你们的领袖,我们告诉你们要跟从我们,信任我们。事实上,圣经告诉你们的正是如此”——你可以这样说吗?当然。但是换种方式岂不更好?“身为长老,我们致力于顺服基督在其话语中的一切命令。我们向你们和神承诺过我们将如此行。这次投票是你们加入我们的一次机会。你们愿意吗?”

鲍勃·约翰逊是密歇根州罗斯威尔房角石教会的主任牧师。

* * * * *

杰里米·杨

当然可能是自我中心的,这取决于你为何以及如何教导。但是也并非自我中心。事实上,教导牧师的权柄可以是荣耀教会的主的。我在讲台上并不经常讲到牧师的权柄。当讲道的经文提到时,我会教导。持续地、贯穿圣经每卷书的释经性讲道会让我讲到直接讲述牧师权柄的经文(例如,提前3:1-7长老的资格),也会讲到适用于这一主题的经文(例如,出18:13,叶忒罗劝说摩西为以色列人拣选其他的审判官)。

下面我将简短解释我会教导会众什么,以及我为什么教导这些。

1. 牧师的权柄是神赐予的。

我拿到了一份工作职责说明。这就表明了我身为牧师的权柄,让我对大牧者负有责任(彼前5:4)。

我强调这点,目的在于高举教会的主基督耶稣和祂的权柄。我希望会众知道,我也是伏在权柄之下的人。这样说,是因为在我看来,有的成员曾经所在的教会中,牧师扭曲了这些真理,让人以为牧师是不可指责、高于律法的。就好像这些牧师说:“我是被神亲自呼召的。所以你们最好听从我。”这些滥用让我想到第二点。

2. 牧师的权柄是与一个人正确分解神话语的能力有关。

如果我不能正确地讲解神的话,我就不应该做牧师,会众也不应该承认我自诩的权柄(参考多1:9;加1:8-9)。我的目的是为了高举教会的主,以及赐给教会的主的律法。我希望人们听从我说的话,是出于他们确信这是主按照祂的话语所讲的。

实际上,我鼓励会众像庇哩亚人一样,他们考查圣经,要晓得教导是否符合正确的教义(徒17:11)。我践行这段教导,鼓励会众说,若我传讲假的福音,他们可以解雇我(加1:8-9)。

3. 我也教导牧师的权柄需要全会众承认。

我相信,会众拥有呼召其牧师的责任,甚至在需要的时候,对牧师执行教会纪律。最终的权柄属于会众。

在此,我旨在将责任的担子放在会众的肩上。这一担子呼召他们谦卑地检验我的生活和教义,以及他们考虑跟随做牧师之任何人的生活和教义。

简言之,我努力教导牧师的权柄是神赋予的,由神的话管理,需要全会众承认。我希望这会鼓励教会最终顺从大牧者,扎进祂的话语里,并接受神赋予他们自己的责任。

杰里米·杨是加利福尼亚州哈仙达岗第一浸信会主任牧师。


许可声明:你可以各种形式使用、复制与分发本文,但不允许修改文中内容(更正翻译错误除外),不允许收取超过复制成本的费用,并且分发不得超过1000个拷贝。如果要在网络或邮件中转贴,请务必保留原文与译文链接。任何例外需征求九标志中文事工的许可。

请在分发时保留本许可声明。

本文标签